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菜鳥到大網紅,兩年前她剛在淘寶開店,今年營業目標5個億。

從菜鳥到大網紅,兩年前她剛在淘寶開店,今年營業目標5個億。

▲開淘寶店兩年的泛泛,今年的目標是5個億。

本文來源:賣家(微信id:maijiakan)

作者:張婉婧

編輯:屠雁飛

泛泛是94年的寧波女生。2016年,她和朋友白手起家,合夥開淘寶店。兩年時間,泛泛一路躥升。

從一名普通的幼師畢業生,以火箭速度成為頭部網紅。

微博粉絲從1萬漲到213萬,淘寶店鋪粉絲也猛增至435萬。

剛剛過去的2018年秋季新勢力周,泛泛一路過關斬將,晉級到新勢力周榜單的前十名。跟張大奕、雪梨這樣的頂級網紅站在同一梯隊。

2017年,泛泛的網紅店輕輕鬆松地賣出了兩個億。

對於接下來的雙十一,她躊躇滿志。

泛泛透露,「今年的總銷售額計劃是5個億,已經完成了大半。」

從菜鳥到大網紅,兩年前她剛在淘寶開店,今年營業目標5個億。

今年要賣5個億

去年,泛泛賣出了2個億的銷售額,淘寶店的粉絲數一路飆升到400多萬。

沒有磨皮和濾鏡,有的是各地的人物風景照。在一眾淘寶紅人裡,泛泛的照片顯得有些「特立獨行」。

泛泛說,不是懶得精修照片,這其實是她的一招秘訣。

「除了時刻關注當季流行趨勢外,符合店鋪風格的款式粉絲才會買帳。」

泛泛說,分析客戶群很重要,「我的粉絲大多是20至30歲之間,以90後為主,因此挑款既要參考他們喜歡的風格,也要成為他們的時尚風向標,通過穿搭引導他們去購買。」

從菜鳥到大網紅,兩年前她剛在淘寶開店,今年營業目標5個億。

對於即將上架的重點款,泛泛說,一般至少需要發3條微博左右,「一條發日常,一條做劇透,一條仔細介紹產品,再通過製作短視頻、直播來重點介紹產品,最終的銷量才能有保障。」

「其次,貨期、質量缺一不可,不能拖得太久,也不能因為快丟掉了質量。」泛泛說,重點款往往會通過做優惠活動,以及上新款順豐包郵的形式來銷售,「每一款上新,我們都會安排客服隨機撥打顧客的回訪電話,並贈送小禮物。」

「目前每天的營業額保持在100萬左右。」泛泛說,今年的雙十一提前了2個月做足了準備,「今年的計劃是賣出5個億,目前已經完成了大半。」

4000元本錢開淘寶店

泛泛一下子成了淘寶上的「當紅炸子雞」。然而,很多人都不知道,她的起步僅僅靠了東拼西湊的4000元。

2015年9月,天氣還沒來得及轉涼。泛泛離家出走了。

完成幼師專業的實習,獲得一份體面的工作,本是父母給她的最好安排。而那時,泛泛因為時尚的穿搭風格,在微博上已經有了1萬多名的粉絲。她向父母透露,開一家淘寶店做服裝的想法,遭到了父母的強烈反對。

「孤立無援」的泛泛,拿著實習薪水,跟閨蜜合租了一間短租房,毅然開始了淘寶之路。

1500元的薪水,交了房租,泛泛連吃飯的錢都所剩無幾,更別提進貨。她取出所有積蓄,還跟朋友東拼西湊了4000元,才踏上了去廣州的行程。

第一次去廣州,泛泛和搭檔兩人逛遍了當地最大的四家服裝批發市場。

因為沒有錢,兩人對挑款格外慎重。

「進入一家市場,每一層樓都要重復逛上好幾遍,看中的款式也不敢買,先用手機拍下來,再接著逛第二層。」

從早上9點一直到市場關門,兩人走得筋疲力盡。看中的款式反復進行比對後才交款拿貨。「一般進貨市場都是5件起批,我們一般就只買5件,一點都不敢多買。」

泛泛沒有開淘寶店的經驗,於是在朋友圈發照片賣貨成了創業的「初級形式」。

由於缺乏進貨資金,從廣州帶回寧波的衣服常常賣到斷碼。「我們不敢壓貨,當時也沒有資源做貨,只能賣完了再去檔口補貨。」

「創業之路」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沒貨了,就只能再重新補貨,或者給顧客退錢。「往返廣州來回周期長,檔口有時候也會缺尺碼。」

