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家共享籃球「豬了個球」倒閉:半年敗光近千萬融資 用戶押金退還成謎

▲「豬了個球」logo

本文來源:鉛筆道(微信id:pencilnews)

記者:張茹雅

公眾號停更、機器無人維護、電瓶被盜走、押金餘額未退……這個名為「豬了個球」的共享籃球項目,曾飽受爭議,最終悄然消失在創投圈。

「豬了個球」品牌隸屬於嘉興市單身狗貿易有限公司。該公司起步於2016年12月。

從工商信息看,這家公司此前經營的是計生用品自動售賣機業務,在共享經濟風口之下,2017年3月,它搖身一變成為一家共享籃球分時租賃公司。

共享籃球項目,自問世就不曾被人們看好。

2017年4月,金沙江創投朱嘯虎曾在朋友圈懟它:「聽說創業者為我們量身定制了一系列共享經濟項目,共享雨傘,共享籃球,還要到我們辦公室來堵我們的門。堵門的就不必來了,我在辦公室的時間也很少。」

盡管被嘲笑和看衰,同年5月,「豬了個球」還是完成了千萬級Pre-A輪融資,投資方為馬笛兒創投。

千萬融資並沒有減少外界對共享籃球項目的唱衰,同時,在全國各地還出現了很多同類項目。

有網友在微博稱,2017年11月,「豬了個球」部分共享籃球場地的籃球櫃里已經空空如也。

此外,還有多位網友在微博表示,「豬了個球」的押金和餘額無法退還。

只過了半年時間,宣稱「花幾塊錢,享受一流手感」的「豬了個球」,在敗光千萬之後,手感難道就沒有了嗎?

註: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採訪和網路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不存在刻意誤導。

  嘲笑「共享雨傘」?人家算盤是這樣打的!附六個魚塘案例。

共享風口下的「新成員」

2017年年初,「共享經濟」的概念開始在國內盛行,數不清的行業企圖搭上「共享經濟」這趟順風車,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共享衛生紙、共享雨傘,甚至共享男友……

趁著消費升級的潮流,它們都試圖在共享風口下分一杯羹。共享籃球項目也是其中的一員。

  最接近【共享女友】的項目終於出現了,包一天不用人民幣300元。

提起共享籃球,因為起步最早,「豬了個球」算是行業內的「明星公司」。

2017年3月,「豬了個球」正式進入共享籃球行業。

據項目介紹,這是一家籃球自動分時租賃平台,旨在為全國5000萬籃球愛好者提供高效高性價比的籃球自動租賃服務,主要部署在占全國80%以上的室外運動場館。

項目方這樣闡述自己產品的邏輯:籃球愛好者多多少少都遇到過這樣的情況,走在籃球場邊上,一時技癢想投個籃,不好意思跟人家蹭球,自己又沒有帶,共享籃球的出現就會解決這個需求。

2017年5月,豬了個球開始陸續向全國鋪設共享籃球櫃,首批布局以一線城市為主。

豬了個球的共享籃球櫃共有8個小櫃子,每個小櫃子裡各放一個籃球,從下圖中看到,每個小櫃子上印著二維碼還有租借籃球的操作方式,櫃子旁邊的一根細鐵鏈綁著一根打氣筒,櫃子上方會安裝一個錄影頭。

▲豬了個球設置在室外場地的貨櫃

鉛筆道了解到,想要使用籃球,用戶需要通過「豬了個球」微信公眾號進行操作。

在這個公眾號中,用戶可以租球、還球,想要使用籃球,需要提前支付29元的租金,費用為每小時2元。

櫃子上方的錄影頭用於監督租球人是否在規定時間內歸還籃球。而籃球取出之後,閒置的櫃子則變成一個儲物櫃,用於存放私人物品。

豬了個球貨櫃除了鋪設在公園外,還設置在高校、社區或者體育館內,學生上傳學生證並交納押金後,就可以免費打球,每天只有一次免費機會,一次4小時,超時則需付費。

▲豬了個球的公眾號已經無人打理

項目融資時,豬了個球創始人徐敏曾接受了一系列媒體採訪。

媒體採訪信息顯示,大學畢業後的他進入吉利汽車工作,公司要求上班必須著正裝,這類衣服普遍價格昂貴,剛畢業的徐敏囊中羞澀,他在吉利僅僅工作兩個月便辭職,開始了長達6年的線上服裝零售生意,曾揚言做「中國的優衣庫」。

