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國產手機越來越貴?

為什麼中國國產手機越來越貴?

本文來源:界面新聞(微信id:wowjiemian)

記者:饒文怡、陸柯言

2011年8月16日對小米來說是個重要的日子。這天,雷軍在北京798藝術園區喊出了「為發燒而生」的口號,並宣布小米1定價1999元。

這是小米發布的第一款智慧型手機。在彼時的中國智慧型手機市場,同等配置的手機幾乎都要價3000以上,1999元的定價對消費者來說吸引力十足。

從此以後,這個充滿誘惑力的價格幾乎成為了小米數字系列定價的標誌。2013年,小米還趁熱打鐵地推出了第一款紅米手機,起售價低至799元。

直到2017年,2499元的小米6橫空出世,小米1999元的價格傳統才被打破。今年,小米最新的一款數字系列旗艦機——小米8起售價定為2699元,「1」字頭的價格在小米旗艦型手機中已成為歷史。

悄悄漲價的不止是小米。

曾經憑藉高性價比與國外品牌廝殺的國產手機品牌,正紛紛撕下「平價」標籤,向中高端市場進軍。

OPPO在上個月發布的 R17售價3199元起,比半年前發布的R15貴了500元;vivo X23起售價為3198元,比其同系列的X21高出200元。

根據國際數據公司IDC數據,2018年第二季度中國智能機市場整體平均單價同比漲幅達15.0%,另一家數據調研公司GfK在其發布的《2017-2018年中國手機市場年度報告》中預測,2018年中國智慧型手機均價將突破2500元,比五年前的數據增加了將近1100元。

按照摩爾定律,當價格不變時,集成電路上可容納的元器件的數目,約每隔18-24個月便會增加一倍,性能也將提升一倍。換言之,在足夠長的時間內,電子產品的價格應該呈下降趨勢,但現實情況卻恰恰相反。

手機越來越貴,這背後究竟有哪些因素在起作用?

外部環境

從大環境上看,手機漲價潮和國際形勢的變動有著密切的聯繫。

今年3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持續下跌,7月25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首次跌破6.8關口,8月甚至臨近破7,這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中國手機廠商在供應鏈端的壓力。

「對於企業的影響有兩個方面:首先它們非常依賴進口,那麼在人民幣的匯率下挫的情況下,他們的成本會提高,漲價也是一種必然手段。」西安交通大學經濟與金融學院講師高蓓告訴界面新聞記者。

高蓓還表示,目前人民幣仍然存在貶值壓力,由於貿易摩擦等不確定因素仍然存在,匯率波動對手機價格的影響將繼續維持。

智慧型手機的產業鏈很長,涉及到晶片、電池、錄影頭、螢幕、存儲、面板等多個組件,而國產手機大多關鍵元器件仍嚴重依賴進口。

以核心處理器為例,雖然華為已經開始採用自主研發的麒麟晶片,小米的澎湃S2處理器也已正式量產,但其他多數廠商囿於技術限制,仍然不得不購買來自美國高通的驍龍處理器,低端產品則主要依賴台灣聯發科。

手機螢幕市場也把持在國外廠商手中。

在智慧型手機競逐全面屏的時代,三星生產的AMOLED螢幕幾乎霸占了全部市場份額。好消息是,國產螢幕廠商京東方、天馬已經開始在AMOLED螢幕生產上發力,並表示能夠向小米等品牌的高端機型供貨。

除此之外,手機記憶體市場也被三星主宰,相機組件中必要的傳感器市場則幾乎被SONY壟斷。近年來消費者對手機記憶體和成像功能要求越來越高,國內廠商的技術水平暫時還無法滿足市場需要。

由於這些關鍵組件都是用美元結算,人民幣兌美元貶值不可避免地造成BOM成本上升,產品售價也就隨之上漲。

不過,匯率變化倒給中國手機品牌的海外業務帶來了機會。深圳一家硬件企業的市場負責人告訴界面新聞:「在國內,成本以人民幣結算;在海外,產品銷售以美元結算。匯率的變動會使企業實際上獲得更多的收入。」

市場調研公司Counterpoint的數據顯示,在印度這個中國手機廠商競相角逐的賽場,小米在2018年第二季度以28%的市場份額暫列第二,與第一名三星只有1%的差距,vivo、OPPO和榮耀則緊隨其後。

品牌升級

國產品牌有意識地提升自身品牌形象,是手機漲價潮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從全球手機市場的形勢來看,華為、小米、OPPO、vivo已經開始和蘋果正面對抗。」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颷表示。他認為,在產品創新方面,國產手機品牌正在迫近甚至超越蘋果。

vivo和OPPO兩家廠商在這方面的動作最為頻繁。

這兩年,vivo不斷增加產品的科技感,來提升自己的品牌形象。發布X21時,vivo首次推出了全新的人工智能品牌Jovi,通過感知用戶使用場景,為用戶提供更為深入的智能服務。

