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本文來源:看道

微信id:candotv

1.

A Hero Born: Legends of the Condor Heros

翻譯過來就是中國名著

《射雕英雄傳:英雄的誕生》,

這本撼動中文世界的武俠鉅作,

半個多世紀以來卻在西方籍籍無名,

一直到2018年,

才被瑞典姑娘郝玉青出版了

這本《A Hero Born》。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而為了這本英文譯本,

她花了近6年的時間,

才將這座瑰寶引入到西方世界。

不過令人好奇的是,

看過金庸武俠世界的外國朋友們

感覺如何呢?

想必大家都知道金庸在中國的影響力,

梅超風的九陰白骨爪,

洪七公的打狗棒法,

郭靖的降龍十八掌,

一招一式大家記憶猶新,

然而,對於西方的朋友來說,

作品內容太過深奧,

還有難以理解的東方文化背景。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所以由中翻英的過程,

也難壞了眾多譯者。

僅僅“江湖”一詞,

都不知如何翻譯的更好。

更別說那麼多人物的綽號與招勢,

有的也只能生硬的直譯,

比如“降龍十八掌”,

被翻譯成“打敗龍的18次手掌攻擊”

(the 18 palm attacks to defeat dragons)

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

被翻譯成“東巫師、西巫師、南方皇帝、

北方乞丐、中心魔法師”。

“鹿鼎記”,被翻譯成“鹿和大鍋”,

(The deer and the cauldron)… …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在中國人看來這些啼笑皆非的翻譯,

即便外國人看,

也還是難以理解其中的奧妙,

只有那些對中國文化感興趣的外國人

才能讀得下去,

而且通篇猶如學習課本一般

需要死記硬背。

拋開人物關係與各派武功,

書中還包括了中國哲學、佛教、

道教、詩詞文化,

想找到外文中的同意替換也是難度重重,

即便找到了對於外國人來說也晦澀難懂。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所以,

能堅持看完《射雕》三部曲的外國人,

也不得不佩服他頑強的學習精神。

2.

由此,可以想像的到,

幾乎沒有人能將真正的金庸武俠世界呈現給外國人。

時光荏苒,儘管多方努力,金庸作品也只出版過三本譯本,

分別是1993年,由香港城市大學教授Olivia Mok翻譯的《雪山飛狐》;

1997年由英國漢學家John Minford翻譯的《鹿鼎記》,

以及2004年,由英國記者、作家Graham Earnshaw翻譯的《書劍恩仇錄》。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雖然這三本首先進入西方世界,

但裡面的內容並沒有走進大眾眼簾,

儘管各方評價都很好,

但銷量卻不盡如人意。

本來還計劃繼續翻譯《射雕》

的Minford教授,

也不得不暫時擱淺了這個項目,

此後多年,

金庸武俠世界再度在西方沉寂。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一直到6、7年前,

英語大眾閱讀世界的Peter Buckman,

在一次偶然的搜索下發現了金庸,

他是全球最暢銷作家前五名,

為什麼自己卻從來沒聽說過?

本以為是不是自己孤陋寡聞,

Peter隨即又詢問了

整個英國出版界的朋友,

結果幾乎所有人對這位全球暢銷作家一無所知。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這般受歡迎的作家,

怎麼可能到現在沒有暢銷的英文譯本呢?

作為一個出版界的大亨,

Peter認為非常有必要了解一下其中奧秘。

於是,經過一番調查之後,

他終於知道在翻譯上存在相當大的難度,

為此,

他找到了住在台灣研究漢語的英國學者

郝玉青(Anna Holmwood)。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郝玉青的父親是英國人,

母親是瑞典人,

丈夫是台灣人。

本科時,她曾在牛津大學讀歷史,

2005年暑假,

她偶然參加了一個中國遊學項目,

2個月的時間走遍大江南北,

從此一發不收拾的愛上了

中國山水、東方文化。

到最後離別的時候,

她滿腦子只剩下一個想法,

那就是學中文。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後來,回到牛津大學後,

她轉選攻讀當代中國研究方向的碩士,

並開始學習中文,

此後還在北京大學、台灣師範大學做過交換生,

畢業後一心致力於

將東方著作引入西方世界。

所以,

郝玉青很早以前就想將這部武俠鉅作

帶入西方世界,

她與Peter的想法不謀而合,

兩人很快就達成了共識。

3.