在豬了個球工商信息中介紹到,公司創始人徐敏先前就職於阿里巴巴,具體職位尚未說明,此處與其對媒體表述的從業經歷略有出入。

為什麼選擇做籃球項目呢?徐敏對相關媒體表示,自己有一個朋友叫嚴州,常抱怨打球時帶球不方便,另外,不少籃球愛好者會出現忘記帶球、帶球麻煩、臨時打球、買球會丟等情況,打球時貴重物品寄存也是一個痛點,至此,他萌生了自動租賃籃球的想法。

這門生意到底掙不賺錢呢?關於共享籃球的具體數據,徐敏並沒有對外披露過。

不過,徐敏曾假設,一台豬了個球設備的成本是一萬元,如果機器使用5年,那每年成本為兩千元,換算成每天的成本僅為5、6元。理論上看,共享籃球商業模式是成立的。

剛成立兩個月,豬了個球就拿下馬笛兒創投獨投的千萬級Pre-A輪融資。融資用途為加快球場鋪設,升級優化後端管理系統及新一代產品的開發。

從成立到到引起話題,再到成功融資,雖然遭受質疑,但豬了個球開局還算風光,成功成為媒體和公眾的焦點。只是,這種順利並沒有持續太久。

6月,豬了個球公眾號推了4條文章後就再也沒有更新過,租球整個租借過程全部依附於公眾號完成,如今的公眾號卻已經被註銷,所有子欄目均顯示「404無法打開頁面」。

從社交媒體網友的爆料顯示,11月23日,豬了個球部分貨櫃鋪設點已經出現籃球缺失的情況,打客服電話,其表示「並不知情」。同時,租球押金由29元上調至69元,租球費用變為第一小時2元,隨後每小時1元,5元封頂。

11月27日,豬了個球部分籃球貨櫃已經空空如也。12月,嘉興市單身狗貿易有限公司工商信息已經註銷。

豬了個球作為共享籃球首家公司,從一開始動作就極為高調。

百度搜尋「豬了個球」關鍵字,出來的信息有2.9萬條之多,而搜尋「共享籃球」,出來的消息幾乎都是關於豬了個球。

曾高喊 「花幾塊錢,享受世界一流的手感」,成立僅半年時間,「手感」便沒了,留下的是一地雞毛。

不單純的「身世」

共享經濟的熱度不斷催生「共享」項目,共享男友、共享紙巾……

一個又一個項目被強行扣上共享經濟的帽子。

創業者蠢蠢欲動,投資人倒顯得冷靜多了。

2017年4月,金沙江創投創始合夥人朱嘯虎在朋友圈表示,「聽說創業者為我們量身定制了一系列共享經濟項目:共享雨傘、共享籃球,還要到我們辦公室來堵我們的門。所以在此分享一下我們投資共享經濟的基本邏輯。堵門的就不必來了,我在辦公室的時間也很少。」

共享經濟火爆之餘,這條動態不出意料在朋友圈躥紅。

豬了個球專程對此表示,「朋友圈傳播的圖片確實是公司在嘉興試點的設備,但朱嘯虎發文堵門的絕非本公司,只是很不巧都出現在同一天,公司方屬不小心躺槍。」

所謂的好壞優劣總是相對而言的,有人唱衰,自然有人看好。

次月,豬了個球得到馬笛兒創投的1000萬元投資。馬笛兒創投也算是一家不錯的機構,相對於其投資的千聊、維權騎士、阿拉丁、映客等知名項目。

實則,從豬了個球工商信息中便可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嘉興市單身狗貿易有限公司起步於2016年12月,公司起初從事成人用品銷售,知識產權一欄中看到,2016年12月22日,「單身狗貿易」一天內申請8項商標註冊,產品分類大致為醫療園藝、醫療器械、科學儀器等,商標名稱為「求偶」,由此不難理解這家公司工商名稱為什麼會叫「單身狗貿易」。

▲單身狗貿易去年3月發生業務變更,此前從事計生行業,公司實際控制人是徐敏。

2017年3月24日,單身狗貿易工商信息發生變更,公司經營範圍一欄中增加了一項體育用品的租賃業務,彼時,徐敏成為這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直接持股80.83%。

鉛筆道在微博搜尋「豬了個球」官微,發現這家公司的企業資質在2017年4月28日未通過年審,目前已經被註銷帳號。關注18人,粉絲115人,這些數據證明這家企業曾經存在過。

▲豬了個球官方微博未通過年審,內容已停更清空。

現在在社交平台上搜尋「豬了個球」,更多的是用戶抱怨押金未退還的問題。

微博一名網友說:「當初體驗了一下,後來沒怎麼用。再申請退押金,再然後就訪問不了了!」一名用戶在下方留言,同樣表示:「對…訪問不了了…」

▲網友在微博上投訴「豬了個球」押金和餘額無法退還

共享籃球落幕了嗎?

