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oppo、提攜拼多多,中國神秘金主段永平:性價比都是自己性能不好的藉口。

投資oppo、提攜拼多多,中國神秘金主段永平:性價比都是自己性能不好的藉口。

▲段永平。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本文來源:虎嗅網(微信id:huxiu_com)(中國科技媒體)

本文為段永平演說逐字稿。

虎嗅注:

2018年9月30日,段永平在斯坦福校園與華人學生進行了交流和分享,段永平是步步高、OPPO和vivo的幕後大佬,也是拼多多黃崢的導師與早期投資人。

在對話中,他透露了自己“成功的秘訣”:有一個“Stop Doing List(不為清單,虎嗅譯)”,有所為有所不為,不做不對的事,比做對的事更重要。

段永平依舊表達了自己對蘋果的看好,同時直言不諱地表示“性價比都是給自己性能不好找的藉口”。

而對於風口浪尖上的特斯拉,段永平也從投資的角度十分直接的表示:特斯拉是一家價值為零的公司,遲早要完。

本文是當天段永平的交流實錄,虎嗅對相關內容進行了校正。

  從鄉村進軍城市、超越小米逼近華為,OPPO的手段「土」到不該學?

重點摘錄:

我們所有的成功,都來自於“本分 平常心”。

平常心,就是rational(理性),就是回到事物的本原,就是做對的事情,和把事情做對。Stop Doing List(不為清單),說的是做對的事情,但做對的事情,要落實在不做不對的事情上。

很多人經常做一些明知是錯的事情,是因為抵擋不了短期利益的誘惑。

舉例,OPPO/vivo的Stop Doing List:

沒有銷售部(因為不需要談生意);

不單獨和客戶談價錢(所有客戶一個價,省了雙方非常多的時間和精力,10年20年加起來很恐怖啊);

不代工(代工的產品沒有大的差異化,很難有利潤);

沒有有息貸款(永遠不會倒在資金鍊斷裂上。芒格說知道自己會在哪裡死去就不去哪裡,多數企業垮掉都是因為藉了太多錢了。)

以下是交流實錄:

1. 對你來說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為什麼?

段永平:不同年齡答案是不同的。現在是家人、親情、友情。這還需要說為什麼嗎?

2. 沒有銷售部,那你的價格決策機制是什麼?

段永平:做市場調研,在上市的時候就盡可能定準價,錯了及時調整。(電子產品)競爭的本質在於產品差異化,要做別人提供不了的東西。沒有差異化,就成了日用基礎商品,只能靠價格來競爭,很難掙錢。

3. 你有沒有試圖改變過性格和思維方式?

段永平:我覺得沒有,性格很難改。中歐有個統計,世界500強的CEO中什麼樣的性格都有,而他們只有一個共性,就是integrity(誠實)。

4. 中國民營企業應該怎麼應對貿易戰的挑戰?

段永平:最主要的是取決於企業本身,做的好,有沒有貿易戰都無所謂。很多做的不好的企業,會拿貿易戰當遮羞布。好的企業,危機來的時候,反而是機會。我們不貸款,有充裕的現金流,所以每一次危機來的時候都是機會。

5. 投資早期企業的邏輯是什麼?

段永平:我不投早期,只投上市企業。投黃崢是因為個人原因,他是我朋友,我了解他、相信他。黃崢是我知道的少見的很有悟性的人,他關注事物本質。

6. 談一談營銷方法論?

段永平:(外界)有個誤解,以為我們很看重營銷。其實對於我們來說,營銷一點兒都不重要,最重要的還是產品。

沒有哪家公司的失敗,是因為營銷失敗。

公司失敗,本質都是因為產品的失敗。

當然我不是說不要營銷,事實上我們營銷做得很好。營銷,就是用最簡單的語言,把你想傳播的信息傳播出去(給你的用戶)。

我這裡是要強調,營銷不是本質,本質是產品。

營銷最重要的,就是不能瞎說。企業文化最重要。廣告最多只能影響20%的人,剩下80%是靠這20%影響的。

營銷不好,頂多就是賣的慢一點,但是只要產品好,不論營銷好壞,20年後結果都一樣。

7. 中國品牌在新興市場國家有哪些機遇?

