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土了,中國00後的社交不靠APP。

本文來源:娱乐硬糖(微信id:yuleyingtang)

作者:潘 安

編輯:李春暉

行到水窮處,社交又起時。

這大概可以描述2018年社交在創投領域的意外回溫。

各行各業事兒難幹,錢難賺。倒是社交過氣多年,按周期也該又輪到它了。

00後長大了,能約了,還沒有針對他們的社交軟件呢。

2018年8月,是社交產品久違的高光時刻。脈脈宣布拿下2億美元D輪融資,子彈簡訊上線7天吸金1.5億元,Soul、愛情銀行、擴列、一罐等年輕化社交產品也風靡一時。

只可惜,「划船不用漿,一生全靠浪」,可能會成為正被社交軟件們「圍獵」的00後的響亮回答。

假期採訪多位00後,硬糖君發現,他們很可能並不需要獨立的社交軟件。即便需要,也絕非目前這些開發者、投資者想像中的模樣。

購物社交?你還別不信

「小姐姐們,求擴列~~」

一旦踏入00後的城池,第一道門檻就是黑話。不過這看似代際圍牆,細想每一代年輕人的差別其實不大——90後有火星語,00後自然也有自己的一套暗語。

只是火星語對字體進行萌化,半蒙半猜也能搞懂。

00後黑話的字母縮寫傾向,使破解難度加大——「接受擴列,ky別來,日常養火,隨時nss、dz,聊得來的話也能cdx,有時間可bx」,這樣的長難句,連硬糖君也要回想起被英語閱讀理解支配的恐懼。

「這樣說吧,接受加好友,但是不識相的別來,平時能夠培養關係,一起保持小火苗標誌,隨時可以進行說說互動、點讚,如果聊得來的話能處對象,有時間的話能夠奔現。」胖臉(化名)給硬糖君翻譯。

胖臉的聊天記錄

擴列,是胖臉和她的小夥伴們壯大好友隊伍的常見方法。

擴列的方式千奇百怪,同群網友吼一聲,就能吸引志同道合者,雙方寒暄幾句,便可道聲朋友了。

除QQ群外,B站、微博、貼吧,甚至淘寶評論區,都是擴列的陣地。

「微信、QQ好友都有上限,我開了幾個帳號還充了會員,還是不夠用。」胖臉在jk制服圈小有名氣,雖稱不上「太太」級別,但想跟她擴列的網友也不很不少。(jk:女子高中生)

從小透明走到小「網紅」,胖臉用了快兩年時間。長期受日劇、日漫浸淫的她,對jk制服情有獨鐘,高一入手數套制服後,便踏入坑中無法自拔。同樣與日俱增的,則是尋找同好的需求。

「班上同學不懂,很難找到同好。別說能認同你的審美,不被當成異裝癖就不錯了。尤其有些同學特別ky,你跟她說穿制服青春,人家跟你說色情,怎麼解釋?」在三線小縣城度過高中生活,同好稀缺,更讓胖臉倍感孤獨。

為了尋求表達和溝通的出口,胖臉利用假期拍攝了幾套jk制服照片,抄送至貼吧,而後留下了QQ、微信聯繫方式,很快她便找到了首批小夥伴。

隨後,她又通過QQ空間、微信朋友圈大面積發布擴列信息。直到有天同好們占滿好友列表,她最終將陣地轉移到微博,這個粉絲、關注人數不受限的大眾社交媒體。

有趣的是,當硬糖君問擴列是否等同於社交,胖臉頻頻搖頭。

在她們看來,擴列只是在人海中用「興趣」網羅首批種子好友;此後需要通過日常聊天、朋友圈評論、說說點讚等廣泛互動;如果遇到與自己匹配度更高的「基友」「姐妹」則可能主動小窗,最終從網友發展至線下。

「五一的時候跟小A去日本玩了。」胖臉說。小A同樣是制服愛好者,她在淘寶店鋪裡看到胖臉的買家秀,隨即要了胖臉的微博,混熟之後兩人便加了QQ。物理距離相隔千里,但也阻擋不了她們成為閨蜜。

這種購物式社交路徑並不獨特,只是00後群體的社交縮影。

貓奴喵嘰(化名)便是購買貓糧時進了店主的群,聊天時找到了同城「鏟屎官」,深入了解後便熟絡起來,如今閒暇時間便會約著一起遛貓。「一大幫人背著貓咪太空包出去,沒人覺得忌諱,沒人會厭惡你的貓,主子快樂我們也快樂。」

大阿里這麼多年努力在社交領域突圍,又常年被人嘲「沒有社交基因」。如今看來,購物里明明有無數社交因素,端看你怎麼使用。

購物很大程度上意味著階層和圈層,這是比代際更強烈的交友標籤。

明星、手帳、lolita、cos、健身,哪怕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擬」,購物車裡有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

「棄了,沒啥意思」

表面上,缺少固定「社交場地」的00後正在為社交四處流竄。

但一輪又一輪的「專供產品」,仍難免在00後「沒什麼意思」的嫌棄中黯然退場。底層社交邏輯的固守,讓單純產品形式的更新很難獲得00後的青睞。

80後、90後社交產品的邏輯都基於驅散孤獨感、宣泄性欲望。

但通過與00後溝通,硬糖君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

互聯網如此玩得溜的時代,年輕人如此放得開的時代,00後解決荷爾蒙需求變得異常容易。如此一來,還玩尋找肉體伴侶、陌生傾訴對象這套,就太老土了。

不滿意,就成為00後對市面社交產品的一致答案:

