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中國「特供版」確實存在,但美國人不幹了。

Google中國「特供版」確實存在,但美國人不幹了。

本文來源:虎嗅網(微信id:huxiu_com)(中國知名科技媒體)

據 CNBC報導,在周一舉行的《連線》二十五周年峰會上,Google CEO Sundar Pichai側面承認了為中國定制的「特供版 Google」的存在。

這一項目歸屬於 Google 的「Project Dragonfly」,最早於今年夏天由The Intercept 爆出,報導中提到,這項計劃自 2017 年春季以來一直在進行,並在當年 12 月 Sundar Pichai 和中國政府高級官員會面後加速。

在論壇上 Sundar Pichai 承認了這一項目的存在,並表示盡管 Google 為大陸提供的搜尋引擎為「閹割版」,但它依然能滿足 99% 的搜尋需求,屏蔽掉的只是審查部門認為敏感的搜尋結果。

Sundar Pichai 認為,Google 可以提供比中國現有服務(也就是百度了)更優秀的體驗,比如在醫療信息搜尋領域。

他提到了魏則西事件,並表示「這對我們來說很沉重,我們需要在各個條件中取得平衡,而這需要在中國長期的探索」。

  魏則西之死、百度、莆田系醫院事件的始末。

不過他補充道,目前這項計劃還在早期階段,Google 需要不斷尋找在中國市場的運作方式。

Google 「特供版」的消息於今夏傳出,在中美兩國網路上引發了激烈討論,《人民日報》還在 Twitter、Facebook 等平台刊文,表示歡迎 Google 的回歸,前提是遵守中國相關的法律法規。

同時,百度和 Google 過去在中國市場競爭的那檔子事也被翻了出來,李彥宏還專門就此事做出過回應:「有信心再贏一次。」

  人民日報發推特歡迎Google重返中國,前提是遵守中國法律;百度:有信心再贏一次。

或許是「苦百度久矣」,中國網民對 Google 的回歸都十分歡迎,說是翹首以待也不過分。

  因為民粹,喬峰離開中原;慕容復說:如果喬峰回來,我有信心再贏一次。

但在美國則畫風突變,閹割後的搜尋引擎是一個十足的敏感話題。

在The Intercept 的報導中曾提到,該項目信息泄露時,十四家國際人權組織向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發出聯名信,敦促 Google 不要向中國政府提供審查版引擎服務,並要求 Google 公布項目的具體細節。

原因是人權組織認為, Google 此舉是在打壓和監控中國網民的言論自由,侵犯他們的隱私權,

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在看到 Google 計劃幫助中國開發審查版的搜尋引擎的報導後,與另外五名來自兩黨的議員聯名寫信,要求 Google 公司作出解釋。

美國國務院一名官員也表示,強烈反對中國強迫美國公司屏蔽或審查網上內容並以此作為市場準入的條件。

此外,《紐約時報》中文網也報導稱,一千多名 Google 公司員工對公司秘密開發特供版搜尋引擎不滿,稱這項計劃引發了「嚴重的道德問題」,聯名寫信要求公司擴大透明度,以便讓員工了解他們所從事工作的道德後果。

  Google員工正努力保衛Google價值觀,抗拒公司高層的「蜻蜓計劃」-為中國訂做搜尋引擎。

不過至今,Google 也沒有針對這些問題進行過正面回應,只是在不斷用價值觀來打圓場。

在《連線》的論壇上,Sundar Pichai 表示,Google 在任何國家經營,都必須平衡其價值觀 :「為用戶提供信息,保障言論自由和用戶隱私,遵守當地法律」。

在上個月底的一場有關在線隱私的聽證會上,Google 首席隱私官 Keith Enright 也表示,Google 距重返中國也確實還很遙遠,但重返中國將與 Google 「隱私和數據保護」的價值觀一致。

總的來看,目前這一項目還處在早期階段,Google 壓力也很大,需要平衡各方的意見和政策,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變成費力不討好。

最近 Google 受到了很多「價值觀」層面上的指責,外界批評其「不作惡」的口號已經成了一句空話。

不過就在上周,Google 宣布不再參與競標美國國防部價值 100 億美元的雲計算業務合約,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該項目與公司的新道德準則不符。此前,數千名 Google 員工發起了密集的抗議。

來自內部和外部的輿論壓力,依然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 Google 的決策,所以對 Google 返華這事也別太樂觀了,你家大門是打開了,但人家未必能出來。

  為什麼百度的形象一落千丈?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