段永平:這個我不太懂,但我不覺得會有太大差別,都是要關注用戶的需求。平常心,就是回到事物的本原。

8. 巴菲特飯局上發生了什麼?

段永平:我做公益,老巴(巴菲特)也做公益。我直接捐出去,和通過老巴捐出去是一樣的,所以就拍下了巴菲特午餐,只當做公益了,還能向老巴學習。不一定要吃飯,看老巴在網上的視頻、講話、股東信,就可以了。老巴(說)的東西,邏輯上很順,聽起來像音樂一樣享受。

9. 現在手機(企業)有兩種模式,一是小米這種先圈用戶,再通過其他方式變現;二是蘋果這樣,靠產品本身賺錢。哪種好?

段永平:首先,圈客戶的角度,蘋果比小米厲害;其次,長遠來看,沒有什麼企業是靠便宜賺錢的。性價比,都是給自己找藉口。一定要把重心聚焦在用戶上,也不是我們非要做高端還是低端,只是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了,滿足了一部分人群的需求。即使蘋果,也沒有滿足所有人。

我們早年經常提性價比,直到我有一次跟一個中國通的日本人談合作說到我們的產品性價比高時,對方很困惑地問道,什麼是性價比,是“sex-price” ratio嗎?我當時就愣了一下,覺得日本人的詞典裡似乎是沒有性價比這個東西的,之後又花了很久才悟到,“性價比”實際上就是性能不夠好的藉口啊。我希望我們公司不會再在任何地方使用這個詞了。

10. 未來的投資/創業趨勢?

段永平:這個問題對我來說有點兒難。我個人不太關心前沿的東西,我一般比較滯後,看懂了好的公司再投。前沿的東西,是蘋果這類公司關注的,我做的是找到蘋果這樣的公司。

11. 這麼多手機公司,為什麼蘋果最成功?

段永平:蘋果很難得,focus(聚焦)在自己做的事情上。蘋果有利潤之上的追求,就是做最好的產品。蘋果文化的強度很強,有嚴格的“Stop Doing List”,一定要滿足用戶,一定做最好的產品。我們不和蘋果比,因為1000個功能裡面,有一些比蘋果強,說明不了什麼。就像CBA籃球打不過NBA,說我們會功夫,不是扯嘛。

12. 社交方面的“Stop Doing List”,與投資的關係?

段永平:我是anti-social的,社交很累,很費時間。泛泛的社交裡朋友太少,看起來認識很多人,其實很難深入了解。有時間我更喜歡去打打球。我投資只是愛好,average(平均)能beat (打敗)S&P。

13. 為什麼說“敢為天下後,後中爭先”?

段永平:所有的高手都是敢為天下後的,只是做的比別人更好。我們公司成功不是偶然的,堅持自己的“Stop Doing List”,篩合夥人,篩供貨商,慢慢地就會攢下好圈子,長期來看很有價值。

敢為天下後,指的是產品類別,是因為你猜市場的需求往往很難,但是別人已經把需求明確了,你去滿足這個需求,就更確定。(敢為天下後指的是產品類別,後中爭先指的是做好產品的能力。或者說,敢為天下後指的是“做對的事情”,後中爭先指的是“把事情做對”的能力。)

14. 有沒有過一些投資錯誤?

段永平:投資沒犯過錯誤,投機犯過。(投資其實也犯過,但錯誤很小,當時可能沒想起來。)投機百度的時候被short squeeze(夾空)了,虧了1億~2億美金。我學老巴:想不通的我不碰,肯定會錯失很多好機會,但是保證抓住的都是對的。投資遵循老巴的邏輯:先看商業模式,理解企業怎麼掙錢。95%的人投資都是focus在市場上的,這就是不懂投資。一定要focus在生意上。公司是要掙錢的。

15. 什麼時候賣蘋果,為什麼?

段永平:好公司是不需要賣的!

16. 你來美國後,能力圈有什麼提升?

