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帶頭批評【自媒體】之後,一位自媒體人如此反擊。

本文來源:三表龍門陣(微信id:sanbiao1984)

作者:三表龍門陣

自媒體仿佛是個討嫌的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至少那些總把自己放在家長位置的傳統媒體,肯定是這麼想的。

近幾日,他們的嘴上就有風暴的味道。

10月23日,人民網四評自媒體亂象:讓「臭髒黑」的套路再也沒市場;

10月23日,新華社刊文:千字10元,靠改頭換面做成大號——揭秘自媒體地下「洗稿」產業鏈;

10月22日,《新民周刊》發文:自媒體黑幕背後「連鎖反應」遠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

10月23日,《新民周刊》刊文:地產自媒體敲詐勒索觸目驚心,有公號年入千萬;

亂象、臭髒黑、黑幕、揭秘、觸目驚心、沒那麼簡單……

這些關鍵詞組合在一起,不知道的還以為說的是美帝國主義的布魯克林黑人區呢。

一個體面的自媒體斷斷不會把上述詞語用到標題中,因為對他們來說,這就是標準的「標題黨」,會被同行瞧不起。

媒體監督別的行業已然掣肘,坊間隔三差五大呼調查記者已死,那媒體只能監督媒體了,媒體監督媒體還能做成封面報導,也是奇了怪哉。

  【深度調查行業的興衰】疫苗風波引發關注:中國的調查記者都去哪兒了?

凜冬降至,一條繩上的兩隻螞蚱還想著蠶食彼此,真是可憐之極。

饒是如此,我們還是要看他們提出的是不是真問題。不妨一一做拆解。

先說人民網。

人民網的文章中有這麼一段:「一些臭髒黑自媒體帳號追名逐利不擇手斷,娛樂至死沒有下限,套路用盡,機關算盡,已經到了無法無天、自取滅亡的地步。」

說真的,就是把阿表一炮轟回到文革時期,不讓我喝一斤二鍋頭,都寫不出如此齜牙咧嘴的文字。

且不說毫無漢字的美感可言,你詛咒發誓撒潑幹嘛呀?

而且這種文字看似來勢洶洶、打打殺殺,實際上毫無力量,因為都是口號。

換成任何一個指代對象,讀起來也沒毛病。

譬如:一些主播\網紅\藝人\貓狗,追名逐利不擇手斷,娛樂至死沒有下限,套路用盡,機關算盡,已經到了無法無天、自取滅亡的地步。

喊口號是智力上的偷懶,一個體面的、勤奮的媒體應該用大量實證做論證才能服眾,否則,又和自己筆下批評的那些自媒體有什麼區別呢?

何為臭?何為髒?何為黑?不需要說明嗎?

貼個標籤就大功告成、就開地圖炮,那和自己筆下批評的那些自媒體有什麼區別呢?

我寫評論,向來主張一事一議,主張在新聞事實基礎上發表觀點。

我實在建議人民網再操作此類選題時,先說事,譬如某某寫的《嫖娼簡史》是「髒」,然後論述「髒」自媒體是如何「傷天害理」的,最後文末可以上風清氣正的價值論。

  造成中國自媒體天后【咪蒙】被禁言的名作:【嫖娼簡史】。

不這麼做,鑒於人民網是「喉舌」的身份,只會讓自媒體自查自恐,又因標準不清晰而惶然無措。

喊口號就容易泛泛而論。譬如人民網的文章中有一段:「冒充知性姐姐、先知大叔欺騙單純讀者……」

我沒猜錯的話,這拳打的是「情感號」。

實際上我無法驗證一個情感博主是不是「摳腳大漢」冒充的「知性姐姐」,也實無必要,

因為對於讀者來說,情感難題得以解惑或慰藉,目的已然達成,即使讀完毫無收獲,他也完全有取消訂閱甚至給予負面評價的自由,個體感受、個體評價太正常了。

至於「欺騙」,你不能說開個情感號,給飲食男女抓方拿藥就是欺騙,得抓到「實」才行,騙財還是騙色?實質性損失是什麼?

臭髒黑、冒充、欺騙、單純,這些都是文學化的語言,離法制和規則都很遠。

人民網應該籲請自媒體平台制定清晰的規則、條例。

譬如人民網文章中批評的自媒體「販賣焦慮」。那麼規則就該告訴自媒體:什麼叫焦慮?什麼叫販賣?什麼叫販賣焦慮?販賣焦慮會受到什麼樣的處罰?

