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要求年底前「自查自糾」,馮小剛等中國明星、影視公司大逃亡:一天註銷25家。

2018年10月8日,中國稅務總局公吿:

10月10日起,各地稅務機關通知本地區影視製作公司、經紀公司等影視行業企業和高收入影視從業人員,對2016年以來的申報納稅情況進行自查自糾。

對在2018年12月底前認真自查自糾、主動補繳稅款的,免予行政處罰,不予罰款。

同樣在10月8日,因范冰冰陰陽合同案,多位稅務官員被記過:

以下內容來源:創業邦(微信id:ichuangyebang)

因為6月「陰陽合同」事件的影響,許多在霍爾果斯以及無錫等地註冊的明星影視公司,也因為暴露在陽光下,紛紛選擇逃離或隱匿。

8萬人口的邊疆小城,星光熠熠的影視公司聚集地

霍爾果斯,這是一個只有8萬多人口的邊疆小城,位於中國版圖的西北角。在哈薩克語中,霍爾果斯意為「財富積累的地方」。

在這個偏僻的邊陲小城裡,光是2017年,在這里新註冊的企業就達到13349戶,根據有關工商註冊信息顯示,在這個小城里已有超過2000多家影視文化公司。

近幾年在銀幕上,霍爾果斯這個名字也頻頻出現。

《大鬧天竺》、《火鍋英雄》等電影出品方中的霍爾果斯青春光線,《老炮兒》和《使徒行者》里的霍爾果斯春天融合傳媒,《戰狼Ⅱ》裡的霍爾果斯登峰國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由韓寒導演、鄧超主演的電影《乘風破浪》,在制片信息和出品信息中也有兩家霍爾果斯影視公司,分別是霍爾果斯橙子映像傳媒有限公司和霍爾果斯亭東影業有限公司,網紅咪蒙(馬凌)也註冊了一家名為霍爾果斯爆炸糖影視傳媒有限公司……

而這些掛名霍爾果斯的影視公司紮推出現,是其背後的明星和金主們,在這個六線小城跑馬圈地的結果。

在這些影視公司中,明星直接擔任法人或間接控股的包括吳秀波、黃渤、趙本山、李湘、劉濤、陳建斌、王學兵、張嘉譯、徐靜蕾、梁靜、吳奇隆、范冰冰、陳坤、關悅、胡軍、韓寒、寧浩、張猛、高希希等。

另外,還有與明星間接關聯的公司,比如楊洋、宋茜、劉穎持股的霍爾果斯悅凱影視。

▲來源:毒舌TV

除了明星,國內主流的電影公司超過一大半,也已經在霍爾果斯註冊了公司,比如,光線、華誼、博納、樂視、嘉映、華策、歡瑞世紀、耀萊、和力辰光、大盛國際、喜天、和和、銀潤、聯瑞……總數超過600多家。

▲來源:毒舌TV

在2011年以前,這個戈壁灘上的小城市,還僅僅只有1家影視公司。能在短時間內聚集如此多的明星影視公司,與霍爾果斯當年的稅收優惠政策離不開。

2010年,霍爾果斯出台「企業所得稅5年免征」的優惠政策;2013年出台「增值稅獎勵」政策,增值稅留存最高返還50%,個人所得稅地方留存部分返還90%,「五年免稅5年減半」政策正式確立。

2017年,霍爾果斯出台對上市公司30萬到200萬不等的獎勵政策。同時,根據規定,2010年至2020年間,在霍爾果斯新註冊公司五年內企業所得稅全免,五年後地方留存的40%的稅將以「以獎代免」的方式返還給企業。

此外,企業的增值稅、個人所得稅等符合一定條件後可獲得的相應的獎勵。

根據《鳳凰周刊》報導,樂視網在霍爾果斯成立了全資子公司——霍爾果斯樂視新生代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2016年、2017年上半年,霍爾果斯樂視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9.82億元、25億元;淨利潤分別為1.7億元、3.3億元。據媒體報導,霍爾果斯樂視自2016年以來,已經節省了1.25億元的企業所得稅。

影視公司註冊太火爆,登記用紙都不夠用了

在各種利好的政策誘惑下,霍爾果斯引起了影視、遊戲、動漫、科技、互聯網這類公司的關注,由於不是特別依賴固定資產、高技術含量、以腦力勞力為主,這些輕資產公司將以往不起眼的霍爾果斯視為福地,大批湧入。

「避稅天堂」的名聲在業內打響後,資本紛紛擁抱這個邊疆小城。在影視公司註冊最火熱的時候,霍爾果斯行政服務中心忙到什麼程度?

據媒體報導,註冊隊伍從大廳內一直排到馬路邊,工商營業執照註冊登記用紙幾度告急,不得不打電話向其他市工商局借紙。全市的賓館、飯店基本爆滿。

一家財稅代理公司只需要三五個人就可以支起一攤子,只要願意去排隊,就可以開展這項業務。據了解,政策寬鬆的時候,有些註冊公司的辦公室還沒有裝修,就有業務主動找上門,生意異常「火爆」。

在這番看似繁華的市場景象背後,並不是資本和企業主想要遠赴新疆開展新業務,因為真正在當地經營的企業占比極低。真實的情況是,在稅收優惠的吸引下,霍爾果斯在短短幾年冒出了大量的皮包公司

某影視公司服務的財務人員曾這麼描述霍爾果斯:這就是一個巨大的空殼基地,這里收集了全國最著名的電影公司的皮包分公司!2017年10月31日,光是註冊地址在「新疆伊犁州霍爾果斯市北京路以西、珠海路以南合作中心配套區查驗業務樓8樓」上的企業就有957家

