該來的會來,「東方神水」茅台跌落神壇。

本文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ly)

作者:城南君

喝的不買,買的不喝。

「我們的價格就是老百姓喝的,定位是‘人民小酒’。」

去年十九大期間,「人民小酒」的概念火了。這款定價99元的白酒,產自六盤水所屬的盤州。

同樣是貴州省,在距「人民小酒」數百公里外的遵義仁懷,赤水河畔誕生的「可治胃病和感冒」的茅台,有人用2000元的價格爭搶。年份酒更是拍出百萬天價。

這種瘋狂,同樣反應在股市,茅台股價去年初突破300元,到今年初則觸及800元高價。逆市,更瘋狂。

貴州全省GDP不過1.35萬億元,茅台一家市值過萬億,顯然成了股市「印鈔機」。

既然99元已經不便宜了。人們相信,該來的遲早會來。

10月29日,貴州茅台罕見一字跌停,報549.09元,跌幅10.00%。以上周五收盤價610.10元計算,貴州茅台一天市值蒸發768.73億元。5年前的歷史再次重演。

神壇上的茅台,從哪裡來,又將回到哪裡去?

  茅台暴跌背後:中國男性飲酒死亡數全球第一

股市,就是故事。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信了。這句話用在茅台身上,再恰當不過。

茅台的神話或者說神化,從來都是漏洞百出。

最著名的便是「怒砸茅台獲金獎」說,這被認為是大長了國人的志氣,也易於人們接受。

2015年,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博覽會一百周年。《長江商報》調查並披露如下:

1954年,茅台酒瓶背標文字介紹稱「解放前曾在巴拿馬賽會評為世界名酒第二位」;1984年,其背標文字稱「一九一五年巴拿馬萬國博覽會名譽獎章、獎狀」;直到2003年的背標文字上,出現了「1915年獲巴拿馬萬國博覽會金獎」說辭並沿用至今。

到底是什麼獎,時任貴州茅台酒廠名譽董事長季克良的答案語焉不詳:「有的說金獎,有的說是二等獎,具體的,因為我們是後來人,獎章獎狀也沒有了。」

言外之意,茅台自己也說不清楚。

更離奇的是「茅台護肝論」。季克良曾發表言論稱,統計數字表明,喝茅台酒的人與喝其他酒的人比較,喝茅台酒的人幾乎沒有肝病,而喝其他酒相同量的人有肝病。

《茅台酒與肝病關係的流行病學調查及病理組織學研究》《茅台酒誘導金屬硫蛋白質的作用及其對肝星狀細胞的影響》兩篇文章,作為支持「茅台護肝說」的理論依據,在各種宣傳中被屢屢提及。

有茅粉也跟著起哄說,「茅台酒很好喝,喝再多第二天也不會頭疼」。

五糧液的王國春曾炮轟茅台不道德,「茅台酒說自己酸度高,是其他酒的3到4倍。如果說酸度高對身體好,那麼不如買山西的老陳醋,老陳醋的酸度更高。」

既然有了護肝功效,茅台「治病論」也就順其自然。比如茅台治好胃病的例子,能治感冒及耳聾的例子。

據說茅台還有偉哥功效,以「貴州當地赤水河的水和糯米、高粱」為原料的茅台酒,簡直成了東方神水。

茅台上次開盤跌停,是在5年前的2013年9月。那時,2000元每瓶的飛天茅台可謂炙手可熱。

「喝的不買,買的不喝」。茅台早就不是簡單的「名特優」,而是變成了奢侈品,變成了金融產品,在白酒行列已經「封神」。

它作為一種特殊的身份象徵,被標註上了奢侈與高端資產的標誌。

茅台背後的消費人群往往對價格不敏感,或者說看中的正是價格。

當時跌停是要因為嚴控「三公」經費,加之國家發改委的約談及處罰。5年過去了,茅台依舊不長記性。

從大的背景看,嚴的東西只會更嚴。最典型的是,作為白酒重要產區,貴州省在2017年9月實施公務活動「全面禁酒令」。

產酒的不喝酒,你的酒讓誰喝?盡管說茅台的消費者,並非來自貴州本地。但所釋放的信號,無疑是明晰的。

10月27日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公布的《中共貴州省委關於巡視整改進展情況的通報》顯示,截至9月4日,貴州「禁酒令」施行一周年來,全省共查處案件88起,處理174人,其中給予黨紀政務處分111人。

