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邋遢大王奇遇記

本文來源:ACGx(微信id:acgxclub)

換個視角來看潮流文化的變遷

知乎裡有一個叫做「蠟筆小新中有哪些地方能反映日本的特點?」的熱門問題。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在這個問題下,很多資深動漫愛好者都從各個角度指出,在《蠟筆小新》這部動漫作品中,其實出現了很多能夠反映日本某個時期文化潮流的元素。

比如上世紀70年代在日本女子高中生中開始興起的「sukeban」(太妹)文化、日本泡沫經濟時期流行的「高叉連體泳裝」、北野武的招牌搞笑動作「コマネチ」(科馬內奇)……

正如《蠟筆小新》一樣,很多以現實社會為創作藍本的動漫作品,往往也都成為了文化潮流的重要記錄載體。

畢竟動漫說到底還是視聽藝術的一種,是商業、文化價值並重的文創形態,所以除了動漫作品講述的故事之外,創作者對人物形象的設計手法,本身就反映了該作品在創作階段的社會文化潮流風向。

這種現象,在中國國產動漫作品,尤其是動畫類作品中亦有體現。

雖然中國動畫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22年的《舒振東華文打字機》,但是由於戰爭等一系列歷史問題,能夠充分反映創作期間社會潮流,且目前還能看到的動畫作品,其實絕大多數是誕生於建國以後的和平年代。

按照中國動畫的發展歷史來看,大致可以分為建國初期、80-90年代、00年之後三個階段,而在這些不同年代製作的動畫作品中,動畫角色人設的變化,或許也能讓我們從另外一種角度,來重新審視中國文化潮流在近半個世紀以來的發展變遷。

建國初期:將拍攝鏡頭瞄準普通大眾的中國動畫

「太陽光金亮亮,雄雞唱三唱;花兒醒來了,鳥兒忙梳妝……」

這首在中國膾炙人口的兒歌《勞力最光榮》,是1952年由上影美術片組(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前身,1957年正式建廠)出品的黑白動畫短片《小貓釣魚》的主題曲。

這部動畫作品用一種充滿童趣的手法,講述了做事三心二意的貓弟弟在認識並改正自己錯誤之後,最終釣到大魚的故事。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雖然這部動畫中出場的三位主要角色都是動物,但它們在人設方面其實很有時代特色。

在建國初期,中國社會大眾在穿衣的時尚潮流方面,主要崇尚簡潔、樸素和平實,以至於無論是貓媽媽還是兩只小貓,它們在人物形象設計方面都延續了同樣的審美。

此外,貓媽媽的溫柔、貓姐姐妙妙的善解人意、貓弟弟咪咪的調皮但不頑劣,其實都是當時中國社會所崇尚的優秀家庭代表。

在那個時代,中國正處於社會主義建設的摸索期,在農業、工業方面大力發展集體經濟,也影響了當時的社會文化潮流。

作為美術片而出現在大眾視野中的動畫,除了一些傳說、神話題材(如《豬八戒吃西瓜》《濟公鬥蟋蟀》《雕龍記》)之外,這些文創作品絕大部分都因社會大環境的影響,將鏡頭瞄準了最普通的勞力人民,用寫實或者擬人的手法,通過發生在小人物身上的有趣故事,教育中國青少年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比如改編自作家任溶溶的知名童話,1962年由張松林導演,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上海電影專科學校聯合出品的動畫《沒頭腦和不高興》,兩位主角、少年宮的管理大爺、來看戲的少年兒童,他們的著裝幾乎是當年中國少年兒童日常生活的真實寫照。

而通過有趣的故事展開,青少年們顯然也能很容易從中得出「做事不能像沒頭腦和不高興那樣」的結論。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或許是因為這個時期的中國動畫主要針對的是青少年,在角色人設方面還比較保守,布拉吉、列寧裝等曾在中國社會中引起巨大反響的海外潮流文化元素,並未大規模地出現在當時的動畫作品中。

不過由於眾所周知的客觀原因,在這個時期,那些來自於美國的流行文化,卻獲得過明確的否定和抵制。

1958年,改編自鐘子芒同名兒童文學,由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出品的木偶動畫《誰唱的最好》與中國的青少年見面,其故事講述的是在西方某國家,一對擁有天籟之音卻流落街頭的兄妹參與歌唱比賽,卻因比賽評委和商人之間的勾結將大獎搬給了兩條狗,被拋棄再度流落街頭的故事。

在這部充滿諷刺意味的木偶動畫作品中,雖然並沒有指明故事的發生國家,但卻出現了可口可樂、搖滾等來自於美國的潮流文化元素,並在劇情安排上對這些文化進行了批判,可以說是一部立場鮮明的木偶動畫作品了。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改革開放後:動畫角色不僅被賦予了更多能力,人物形象也越來越潮了

在上世紀70年代,中國先是與日本邦交正常化,後又與美國建立了正式的外交關係。

而隨著1979年改革開放的到來,大量來自海外的動畫作品,終於有機會呈現在了中國青少年的面前。

從內容上看,相比起當時的國產動畫,這些海外動畫的最大的特點,其實就是在於其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正如前文所述,改革開放前的中國動畫,一直都是以樸實為動畫人設的基本關鍵詞。

相比起來,諸如《鐵臂阿童木》《變形金剛》等那些充滿科幻、熱血、戰鬥等元素的海外動畫,顯然更容易獲得當時中國青少年的青睞。在這樣的市場衝擊下,如何將中國青少年的眼球重新聚焦到國產動畫上,就成為了當時動畫內容製作的重點。

