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市值腰斬 ,雷軍和格力董明珠的「十億賭約」快到期了。

即使賭約到期,董明珠和雷軍的較勁還沒結束。

本文來源:天下網商(微信id:txws_txws)

作者:小西

在小米港股上市103天後,10月19日,小米集團股價繼續下跌,一度跌至歷史新低,比起最高股價的22.2港元,市值最高5000億港元時,股價已經幾乎腰斬,市值也縮水一半。

再過兩個月,董明珠與雷軍的「10億賭約」就到期了。

在此之前,兩位選手都十分活躍,紛紛放言自己才是最後贏家。

賭約要追溯到2013年12月12日,雷軍與董明珠同時登台央視年度經濟人物典禮,作為獲獎嘉賓發言。狹路相逢,他們以一個「世紀賭約」亮劍。

以下是打賭的影片:

本來,只是雷軍展示對小米發展的自信,放話5年內小米營收將超格力,否則輸個1塊錢。

然而,「鐵娘子」董明珠也並非浪得虛名,當即霸氣回應,要賭就賭10個億。

一個智能硬件領域開拓者,一個空調行業頭號老大,一個意氣風發,一個傲視群雄。

為了節目效果的「賭約」,背後是兩種不同製造業模式的較量,就算他們只是一句玩笑話,但群眾們緊緊盯住,「賭約」變成暗戰,台上的場景延續到了台下的交鋒。

彼時的2013年,格力電器營收已經高達1200億元,而小米的營收僅有316億元。

眾人皆為小米捏了一把汗,但雷軍敢於與巨人格力叫板,在頗為自信的同時,還相信互聯網的力量。

短兵相接間,戰事竟然越來越膠著。五年轉瞬即逝,小米成功上市,全年營收也突破千億大關。

雖然格力也是一路高歌猛進,但是也軋不住小米「瘋了」樣的增長率,五年來差距不斷縮小,再一步就要被咬住尾巴。

格力最近披露的2018第三季度業績報告顯示,前三季度格力營收有望突破1500億元,並保持超30%的增速。

而此前小米公布的上半年財報顯示營收796億元,同比增長75.4%。按此增長下去,小米有望進一步縮小差距,甚至超越格力。

尤其是,電子消費品行業具有一定季節性特徵,下半年出貨量及銷售收入高於上半年,而空調等家電產品的需求量增速卻並不明顯。小米的下半場戰局,占得了天時地利。

這個吃瓜群眾吃了5年的大瓜,終於將要瓜熟蒂落。勝負似乎已有分曉,然而同時卻又顯得撲朔迷離。

戰事膠著

對賭時刻,雷軍曾豪言,小米是中國創造,格力是中國製造,小米必勝。

而小米與格力的賽跑,或許正剛好可以代表新興互聯網行業與傳統製造業的角逐。

五年,不長不短,但是對於一個每分每秒都在接受市場檢驗的企業來說,已經能夠說明一些問題。

小米應該算是雷軍口中「風口上的豬」。踩上功能手機向智慧型手機過渡的風口,小米手機大打性價比與用戶口碑牌,憑藉出色的互聯網營銷成功C位出道;踩上物聯網智能家居的風口,借勢小米手機巨大流量和品牌效應,小米布局了完整的智能家居生態。

從小米手機到路由器、電視、手環、空氣淨化器…..憑藉著出色性價比,出貨量遙遙領先,也為小米模式帶來無限的想像。

今年7月9日,小米在港交所上市,市值突破千億大關。這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小米互聯網創新模式的成功。

與此同時,傳統製造業模式的格力依然魅力不減。

根據格力10月9日發布的業績預告,格力今年前三季度做到營收1490.51億元~1508.55億元,同比增長33.05%~34.65%, 2018全年2000億元的營收目標勝利在望。

作為一家已經有28年歷史的成熟公司,格力依然保持平穩高速的發展,已經不容易。只不過增長勢頭不敵「風口上」的小米。

在10月10日收市時,小米市值為3424.7億港元(大約3022億人民幣),超過了格力2304億人民幣的市值。

但到了一周後的10月19日,小米市值跌到2745億港元(約2433億人民幣),和格力2253億的市值相差無幾。

雷軍曾說 「五年內小米超過格力的可能性是99.99%,是歷史發展的必然。格力是工業時代製造業的驕傲,小米卻插上了互聯網的翅膀。」

「董小姐」則保持了一如既往強硬而直接的態度:「小米把控不了供應鏈的品質」「雷軍輸定了」「最後輸的一定是他」。

事實上,董明珠不止一次提到小米「樹大無根」,」互聯網只是一種工具,它離開我不行,我離開它,無非是辛苦一些了,如果沒有產品做支撐,一切都會歸於零。」董小結內心其實並不瞧得上缺乏硬件和供應鏈控制的小米。