這份通報說,貴州嚴肅正風肅紀,將查處違反「禁酒令」作為鞏固拓展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成果、狠剎「吃喝風」的突破口。

到了10月28日,茅台發布了財報不及預期的消息。貴州茅台前三季度淨利潤247.3億元,同比增長23.77%,但第三季度淨利潤驟降至2.7%。

有人算了一筆帳,按今日跌幅計算,機構持有者日浮虧約606億元,基金機構預計日浮虧31.58億元。更別提普通散戶。

此前一周貴州茅台股價已經經歷5連跌,周跌幅達8.94%,為2015年8月來最大單周跌幅,一周市值縮水近800億元。

什麼概念?茅台蒸發的部分,超過九成A股單個公司的總市值。

也有人提出質疑,按照今年三季度茅台出貨7000噸茅台酒,相較於2017年全年的出貨量差不多。

那時是真的,還是現在是真的?2.7%的增長,費思量。

一瓶酒再貴,如果沒有量,即便是金子,市值也只能上下浮動。

可近年來,茅台的氣球卻越吹越大。成本低廉的赤水河水,經過茅台的魔法,堂而皇之地賣出高價。

雖然酒池3萬多噸的年產量幾乎不變,但業績卻是逐年增長,2017年9月淨利潤高達138.41%。茅台似乎成了一座挖不完的金礦。

另一方面,監管部門年初召開白酒行業價格法規政策提醒告誡會,可謂對酒企漲價的一次警示。

產量不變,漲價受限,茅台的業績靠什麼支撐?

從138.41%到2.7%,從百位數增長到個位數增長,不過一年光景。從這個角度講,茅台走下神壇,只是時間的早晚。

走下神壇,還在於標籤已經變了。茅台酒從昔日的身份象徵,如今成了落馬高官的標配。

無論是法院判決書,還是紀委通報,都可以查證,一大批官員倒在了茅台酒上。

比如說,貴州省畢節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副市長羅建強曾因收26瓶茅台被「雙開」。

天津市醫藥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張建津組織和接受公款宴請,每餐「燕鮑參翅」等高檔菜肴必點,茅台、五糧液、特供保健酒必上,而且一般茅台酒不入口,要喝就喝15年、30年的年份茅台酒。

江蘇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書記楊衛澤「就喜歡吃茅台,就喜歡吃年份茅台」。甘肅原省委書記王三運則只喝茅台。

原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落馬後,在其河南濮陽老家抄出了1800多箱茅台年份酒。

十八大之後,軍隊和地方政府的「禁酒令」相繼問世,包括貴州本省。反腐動真格,茅台銷量不可能巋然不動。

失道者寡助。

在偷換「巴拿馬萬國博覽會金獎」的概念,以及「開國第一宴」的主酒爭論上,茅台已經令同行嗤之以鼻。尤其是治病護肝說,更給消費者欺詐嫌疑。

尤其是茅台註冊「國酒」商標的計劃,幾乎把同行全部得罪光。同行們不僅口誅筆伐,甚至召開密室會議,準備圍剿茅台。茅台因為爭「國酒」,成了孤家寡人。

有人評價說,就茅台的市場地位,爭到「國酒」稱號不會加分,極有可能留下霸道印象。如果爭不到,顯然會顏面掃地。

如是。茅台神話,從哪裡來還得回到哪裡去。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