段永平:能力圈不是拿金箍棒在地上畫個圈,說待在裡面不要出去,外面有妖怪。能力圈是:誠實對自己,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有這樣的態度,然後如果能看懂一個東西,那它就是在我能力圈內,否則就不是。

蘋果1萬億市值?我從來不關心這個,我只關心它賺錢的能力。買公司,是不打算賣的,除非它盈利能力改變,或者有更好的標的,自己很懂,價格又很低。

17. 怎麼看待創業的“堅持了才有希望”和“Stop Doing List”?

段永平: “Stop Doing List”說的是做對的事,如果知道錯了,馬上要改。創業依然適用。(就是對的事情一定要堅持,錯的事情一定要盡快改!)至於怎麼做對,那是方法層面的,可以通過學習來解決。

要是不知對錯,就是沒有是非觀,那這輩子很難有成就。是非觀是要自己培養、堅持的,沒有shortcut。比如抽煙,很多人不戒菸不是因為不知道它不好,而是抵抗不了短期誘惑。

18. 為什麼不見媒體?

段永平:不希望給公眾留下我掌控公司的印象,搶了CEO的成就感。不搶他們的功勞,這很重要,因為事實上我本人已經10多年沒有在一線了,如果我還是CEO的話,公司很可能做不了這麼好。

19. 怎麼看待中美市場環境對創業的差異?

段永平:美國環境更好一點。在中國做企業更辛苦,做完自己的事,還得做警察的事、消防的事、保安的事,麻煩……

20. 你主張不貸款,不用margin,錯過了機會怎麼辦?

段永平:貸款和用margin,賺的時候快,賠的時候更快。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濕一回鞋就濕一輩子,為什麼要冒這個險呢?(有些機會總是要錯過的,只要保證抓住的是對的,就足夠了。)我們過去的大部分競爭對手都消失了,我們還健在,道理也許就在此。

21. 你怎麼看待智能手機殼行業?

段永平:我不懂。但是我知道,好東西不需要推廣,你看智能手機一出來,很快就普及開了。如果你的東西推出去沒有很快抓住用戶,肯定是不夠好,一定要回來好好思考,想自己的問題。

22. 對職場新人職業發展的建議?

段永平:做好本職工作,不要跳來跳去。矽谷很多人喜歡跳槽,但是在蘋果乾30年,比跳去大多數創業公司結果都要好。

23. 如何看待創業?

段永平:如果自己都不懂自己在做什麼,要讓投資人相信你是不可能的。黃崢有一點特別好,會不停地問這個是什麼意思,這個是什麼意思,關注問題本質。

24. 企業文化?

段永平:企業文化就是Mission、Vision和Core Values。“Mission”是為什麼成立;“Vision”是我們要去哪裡;“Core Values”是哪些事情是對的,哪些事情是不對的。

招人分合格的人和合適的人。合適是指文化匹配, 合格是指能力。價值觀不match(匹配)的人,堅決不要。給公司製造麻煩的,往往是合格但不合適的人。一群合適的普通人在一起,同心合力也能干大事。

25. 怎麼看待中國企業愛彎道超車?

段永平: Alaska有句話,shortcut is the fastest way to get lost(捷徑是迷路的最快的辦法。)不存在什麼彎道超車的事情,關注本質最重要!不然即使超過去,也會被超回來。

26. 怎麼判斷股價便不便宜?

段永平:這是關注短期關注市場的人才會問的問題。我不考慮這個問題。我關注長期,看不懂的不碰。任何想市場,想時機的做法,可能都是錯誤的,我不看市場,我看生意。你說某隻股票貴,how do you know?站在現在看10年前,估計什麼都是貴的。你站在10年後看現在,能看懂而且便宜的公司,買就行了。

27. 怎麼理解“Stop Doing List”?

段永平:主要講的是做對的事情。它不是一個skill(技巧)或者formula(公式),而是思維方式:如果發現錯了,就立刻停止,因為這個時候成本是最小的。我不能告訴你對錯,怎麼判斷對錯,要自己積累。

不該騙用戶,不該騙投資人,每句話都是一個promise(承諾),這你應該是知道的。你去找投資,說沒生意,沒skill,什麼都沒有,那你去找你爸。你總得有點兒什麼,才能見投資人吧。如果你自己都搞不清楚要做的事,讓投資人怎麼相信你?