而雷軍講傳統和非傳統,講互聯網風口,本身就帶著一種「舊不如新」 的優越感。

不過,即使雷軍贏了董明珠,小米營收逼近甚至超過格力,淨利潤上的差距卻依然是一個巨大的鴻溝。

今年上半年,格力電器做到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28.06億元,同比增長35.48%,小米經調整利潤38.16億元,同比增長62.2%。

「董小姐」賭錯了籌碼?

同樣的困境

無敵是最深的寂寞。雷軍與董明珠,亦敵亦友,歡喜冤家。

董明珠曾坦言,每次開會都因為與雷軍姓氏筆劃比較靠近而坐在一起,但從未感覺有壓力,爭議之下是朋友。

五年前「10億賭局」之夜,主持人有意將小米劃分到互聯網輕資產陣營,格力劃到傳統製造業陣營,有意無意間挑起了論戰。

事實上,小米遠遠稱不上一個互聯網公司,而格力的崛起恰恰也與營銷有莫大關聯。

雷軍一直強調小米的本質是一家互聯網公司,然而這一點卻越來越被懷疑。

過去三年,小米的互聯網服務業務收入占總營收的比重分別為4.9%、9.6%、8.6%。

而2018的中期報顯示,小米互聯網業務收入占比再一次下降占比8.8%。這直接影響了它能否給資本市場講述接下來的故事。

互聯網風口上飛起來的小米,到底是不是一家真正的互聯網公司?

小米的「輕」以及重營銷的模式,一度被董明珠拿來作為要害攻擊,殊不知,董明珠自身就是營銷出身,被冠以「銷售女王」名號。

雷軍和董明珠,一個技術出身,卻談營銷,一個營銷出身,卻談技術。他們互相瞧不起,卻又互相欣賞。因為在他們各自的領域,他們都做到了了不起。

而在對方的領域,他們似乎無法遊刃有餘,甚至束手無策。

小米唱起「空調」新故事,但是由於空調行業是一個重資產行業,同時在管道和售後上有較高的門檻,這不是小米所擅長的事情。

小米曾三次進軍空調行業。

2015年與美的共同推出推出「i青春」智能空調,號稱「年輕人的第一台空調」。

第二次嘗試是在去年8月份,小米投資生態鏈公司智米科技,發布智米空調,生產廠商為四川長虹。

隨後又發布了米家互聯網空調,代工廠商為長虹。

對於小米攜手長虹生產空調的舉措,董明珠戲稱小米的空調是長虹貼牌代工生產的,小米並實際並沒有踏入空調行業的門檻。

與此同時,董明珠對做手機也近乎執念,但似乎對此有很大誤解。

她主打手機「質量」 為賣點,甚至不惜怒摔手機以展現格力手機的堅固。

然而手機行業早就過了拼質量的時代了,一個空調可以用好幾年,但手機的更新率速度是空調的幾十倍。

以賣空調的思路賣手機,也無怪格力手機賣不動,只得內部消化。

事實上,他們有著同樣的煩惱。格力的營收過於依賴空調業務,小米的營收則過於依賴於手機業務。品牌多元化轉型是他們共同的訴求。這也是他們幾乎同時涉足對方領域的原因。

與此同時,作為現今中國最成功的企業代表,小米與格力都到了技術轉型的時刻。

以紅米稱霸低價手機市場的小米要轉戰高端市場,而格力也力排眾議做起了晶片, 「企業跟國家的命運是不能分開的,企業不能簡單地考慮,做這個項目能賺多少錢,而是要考慮通過這個創新能不能讓企業可持續發展,對國家有利。」

確實,商業模式的成功或許可以使一家公司繁榮一時,但是創新與技術,決定了它可以活多久,走多遠。

五年「十億賭約」,所帶來的營銷附帶效果,何止十億。其實,從賭約開始的那一刻起,就沒有一個輸家。只不過,還有比贏得賭約更重要的事情。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