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橋通車,上不了橋的深圳人民在想什麼?

本文來源:量子學派(微信id:quantumschool)

作者:十七進制(評論人、作家,出版作品《城市戰爭》《牛頓的新裝》等。)

(本文原文已遭刪除)

  【港珠澳大橋通行指南】粵港兩地牌照的車輛才能上橋,有穿梭巴士,過橋一次150人民幣

上不了橋的深圳人民在思考人生

港珠澳大橋的開通是一件值得粵港澳人民開心的事情。

從技術層面來講,港珠澳大橋是迄今為止海上里程最長、施工難度最大的跨海大橋,說它是“現代世界七大奇蹟之一”並不過分,對於這座長達55公里的“超級工程”的建成,就算是上不了橋的深圳人民,也對該橋充滿想像和憧憬。

但祝福之餘,還是要回頭來再梳理一下這座橋帶來的爭議,理性反思“港珠澳大橋”在整個決策過程中的得與失,為以後的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提供借鑒和參考。

沒有決策是全知全能的,總結經驗是人類前行最重要的基石。

上不了橋的深圳人民,一起來思考下粵港澳大灣區的未來人生。

回到2008年

了解港珠澳大橋前世今生

2008年寫《城市戰爭》一書時,就特別關注珠三角一體化建設。

這座投資700億的跨海大橋,畢竟是整個珠三角一體化建設的重要一環。

但自1983年以來,這座橋始終爭論不斷,粵港澳各部門和各學者連提數十種聯結珠海、澳門與香港三地的港珠澳大橋的方案和建議,意見達11種之多,都沒敲定下來。

一開始,大夥兒都認為建橋的目的是打通強大的香港與珠三角西岸,提出單Y方案,而不是主要考量珠三角東西兩岸的溝通。

2003年,中山大學教授鄭天祥等人卻提出了雙Y方案,要西邊接珠海和澳門,東邊接香港和深圳,這引發了港珠澳大橋的單Y和雙Y之爭。

黑色單Y線路為開通的港珠澳大橋,西邊連接珠海和澳門,東邊連接香港。著陸點分別為珠海拱北口岸,澳門東方明珠和香港赤臘角機場。

紫色雙Y路線路線為珠海金鼎鎮-淇澳島-內伶仃島-香港屯門爛角咀。在此基礎上加上深圳蛇口和中山南朗鎮兩著陸點,即為雙Y路線。從圖中可看出,雙Y路線也為港珠地理最短路線。

兩方案都是連接珠江兩岸,2003年,珠三角正處於黃金發展期,珠江兩岸迫切需要一座大橋進行人流、物流、資金的連接。

而一直追隨珠三角步伐的長三角已經開建“杭州灣大橋”,這座全長36公里的大橋2003年開始奠基2008年通車。

相比之下,長三角各城市已攜手前行,珠江兩岸卻還在單Y和雙Y的爭議中躊躇不前,以至於很多學者都失去了耐心,陰謀論同時此起彼伏。

一直到2008年,很多關心珠三角發展的學者以為港珠澳大橋終究是“伶仃洋裡嘆伶仃”時,決策部門突然傳出要開建港珠澳大橋的決定,原因與與2008年“金融危機”有關,4萬億決策的出台需要尋找出口,港珠澳大橋3DMAX+FLASH動態效果圖傳遍全國,一個實實在在的民生項目獲得通過上馬。

就這樣,港珠澳大橋開建了。

港珠澳大橋引發的幾點反思

建設港珠澳大橋一定是對的,但選址問題一直存在爭議。

這不是1997年的香港,而是2008年的深圳。

香港的實體產業已經空心化,沒能力輻射珠海和澳門。

即使是香港最強大的金融、物流與貿易產業,也不可能去輻射珠西地區。

港珠澳大橋最佳建成時間是1997年,次佳建成時間是2003年,現在完工時間是2018年(原來規劃是2015年通車),其經濟價值已經達不到最理想的狀態。

如果港珠澳大橋分別連接香港,深圳和珠海,澳門四地,經濟意義將提升很多,在深中通道未建設完成之前,港珠澳大橋連接的可是中國東南半壁的物流量。

2018年的深圳與香港相比,在經濟上的創造力深圳猶有過之,深圳更有能力輻射珠江西岸。

對於單Y方案,深圳一直有自己的意見,09年時就有些人提議馬上修建深中通道,並趕在2015年之前完成。在這些人看來,修雙Y的成本的確要高於單Y,如果直觀按照地圖尺寸來估量增加一到兩百個億有可能的,但仍然值得。

