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華為等中國IT行業,真的在減少招聘嗎?

本文來源:尋找中國創客(微信id:xjbmaker)(新京報旗下)

記者:張姝欣

編輯:魏佳

有統計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IT/互聯網行業的招聘職位數同比減少51%。

繼美圖、拉勾網、錘子手機陷入裁員風波;阿里、京東被傳「縮招」後,又一科技公司傳出此類消息。

10月23日,有媒體稱華為最近發布了內部文件,宣布原則上停止社招。隨後華為「火速」回應:系不實報導,將面向全球吸收優秀人才。

雖然,一眾公司都以 「仍有社招需求」 、「優化」、「體系升級」等話術對傳聞予以否定,但此類消息的密集傳出,讓「互聯網就業寒冬」的說法不脛而走。

「為了找‘大廠’的工作,我加了22個微信群。每個群里超過300人,消息經常99 ,大家共識就是:今年格外慘」,一位海外畢業生王同學對尋找中國創客(ID:xjbmaker)表示。

從獵聘大數據來看,進入10月,互聯網行業的確出現了企業招聘需求放緩的趨勢。智聯招聘平台大數據更是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IT/互聯網行業的招聘職位數同比減少51%。

互聯網公司的「就業寒冬」真的來臨?實際情況究竟如何?

校招、社招、「被獵」同步縮招

可以確定的是,各大互聯網公司,招人仍在繼續。

除了各公司的「官宣」,北京理工大學計算機專業一名老師對尋找中國創客(ID:xjbmaker)表示,已經有同學收到了百度、騰訊、美團、支付寶等大公司軟件工程師的offer。

各大招聘網站上,也能看到百度、華為等公司的社招消息。另外,經尋找中國創客求證,多名騰訊、阿里員工稱,目前一些技術崗位有社招名額。

但變化在於, 「大廠」、「獨角獸」放出的崗位變少,門檻變高。因此,會讓求職者感受到競爭激烈,甚至是「求職寒冬」。

「之前阿里在我們學校每年招30-40個本科學生,今年就收了10個左右」,杭州電子科技大學某學院老師透露,目前大公司都在縮招,對學生筆試、上機能力要求比以往也更高。

王同學最明顯的感受是,筆試過關率很低。她看到有人在求職群里稱,參加騰訊筆試的有30萬人,進入面試的約兩三千人;一些應聘阿里的人則稱,基本上是筆試後就沒有動靜。

一位叫「mutig王胖子」的網友也稱:「今年校招,面了一些大廠,有的大廠直接說了我們就是按照社招要求面的」。

社招也是如此。某AI獨角獸公司技術崗工作人員對尋找中國創客(ID:xjbmaker)表示,今年在一些地區停止技術崗位的校招,社招名額也減至原來的40%。

除了校招和社招,大公司的很多關鍵崗位、中高層管理人才需要通過委托獵頭來招聘。一些公司的態度是人才要儲備,但更加謹慎,部分崗位會「降級」處理為通過普通管道招聘。

知名獵頭公司CGL的合夥人肖瑪峰表示,隨著互聯網創業公司融資進程的減慢,有些公司也收縮了擴展進程,招人變得更為謹慎。

「關鍵崗位和中高層招收的崗位數量沒有明顯的縮減,但原來是招聘的速度優於質量,現在是質量優於速度,公司都傾向於多花點時間,多比較幾個人」,他說。

降級則體現在,有獨角獸公司已明確表示,低於總監級別,又不是核心業務崗位的,停止委托獵頭服務,改為走成本更低的普通招聘管道。「這也是出於對成本控制的考慮」,肖瑪峰表示。

三季度互聯網招聘職位同比減51%

從獵聘大數據「2018年1-10月互聯網新增職位指數」來看,進入10月,互聯網行業確實出現了企業招聘需求放緩的趨勢。

智聯招聘平台大數據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IT/互聯網行業的招聘職位數與去年同期相比減少51%。

從細分領域看,2018年第三季度,電子商務子行業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達57%,在IT/互聯網大行業中跌幅居前。

此前火熱的網路遊戲行業受到網遊總量和新上線數量限制的影響,也再度出現招聘職位同比下降,第三季度大幅減少48%。

從熱門崗位看,獵聘大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互聯網行業核心職能需求前三名分別是軟件工程師、產品經理/主管、運營經理/主管。之前號稱「各個公司都缺」的數據分析師崗位,需求占比僅為0.91%。

中國就業研究所所長曾湘泉曾透露,互聯網是「雙創」的重要領域,互聯網行業最近幾年一直是用人「大戶」,而目前互聯網用人需求的退潮與創業公司的生存周期相關。

曾湘泉認為,從市場方面來看,互聯網人口和流量的紅利已逐步衰減,網路軟件及遊戲的用戶增長遇到瓶頸,導致互聯網企業間的競爭愈加激烈,行業利潤受到一定程度擠壓。

同時,從監管層面來看,《電子商務法》表決通過,加之八部委聯合發布的網路遊戲限制,都讓互聯網行業的經營更加合規,此前部分不規範的行為得到管制。

縮招是信號,促使大公司自我調整

不只互聯網公司,全行業情況都不樂觀。

根據獵聘大數據「2018年1-10月全行業新增職位指數」,從2018年9月中旬以來,全行業新增職位指數呈現較明顯下降。

同比2017年三、四季度,2018年三、四季度全行業招聘增長需求有所放緩,且2018年第四季度相比於第三季度招聘需求減少的占比明顯增加,為近8個季度中的最低點。

以此趨勢,獵聘方面分析,不排除2019年一季度全行業招聘需求進一步減少的可能。

而對於互聯網公司來說,招聘是市場的信號,透露出互聯網公司在快速成長後,周期峰值的回落。

「外部資本市場股價的下跌,也形成了負反饋,迫使上市公司開始思考自己的擴張是否得當,進而調整策略」,北京理工大學公司治理與信息披露研究中心主任張永冀說。

與去年底相比,走牛的科技類中概股今年紛紛遇「劫」。截至10月21日,阿里、騰訊、京東、網易、百度年內市值分別縮水10.5%、26.28%、40.08%、35.29%、12.26%;而剛剛登陸海外市場的美團、小米、拼多多、愛奇藝,也都難逃破發命運。

張永冀認為,股價上漲會讓上市公司誤認為自己過去策略是正確的,股價下跌正好相反。

以估值跌破3萬億的騰訊為例,在今年9月,騰訊就進行了一次架構調整,成立了平台與內容事業群(PCG)、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取消了移動互聯網事業群(MIG)、網路媒體事業群(OMG)、社交網路事業群(SNG),這三個事業群的業務被完全拆分進新成立的PCG和CSIG。

「很多互聯網公司在進行階段性調整,公司業務重新定位,人力安排會更為敏感。」張永冀說。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