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本文來源:每日人物(微信id:meirirenwu)

文: 羅芊

編輯:金石

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兩個迷上了中國阿姨的法國女孩,讓無數中國的年輕人發現——那些一直被自己嫌棄、並稱為“大媽”的中國阿姨們,竟然是如此的可愛如此的美,如此的自由如此的酷。

兩個生活在上海的法國姑娘,Elsa和FeiFei,一個在上海待了8年,一個待了兩年,她們都迷上了上海阿姨。

見到她們的那個下午,FeiFei騎著1000塊錢的阿姨同款電動車趕來,她穿著一件高科路二手市場淘來的“阿姨穿過的毛衣外套”,價值50元,Elsa穿著一件橙色波譜風格“阿姨二手襯衫”,價值80元。

在許多中國年輕人的口中,“阿姨”更直接的稱謂是“大媽”,與她們緊密相連的關鍵詞是衰老、陳舊,甚至無知,是時尚的過去式。

每當“阿姨”或“大媽”出現在社會新聞裡,標題往往帶著一種揶揄和嫌棄,比如“聽說中國阿姨出門旅遊,都是一條絲巾走天下”,或者是“吃垮外國豪華遊輪,這個鍋中國大媽該不該背”。

  北京廣場舞女子圖鑒:「廣場舞比想像中有意思多了,我得拍下來。」

但在Elsa和FeiFei眼中,以“上海阿姨”為代表的中國大媽卻魅力難擋。

她們從小在法國長大,不管是Elsa的家鄉香檳市還是FeiFei的家鄉南特市,年長的女性通常都會選擇獨處,她們不會成為“community(群落)”,也不會聚在外面聊天,“挺無聊的”。她們害怕與眾不同,對於時尚的態度也比較保守,通常都穿深色的衣服,配飾也很固定。

上海阿姨則讓她們感到驚奇。她們雖然年紀大了,卻總是美美的,特別自然地穿著她們喜歡的一切,不怕花花綠綠的顏色撞在一起,也不害怕很多不同的圖案和花紋彼此覆蓋,“有一種獨特的力量和自由”。

她們還是一個community,“活躍、獨立、同時擁有強大的力量,在公園、在小區、在熱鬧的街市裡,總是迅速聚集,社交活動密集而頻繁”。

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FeiFei(右)和Elsa

自從迷上這些阿姨後,Elsa和FeiFei變成了兩個合格的“迷妹”——不管是手機壁紙還是手機殼圖案都是阿姨,還會偷偷跟著阿姨,或者在商店門口站著等阿姨出來。

如果讓她們知道你的朋友圈裡有很多阿姨,這兩個女孩會立馬兩眼放光,“可以帶我認識她們嗎”?

她們甚至專門為這些上海阿姨做了一本獨立雜誌,就叫做《迷妹》。

她們的中國朋友說,“在看《迷妹》之前,我不怎麼注意阿姨們的生活,覺得阿姨們總是很吵,品味也很奇怪,但《迷妹》讓我也喜歡上了阿姨,很高興可以重新認識自己的阿姨們、媽媽們。”

至於在這兩位法國姑娘眼中,這些中國阿姨到底美在哪兒——以下,是FeiFei的講述。

阿姨們很時尚,很多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上海的阿姨們會在黑色的低跟鞋裡面穿上白絲襪,脖子上系小絲巾,她們胸前別著新鮮玉蘭花做成的胸針。

從她們身邊走過,能聞到香香的,那不只是香水的味道,還有護膚霜的味道,頭上護髮精油的味道,和身上玉蘭花的味道。

在上海,我每週都會和阿姨們一起跳廣場舞,這是一種免費的運動,公園就是阿姨的健身房。

一開始我只是看阿姨跳舞,後來有阿姨邀請我一起跳,還把跳舞的紅扇子借給我。

我最喜歡的廣場舞歌曲是張薔的《After Party》,我也很喜歡阿姨在公園裡跳舞時穿的舞鞋,它很舒適,很漂亮,還有阿姨分享給了我淘寶鏈接。

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Elsa和FeiFei,以及那些時尚、愛美、獨一無二的阿姨們。

