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本文來源:網易浪潮工作室(微信id:WelleStudio163)

作者:秋意寒

2018年,蘋果CEO庫克在一年一度的“科技春晚”上宣布,“我們有了一項令人興奮的新功能:雙卡雙待”。

面對老外的一臉懵懂,他不得不專門解釋它是什麼,為什麼對中國買家很重要。

雙卡雙待,中國人再熟悉不過。

這項從深圳華強北“一米台”走向全世界的技術,早已靠“超長待機,雙卡雙待”的山寨機,深入每個中國人的靈魂。

沒想到,十五年後的今天,售價逾萬的蘋果新機竟然“抄了”一把國產山寨機。

從華強北到美利堅,這是雙卡雙待的光榮之路,更是中國人民用鈔票鋪出的星光大道。

所以到底為什麼,中國人對雙卡雙待愛得深沉?

華強北走出的中國製造

關於雙卡雙待的故事,還得從中國的電子魔幻之地華強北說起。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空中鳥瞰改造中的中國電子第一街深圳華強北路/ 視覺中國

1980年,在以電子為核心的大型國企華強集團的北面,有一條九百米的小路,聚集起了全國各地來淘金的小販,倒賣手機是華強北原本的主業。

2000年“不死鳥”的諾基亞3310上市,下市前賣出1.36億台,圍起來能繞地球半圈。

賣手機不如做手機,華強北人嗅出了商機。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華強北的一家山寨手機大賣場,每家店櫃檯上的手機盒都高高堆起/ 視覺中國

手機怎麼做?用過國產機的都知道,當然是“抄”。

2003年,台灣聯發科就是現在oppo和vivo手機的芯片廠商之一,突破了諾基亞們的技術壁壘。

它不僅提供一塊芯片,還提供一整套集成通信基帶、藍牙、攝像頭等模塊的解決方案,只需增加不同的元器件和外殼,就能組裝出成品手機。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2004年11月16日,寧波年產2000萬台波導手機的生產線一角/ 視覺中國

借助聯發科,華強北的創造力突破了世界的想像。

你可能不記得山寨機中的戰鬥機波導,也不記得尼彩手機如何靠399的低價挽救了無數年輕人的腎,但你一定熟悉那個讓你在廣告間隙看電視劇的男人,他時而低沉、時而磅礴的播音腔在你童年回憶裡久久迴盪:

“只要888,雙卡雙待帶回家”。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2003年12月1日,長春市民在長百大樓波導手機專櫃前/ 視覺中國

那麼為什麼,山寨機眼花撩亂的功能裡,唯有雙卡雙待活了下來並且成功蛻變?

首先,當時的手機漫遊費非常貴。

20世紀90年代,東部經濟發達,用手機的人多,通信資費分攤下來成本更低。

西部用戶少,收不抵支,於是建立了一個類似於買路費的漫遊制度,東部往西部打電話的時候要給西部運營商交點錢,相當於遠程扶貧了。

1994年開始,中國移動電話跨地區使用需收取每分鐘0.6元的漫遊費,每分鐘話費是0.4元,每打一分鐘就是一塊錢落地。

當時中國城鎮職工一個月的平均工資,才375元。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2007年,南京街頭中國移動的促銷廣告上,還能看到打長途不同價的漫遊費/ 視覺中國

事實上,所謂的跨地漫遊費用,從通信技術上,低到可以忽略不計。

2008年,信息產業部和發改委公佈的報告稱,國內漫遊通話成本約為0.0485元/分鐘,不足5分錢。

運營商收費的原因無非為了利潤。工信部數據顯示,2012年,中國移動漫遊費收入累計達718.5億元,佔收入比重基本穩定在8%至10%。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額外再買一張商旅卡,插進雙卡雙待的手機,是很多商務人士的無奈選擇/ 視覺中國

對手機用戶來說,與其交漫遊費,不如在常往來的城市多辦一張電話卡。

無數在外上學的大學生經歷著家裡一個號,學校一個號的生活;無數出差在外的社會人有過“先挂機了,話費很貴”的經歷。

一個手機兩張卡,中國移動號發短信便宜,一個中國聯通號打電話划算,把它們插進同一手機的需求也就愈發旺盛,雙卡雙待就這樣成為了中國人的標配。

省錢,是中國人迷戀雙卡雙待最重要的理由。

想要一個三卡三待

或許,看到這裡,你已經快失去耐心了。

因為對很多年輕人來說,漫遊費早就遙遠了。

我們經歷的是互聯網智能手機時代,和高貴的流量費比起來,漫遊費真的不值一提。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其實,雙卡雙待的需求一直沒有消失,甚至更旺盛了,也與流量費和運營商雲波詭譎的競爭密切相關。