而到了vivo NEX發布之時,vivo開始將這個功能落實到一顆按鍵上。只要用戶按住機身左側的實體鍵,就能在不同場景下調出這個人工智能助手,從而讓手機更加直接地完成一些功能,比如發微信紅包、匯率兌換、中英文翻譯等等。

vivo已將AI提升到戰略高度。在2018年初的vivo戰略規劃會上,vivo高層對內宣布,成立承載人工智能戰略落地的實體組織「vivo AI全球研究院」。

隨後,vivo的人工智能研發團隊急劇擴張,現已在深圳、北京、杭州、南京以及美國聖地亞哥5座城市投資設立AI全球研究院,vivo副總裁周圍出任vivo AI全球研究院院長。

這些投入,都直接或間接地造成了vivo的研發成本上升。

除了提高產品的技術含量之外,改造銷售管道也是提升品牌調性的一個重要手段。今年8月10日,OPPO在深圳開出了全國範圍內的第二家超級旗艦店;9月14日,OPPO又和天貓達成合作,在廣州開設了全國第一家OPPO天貓智慧場館。

不同於OPPO「簡樸」的傳統零售網點,這兩家門店更注重店面設計和智慧元素,店內運作也不再以銷售作為主要的導向,加強了與用戶的互動。

OPPO中國區銷售負責人嚴濤表示,這種變化旨在優化用戶在店內購買產品時的體驗,「用戶想要的不僅僅是便捷地買到手機,而是在這個過程中得到更多」。

目前,OPPO在線下共有20多萬個零售點,其中不少是設立在街巷中的社區店。嚴濤表示,在零售管道升級的過程中,OPPO將打通部分重復店面,或精簡部分地區的門店數量。

「我們需要對管道體系進行重新定位,而不是關注具體的門店數量。」嚴濤說。而這部分成本,最終也會體現在手機產品的售價中。

爭奪上遊供應商

隨著國內手機市場整體縮減,競爭日益激烈,各大廠商紛紛在產品微創新上下功夫,對上遊供應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以OPPO的Find X為例,其推出的蘭博基尼特別版的電池後蓋需要一種精密度極高的紋路列印技術,根據OPPO的說法,一片電池後蓋的成本就達到了1500元。

螢幕的成本也有所提高。來自台灣的兩家手機螢幕廠商——彩晶光電和華映光電均在財報中提到,目前的生產排單中,全面屏手機螢幕的排單量占到了產能的六到七成。與傳統的手機螢幕相比,全面屏的尺寸增加了0.5-1英寸左右,因此在同樣投片量的情況下,全面屏手機螢幕的出貨量會相應減少15-20%,這使供應商不得不提高產品售價來保證利潤。

在今年6月的股東會議上,華映光電的代表就曾經提到,由於手機行業的客戶需求急切,手機面板部分型號還會繼續漲價。

存儲器價格也有顯著上漲。過去幾年,市場上的主流手機記憶體越來越大,從2G、3G跳升到6G、8G,這使存儲器供應商對顆粒的需求暴漲,價格因此出現波動。

手機廠商方面不得不接受這種背景下的漲價。在OPPO R17的發布會上,OPPO助理副總裁、中國大陸市場行銷負責人沈義人表示,如果手機廠商過於壓縮供應商的利潤,供應商就不得不壓縮生產成本。出於社會責任的考慮,手機廠商應當為供應商留下合理的利潤空間。

隨著手機廠商需求不斷提高,技術實力雄厚的供應商成了市場上的搶手資源。

2017年4月,vivo邀請行業內頂尖的供應商到訪東莞總部,共同探討新的合作方式。vivo承諾,將和供應商們共同布局前沿技術領域,如果投入造成虧損,vivo將和供應商對半承擔損失。

這種強捆綁的策略雖然有風險,但也為vivo贏得了供應商的大力支持。vivo今年推出X21手機,在國內率先使用屏下指紋識別技術,就得益於這一合作模式。

從手機玻璃蓋板龍頭廠家藍思科技的財報中,也可以看出手機廠商積極支持供應商的跡象。今年上半年,藍思科技獲得8.32億元的客戶研發補助,從而做到盈利4.58億元。

藍思科技在財報中表示,為了備戰下半年的生產旺季,公司配合各大品牌客戶進行新技術、新材料、新工藝、新產品等研發試制,投入了大量研發費用。

「供應商的研發都是在配套客戶的需求,因為前期的研發投入費用比較高,客戶會給供應商提供一定的研發補助。」孫燕颷表示,這樣的情況也會造成手機產品成本提升。

不過,這一輪手機漲價潮可能持續不了很久。孫燕颷認為,手機價格和供應鏈關係緊密,上半年的漲價潮主要是因為元器件供不應求,隨著供求關係逐漸平衡,手機產品的成本將在今年年底左右逐漸回落。

為什麼中國國產手機越來越貴?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