1986年,由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原創的剪紙動畫《葫蘆兄弟》攝制完成,也是中國動畫第二個繁榮期的經典代表作。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從人設方面上看,《葫蘆兄弟》中出現的每一位葫蘆娃都被賦予了相應的能力,也有相應的主題色來對應,如力大無窮的大娃為紅色,來無影去無蹤的六娃為藍色。

這不僅進一步強化了動畫角色的人物形象,同時也讓中國的動畫擁有了一絲奇幻的色彩。要知道,在《葫蘆兄弟》誕生以前的中國原創動畫中,動畫角色擁有各式各樣的技能,其實是非常罕見的。

除此之外,中國動畫在角色形象設計上融入時下最流行的文化元素,也是從這一時期開始出現的。

在1984年出品,被很多80、90後稱為「童年陰影」的《黑貓警長》第4集中,身穿粗條紋T恤,下身搭配喇叭褲,抱著一把吉他唱情歌的螳螂青年,儼然就是上世紀80年代搖滾青年的真實寫照。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當然還有更騷的。在螳螂青年以為自己求愛失敗後,結果就撲通一聲跳進了水里一心尋死,於是這段浪漫的故事中就有了以下一段對話:

螳螂姑娘:「親愛的,你不能死,我愛你。」

浮出水面的螳螂青年親吻了姑娘丟下的鞋子,然後說道:「我不死了,我愛你。」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這段浪漫感情戲的出現,其實也是受到在改革開放後,中國年輕人對愛情有所追求,願意公開表達自己內心情感的社會變化所致。

另外,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分別於1987年、1994年出品的動畫《邋遢大王奇遇記》《魔方大廈》,無論是邋遢大王的條紋T恤搭長褲(好像還是喇叭褲),還是來克長袖T恤、背心、運動褲、運動鞋的服裝搭配,其實本身就受到了當時歐美時尚潮流文化的影響。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這種人物設定出現的變化,在改革開放以前出品的中國動畫中,是很難出現的。

中國的改革開放,在讓國民經濟得到有效發展的同時,同時也讓包括歐美、日本等許多國家和地區的流行文化進入了中國。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中國的動畫公司也開始嘗試向市場化方向轉變,出現了一大批於海外進行國際合作的項目。

從1981年中日合拍的動畫電影《熊貓的故事》,到1987年中日合拍木偶動畫《不射之射》,再到1996年中美合拍的52集長篇電視動畫《大草原上的小老鼠》……

這些中外合拍動畫的出現,讓中國動畫在人物形象設計方面,變得越發國際化。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2000年至今:從模仿海外動畫再到重視文化傳統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隨著更多海外動畫進入中國,中國動畫行業開始向市場化轉變,不得不面臨著巨大的競爭壓力。

在那個時間節點,模仿海外動畫的畫風和題材來進行動畫製作,成為了許多動畫公司所採取的解決辦法。

2001年,由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上海電視台聯合出品的52集電視動畫《我為歌狂》拍攝完成,這也是中國第一部校園音樂題材動畫。

除了邀請包括胡彥斌在內的諸多流行樂壇音樂人親自參與動畫音樂製作外,這部動畫最大的亮點莫過於頗具青春氣息的人物設定了。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雖然以現在的眼光看,這樣的動畫人物設定(尤其是各種不同顏色的頭髮)其實有很明顯的日系動畫特徵,但由於此時中國整個動畫行業仍然是以兒童動畫為主,所以即便有著諸多不足之處,《我為歌狂》仍然獲得了市場的認可,被許多年輕觀眾捧為了中國動畫作品中的經典代表。

在那個做原創動畫主要是靠政府補貼來盈利的年代,在內容上直接模仿海外動畫其實是一種比較保險的做法,但動畫製作公司也因此需要承受巨大的內心和外部壓力。

2009年央視動畫出品的《大嘴巴嘟嘟》就層被指抄襲了日本動漫作品《蠟筆小新》,2016年鴻鷹世界出品的動畫《象棋王》就曾被指抄襲了日本動漫作品《棋魂》……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直到現在,我們仍然能夠在網路上,看到許多關於中國動畫有沒有「借鑒」日本動畫的激烈討論,甚至還在百度百科上出現了專門的詞條。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出現這種問題的主要原因,追根結底還是因為那些來自海外的潮流文化實在太強勢,而中國本土的文創作品則因為極度缺乏深受市場歡迎的優質內容,加上此時中國動畫從業者的不自信,導致影響力被進一步削弱所致。

所以在中國的動畫領域,動畫人物形象的「本土化」、「民族化」,就是近十多年時間裡討論得最多的話題。

好在得益於中國年輕人對傳統文化的日益重視,在近年來創作的國產動畫作品中,尤其是網路動畫領域,本土文化元素又開始成為了其內容創作的絕對主流。

無論是2007年玄機科技開始創作的《秦時明月》系列動畫,還是2014年若森數字開始推出的《畫江湖》系列動畫,亦或是2016年騰訊動漫和動漫堂聯合開始出品的《一人之下》,這些動畫作品在保證內容能夠受到市場認可的前提下,其人物在形象、性格、思維方面的設定,也變得越來越像是中國人了。

近70年來的中國國產動畫,就是部中國文化潮流變遷史。

從最初將鏡頭對準普通的勞力人民,到改革開放後接受海外文化潮流,再到針對市場的喜好和變化開始重新做出自己的風格,中國動畫在過去近70年的發展過程中,其實是處於一種兼收並蓄的過程。

但唯一不變的,就是在不同的年代,動畫始終作為一種獨特且深受年輕人喜愛的文創形式,默默記錄著中國社會文化潮流的發展變遷。

若干年後,當我們再回頭觀看這些經典動畫作品時,其人物形象的設計變化,儼然就是一部中國文化潮流的變遷史,而這也正是動畫作為一種視聽藝術最重要的文化價值。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