無錫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的法人是此次身處輿論風波的范冰冰,其旗下還有一家名為霍爾果斯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該公司地址位於「新疆伊犁州霍爾果斯市亞歐路商貿中心三樓30752號」,然而根據新京報的實地走訪,這家子公司在霍爾果斯並沒有實體辦公。

還有媒體報導,很多明星工作室註冊在霍爾果斯,這些工作室註冊資本只有1萬元,實為空殼,只用於財務運作,享受稅制優惠。在資本瘋狂湧入霍爾果斯的時候,行業內有人將這兒稱為「霍萊塢」。

上百家影視公司註銷,報紙版面都不夠用了

在招商局還計劃將霍爾果斯打造「中國西部影視之都」的時候,霍爾果斯卻意外地迎來了它的至暗時刻,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接二連三的稅務查處,「陰陽合同」事件的全面發酵,對於霍爾果斯而言,「避稅天堂」的光環已經不管用了。

今年1月份,霍爾果斯開始調整稅收優惠政策。當地相關部門提出企業必須實體落地,有固定面積的辦公場地和相應的辦公人員,並為員工繳納社保,拿出企業所得稅減免的20%用於當地投資,繳納保證金等條件,驟然增加的經營成本成了擺在企業面前的一道難題。

與此同時,霍爾果斯暫停了當地的增值稅返還政策、個人所得稅優惠政策。

4月份,霍爾果斯2118家企業因稅務存在疑點問題被要求自查,影視文化類企業占據多數。

4月11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工商局下發《關於暫停執行「一址多照」政策的通知》,實體辦公的要求對於督查的必要性不言而喻,但對於邊境小鎮來說卻是難上加難,這里符合辦公要求的寫字樓根本不夠用,霎時間,一址難求、房價上漲。

6月份,「陰陽合同」事件把范冰冰牽扯進來,對於明星以及這些空殼公司,稅務部門開始全面嚴查。中宣部等五部委聯合印發《通知》,要求加強對影視行業天價片酬、陰陽合同、偷逃稅等問題治理,控制不合理片酬,推進依法納稅。

7月,國家稅務總局印發《通知》,要求各級稅務機關進一步加強影視行業稅收征管,規範稅收秩序,及時掌握影視企業和影視行業從業人員經營活動、收入、納稅等信息,對存在稅收違法行為的依法進行處理,並按規定列入稅收「黑名單」。

根據《證券時報》的報導,自6月份以來,有超過100家霍爾果斯的影視公司申請註銷,包括了如徐靜蕾、馮小剛等多位知名藝人擔任法人或持股的企業。

最近,有媒體報導稱,霍爾果斯美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霍爾果斯美拉」)工商資料中出現清算信息,霍爾果斯美拉成立清算組。

霍爾果斯美拉最終持股人包括馮小剛、王忠軍和馬雲,三人分別持股30%、14.59%和5.02%。王忠磊曾為霍爾果斯美拉的法定代表人,馮小剛現擔任霍爾果斯美拉的經理。此外霍爾果斯美拉還存在經營異常的記錄。

除此之外:

6月14日,徐靜蕾任監事的霍爾果斯春暖花開影業有限公司公布了註銷公告;

7月23日,趙文卓和張丹露全資持股的霍爾果斯萬奇影視傳媒申請註銷;

8月29日,霍爾果斯天翔影視傳媒申請註銷;

9月11日,任重擔任法人持股10%的霍爾果斯星禾影業申請註銷;

9月13日,嘉博文化持股20%的霍爾果斯大樂影視傳媒有限公司申請註銷,前者旗下藝人包括許晴、陳建斌、蔣勤勤等;

從註銷的時間點來看,大部分都是在「陰陽合同」曝光之後。而從註銷的地方來說,大部分的註銷地方是在霍爾果斯。

隨著崔永元曝光「陰陽合同」、天價片酬問題浮出水面,稅收部門開始對行業稅收問題進行肅清。

相關部門的嚴格整治和政策的陸續出台,令影視行業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壓力」,曾經的「避稅天堂」成了「重災區」,明星資本正在大撤退。

因為此次申請註銷的公司實在太多,《伊犁日報》的版面都快不夠用了,僅8月27日一天就刊登了25則「註銷公告」。

寫在最後

不可否認,這次的范冰冰「陰陽合同」案,讓霍爾果斯這座曾經星光熠熠的影視之城蒙上了陰霾。

隨著政策紅利的消失、陰陽合同的發酵、行業制度的規範管理,除了與之而來的影視公司大撤離,空殼公司的消亡也無可避免。

長期來看,這對刺破影視行業虛高收入泡沫、鏟除滋生偷稅漏稅土壤,有益無害。對於霍爾果斯而言,橫店或許是它可借鑒的目標之一,利用自己的優勢形成旅遊IP、粉絲經濟,通過多樣化的方式使這片土地更健康地繁榮起來。

回看之前霍爾果斯的公司註冊熱潮,在看如今影視公司加緊腳步退場,在利益天平的擺動下,資本和明星們可謂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在這次行業地震後,霍爾果斯熱鬧的影視熱潮或許會平靜一段時間。

隨著市場回歸理性,皮包公司的生存會遇到一定的阻力,隨之而來的,是影視行業對內容的精細化耕耘。

  稅務陰影之下,中國影視產業遇冷,「橫店」危機來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