不然的話,我某天發文說「房租太貴了,現在年輕人真不容易。」在我看來是生活分享,在人民網看來就是「販賣焦慮」、就是「髒臭黑」自媒體,我冤不冤呢?

所以說,人民網的文章空有口號與排比句,讓人有自媒體的局部亂象是全局亂象的觀感,文學化的詞語更像是扣帽子、貼標籤,對行業的指導作用、警醒作用可以說是零。

我說句大不敬的話,人民網真該學學自媒體的寫作方式了,大信息量、海量素材、不懼點名、由點及面、夾敘夾議、不喊口號。

再說說新華社的文章。這篇文章我接受了國社記者的採訪,並提供了一些採訪線索。看了成稿之後,我覺得新華社的記者基本功還是紮實的,把「洗稿產業鏈」的上下遊都摸清楚了,有事實基礎,有從業者聲音,有法制方面的關照,也有平台責任的理析。

最難能可貴的是,新華社的這篇報導保持了新聞倫理上的克制,沒有口號,沒有扣帽子,沒有擴大化,也借專家之口給出了現行背景下「洗稿」的解決之道。

如果按照人民網的思路去操作的話,可能會變成這樣:深度揭露自媒體亂象,利欲熏心道德淪喪心智迷失,千字十元就能成月入百萬大V。

最後說說《新民周刊》的文章。不提了,四個字:能力低下。

標題極盡貶損自媒體之能事,打開一看,把直播網紅、學習類APP、即刻APP那些風波都歸到自媒體頭上了,你標題應該叫《中國移動互聯網觸目驚心的亂象》啊!

想編排自媒體,你們他媽的要是素材不夠,虛心請教表哥,我可以提供一些。做這個報導的人來自媒體公司上班,恐怕試用期都過不了。

再說他們寫地產自媒體敲詐勒索那篇,你還寫什麼啊,你當務之急不應該是去報警嗎?

坦白講,自媒體行業確實有一些臭毛病,傳統媒體喊了好幾年轉型,最後有一些確實羞羞答答的提臀轉胯過來了,但自媒體好東西沒學到,學自媒體壞毛病卻來得很快。

譬如澎湃新聞。(看圖)

官媒帶頭批評【自媒體】之後,一位自媒體人如此反擊。

一字一個感嘆號,這般抽風,是一些自媒體的壞毛病吧,「無限期」整改說成「再也不見」,這般誇張、造謠,也是一些自媒體的壞毛病吧。

所以說有些名門正派,表面上對自媒體亂象殺伐決斷的,實際上他們下流起來真是不遑多讓。

可悲的是,自媒體也不敢說他們什麼。

更可悲的是,他們以為把自媒體埋汰死了,就能顯出他們來了,被凌辱這麼多年,還是賤得很。

最後要說,最近大媒體對自媒體的密集批評,更多是說給平台聽的,更直白的講,翻看那些報導,頭條、一點這些平台似乎不在靶心,記者們好像也看不上,他們挑的就是微信公眾平台的刺。

四篇報導裡,有一個關鍵詞被屢屢提及,那就是:十萬加。

「十萬加」在報導裡已經被描繪成自媒體萬惡之源:髒是為它,臭是為它,黑還是為它。

也許騰訊一開始並沒有想到,「微信公眾平台」如今成了被上峰捏在手里時不時拽一拽的小辮子,時不時敲打的鑼鼓。我們作為被「微信公眾平台」成就的「小小個體」,實在應該同彼涼熱。

我多次向微信建議取消閱讀量顯示,不再授批評者以柄,不再讓寫作者的初心變味。他們還是沒有警醒,或許人家的心態是:「哎,實在哪天扛不住,就關了公眾平台吧。」

「關」於他們來說只是後台的一個簡單操作,於很多自媒體來說,那是關閉了通往幸福的大門。

於我來講,他們批評的那些自媒體亂象與毛病,我一個也沒有,但低氣壓是屬於每一個人的。

本文作者發表此文後,以下是部分網友評論:

官媒帶頭批評【自媒體】之後,一位自媒體人如此反擊。

官媒帶頭批評【自媒體】之後,一位自媒體人如此反擊。

官媒帶頭批評【自媒體】之後,一位自媒體人如此反擊。

官媒帶頭批評【自媒體】之後,一位自媒體人如此反擊。

官媒帶頭批評【自媒體】之後,一位自媒體人如此反擊。

官媒帶頭批評【自媒體】之後,一位自媒體人如此反擊。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