2009年參加了一個珠三角一體化的政策會議,隔壁就是港珠澳大橋協調小組的會,那會兒特別想過去提提意見。回來就在天涯社區發了一個《港珠澳大橋引發的九點反思》的貼子,把憋心裡的話給說出來:

香港到底還有多大輻射力?

觀光旅遊缺乏遠景規劃?

一地三檢輸給了三地三檢?

珠海應該做什麼?

單Y方案為何贏了雙Y方案?

選址的決策機制是否過於模糊?

深中通道何時上馬?

珠江港口怎樣佈局?

生態方面該如何考慮?

這些思考可能是杞人憂天,但也許可以作為港珠澳大橋未來管理者的一點參考。

2018年:

上不了橋的深圳在策劃什麼?

深圳是一個沒有時間埋怨的城市,雖然在港珠澳大橋上有些失落,但這個城市知道埋怨沒有用,解決問題才重要。

2018年10月17日,深圳市政協召開2018年市長領銜督辦提案辦理協商會,聚焦今年市長領銜督辦的《關於做好交通供給側改革,進一步完善交通體系的提案》辦理情況。

深圳有直接的規劃,一直在勾勒自己的未來藍圖:

國際航線網絡:

發展通用航空,謀劃深圳第二機場。優化面向東南亞、東北亞地區的國際航線,引導航空公司打造國際及地區中短程航空快線,重點發展全球創新型城市、歐美澳熱點城市及一帶一路節點城市國際航線。

城際鐵路通道方面:

規劃珠江東岸形成以深圳為中心的“三橫四縱”城際通道體系,在既有的穗莞深城際、港深西部快軌、深惠城際、中虎龍城際、深珠城際基礎上,研究新增中深惠、深莞、深廣中軸、深汕等城際通道。與香港對接方面,將協調推進港深西部快速軌道規劃建設,超前研究佈局新的跨界交通設施,新增南澳專用口岸。

最重要的還是完善珠江通道佈局:

謀劃深中通道、深珠公鐵複合通道(與深珠城際共通道)、港珠澳大橋深圳支線等公路通道及深圳至中山城際、深圳至珠海城際等軌道通道,還將預留外環高速公路西延跨江規劃,打造深圳與珠江西岸的跨江通道體系。

上面第三點提到深圳擬規劃港珠澳大橋深圳支線!不過,管理部門肯定也聽到民間關於港珠澳的爭論,想在已經建成的港珠澳大橋上形成“雙Y”通道!

深圳規劃港珠澳大橋“雙Y”通道是失誤的平方?

雙Y,這是深圳的亡羊補牢之舉,但真的有必要嗎?

我們先看一些路線圖,多建一個“深圳連接線”,完全等於再建一座跨海大橋。

伶仃洋海域靠近香港一側的伶仃西航道和銅鼓航道均為深水航道,是通往珠三角主要港口的命脈,考慮到將來長遠發展(30萬噸油輪通航則橋高需80米以上)和臨近香港赤臘角機場限高要求,深圳若想建這樣一條線路,至少要搞定兩條深水航道,這無疑

因此,深圳該把重點定在深珠公鐵複合通道(與深珠城際共通道)和深茂鐵路的建設上,深珠公鐵最有想像力,深茂鐵路要立即動工,加上現在已經在建設的深中通道,整個粵港澳大灣區人流、物流、資金才能流動起來。

香港為了發展香港大嶼山新區,同時照顧尖沙咀和中環這些繁華的地方,願意出多錢將大橋南移來修建,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深圳正好藉單Y的機會要求修建伶仃洋海底隧道,這也是打通珠江兩岸的重要幹線,非常重要。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如果最後這幾條線路全部成形,那港珠澳大橋的單Y方案也不失為一種深謀遠慮。

如果說2008年定調港珠澳大橋單Y通道是一種失誤,那現在深圳規劃港珠澳大橋“雙Y”通道是失誤的平方?

