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網紅發財的女孩,背上了「整容貸」:「變美還能賺錢」

本文來源:ELLEMEN睿士(微信id:ellemen_china)

分期貸來的美麗,

要怎麼還?

今年17歲的小桃全身赤裸地躺在了手術台,卸下了美瞳的她連醫生口罩背後的臉都看不清楚,靜脈裡又冷又涼的液體卻已經像蛇一樣竄進來,讓她徹底地失去了知覺——這已經是她的第三次全麻手術。

這次要做的是輪廓手術:眼睛,鼻子,加臉型,是俗稱的整形三件套,公司早就叫小桃把臉做了,她的歐式大雙加上水滴翹鼻已經夠用了,只是臉「開了瘦臉十級還是不夠精緻」。

小桃拖著不做,一方面是害怕,輪廓是大手術,要進重症監護室觀察的,二是實在沒錢,公司都欠了好幾個月禮物錢沒結了。

帶她進來的大哥找她談心,「在直播這個行業,臉就是你唯一生產力,她整你不整,你就落後了」,小桃聽得懵懂。

中專畢業後的她是在網上看到招聘廣告的:「直播平台招聘主播,保底薪水,每日固定在線時長,月入兩萬起。」

這份工作顯而易見地比速食店店員對小桃有吸引力得多。

她試探性地給大哥打去了電話,對方操著一口北方普通話,比所有找工作時遇到的人來得熱情許多,她當天下午就來到了大哥說的地點。

這是一個位於郊區的別墅,裡面仍是未裝修的毛胚,卻被隔出了密密麻麻的一間間小別墅,轉過來,清一色的臉,黃髮,和眼角紅色的眼影。

小桃有些畏懼,大哥在旁卻描繪出了一副拳打MC地佑,力超陳二發的美好圖景,話語結束,只問小桃要了她的身份證過去。

當天下午,小桃稀裡糊塗簽了3份協議,一份工作合同,一份手術同意書,和一份申請小額貸款合同,明天就上手術台,「先把鼻子整了,就上鏡了」大哥說。

懵懵懂懂的小桃坐在毛胚房角落,和前一秒的她不同的是,這個小桃,已經背上了10萬人民幣的債務。

「變美的同時還能賺錢,多好啊!」

小桃可能是眾多整容貸受害人中最典型,也是最普遍的一個。

2017年開始,伴隨著直播平台的火熱,與大家對醫美恐懼感的減少,「整容貸」開始大範圍地出現。

根據多家媒體報導,一個整容貸的流程是這樣的:

1⃣ 在QQ群/微信群看到高薪招聘網路主播的信息,就聯繫對方;

2⃣ 面試成功,要求簽約前必須得到指定整容機構整容,可以網路貸款支付手術費,公司承諾每月幫忙還分期;

3⃣ 接受整容手術,總費用 5 萬~到10萬不等,成功簽約主播公司;

4⃣ 公司拖欠薪水,一個月後跑路;

5⃣ 下一步就是收到貸款平台催收信息,從現在開始,你得自己還清貸款了。

如果只是這樣,那這個公司也相當於整容貸行業中的老實人了。

此前一些新聞裡,還有些從業人士路子「更野」:

一些受害者會在事後發現,貸款還莫名其妙地比自己當時簽的多上幾萬塊,原來借款協議上留有多格空白,這些人跑路歸跑路,還不忘在空格處填上幾萬塊管理費,能多賺一筆是一筆。

一句話來概括的話,這種語境下的「整容貸」是由主播公司、貸款平台、整容醫院三方合作,專門收割懵懂小姑娘的一條龍騙術。

無論你懷揣的是成名/變美/還是賺錢,最大可能性只能是收獲一身債務。

小桃的大哥,作為中間直接獲客的鏈條,冒著最大的風險,當然也能拿到最多的回扣:

根據媒體報導,通常通過介紹指定美容機構急性整形,大哥做一單,就能從美容機構那里拿到三成分成,而整形價格還通常會貴出市場一大截;而騙子能從貸款平台拿到多少分成,就不得而知了。

像大哥這樣的,或許還只是小蝦米,「格局更大」的,或許直接將鏈條上的三環直接連接了起來,獲客,貸款,整容,手手都要抓。如果小桃還不起怎麼辦?

這就是問題的核心了:大哥永遠有辦法讓小桃們按時還款,不然為什麼打從一開始,大哥們瞄準的就是女主播呢?

「被透支的人生」

「裸貸」可能是第一個進入大眾視野的,專門「狩獵」年輕女孩的借貸「騙局」。

早在2016年6月,就有媒體曝光,借助一款熟人間網路借貸平台,一些人正在提供「裸條放款」,即進行借款時,以借款人手持身份證的裸體照片替代借條。

當發生違約不還款時,放貸人以公開裸體照片和與借款人父母聯繫的手段作為要挾,逼迫借款人還款,而一旦不還款,這些帶著個人信息的視頻或圖片,也許就有可能在當事人不同意的情況下被公之於眾。

這些借款平台,事實上是把一些遠不具備還款能力的個人帶進了借貸市場,後果顯然也是觸目驚心的:

裸貸的第一次集中爆發出現在2016年12月,有人開始將10G的「裸條」照片及視頻打包並在百度網盤發布,多達167位女大學生的個人信息、親友聯繫方式以及私密照片遭到泄露。

而比裸貸更加惡毒的,可能正是又在逐漸蔓延開的「整容貸」:他們不再以小額的奢侈消費為誘導品,而是將你的事業,你改變人生的機會,與向他們借錢整容直接進行了掛鉤。

就像裸貸的大多數受害者一樣,整容貸受害者大多數籍貫也是來自三四線城市,居住地在農村的較多。

一次媒體調查中,在141位受害者中,僅有5%來自北上廣一線城市,受害者年齡集中在17~ 23歲。

這些事和小桃一樣的,年輕的,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女孩子,剛剛畢業,卻希望賺錢改變自己的生活,沒有任何可指摘的地方,卻因為憋著向上的那股勁,迎面撞上了整容貸,透支了自己的人生。

對他們而言,更為致命是隨即而來的輿論壓力。

就像裸貸爆發時網民邊求資源邊評論「現在的女大學生不得了了,為了買個包什麼事情都敢做」、「誰讓你們做美夢要當主播賺大錢,自己貪就不要怨別人騙」這些評論同樣出現在整容貸相關新聞下面。

大多數人,他們並不譴責不審核的借貸平台,不譴責毫無引導的消費信息,他們只是細細咀嚼受害者的慘狀,並再吐一口唾沫。

可是人生這麼難,誰又能保證自己一輩子不犯錯呢?

希望這些女孩子,也能擁有和你一樣重新開始的機會。

閱讀原文

林書豪確診新冠肺炎,有打過疫苗。微博湧入3.7萬留言鼓勵,熱搜第一

xxx

沒有童年、跳水滿分的14歲全紅嬋正獲得各地旅遊邀約,「終身免費遊」

xxx

在中國,如果從3歲開始準備,幾歲可以當上奧運冠軍?

xxx

在人潮爆多的廣州火車站旁開小超市能掙多少錢?

xxx

扳倒吳亦凡的「都美竹」正被多間公司搶注商標,還有人註冊了「吳簽」

xxx

吳亦凡被捕後,微博砍掉他的「超話」、多個官媒發聲;律師:若判刑將在國內服刑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