我發現,在公園裡,跳舞的阿姨會分隊伍,每支隊伍穿的衣服不一樣,跳舞的風格也不一樣,但有一個共同點是,她們都會把音樂開得很響,企圖蓋過別人。

還有的阿姨很特別,她不屬於任何隊伍,只是一個人跟著音樂跳,中山公園就有一個阿姨,她戴著棒球帽、穿著有很多花紋的上衣和裙子,還有白絲襪黑皮鞋,她就是一個人跳舞。

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在中山公園獨自跳舞的阿姨。

她們就是這樣,很多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她們喜歡展示自己,當一個人很自信地表達自己,想穿什麼就穿什麼,這就是時尚。

阿姨們的髮型很特別,非常有趣

上海阿姨們有各種各樣的髮型。

我在一本80年代的老雜誌上找到了阿姨們年輕時流行的髮型,裡面有示意圖,還給每種髮型做了介紹,它是這樣寫的——

原子式,如原子彈蘑菇雲上升,煙霧繚繞,氣勢磅礴,極富有現代風格;

瀑布式,黃發白膚,採用精剪精燙,使髮絲如瀑布直下,縹緲而富有動感,具有復古派風格,洗髮後仍蓬鬆自然,無需多費心血;

繡球式,不需要戴帽,繡球式髮型宛如頭頂繡球,毛茸茸,惟妙惟肖,別有風韻,它適合於方臉盤、大臉盤。

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阿姨們沿用至今的繡球式髮型。

我的中國朋友給我翻譯了它們的意思,太有趣了。

當阿姨還是小姑娘的時候就流行這些髮型,後來小姑娘變成阿姨了,她們還是忘不了這些髮型。

我曾經在街上遇到過一個“繡球式”髮型的阿姨,和老雜誌上畫的一模一樣,我偷偷拍了她的背影發在了Instagram上。

有一次,我們還在小區門口遇到了一個頭上全都是捲髮棒的阿姨,她穿著紅黑條紋上衣,一邊卷頭髮一邊用腿夾住一個紅盆在摘菜。

Elsa注意到這個阿姨,想拍下又覺得不好意思,等鏡頭聚焦到阿姨身上時,阿姨正好抬頭看了她一眼,她按下快門時,阿姨笑了,這是一個非常美妙的瞬間,阿姨很自在,穿自己想穿的,做自己想做的,Elsa選了這張圖作為第一期《迷妹》雜誌的封面。

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第一期《迷妹》雜誌封面上的“捲髮棒阿姨”。

天哪!袖套這種配飾也太迷人了吧!

我和Elsa都是袖套的忠實粉絲,我們從未在歐洲看到任何人穿戴這種配飾。

它是一種“假袖子”,有各種材質和各種顏色,可以在做家務的時候保護裡面的衣服,夏天穿短袖的時候,還可以幫助阿姨們在騎車的時候遮太陽。

第一次看到阿姨的袖套,我驚呆了。那是在我家附近的小飯館,一位阿姨戴著這個給我們做菜,它的花紋好看,又很實用,我非常喜歡。

我之前學習的是藝術史,之後要學習紡織品設計,阿姨的袖套給我了很大的靈感。

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FeiFei自己做的袖套。

回家之後,我自己也作了一副袖套。

我帶著自己做的袖套去公園,阿姨們會主動過來提意見,“你這樣做不行,沒有圖案,太單調,不好看”。

還有一位阿姨看上了我做的袖套。

我叫她“折菜阿姨”,因為她每天買完菜都會去複興公園,在公園裡把菜折成小段。

她看到我自己做的袖套很輕很薄,很喜歡,對我說,“儂拍照可以,拍完袖套送給我好伐?”