像子彈簡訊、一罐這類用戶定義依然是廣大群眾的即時通訊軟件,於00後而言無異於微信,依然是日常交流的通訊工具。其回復更快、社交面更廣的功能毫無吸引力可言。

對於更多無法分清「年輕」和「幼稚」的軟件,他們更避之唯恐不及。

在某些開發者的觀念中,屬於00後的社交軟件無非就是「QQ 頁面顏色粉嫩 界面設置二次元」,換個皮膚就敢聲稱00後專屬。

當然,00後也不算太難伺候。像Soul、擴列這類稍有特色的軟件,他們也會上手試試。Soul自我描述為心靈社交APP,通過靈魂測試為用戶定性,再推送心靈相通的陌生「soulmate」。

我匹配的souler,資料顯示說靈魂匹配86%,深聊後感覺她說話跟我媽一樣。怕了怕了,再也沒打開過。」肖木(化名)告訴硬糖君。

硬糖君也感受了一下,靠短短幾個靈魂自測遊戲來測定用戶標籤,靠譜程度可想而知。

擴列則注意了年輕人的圈層概念。這款主打「擴關係、擴同好」的軟件,界面中擁有擴列牆、圈兒的列表,諸多聲控、jk、女裝大佬等在擴列牆上發布自己的信息、征友帖,大家能夠按照自己的需求去找到匹配網友。

不過,擴列目前的產品行銷、功能分類都還較為混亂,用戶需要翻閱無數無用信息,才能間或找到幾位好友,時間成本極高,不久便有00後絕塵而去。

即便市場反響不如人意,前仆後繼的開發商們,依然願意給自己貼上00後的標籤,吹噓00後用戶比例之高,以求能博得投資者青睞。畢竟抓住00後,才算是面向未來嘛。

身為00後的小齒(化名)格外困惑,「看過張圖片總結了00後都在用的軟件,我問身邊的同學沒有一個在玩的,後來下載註冊了,發現其實都些哥哥姐姐。」

80後在學習,90後在窺探,00後社交軟件被前輩們占山為王。世間本無00後專屬app,我們中老年人裝得入戲了,也就有了。

圈層魔鏡

對00後而言,社交產品更像是一面圈層幻化而來鏡子。他們通過鏡子照見與自己相同的他者,完成自我認同與自戀,這才是00後社交產品迭代的關鍵所在。

所謂圈層,就是以群體的自身特性、不同需求為依據,在各類圈子中進行自發的分層重組,進而圍繞某個中心內核形成結構穩定、聯繫緊密的群體,他們對中心內核有著同樣的期待、情結。

真正能驅散孤獨感的,並非機械的陪聊、陪睡,而是真正的理解和靈魂的回應。

當圈層成為社交觸手,受眾能憑借喜好迅速捕獲有效目標,讓情感輸出更為精準。那些只有同好能懂的隱喻符號、黑話、梗和表情包,為雙方溝通提供了更多養分,有效避免了交流過程中因視野、觀念相差甚遠產生的冒犯感,使得交流更真實、和諧且充滿快感。

隨便舉例,「買jk」在普通人觀念里,頂多知道是「購買制服」的意思,而在jk妹心中,卻是販賣人口;lo娘在吃瓜群眾心中很可能是穿著窗簾布制成裙子的人,而lo圈的奧義里,小裙子是能稱為「老婆」的貴重物品……道不同,不相為謀,圈層社交幫人遠離KY。

圈層社交能讓用戶間形成一種集體認同感,具有相同崇拜、愛好、價值取向的好友們能從對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彼此間的相互認同便是理所當然。

滿足感、歸屬感形成的吸引力,讓社交變得更為緊密融洽,交友不再是你我間的個體娛樂,而是規模更大、互動更多的群體狂歡。

目前的一批「社交新貴」,顯然還並未真正領會圈層奧義。硬糖君倒在電商上感受過「混圈」網友的戰鬥力。硬糖君曾入的lo娘群,清空的消息界面轉眼就能達到99 ,少女少男們能圍繞「買買買」、「種草」兩件事情從早聊到晚。

但圈層社交也有其致命缺陷,就是碎片化的個性需求,總會在大規模擴容時折戟。但若只是針對小群體,又如何支撐起資本圈的巨大想像力呢。

管你什麼「跟隨靈魂找到你」、「同城交友必備」、「呼叫親密陌生人」……90後社交、95後社交、00後社交輪番登場,最後人民群眾用的,似乎還是80後的QQ微信。

閱讀原文

一個大學女生隨手把宿舍裡的日常發到了B站,粉絲才三個人,三天後播放量B站第一

xxx

《躺平即是正義》V.S《「躺平」可恥,哪來的正義感?》

xxx

「去吧,成為張無忌!」研究金庸的海南教授畢業致辭火了

xxx

【我和男友的消費降級之路】辭掉高薪工作,三年不上班,每月只花人民幣600元

xxx

中國年輕人「搞錢」失敗實錄

xxx

【大學生貸款一夜回到12年前】中國官方規範大學生網貸亂象:花唄借唄不得向大學生放款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