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的杠精、屁精和姨媽精

本文來源:六神磊磊讀金庸(微信id:dujinyong6)

作者:六神磊磊

今天我們繼續聊金庸。

金庸的江湖上有一種現象,很有意思的,和我們現在朋友圈裡很像,就是有一些人,總是「假裝有觀點」,亂帶節奏。

他們本來明明是沒有什麼原則、沒有是非觀念,也沒有什麼思考能力的,但是為了種種目的,他們會拿著擴音器,出現在人群裡亂喊,假裝很有立場、很入戲。

而且他們最喜歡道德話題,因為道德話題沒有門檻,容易煽動人。

一會兒感慨世道變壞,一會兒扮演義憤填膺,一會兒說誰誰不殺不足以平民憤,大聲亂喊帶節奏。

你看看金庸小說就會發現,這種人特別多,不是一個兩個,是成群結隊,漫山遍野。

一般來說,江湖上「假裝有觀點」的人大致可以分為三種。

第一種叫做杠精。這很好懂,比如桃谷六仙。

  論【杠精】,中國互聯網的公害。

桃谷六仙這六兄弟的腦筋很秀逗,他們是沒有什麼觀點,也沒有什麼思維能力的。可是他們偏偏有個毛病,特別迷戀說話帶節奏。

怎麼帶呢?就是杠。你說火鍋很好吃,他就要說那也不對啊火鍋底料就不好吃。你說便便很臭,他就要說那也不對啊屎殼螂就覺得便便很香。

你看他們怎麼扛的,感受一下:

桃實仙道:「他明明沒死,你怎麼說打死了他?」

桃花仙道:「我不是說一定死,我是說:或許會死。」

桃實仙道:「他既然活轉,就不能再說’或許會死’。」

桃花仙道:「我說都說了,你待怎樣?」

桃實仙道:「那就證明你眼光不對,也可說你根本沒有眼光。」

桃花仙道:「你既有眼光,知道他決計死不了,剛才又為甚麼唉聲嘆氣,滿臉愁容?」

桃實仙道:「第一,我剛才唉聲嘆氣,不是擔心他死,是擔心小尼姑見了他這等模樣之後,為他擔心。第二,……」

(省略500字)

就是這種風格。

這是屬於「假裝有觀點」的第一種人。他們自己沒有一個基本的價值觀,沒有一個基本的原則,唯一會的就是杠。

除了杠精之外,第二種「假裝有觀點」的人,叫做屁精。

這個也很好懂。屁精也是根本沒有立場、沒有觀點的,但他們不是杠,而是一切以拍馬屁為準。他猜測上級是什麼觀點,就假裝自己是什麼觀點。

比如他是牛家村村民,那就每天猜村長想什麼,然後亂發言、亂帶節奏,借機拍馬屁,表忠心。

如果村長鼓勵大家爬樹,他就跳出來證明爬樹可以治癌症,可以壯陽,猿變成人就是因為爬樹。

改天村長鼓勵大家走路,他就又證明走路可以治癌症,可以壯陽,猿變成人就是因為走路走的,絕對不是因為爬樹,爬樹的都要退場。

有時候上級明明可能沒這個意思,屁精都要亂猜、自己亂帶節奏,上級說種竹子,他沒聽清楚就跳出來鼓吹種桔子,生怕自己落後了,讓別人把馬屁拍在了自己前面。

金庸江湖上就有很多這樣的屁精。比如《鹿鼎記》里有一個吳之榮,是揚州的知府,就是一個典型。

韋小寶隨口說芍藥可以喂馬,吳之榮就猛拍大腿說對!對!韋爵爺太英明了,《本草綱目》就有云……《黃帝內經》就有云……馬吃了芍藥真的可以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屙出的尿都是紅毛藥酒。

以上兩種精,杠精、屁精,都是古老的生物,不算新鮮的。比較新鮮的是第三種,姨媽精。

為什麼叫姨媽精呢?因為姨媽巾專吸流量。這些人就專門吸流量。

他們和前兩種精一樣,也是沒有什麼深度思考能力,也沒有什麼立場和觀點的,他們也是假裝有觀點。

但和屁精相反的是,屁精是向上看,猜上面村長怎麼想主任怎麼想,是鼓勵爬樹還是鼓勵下樹,然後假裝有觀點,猛帶節奏。

姨媽精不同,他們是向下看,因為流量在下面,在人群的底層。

姨媽精像是盤旋在草原上空的食腐動物,專看底層廣大的烏合之眾會怎麼想,然後左右權衡:哪頭的流量大?煽動效果強?然後就選擇撲哪一邊。

一個熱點發生了,該「憤怒」還是該「寬恕」?該說「不哭,小仙女站起來還!」是該說「摔得好,不職業就沒有尊重」?大佬入坑了,該陰謀論說大佬是被陷害的,還是該譴責有錢人為富不仁?抗議性侵的事兒發生了,是站豬蹄男的那頭還是站METOO女的那頭?

經過三分鐘緊張權衡,姨媽精選好了屁股坐哪一邊了,立刻脫衣赤膊上陣,咣咣地攢出文來。

這些文都有一個顯著特點——像地溝油館子做的菜,大把地加雞精味精調味粉論,比如什麼煽情的動圖之類,什麼比爾蓋茨巴菲特佐伯格的雞湯故事,然後發送,期待著流量像姨媽一樣洶湧而來。

之前說了,杠精、屁精都是古老的物種。而姨媽精的成批大量湧現,是一種新的現象。

過去是沒有那麼多姨媽精的,因為底層的流量不值錢。去論壇上煽動一把傻人能圖個什麼?遠不如當屁精回報率大。

近些年,流量忽然值錢了,當姨媽精比當屁精還爽,沒有門檻,收益還高。所以這些精怪就大量湧現,地溝油文章像流水線一樣源源不斷生產出來。

金庸小說里,有這樣的姨媽精嗎?當然也有的。

比如遊坦之。

一個沒文化、沒三觀、沒立場的無腦屁孩,卻站到群豪面前,大義凜然講話,煽動底層人群,收割流量:

「各位!我大宋正面臨危難局面!南有遼國,西有吐蕃,北有大理(他說反了),四夷虎視眈眈,這個……這個……眼下國勢脆弱,大夥兒必須協力同心,才能外抗強敵,內除奸人!所以我主張……我倡議……一定要反對……一定要警惕……各位,不要辜負時代啊!」

他這麼一說,書上說,「群雄都道:不錯!不錯!」

可能紛紛點讚:

「遊坦之還是那個遊坦之!沒有讓我們失望!」

「正氣!一腔熱血!喜歡你!」

閱讀原文

▼六神磊磊前陣子有篇文很火:

  【中國官場生存學】「學長你好大的官威」事件技術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