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新中國有了時尚,90後就出生了,他們不潮誰潮呢?

本文來源:有意思報告(微信id:youyisi_cn)

打中國有了第一本時尚雜誌,90後出生了。

他們不潮誰潮呢?

難得的是,他們並不是只追大牌的那種潮,而是自在的、年輕的潮,自信的潮——這是有意思報告的新一個系列:國潮

一個發現,這屆年輕人真會穿。

辦公室新來的95年小鮮肉,一件寬大的T恤,上面寫著大大的Champion,腳上踩著今年最火的奶油色老爹鞋。

醞釀了一周,老阿姨終於鼓起勇氣發出了同事間最直擊靈魂的一問:「誒?你這鞋哪家的?好看!」

「361度!150塊!怎麼樣!屌爆!」

有數據顯示,這屆90後特別注重形象。有超過七成的90後表示看人主要看「穿」。

同時,這屆90後買衣服,而且會買。相比於一般的年輕消費者,90後是「資深達人」。與價格相比,他們更在乎款式設計。相比於80後的「基本款最實用」,他們更願感興趣「周末穿什麼浪」。

這屆90後不是偶爾一兩個時尚弄潮兒,而是整體水平,普遍到每個人的「品味」,甩70、80後一大截。

翻著時尚雜誌長大的90後

90後出生那年,成為無數90後家庭時尚啟蒙的《中外電視》雜誌正火。

那時候,審美來自雜誌封面林青霞、張曼玉等明星大腕兒的穿著。

2005年,中國時尚雜誌進入爆發期。與此同時,第一批90後進入青春期,開始對美有了訴求。

《昕薇》《瑞麗》作為日系時髦搭配寶典,是大部分90後學生時代的必備讀物。

飄著油墨香的彩頁雜誌,20塊一本的「天價」,經常附贈「精美」化妝包或大牌小樣…這在當時是高B格的象徵。擁有這本雜誌的同學也會成為班里人緣兒最好的一個。

雜誌的內容你也許不記得,但Ayoki的梨花頭,荷葉裙,原宿風,都成為90後的搭配和時尚啟蒙。

2009年,90後上了大學,社交網站風靡。

隨後ins微博等社交APP可以瀏覽到大量國內外最新潮的視覺內容,時尚雜誌也不再是年輕人獲取「美」的唯一途徑,日本森女系、北歐性冷淡風、英倫學院架式、性感歐美架式、嘻哈朋克架式…大批時尚KOL誕生。

▲圖片來源:小紅書@Cookie x 缺點鈣 x Littlet

「還有什麼比穿戴得規規矩矩更讓人厭煩呢?」

▲圖片來源:山本耀司採訪截圖

在90後眼裡,穿著GAP從地鐵10號線里走出來的人幾乎是一個個模型,找不到任何特徵。

而那些大牌加身的小姑娘,也顯得保守土氣。畢竟把大牌穿得好看並不是難事,能把uniqlo、muji 這樣的基本款搭配出自己的風格才是本事。

今年剛畢業的張梓萱在muji買過條一個褲腿幾乎能穿進3條腿的闊腿褲,門店海報上穿著這條褲子的是一位30 (目測)的日本主婦。

張梓萱為這條誇張的褲子搭配了溫柔的法蘭絨娃娃領罩衫,甜美架式立現。

▲圖片來源:小紅書@黃小賢

「這套搭配,我真是穿去哪里被人問到哪里,就算在三里屯都會被其他店的店員詢問。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加一起也就800多一點。」

「要說變美也沒什麼秘訣,多看,多跟人學,找準自己的風格就行了」。

跟張梓萱一樣在時尚KOL的帶領下潮起來的年輕人不占少數。有數據顯示,號稱國內白富美聚集地的某紅書,日活用戶均值達到732萬,其中50%是90後。

90後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一代人,吃飽穿暖這些馬斯洛基本需求已經不能滿足他們。他們更關注的不是穿什麼,而是怎麼搭配好看。

從商家身上「薅羊毛」

這屆年輕人特別「精」,她們善於在優質的品牌和羞澀的口袋中找到自己的平衡。

CBNData和天貓發布的《2017年年度進口消費數據報告》顯示,在中國跨境進口零售活躍用戶中,90後和95後占比超過50%,貢獻近75%的消費金額。

 

豐富的網購經驗讓90後練就了一身「撿漏」本領

今年大三的張穆瑤自稱「離開網購會死星人」,「每天至少3個快遞,快遞小哥沒有不認識我的。」

最近的「戰利品」是一雙阿迪達斯小白鞋,前兩天海淘的,比成人款便宜了300。

可別小看大牌童裝,分分鐘省出一個億。同樣款式價格能便宜個一兩百,遇上打折季,打個對折也是常有的。歐美牌子本來偏大,我這種平板身材穿著正好~」一說起薅羊毛的經驗,張穆瑤兩眼放光。

像張穆瑤這樣會「撿漏」的年輕人不占少數。某奧特萊斯的店員告訴我們,幾乎每天都有來買大碼童裝給自己穿的客人,男女都有。僅Nike的鞋,每月就能賣掉20幾雙。

這屆年輕人窮潮窮潮的

這屆年輕人還有個「有趣」的現象。她們看著很「有錢」,同時又很「窮」。

有錢是他們的裝扮,不乏狠貨,也非常會搭配。窮的是他們喜歡在街邊吃大排檔,喝酒喝到凌晨捨不得打車,等早上第一班地鐵回家。

年輕人看起來都很窮,卻很喜歡打扮。這里的打扮不是簡單粗暴的拼牌子,而是真正開始有了穿衣文化。

90後從小接受了大量前衛文化藝術的教育,有了屬於自己的價值取向。95%以上的90後認為品牌需要要有自己的獨立態度。

他們是個性化定制的引領者,尤其熱衷潮牌和原創設計品牌。

Nielsen報告顯示,中國2017年潮牌消費增速是非潮牌的3.7倍,增長速度達到62%,而非潮牌消費增速是17%。這其中,「90後」「95後」是潮牌的主要消費群體。

他們知道什麼樣的風格、元素是適合自己的,有時候會因為一個印花、一句slogan,一種材質,一款設計產生對一個品牌的迷戀,大不大牌真的不care。

今年27歲的劉欣然今年一口氣買了6件Champion的衣服,「其實沒覺得多好看,但穿上感覺還行,把帽衫上的帽子扣在頭上,又酷又保暖。」

▲圖片來源:小紅書@爭取吃出馬甲線的AB

被問到為何不選New Balance時,劉欣然發來一個白眼的表情。「拜托!現在年輕人誰還敢穿這個出門?」

在90後眼里,穿什麼,不只是形象問題,更是評價一個人的標準。

28歲的徐家斌追女友的時候穿的是一件賤貓的白T,Evisu的仔褲,配上一雙Vans。「我馬子對我那時的評價是,‘潮里帶著賤,活潑好相處。’」。

▲圖片來源:小紅書@有冠希沒關係

……

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特質,對「時尚」的態度也不盡相同。

70後管它叫「時髦」,在牆上的掛歷里;80後管它叫「流行」,遊走在有限的時尚雜誌里;而到了90後,「潮」成為標配,是最稀松平常的事情。

你誇一個90後「潮」,他們是拒絕的,「潮什麼潮,隨便穿穿了」。

閱讀原文

  當1.9億90後成為消費支柱,你卻沒有搞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