「不靠譜工廠」讓她虧掉了100多萬

直到2016年年初,第二個「合夥人」軍軍找到了泛泛。

軍軍是開淘寶店的「行家」,2009年就在淘寶上開了女裝店。他找到泛泛時,泛泛已經在微博上積累了6萬多名粉絲。

從菜鳥到大網紅,兩年前她剛在淘寶開店,今年營業目標5個億。

軍軍告訴泛泛,要為泛泛做訂制款,軍軍負責生產鏈,泛泛負責挑款、搭配。

然而,半年時間,泛泛心心念念的訂制款,卻讓她虧了100多萬。

「2016年年初,做的一個款式色差比較大,這樣的貨根本發不出去,只能上微博和粉絲道歉,已經購買的顧客就一個個打電話聯繫退貨。」

泛泛無奈地說,像這樣的「幺蛾子」出了不止一次,做貨以來,一直都是「事故高發期」。

泛泛回憶,一件加絨款衛衣因為工廠偷工減料質量大打折扣。粉絲穿了一次後就開始瘋掉絨,結果是滿螢幕的差評。

「貨做了五六百件,第一批賣了有300件左右。」無奈之下,泛泛和合夥人只能把這一批貨全部作廢,「一款衛衣就虧了十幾萬。」

泛泛心痛不已卻又無可奈何。

「那會兒經常拆東牆補西牆,訂制款賣不動不賺錢,全靠賣檔口貨賺的錢支撐著。」

這樣摸爬滾打了大半年,在選擇供應鏈上,泛泛交足了學費。終於,她慢慢地摸索出了一些經驗。

根據服裝的款式和分類,泛泛專門找了相對應的大工廠才解決了這個問題。

「每個月的生產量、質量等都要達到我們標準,我們才會和他們合作,目前我們的供應商有6家。」

帶著粉絲,在淘寶上「旅行」

虧損了半年後,2016年7月,泛泛帶著新款去了西北旅行。

「新款是順便帶去的。」泛泛笑卻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

當天,泛泛像以往一樣,在微博上更新著旅行的日常。除了風景照,粉絲的關注點卻聚焦在了一件衛衣上。

「關於那件衛衣的微博,有超過100條的留言,回去後,上新當天就賣了800多件,這在那時候,已經算是一個大爆款了。」

從菜鳥到大網紅,兩年前她剛在淘寶開店,今年營業目標5個億。

有了這次的成功經驗,泛泛和合夥人不斷地為產品分析總結,選款風格上也越來越精準。

「後來發現,我就是特別適合賣簡約的,性冷淡風的款式。」

也是從這時候開始,淘寶店的「訂制款」銷量慢慢爬升。

泛泛說不清,到底是因為西北的風景烘托了服裝,還是她的簡約風格獲得了粉絲的認可。

於是,找小眾的地方旅行成了泛泛工作的一部分。

「每次都帶著旅拍的心情拍攝新款,給大家看衣服的同時,也帶他們看風景,讓粉絲們在淘寶上‘旅行’。」

泛泛說,即使是到了韓國、日本這些來往頻繁的國家和城市,每一次她都會重新做「旅行攻略」,通過各種社交軟件挖掘小眾、好玩的地方去拍照。

這樣堅持了一年多,去年雙十二,泛泛終於「火」了。

雙十二前夕,泛泛帶著一款多色羽絨服去了濟州島。

根據攻略,泛泛和團隊的小夥伴一起到了一座山腳下,「山上有一個蘆葦坡,羽絨服和蘆葦的顏色特別配。」

從菜鳥到大網紅,兩年前她剛在淘寶開店,今年營業目標5個億。

刺骨的北風呼呼灌進衣袖和領口,幾人打了退堂鼓。

「當時的風感覺幾乎要把人吹倒了,我們掙扎了一會兒,但來都來了,我就堅持要上去。」

結果照片出來的效果很好,上新第一天就賣爆了,「雙十二那天賣了10000多件。」

-END-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