我答應了,最後,她選擇了一副玫瑰紅色的袖套。

阿姨們性格開朗、熱情,讓我更了解中國

如果你在上海的公園裡坐下來,阿姨們會一個一個湊過來看你在做什麼,她們很喜歡提出自己的看法。

她們還很團結,我們經常遇到一群一群的阿姨,一開始阿姨們看到相機都說“NO”,不要我們拍照,但忽然有一個阿姨說“OK”,大家就都“OK”了。

我們想加阿姨們的微信,把照片發給她們,她們會告訴我們,不用不用,我們有iPhone,iPhone拍照是最好的。

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迷妹》雜誌中,兩位法國姑娘把阿姨們的照片拼成了一個個有趣的圖片故事。

阿姨們還讓我們了解了很多很中國的東西。

比如,屬相,有一個阿姨告訴Elsa,你是小兔子,Feifei是小豬。

還有,大姨媽。

如果不是她們,我們恐怕很難了解這個詞在中國還有另一層的意思。

Elsa曾經在中國的公司工作過好幾年,她告訴我,阿姨總是充滿了智慧,很有生活經驗。

在她之前上班的公司,有一位“清潔阿姨”,有一次Elsa因為“大姨媽”肚子疼,阿姨給她衝了一杯“紅糖水”,不知道為什麼,她喝完就不疼了。

因為這個,我們在自己雜誌裡專門講了一頁“大姨媽”的故事,用英文寫了“大姨媽”的由來,還在淘寶上找了一些圖片,展示阿姨們應對肚子疼的方法,比如泡腳( foot bath )、多喝熱水( herbal tea )以及熱敷( kettle )。

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迷妹》中,關於“大姨媽”的介紹。

阿姨們的愛情很純粹,充滿智慧

我發現,每個阿姨身邊都有一個叔叔。

會跳舞的叔叔打扮得很好看頭總是抬得高高的;低著頭帶寵物散步的叔叔喜歡穿拖鞋;喜歡吸煙的叔叔不太喜歡說話;但是只要阿姨一招手,叔叔就過來了,比如在靜安寺花牆前面的拍照阿姨,她們會說“你來一下”,叔叔就會跑過去給她們拍照。

叔叔們很有趣,如果我們拍他們,他們也會拿出手機對著我們拍,互相拍。

我們下一期《迷妹》的主題可能是關於叔叔的,因為有阿姨的地方總有叔叔。

迷上這些阿姨,又看到這些叔叔,我們開始對阿姨們的愛情好奇。

我們採訪過3個熟悉的阿姨,讓她們講講自己的愛情秘訣。

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阿姨們的愛情也被記錄在了《迷妹》雜誌中。

鄒靜阿姨結婚28年了,她的老公給她起的綽號叫做“二愣子”,就是傻傻可愛的意思。

她給我們的秘訣是,要始終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要自己主宰事業和生活。

結婚21年李淑英阿姨說,她的老公會手捧著幾朵山里採來的野花,拿著一個易拉罐的拉扣做戒指,模仿外國人那樣跪下向她求婚。

至於愛情的秘訣,“哪有勺子不磕鍋,家家都有難唸的經”,她說,你可以抱怨沒有名牌包包、沒有名牌衣服、沒有好的護膚產品去保養,可是,抱怨過後,還是要知足常樂。

李靜阿姨結婚26年。她對結婚的看法是——愛情不會一輩子的,結婚的時候有愛情,到後面就變成親情了,“他是我的家人,我要照顧他,就這樣啦。”

她還告訴我們一個小秘密:“我覺得初戀是最美好的回憶”。

我特別喜歡阿姨的愛情,她們的愛情很簡單、很純粹。

求婚用一個易拉罐環做的戒指就可以了。

但現在呢,我聽說如果現在一個上海的年輕人結婚,他會被要求買房子,還要送給對方一個很大的Dimond,這不是我想要的。

等我老了,我也要變成阿姨

前幾天,我去餐廳去吃飯,看到很多阿姨也在吃,她們打扮得很漂亮,一邊吃東西一邊聊天,笑得很開心。

當時我就想,等我老了,我也要變成阿姨,和我的朋友們這樣,每天去外面吃飯,聊很多八卦,有屬於自己獨立的生活——這才是真的free。

那些被嫌棄的中國大媽們,兩個法國女孩發現了她們的美。

▲Elsa和FeiFei與阿姨們在一起,阿姨們個個都帶著法國姑娘做的袖套。

  剖析古今中外告訴你,為什麼中國大媽拍照時熱愛揮舞絲巾?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