至於怎麼把事情做對,要花時間去培養skill sets(就是有學習曲線的意思,要允許犯錯誤)。堅持“Stop Doing List”,厲害是攢出來的。OPPO跟蘋果比,我們在做對的事情上是一樣的,但是在把事情做對上可能有些差距。但我們有積累。我們比大多數公司厲害。

“Stop Doing List”沒有shortcut(捷徑),要靠自己去積累,去攢,去體悟。stop doing就是發現錯,就要停,時間長了就效果很明顯。很多人放不下眼前的誘惑,30年後還在那兒。錯了一定要停,要抵抗住短期的誘惑。

28. 在矽谷怎麼更好地帶娃?

段永平:最主要的,要給孩子安全感。怎麼給?就是給quality time,就是高質量的陪伴,跟他們交朋友。高質量的陪伴,就是待在一起,把手機藏起來。

要無條件的愛。中國人容易有條件的愛,“你得了第一,爸爸很愛你啊”,這兩句話絕對不能放一起說。中國人也愛到處誇孩子得了第一,這容易給孩子壓力。孩子會想:我得第二你是不是就不愛我了?我帶孩子,堅持盡量不對孩子說“NO”,除了大是大非,涉及邊界的事,其他的都讓孩子大膽地探索。

29. 怎麼看待老巴?

段永平:老巴是一個很好的人。他是發自內心的的對人好對人誠懇。他很睿智,任何復雜的問題,他一兩句話就說到本質了。他這麼睿智這麼成功又對人這麼好,中國企業家裡我基本沒見過這樣的,美國企業家裡也極少。

30. 為什麼賣網易?

段永平:因為丁磊就是個大孩子,那麼多錢放他手裡不放心,雖然股價證明我可能賣錯了。

31. 怎麼看待特斯拉?

段永平:芒格說,馬斯克是個被證明了的天才,他的IQ可能是190,但他自己認為他是250。但是run a company,you must be rational(經營一家公司,你必須要理性!)。在我眼裡,特斯拉是一家價值為零為zero的公司,遲早要完。他的culture(企業文化)很糟糕。

32. 如何建立長期友誼?

段永平:就是和人真誠打交道。我跟老巴學到的,人一輩子最重要的是友誼。所以要對朋友寬容,要友善,要誠實。但他也沒說要有很多朋友,能有一打好朋友就足夠了。

33. 怎麼把culture(文化)傳承下去?

段永平:沒有特別的秘訣,主要在於選擇,找到同道中人。因為你是沒有辦法說服不相信你的人的。不相信你的人,你跟他說話的時候,他的眼神是飄的,你能看出來。然後就是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靠年頭淘汰掉不合適的。

34. 怎麼樣選人,包括合夥人,員工?

段永平:一次就找對那是運氣。主要是要有標準,該淘汰淘汰,該散伙散伙。知道錯了,要有停止的勇氣。越早停止,代價越小。

35. 你的“Stop Doing List”舉個例子。

段永平:我想的都不是眼前的。我是學無線電的,但我沒有乾這個,因為這不是我愛幹的事。當年研究生畢業時找的工作說你多少年能當處長,兩年能分房子,雞鴨魚肉有得分。但是我沒有興趣。所以我離開了。後來去的佛山無線電八廠,當年這個只有幾百人的公司招了100本科生,50個研究生。大家都不滿意,很多人都想走。結果我離開兩年後小霸王都做出來了,回去一看,那幫人都還在(只走了一個人)。

很多人說“我沒有找到更好的機會”,其實是他們沒有停止做不對的事情的勇氣。所以stop doing的意思,就是發現錯了就要馬上停,不然兩年後,可能還是待在那個不好的地方。我一直想的是長遠的事情。很多人都是在眼前的利益上打轉,他30年後還會在那兒打轉。

36. 美國對中國的誤解?

段永平:美國人對中國的理解整體不錯。我支持political right(政治正確),因為如果你連政治都不正確,你怎麼會正確?目前美國人選的總統是讓我非常困惑的,但我相信最終都會好起來的。

37. (價值)投資最重要的是什麼?