2012年開始,

郝玉青開始翻譯金庸的作品。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她很清楚自己面對的是一個翻譯量巨大、

極其艱鉅的任務,

但她更明白的是,這樣一部經典著作,

不光是激烈的武俠恩怨,

更包含著全世界共通的主題:愛與正義。

每一個英雄人物都曾迷失過,

他們都有缺點,衝動、易怒,

被仇恨蒙蔽雙眼,

但經歷過愛與恨,成長與毀滅,

得到與失去後,

才發現最珍貴的總是最初擁有的,

卻不曾珍惜過的東西。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也就如同,這次譯本的重重困難,

以及之後所面臨的各界質疑與壓力,

但郝玉青知道,

這就是她的熱愛,以及她所珍視的東西。

郝玉青說,相比正統文學,

自己更喜歡在充滿想像力的作品,

這也是她後來迷上金庸,

武俠小說的重要原因。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待到譯本完成後,

郝玉青帶著《射雕》樣章,

來到Peter與幾位英國出版界大人物面前,

其中,

有一位名叫

ChristopherMacLehose的大亨,

在拜讀之後產生出強烈的興趣,

並最終獲得了版權。

2017年,Christopher宣布:

將在未來的12年裡,以一年一本的速度,

開啟《射雕》系列的、總共12卷的出版!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所以,我們才看到了2018年出版的

《射雕英雄傳:英雄的誕生》。

  《射雕英雄傳》英譯本全球發行,第一卷封面文案是「英雄誕生」。

那麼這次武俠世界,

在西方是否同以前一樣籍籍無名呢?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這部譯本《射雕》獲得了

前所未有的市場反應,

在英國市場也摘得不錯的成績,

金庸武俠世界終於打開了全世界的大門!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除了銷量好以外,

整體外國讀者的評價也很好,

在亞馬遜上,

有超過71%的人打了4星。

4.

然而,

好的一方面是大家的關注度節節攀升,

但另一方面的壞處是,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質疑郝玉青的翻譯。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比如,質疑最多的人物名稱,

像以往對於中國小說的翻譯都是用拼音,

黃蓉會翻譯成HUANG RONG ,

但是這次郝玉青卻採用了意譯的方式,

黃蓉就變成了Lotus Huang。

Lotus是蓮花的意思,

要是這樣理解,

在外國人眼中,

黃蓉豈不變成了“黃蓮花”。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類似的還有,CycloneMei 旋風梅,(梅旋風);

HurricaneChen,颶風陳(陳玄風)

KeZhen\’e, Suppressor of Evil,邪惡的鎮壓者(飛天蝙蝠柯鎮惡);

TheEastern Heretic Apothecary Huang;東方異教徒藥劑師黃(東邪黃藥師)

NineYin Skeleton Claw,九陰骷髏爪,(九陰白骨爪)

乍看之下,

也的確讓很多中國人感到彆扭,

但郝玉青也有自己的解釋,

畢竟這部作品是帶給西方讀者,

若是按常規拼音翻譯,

只會看起來非常平淡,毫無特色,

乃至使讀者感受不到其中的含義。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她只是希望將自己理解的世界,

原著中充滿個性的名字,

盡可能完全的展示給讀者。

所以,如果了解了郝玉青的初衷,

很多中國人也能夠理解,

畢竟當我們看外國讀物時,

也會被外國人的名字繞暈,

但若每個人有一個綽號時,

就比較容易留下深刻的印象。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另外,還有一點質疑的地方,

就是郝玉青為《射雕》寫的廣告詞:

《射雕》就是中國的《指環王》。

於是,

很多看過書的人都覺得有些不合適。

還有很多期待讀到《指環王》

類似故事的讀者表示,

讀完後發現兩本故事差別很大。

但是郝玉青卻認為,

這種說法可以很迅速地讓外國讀者

了解到這本書的地位和類型。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不過,也的確如此,

很多讀者在看了廣告詞後,

被吸引打開了書籍,

結果卻意外發現了另一個嶄新的世界,

深深的被內容吸引。

儘管兩部書籍故事差距較大,

但讀完《射雕》的外國讀者,

都感到熱血、興奮,

從某種程度來講,

這部譯本還是大獲成功的。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如今,

已有很多忠實粉絲正等待著

2019年1月出版的《射雕》第二卷,

金庸武俠世界的影響力也在不斷擴大。

更值得注意的是,

《射雕》第一卷翻譯完成後,

陸陸續續德國、意大利、西拔牙、芬蘭、

巴西、葡萄牙、美國的出版商

也紛紛加入陣營準備再版,

甚至連好萊塢也通過英文版《射雕》,

對金庸系列電影產生了興趣。

金庸武俠在歐美,都怎麼翻譯的?

曾幾何時,

都是西方小說引進中國市場,翻拍電影。

這一次,我們讓西方另眼相看,

讓一大批西方學者傾盡一切,

只為了將宏大的東方世界傳遞給全世界。

而今,東方文化還在繼續擴大… …

  中文世界歷久不衰的「霸道總裁」文學,正在歐美市場攻城掠地?
  中國網路文學在歐美逐漸走紅?澎湃新聞採訪了背後推手「民間翻譯組」。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