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也還能「傍名牌」,北京協和醫院有1700多家同名親戚,親戚收費更貴。

本文來源:新華社(微信id:xinhuashefabu1)

記者:烏夢達、白明山

你以為「協和醫院」指的就是北京協和醫院?

記者通過第三方軟件檢索發現,全國竟有1700多家「協和醫院」。

「同濟」「華山」等知名醫院,同樣長期遭遇「傍名牌」困擾:正牌就幾家,但全國不認識的「親戚」卻有成百上千。

  有人通過百度找醫院,去了一家「同名」醫院,做了不必要的手術花費人民幣上萬元。

正牌只有幾家

卻有數百上千家不認識的「親戚」

作為國家衛健委指定的全國疑難重症診治指導中心,擁有近百年歷史的北京協和醫院近來很煩惱:自己只有北京的兩個院區,不知怎麼多了一堆不認識的「親戚」

近年來,以「協和」二字冠名的醫院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許多地方,有的自稱「協和醫院某某分院」,有說是屬於「協和醫療集團」,有說是「北京協和醫院的連鎖醫院」或「與北京協和醫院是技術上的上下級關係」。

記者以「協和醫院」為關鍵詞檢索發現全國竟有1700多家。

協和醫院宣傳處常務副處長陳明雁表示,除了北京協和醫院,還有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武漢協和醫院、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與「協和」有歷史淵源,其餘的「協和」和「北京協和」沒有任何關係。

「北京協和醫院在國內也沒有任何掛靠、合作、協作關係」。

醫院竟然還能

▲圖為記者10月12日在第三方軟件以協和醫院為關鍵詞檢索工商登記信息,有1700多個結果。

被這種情況困擾的不止「協和」一家,「同濟」「華山」「上海復旦大學附屬醫院」等知名醫院也是被「傍名牌」的重災區。

不僅是公立醫院,「和睦家」這樣的民營醫療機構也有上百個「山寨親戚」。

記者查詢發現有的「協和醫院」註冊資金僅3萬元。業內人士介紹,這點錢連一些專業儀器都買不到。

個別「傍名牌」醫院收費竟比

一般公立醫院貴6倍

知名醫院被「傍名牌」,吃虧的往往是公眾。

河北省定州市近期查處了「定州協和醫院」,該醫院已經被吊銷許可證並關停。

今年6月,一位患者準備懷孕到該院檢查,醫生告知其有宮頸息肉,不切懷不了孕,並承諾手術不用麻藥

但手術中醫生以大出血為由,「誘導」她進行麻醉,疼痛難忍之下,陳女士只能接受。術後的醫院帳單更「醉人」:手術費用高達13000元

當地公立醫院相關人員介紹,宮頸息肉、靜脈麻醉加術前檢查,費用一般2000元左右定州協和醫院收費比一般公立醫院貴6倍。專業人員介紹,宮頸息肉切除術出現大出血「可能性極小」。

無獨有偶,今年4月,另一位患者到定州協和醫院做人流手術,醫生也以出血過多、宮頸糜爛為由增加收費項目,總計花了12000多元,費用遠超其他醫院。

不僅如此,有患者反映定州協和醫院一陳姓醫生,卻以楊姓醫生名義執業,還給患者做手術。經過當地衛計部門調查,楊姓醫生2014年就離開了定州協和醫院,人走證書留下來,醫院就安排無資質人員假借其資質非法行醫

執法人員到醫院調查時,假冒楊醫生的陳醫生又稱「自己其實姓周」,隨後拒不配合調查轉身離開,再不見蹤影。

經過當地調查,定州協和醫院存在非法開展終止妊娠手術、違法發布醫療廣告、編造疾病、術中加價、誘導醫療等違規違法問題

盡管和北京協和醫院沒關係,但記者在現場看到,定州協和醫院在門診大廳高調標識自己是「全國協和品牌連鎖醫院」,貼在大廳牆上的一張全國示意地圖上,北京協和、定州協和都成了「協和系」,地圖最上方,碩大的字寫著「相信品牌的力量」。

醫院竟然還能

▲圖為記者9月28日在定州協和醫院拍攝,該院在醫院大廳展示自己「源自北京協和」。新華社記者 烏夢達 攝

醫院竟然還能

▲圖為記者9月28日在定州協和醫院拍攝,該院在醫院大廳宣稱自己是「全國協和品牌連鎖醫院」。新華社記者 烏夢達 攝

記者調查發現,這些「XX協和」往往盯住「下三路」和「難言之隱」,多主打婦科、男科、皮膚病、人流等。不少患者在「名牌」光環下,進去容易,被「狠宰幾刀」才能出來。

合法「傍名牌」

一個月「XX協和」又增加數十家

醫療資源分布不均,優質資源相對集中於大城市、大醫院,讓「傍名牌」的「山寨醫院」有了可乘之機。

各地不斷湧現的傍名牌醫院,不少是通過當地有關部門註冊的合法醫療機構。

例如,按照國家相關工商管理條例,北京協和醫院不能獨享「協和」二字,只能以「北京協和醫院」六個字為註冊商標,因此,類似定州協和這樣的「XX協和」依然可以註冊經營。

醫院竟然還能

▲圖為記者最近在河南開封拍攝。新華社記者 烏夢達 攝

而這些所謂「協和」醫院即便通過編造疾病、術中加價、誘導醫療等違法獲益,出點事一般也能花錢「私了」。

剛剛被處罰的定州協和醫院,出現的醫療糾紛時過境遷,界定為醫療事故鑒定難度很大,只能按醫療糾紛處理,而按違反廣告法認定的罰金,頂格處置也只有50多萬元,相對於利潤而言,這樣的罰款不痛不癢。

北京協和醫院黨辦主任段文利介紹,他們曾兩次開發布會公布「北京協和」未在各地設置分院等情況,對患者反映的「傍名牌」現象,醫院希望幫助患者鑒別「真假協和」。

但和洶湧而來的「傍名牌」潮相比,這樣的聲音顯然還不夠。

記者檢索發現各地「協和醫院」數量還在增長:從9月19日至10月18日一個月時間,「協和醫院」檢索結果就從1667家增長到1720多家。

  在中國互聯網查找醫院、疾病相關訊息,新華社記者親測,公立醫院的名稱都能造假還買廣告。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