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禁400天後,雲南大理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本文來源:外灘TheBund(微信id:the-Bund)

經歷了400多天的關禁,洱海邊的民宿又開業了

它比過去更美
但是當年的遊客都回來了嗎?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大理洱海

大理網紅民宿「加州陽光」重新開業了。

憑借著充滿人情味的服務,黃丹打造的「加州陽光」在民宿界走紅,4年在大理開了6家,環著洱海分布——雙廊、挖色、下關和大理古城的蒼山半山腰上。

經歷了洱海關禁後,黃丹終於在2018年8月,聽到陸續有好消息傳來,就趕緊把證件辦齊,趕在十一前開業。

他對一切都充滿信心。

然而,也有很多逃離北上廣、來大理開客棧的年輕人,熬不過洱海的這段黑暗期。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加州陽光

400多天過後,只有不到500家民宿恢復營業,即原來的1/4,但是數量還在不斷增加。

當年享受過民宿紅利的老板們,也發現黃金周的效果沒有預期好,又陷入了焦慮。

面對激烈的競爭和中間的斷檔期之後,變美的洱海能否重新成為熱門文藝地標?

第一批民宿終於恢復開門

大理重新有了「海景房」

去年3月,2000多家海景民宿、餐廳因為洱海污染,全部關停。

8點之後雙廊就沒了燈火,一片漆黑。

官方數據顯示,截止2018年7月13日,只有78家客棧恢復營業。到9月21日,已有455家民宿恢復營業。

剩下的1000多家未開業的民宿,有些再也不會開業了。而得以重新開業的民宿,也還在緩慢恢復中。

大理的美女老板秦樹,趕在黃金周前,把自家的三家民宿——山居、雲居、靜居重新裝修了一遍。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秦樹

為了迎接今年的黃金周,她特地增加了管家的數量,也不敢漲價。以往的十一,她的民宿都會漲價20到30%。

秦樹意識到,有很多人不知道民宿重新開了,只好自己在以前添加的微信群裡張羅。

「有很多客人非常喜歡大理,每年來六七次。但在關停的這一年,他們來不了,也不知道開了。」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秦樹的民宿

大理洱海無舍的主理人楊雨謠,在停業的一年里,把準備工作都做了個遍,包括:檢修維護設施設備,培訓員工,積極配合政府政策進行整改,升級污水處理設備等。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無舍

我去攜程看了數家大理民宿的用戶評價,大部分的留言都停留在一年半前,今年更新的幾乎只有寥寥幾條。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失去過「海景房」這張名片的大理,悄悄回來了,還受遊客青睞嗎?

相比當年的繁華,這只是個小浪花

停業整頓前,大理是很多文青必去的打卡地。

它的火爆不得不提到電影《心花路放》。在這部票房高達11.67億的電影里,男主角耿浩在都市遭遇情感危機後,被洱海治愈了。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治愈」成了洱海的關鍵詞,就像插曲《去大理》所描繪的——

是不是對生活不太滿意/很久沒有笑過又不知為何/既然不快樂又不喜歡這里/不如一路向西去大理……

再加上,遊客在雙廊邊上的網紅民宿,隨手一拍就能發條「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朋友圈,生意自然好。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據統計,2012年雙廊的遊客是135萬人次。到了2016年,這一數據上升到320萬。

民宿的數量一躍到了500多家,房價從200~400元飆升到最高兩千元。70%的老板連證照都不齊,就興沖沖地紮堆開業了。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走在大理路上,「搶救洱海「的宣傳廣告隨處可見

洱海終究還是承受不住了。2017年元旦期間,洱海的藍藻集中爆發。此前的藍藻爆發,分別是1996年和2003年。

洱海治理成了大理政府最大的事。

一夜間,雙廊從一個文青熱衷的網紅打卡地,又變回十幾年前安靜的小漁村。

逃離北上廣來大理的人

留下來的已經不多了

對於逃離北上廣年輕人來說,從事民宿、餐飲行業本來是在大理長久生活最好的選擇,如今不少人又不得不回流大城市。

去年4月,合約一簽就是10年的客棧還沒開張就被關停,文先生不得不去北京重新找工作。這一年,他都沒回過大理。

他幾乎是在雙廊旅遊業最火爆的時候入局。和很多開客棧的年輕人一樣,文先生厭倦加班,而大理氣候適宜、旅遊業興盛、有前景。

在這之前,他到過大理兩次,「大理真的像詩里說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他在大理認識的朋友,也是這樣被吸引過來的,後來也跟他一樣謀出路——有些人回到大城市,重新過上朝九晚五的生活;有些人開始考察新的客棧選址,打算東山再起。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文先生對大理的政策抱有未知的態度,卻還是選擇繼續籌備民宿,「純粹出於錢的考慮吧,抽身離開意味著巨大金額的損失。」

這次關停整頓,讓很多來這里準備開始新生活的年輕人,沒有信心了。

而回流的客棧老板們,都在感嘆,生意不好做。

洱海的焦慮

還能重回當年的文藝勝地嗎?

民宿老板們都欣喜地表示,大理確實變好了——洱海水質清了,路也修好了。

秦樹感慨,「這種變化對遊客來說很友好。基礎設施好多了,包括綠化、座椅、排污各方面都有變化。以前雙廊高速路口到鎮上只有一條很窄的路,現在變寬了。」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但不得不承認,洱海被關停,對大理的旅遊業打擊很大。

在停業整頓前,黃丹有一個加滿好友的微信號、數百個熟客組建的微信群。旺季爆滿不說,淡季也能有5成以上的入住率。

民宿重新開業後,狀況卻大不如前。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加州陽光

「本以為能夠恢復,卻不曾想到10月5號之後,入住率不足5成。可能是重新開業的消息還沒傳開,而且,十一時雙廊的高速出口被關閉,外來車輛基本進不去。」

十一黃金周不樂觀,就連先前維護的老顧客暫時也沒有回歸的跡象。據他說,「來住的熟客只有三位,目前95%的住客都是新面孔。」

秦樹也面臨著同樣困擾。

「我之前每天的營業額有2萬,現在也就幾千。國慶節即便沒加價,也還是沒住滿。」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秦樹民宿的風景

這種遇冷的情況,在去年的黃金周就有端倪。關停後的半年,大理州旅遊住宿設施平均床位出租率54.84%,同比減少23.27%。

大理是否還能重新成為當年的文藝地標?

黃丹的態度比較樂觀,「洱海的風光還是很有吸引力。未來,昆明到大理、大理到麗江的高鐵也會開通。交通不方便的時候都有人來,高鐵開通後相信會更好。」

還在觀望的秦樹早就沒死守大理,而是把目光轉移到了斯里蘭卡和國內大熱的貴州。

「大理自從關停後沒什麼優勢了,反倒是小紅書和抖音把貴州炒火了。」

關禁400天後,洱海民宿恢復開業,卻沒等到回頭客

那大理的吸引力在哪裡?

我的同事王小白這次去大理,並不單單是去旅遊,而是幫三歲的兒子找幼兒園。他厭倦了城市裡只教孩子「加減乘除」的幼兒教育。

大理交織的多元文化,讓他覺得驚喜。

「大理的移民圈子,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群體。他們大多受過良好的教育,從事著各種各樣有意思的職業。這群人,原本各自在不同的城市,也能有不錯的發展,卻偏偏選擇在大理這樣一個邊陲之地生活。原因各有不同,但是對生活的嚮往,卻是相同的。 」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