段永平: right business,right people,right price。(對的生意,對的人,對的價錢。這是老巴說的。)對的生意說的就是生意模式,對的人指的就是企業文化。price沒有那麼重要,business和people最重要。culture跟founder(創始人)有很大關係。business model,就是賺錢的方式,這個是你必須自己去悟的,我沒法兒告訴你。就像如果你不打高爾夫,我是無法告訴你它的樂趣的。

38. 創業該怎麼堅持?

段永平:我的理解很簡單,如果你堅持不下來了,就堅持不下來了。你堅持下來的東西,肯定是你放不下的,到時候你自己會知道。

39. 怎麼看比特幣/區塊鏈?

段永平:我對不產生現金流的東西,不感興趣。區塊鏈我不懂,不懂不看,不懂沒法下重註。但是我看不懂,不代表你看不懂,你要投自己能看懂的。

40. 怎麼發現並保持平常心?

段永平:保持不難,因為它就在那兒(是內心已經有的東西)。不過,馬雲還說過一句話“平常人是很難有平常心的,所以平常心也是不平常心!”發現嘛,靠吃虧。因為沒有平常心,一不rational就會栽跟頭。

41. 怎麼找到喜歡做的事?

段永平:你如果總是待在自己不喜歡的地方,你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自己真正喜歡什麼。所以發現錯的事情,就要停。多去嘗試,去尋找。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沒有加班的概念了,因為你會想盡辦法工作。

42. 我覺得失敗是必然的,成功是偶然的,對嗎?

段永平:成功肯定是有原因的。

43. 如果有機會再活一遍,什麼事會做得不一樣?

段永平:不知道,沒這麼想過這個問題。可能少喝點紅酒?

44. 最想給兒子說什麼?

段永平:說什麼都沒有用,做什麼才重要(最重要是做什麼)。(這是老巴說的)

45. 怎麼發現對/不對的事情?

段永平:要有時間想。可能會想很久,有一天突然靈光一現,想明白是錯的/對的。我們當年想小霸王的廣告詞,想了半年才想順詞。很多人一天到晚忙,根本沒時間想,可能永遠都不會明白。

46. 中國有沒有大危機?

段永平:也有人微信上問我會不會有動盪啊之類的。我說我以為我們一直在動盪中呢。我覺得我們一直都有危機啊,有人危,有人機,做好自己就好了。

47. 怎麼看待貿易戰?

段永平:你用10年看,這件事一定會過去。股市要真出了問題,蘋果那麼多現金,一定更厲害啊,所以這個時候更應該買好公司。

48. 你是怎麼找到你們公司的產品的mission(使命)的?

段永平:產品角度,是慢慢摸索出來的,發現不對,趕緊停。比如蘋果的充電器,說了一年了,今年沒推出來。沒推出來,肯定是有問題沒解決。沒解決就不推。

49. 男怕入錯行。將來會火的、自己擅長的,自己喜歡的,選哪個?

段永平:如果你知道:會火的 擅長的 喜歡的,那肯定做那一行。問題是這很難知道,所以優先做自己喜歡的。錢多不是好事,因為掙錢是一個很大的樂趣,錢多你就失去了一個很重要的樂趣。錢差不多就可以了,做自己喜歡的事更重要。

50. 蘋果手錶心電圖FDA認證有價值嗎?

段永平:當然有啊,首先吸引眼球,讓人知道啊;其次,有了認證,醫生才會承認啊。

51. 人機交互的下一個突破口?

段永平:我不知道。但是機器肯定越來越強,人已經在圍棋上輸了,做投機你也打不過機器。但是在投資上,機器永遠打不過人,因為機器看不懂公司。

52. 怎麼對待差異化定價(給不同的客戶不同的價格)?

段永平:價格不一致,一是他們遲早會發現;二是客戶發現能議價,會想盡辦法跟你討價還價,浪費你很多時間,這都是麻煩事。價格一致,會省很多麻煩。做產品主要是要抓住客戶的需求,而不是價格。可以看看空客的John Leahy。(一個人打敗了波音啊!當然背後靠的還是產品!)

53. 黃崢的什麼(優勢)讓你投他?

段永平:我和黃崢10多年的朋友了,我了解他,我信任他!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