在電信業務上,中國移動是那隻“最早起的鳥兒”。

1987年,中國聯通成立之前,全中國頭幾批用手機的都是且只能是中國移動的客戶,直到2009年,依然保持著72%的市場佔有率,成為中國電信業當之無愧的巨頭。

2009年,3G網絡橫空出世,你被大街小巷的3G廣告包圍了,左邊是中國電信廣告“買3G選天翼,好玩好用好便宜”,右邊是中國聯通標語“真3G,就選沃”,電信業重新洗牌。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2004年9月05日,上海街道上一中國電信天翼通的廣告/ 視覺中國

用了10年“139”的你嫌換號麻煩,最後去中國移動升級了套餐,沒想到中國移動是個假的3G。

這都是通信牌照惹的禍。

通信牌是工信部發放的業務經營許可,3G牌照有三等,從好到壞依次是WCDMA、CDMA、TD-SCDMA,拿到哪一種牌照直接關係到3G通話質量與網絡速度,也就是用戶體驗。

最後,中國聯通拿到第一等的WCDMA,技術最為成熟、應用最為廣泛;中國電信次之,拿到CDMA,也經過了國際認證;而中國移動拿到了最爛的牌——TD-SCDMA,一張沒有獨立組網、沒有產業鏈、沒有技術支持的三無國產牌照。

表面上是自主創新,建立國產信號頻段,實際上是研發TD-SCDMA的大唐集團資金短缺,找風頭最勁的中國移動當了接盤俠。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2009年中國聯通WCDMA在寧波試商用,廣告上主打的就是網速快/ 視覺中國

但3G拼的就是網速。

中國聯通的WCDMA帶寬可達21兆/秒,是中國電信的2倍,中國移動的5倍。

中國移動的網速對比2G時代壓根兒沒有什麼進步,用戶們都是用腳投票。

加上iPhone 4發售,聯通電信迅速推出了合約機計劃,又搶走了一波。

此時的中國移動卻因為蘋果使用的高通芯片不支持TD-SCDMA,無法進入高端合約機市場,只能暫時與國產“中華酷聯”(中興華為聯想酷派)合作。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小靈通就是最早的合約機,充話費送手機,但必須用滿合約期不能換號碼/ 視覺中國

老號不想丟,但網速實在慢,很多人買了第二張專門上網的電話卡,甚至第二部手機。雙卡雙待依然有市場。

中國移動也不是傻子,接盤的時候就知道TD-SCDMA是個“扶不起的阿斗”。

在聯通電信拓展3G業務不亦樂乎的時候,2013年搶到了第一個4G牌照,以84%的市場份額獨占鰲頭。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2015年2月份才獲得4G的FDD-LTE牌照。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2013年12月6日,河南洛陽,市民在4G廣告牌前/ 視覺中國

成也3G敗也3G,上一次升級搶過來的客戶又悉數回到了中國移動的麾下。

在聯通移動鏖戰之時,中國電信的殺出重圍的辦法是“綁手機、辦寬帶”,也就是它老本行撥號上網。

熟悉這項業務的同學,一定還記得“撥號連接錯誤”的死亡提示,和身後無時不刻不想拔網線的老媽。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此刻,你想要網上沖浪速度再快一點,最好的辦法就是再買一個中國電信號碼。

就這樣,你買了第三張電話卡,並對天發問:什麼時候能給我一個三卡三待的手機?

抱歉,我們無法攜號轉網

庫克拒絕了你,並給了你一款雙卡雙待。

注意,雙卡雙待這項功能是給中國人定制的。那麼,為什麼偏偏中國人一人要用兩張卡,外國人卻不需要呢?

