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美國對華加徵關稅非短期,即使川普沒有連任,可能也不會改變

華爾街日報:美國對華加徵關稅非短期,即使川普沒有連任,可能也不會改變

本文來源:《華爾街日報中文網》官方微博

記者:Bob Davis

儘管美國與加拿大、墨西哥、韓國以及歐盟等盟友的貿易談判正在取得進展,但與中國的貿易爭端似乎越來越棘手,這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互徵關稅的舉措可能會存在數年。

在與其他經濟體的貿易爭端中,特朗普(Donald Trump)以關稅作為達成協議的籌碼。

特朗普誇口說,威脅徵收汽車關稅幫助說服加拿大和墨西哥作出讓步,與美國磋商新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他10月1日在玫瑰園(Rose Garden)發表講話稱:“如果沒有關稅,我們將無法談判新協議。”

但中國的情況不同。關稅不僅是美國的談判策略,還是施壓中國改變經濟扶植方式的手段。

特朗普貿易團隊認為,美國公司需要保護,才能免受中國掠奪性政策的傷害。

特朗普表示,中國政府迫使美國公司轉讓技術,並對中國公司進行補貼、助其在全球擴張。

特朗普政府內支持貿易戰的人士認為,用關稅來增加在華企業的出口成本,將促使外國公司把專業技術轉移出中國。

這並非短期戰略。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上個月稱:“我們已經改變了遊戲規則。關稅措施已經就位,如果對方繼續迫使企業轉移知識產權,總統不會任憑事態發展下去。”

2017年美國從中國進口了5,050億美元商品,目前已有約一半被徵收關稅。特朗普威脅稱另一半也難逃關稅大棒。

今年上半年,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及其盟友試圖與中方達成協議,將主要目標放在中國購買更多美國商品上。

這一派認為,這樣做有助於化解特朗普對美中大約3,750億美元貿易逆差的不滿。但特朗普拒絕了中方的建議,不支持姆努欽和中方商談協議,反而力挺萊特希澤在貿易戰中的強硬立場。

特朗普計劃在11月底的布宜諾斯艾利斯二十國集團(Group of 20)領導人峰會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執行副總裁薄邁倫(Myron Brilliant)表示,如果屆時兩位領導人未達成協議,那意味著美國將按計劃把針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稅率從10%上調至25%。

這也可能促使特朗普按他此前所威脅的那樣,對另外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當然也可能在此次會面前他就已經這麼做了。

一些華爾街分析師已表示,貿易戰不會對經濟產生太大影響。

摩根大通(JPMorgan)分析師Jesse Edgerton將關稅比作稅負。對5,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將帶來1,250億美元成本。其中一些成本將被中國出口商消化,還有一部分將由美國進口商和美國消費者承擔。

摩根大通認為,對於美國這個規模為20萬億美元的經濟體來說,關稅的影響應會處於可控範圍。

摩根大通預計,關稅僅會對美國2019年經濟增長帶來0.1個百分點的拖累,對中國2019年經濟增長帶來0.3個百分點的拖累。

摩根大通還預計,中國將通過刺激國內經濟並讓人民幣貶值加以應對。

也有人認為關稅措施的影響可能更加深遠。

瑞銀(UBS)分析師Seth Carpenter稱,關稅將重創美國製造業,尤其是那些依靠從中國獲得零部件,同時又將中國作為出口目的地的公司。他表示,貿易戰長時間延續的話,可能使美國陷入衰退。

貿易戰時間拉長,還將迫使外國公司重新考慮全球供應安排,這會使利潤受到侵蝕。

出席華盛頓會議的與會者表示,國際商業機器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IBM, 簡稱IBM) 8月份告知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如果貿易爭端未來幾個月無法化解,該公司可能不得不將生產轉移出中國。

其他一些公司也在考慮調整中國業務,把在中國開展的工作轉到美國之外的其他國家,這也將造成成本上升。

瑞銀中國分析師汪濤稱,對中國來說,潛在的投資損失將是貿易戰帶來的更嚴重影響。這也是白宮希望看到的。特朗普政府官員已經將上海股市年初以來下挫16%的走勢,視為其正在取得勝利的一個跡象。

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中國問題專家Derek Scissors稱,關稅帶有慣性。一旦實施關稅,企業和國家最終都將通過調整投資和政策來加以適應。取消關稅將使貿易體繫再度作出調整。

Scissors預計,就算特朗普在2020年大選中落敗,已經實施的關稅可能也不會取消。

Scissors表示,兩黨都是反對中國的,這就是保護主義運作的方式。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