其實現在看來,已經完全沒有必要在港珠澳大橋上糾結,深圳已經成為粵港澳大灣區最核心的聯結點,將錯就錯,反而有了更大的想像空間。

“港珠澳大橋”是粵港澳大灣的重要血脈

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23日在廣東珠海舉行,朋友圈裡歡欣鼓舞,也包括深圳人民。

24日正式通車,港珠澳形成“一小時生活圈”,廣闊的伶仃洋,將由天塹變為通途。

2017年,粵港澳大灣區被認為是“國家戰略”,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珠三角的9個市和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經濟總量接近紐約灣區,GDP總額突破10萬億元人民幣。港珠澳大橋正是建設這個大灣區的重要一環,這次的通車也為粵港澳大灣區的未來建設梳通了脈絡。

不過仍存遺憾,港珠澳大橋本可成為“粵港澳大灣”沿海最外環,將最重要的城市連接起來構成一個真正的閉環,但現在因為深圳這個核心城市沒有完成對接,導致△形的大灣區變成A形半封閉城市圈。

但這個世紀工程能夠順利完成,就該舉國同慶了。

1279年,文天祥經過伶仃洋時曾感慨: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嘆零丁。

這位南宋名臣今天若站在伶仃洋畔,感知到港珠澳大橋的通車,只怕也會為後人所做的努力感嘆唏噓。

延伸資料

港珠澳大橋的前世今生

港珠澳大橋是中國首座涉及“一國兩制”三地世界級跨海大橋,協調難度前所未有,大橋著陸點、橋型線位、口岸模式、融資安排等成為三方博弈四大焦點。2009年國務院批准港珠澳大橋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意味著爭論了26載的大橋話題劃上句號。

●1983年,香港商人及建築師胡應湘先生率先提出興建連接香港與珠海的跨境大橋。

●1987年珠海市委、市政府開始醞釀開闢珠港跨海通道。

●1992年3月:正式開展預可行性研究,編制《伶仃洋跨海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

●1997年12月30日:伶仃洋大橋項目獲國務院批准立項。伶仃洋大橋因故遲遲未建,2002年初香港商界再次提出建橋事項。

●2003年7月底:國家發改委論證報告完成,確定興建港珠澳大橋。

●2005年初確定單Y橋型和港珠澳三地落腳點。

●2008年12月工可報告通過專家初審並上報國家發改委。

●2009年10月28日國務院批准港珠澳大橋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

●2009年12月15日上午港珠澳大橋正式開建。

●2009年12月20日:(澳門政權移交十週年當日)動工興建。

●2010年1月:在香港一名老婦取得法律援助後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司法复核,挑戰港珠澳大橋香港段環境影響評估報告。

●2011年4月18日:香港高等法院判決環境保護署署長敗訴,撤銷對工程批出的環境許可證。港珠澳大橋香港段工程被迫延遲動工。

●2011年9月27日:香港高等法院上訴庭判決環境保護署署長上訴得勝。

●2011年11月18日:香港立法會財務委員會35票贊成3票反對,通過了485億港元撥款。

●2011年12月14日:港珠澳大橋香港段工程正式動工。

●2012年5月7日:香港政府再向立法會財委會再申請88億元以興建香港接線,連同早前增撥的65億元,當局共斥資582億元興建香港接線。

●2012年12月17日,港珠澳大橋主橋墩開鑽,標誌著港珠澳大橋主橋墩施工正式拉開序幕。

●2016年3月30日,重達1950噸鋼箱樑成功吊裝,主體工程非通航孔橋箱樑吊裝全部完成。

●2016年6月29日,港珠澳大橋橋樑工​​程CB04標最後一個中跨鋼箱樑進入江海直達船航道橋合龍口,標誌著港珠澳大橋主體橋樑成功合龍。預計2017年通車。

●2016年9月27日,港珠澳大橋全線貫通。

●2017年7月27日,橋面鋪裝圓滿收官。

●2017年12月31日,主體工程全線亮燈。

●2018年2月6日,主體工程通過交工驗收。

●2018年10月24日,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