問題的關鍵在於,他們可以不換號碼的前提下,換運營商,術語叫做攜號轉網。在節約號碼資源的同時,也省得顧客頻繁更換號碼。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2003年11月24日,美國電信對於移動通訊的新規定開始生效,美國手機用戶從現在開始可以在換移動通信公司的同時保留他們原來的號碼/ 視覺中國GettyImages

目前已有七十餘個國家和地區實現攜號轉網,中國移動電話普及率在2015年就已達95.5%,可攜號轉網始終是風聲大雨點小。

2010年,中國開始在天津和海南試點攜號轉網,截止2011年5月,兩地共計50萬人提出申請,僅有48327人成功,成功率不足10%。而香港的攜號轉網成功率平均在95%以上,形成了巨大的差距。

中國運營商無法實現攜號轉網,是技術原因麼?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顯然不是。技術上的攜號轉網,也就是運營商願不願意多添加幾個網元的事兒。

先來了解一下正常打電話的過程,總共三步:收到信號——查驗身份——返回信號。一個電話打出去,首先經過基站到達一個總控中心,在這裡分析一下信號。

然後到達下一站,移動通信交換中心,相當於海關。

在這裡要對撥出號碼進行一番“安檢”,先去第一關VLR,這裡有個動態數據中心,會檢索你的手機開通的業務能不能打這個電話,比如說漫遊、歸屬地等等。

要是VLR沒有足夠信息,那就去HLR查詢一下,這個數據庫相當於全國戶口本數據庫,都是開戶時的用戶信息。

要是找到了,條件符合了,那信號就可以傳輸出去,電話就這樣撥通了。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那麼,攜號轉網給運營商添了什麼麻煩呢?

運營商要做的其實很簡單,就是在“號碼安檢”那一步,擴大一下VLR和HLR兩個數據中心,在號碼前面加上代表運營商的新標記,增加一下用戶信息,方便找到號碼的新地址。

也就是說,從技術上看,甚至不需要研發新設備,所做的無非是擴大網絡規模。

其次,攜號轉網的通話流程相較於常規的通話流程,僅僅是多了對主叫用戶和被叫用戶攜帶信息的判斷和相應的轉接處理,而這在技術上並不存在實現難度。

因此,攜號轉網難以推進的根本,還是在於碰了運營商們利益的蛋糕。

工信部的攜號轉網試運行報告顯示,轉網申請失敗的最多原因是運營商與用戶有簽約協議,簽約未滿而被拒絕的佔據60%。

移動神州行,聯通合約機,電信天翼套餐各出奇招,鑽合約內用戶無法轉網的空子,開始了一波瘋狂推銷,用簽約綁定客戶,硬是讓你逃不出運營商的手掌心。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2004年1月5日,購買手機一年後可以按原價現金退機的宣傳海報/ 視覺中國

漫遊貴、競爭亂、轉網難,中國人對雙卡雙待的愛不過是一種無奈的妥協。

畢竟要是能用一個號碼享受到完整的服務,實惠的套餐,谁愿意每天在切換號碼上浪費時間呢?

  中國大陸「史上最嚴」電話實名制,以前路邊選號的時代結束了。
  中國移動、聯通7月1日起取消流量漫遊費,境外業務將成新戰場。
  輪迴:中國電子業風向標【深圳的華強北】,賣手機少了,賣水果多了。

參考文獻

[1]成寧. (2013). 國內電信運營商市場發展競爭策略研究(Master’s thesis, 天津大學).

[2]杜碧玉. (2007). 關於我國取消移動漫遊費合理性的探討. 通信世界, (45A), 20-22.

[3]孫立. (2011). 基於MTK 雙模三卡手機通話模塊的研究與應用(Master’s thesis, 太原理工大學).

[4]王林. (2015). 移動互聯環境下攜號轉網對電信運營商競爭影響的博弈分析 (Master’s thesis, 南昌大學).

[5]徐愛東. (2010). 攜號轉網對移動通訊運營商競爭與合作的影響研究 (Doctoral dissertation, 重慶大學).

[6]張君. (2009). 中國電信運營商的競爭與發展策略研究 (Doctoral dissertation, 武漢: 華中科技大學).

[7]劉佳. (2016). 電信業務市場競爭博弈過程解析及其複雜性研究 (Doctoral dissertation, 吉林: 吉林大學).

[8]姚海鑫, & 王倩倩. (2012). 我國移動通信市場運營商之間的階段性競爭博弈分析. 遼寧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1), 84-92.

[9]袁冬梅. (2018). 手機漫遊費全面取消的因素分析及策略——基於價格歧視視角. 發展改革理論與實踐, (2), 40-42.

[10]韋廣林.(2015). 移動網號碼攜帶相關技術方案淺析.郵電設計技術, (11):73-78.

[11]扒一扒手機漫遊費的黑歷史.網易新聞.

[12]覃敏.(2014).TD式創新.財新周刊.

中國人為什麼痴迷「雙卡雙待」?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