共享經濟作為「舶來品」,在國內市場尚不穩定。

豬了個球停止運營,外加欠用戶押金餘額不退的情況,無疑為這個行業潑了一盆冷水。

行業遇冷,自然會現金流緊缺,行業內的企業將難以存活。

為此,鉛筆道了解了幾家共享籃球企業現階段經營情況。

「891共享籃球」起步於2016年9月。2017年3月,該項目創始人公開表示公司定制的幾百個籃球剛剛到貨,可以看出,當時的企業經營狀況還是不錯的。

根據創始人唯一一家所在公司工商資料提供的聯繫方式,撥打電話後,顯示該號碼已關機,另一個聯繫號碼則顯示為空號。

鉛筆道發現,創始人所在的這家公司雖處於存續狀態,但名稱為「車體寶」,所從事的行業是軟件開發,似乎都與公司之前的創始人之前的共享籃球項目無關聯。

另外一家曝光過的共享籃球項目「敢拍共享籃球」,也就是「YongShot」。

資料顯示,該公司起步於2015年,項目介紹為文娛傳媒,主要為運動愛好者打造短視頻,公司創始人曾在2017年3月份對外表示,公司的共享籃球已經在一所高校試運營半個月,目前數據已具備參考價值。

然而,從目前該公司的信息顯示,已經沒有共享籃球的身影,還是主要提供運動短視頻分享服務。

▲曾有媒體對多家共享籃球項目有報導

從以上幾家公司目前的經營狀況來看,公司負責人手機關機、空號,又或者公司已經被收購,種種跡象映射出這個尚不成熟的市場正處於窘迫的狀態。

鉛筆道又聯繫到一位目前還在從事共享籃球項目的管理人員李冰(化名),他對鉛筆道表示,自己公司目前已經在上海、南京、杭州鋪設了100多個點位。

「我們發展速度比較慢,在2017年9月份才開始鋪設點位,之前一直在研發貨櫃功能。我們的貨櫃有自動還球系統,這樣一來會明顯較少耗損率。」

談及項目回本時間,李冰解釋,「機器投在哪兒和項目回本速度有直接關係。像我們在上海一所學校投放的點位,一個半月營收四千多,就已經回本。」

問及籃球造價,他表示,單個籃球在35元到50元間,押金為89元,對於學生會有優惠套餐,學期卡或者月卡。

當鉛筆道問及,學生屬於低消費人群,在學校鋪設點位的盈利能力會不會不如商務地段。他表示,上個月某大學的借球數量就有兩百多單,按照一單3元計算,收入狀況還算不錯。他表示,公司現階段已經與一家大型公司合作,會盡快打入北京市場。

談到豬了個球項目時,他說表示「那個項目很早前就已經倒閉了,那家公司比較高調,搜尋共享籃球關鍵詞,出現的一個是豬了個球,另一個就是一元體育。豬了個球比我們早做一個半月,總部在浙江那邊,前身是做計生用品的。」

對於豬了個球的倒閉原因,他表示,這家公司很早拿到融資,但拓點位非常快,差不多4個月時間就拓了360多個點位。

同時,他表示,豬了個球最致命的弱點在機器上還球系統,球借出去,無法保證球還回來,這也就解釋為什麼最後這家公司投放越多,死得越快。

一個新的消費習慣出現,需要人們花很長時間去接受、適應,但前提是這項內容是否為剛需。鉛筆道詢問多位高校學生關於共享籃球的看法,多數學生都表示不會使用。

▲知乎上網友對共享籃球的評價。

同時,鉛筆道在知乎中也看到很多人對共享籃球的看法。有人稱,「不缺籃球,更多的是缺場地。」「感覺這種籃球不太容易管理,容易丟失。」「就算一時興起去打球,也要換個裝備吧,光有球有什麼用。」

如今,創投行業正處在漫長的資本寒冬之中,曾經一些處在風口上的項目也已經出現了融資難的情況。

共享籃球,這個模式受質疑,被認為滿是泡沫的行業,投資人和創業者的熱情似乎也已經燒完。

  中國式共享經濟,消耗人民幣超過1000億,幾乎全軍覆沒。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