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醉用微信支付多付了人民幣三萬,計程車司機堅持找到乘客還錢。

喝醉用微信支付多付了人民幣三萬,計程車司機堅持找到乘客還錢。

▲顧某送佘榮昌果籃表示感謝。本文圖片廣州公交集團白雲公司供圖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記者:陳緒厚、林霞依

10月5日22時許,18元打車費微信支付時多付3萬餘元的乘客顧某終於現身,致電聯繫廣州公交集團白雲公司。

6日13時許,顧某來到廣州公交集團白雲公司,在媒體的見證下,領回了多付的3萬餘元。

顧某婉拒了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的採訪。廣州公交集團白雲公司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透露,顧先生是海歸,目前在上海工作,十一黃金周回廣州探望家人。

顧某回憶說,在10月3日晚的同學聚會上,他喝多了酒,於次日凌晨乘車,付車費時誤操作多轉了3萬餘元;次日酒醒後才發現,但沒有印象轉給了誰,後面去銀行查賬,得到的反饋是其本人轉出去的錢,自認為無法追回了,打算自認倒霉。

喝醉用微信支付多付了人民幣三萬,計程車司機堅持找到乘客還錢。

▲佘榮昌在工作中。

乘客多轉3萬餘元,的哥緊急尋人

10月5日,一則“廣州的哥緊急尋找多付3萬餘元車費乘客”的消息在網絡熱傳。

涉事的哥名叫佘榮昌,是廣州公交集團白雲公司的出租車司機。

佘榮昌告訴澎湃新聞,10月4日凌晨,他在廣州棠安路接載一名男乘客去黃石花園,乘客上車時,他沒有聞到酒味,到達目的地車費18元,微信付款時他發現乘客掃碼的動作不對,居然用前置攝像頭掃碼,便猜測乘客應該是喝酒了。

乘客付款三四分鐘後,佘榮昌看頁面上未彈出支付憑證,以為沒有成功,便讓乘客再掃一次。過了四五分鐘後,交易成功,乘客下車。

佘榮昌說,他當時沒發現多收了三萬多塊錢,第二天上班時發現,這名乘客用微信支付了兩筆錢,第一筆是32080元,第二筆才是車費18元。

由於微信支付的隱私保護規則,佘榮昌無法通過交易記錄直接聯繫到付款的乘客,便向公司匯報,請公司幫忙尋找乘客。

“幾萬塊錢也不是小數目,我掙半年也不一定掙得到。我看得都七上八下的,別人肯定也非常著急。”佘榮昌表示,他上班也惦記著這個事情,也沒休息好,想著儘早把錢還給乘客,這樣大家都能正常工作。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導,得知相關情況後,10月5日,佘榮昌和廣州公交集團白雲公司的管理員想辦法尋找乘客,廣州公交集團白雲公司發動全體員工,並請各大媒體幫忙,希望通過微博、微信、QQ、朋友圈、司機群等多渠道擴散,共同努力尋找這位乘客。

喝醉用微信支付多付了人民幣三萬,計程車司機堅持找到乘客還錢。

▲佘榮昌用微信轉賬方式,向顧某歸還3萬餘元。

乘客曾醉酒,不記得轉給了誰

10月5日22許,好消息終於傳來,廣州公交集團白雲公司的客服人員收到一名乘客的來電報失,經身份及情況細節的核實,確認了他是多付3萬多元車費的乘客。該乘客名叫顧某。

顧某婉拒了澎湃新聞的採訪。據廣州公交集團白雲公司工作人員介紹,顧先生是海歸,目前在上海工作,十一黃金周回廣州探望家人,將於10月6日晚乘坐飛機回上海。

10月6日13時許,顧某來到廣州公交集團白雲公司。在眾多媒體的見證下,佘榮昌現場通過微信轉賬的方式,將多收的32080元歸還給顧某,雙方還打了收據。

對於多轉3萬餘元的情形,顧某回憶說,當晚是同學聚會,他喝了酒,不記得是怎麼上的出租車,是哪家公司的車了;第二天酒醒後,他才發現多轉了錢,但完全沒有印象轉給誰了,後面去銀行查賬,對方答復是他本人轉出去的錢,沒辦法追回。

顧某稱,他一度認為無法追回了,打算自認倒霉,誰知微信方面給他打了電話,說收款方一直在找他。根據微信方面提供的電話,顧某聯繫上了廣州公交集團白雲公司的客服。

6日下午,為了感謝,顧某給佘榮昌送了一個果籃。做了近20年出租車司機的佘榮昌表述,此前也遇到過類似事件,“拾金不昧正常的,誰都會做,不光是我”。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