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黑人為什麼不黑?

本文來源:地球知識局(微信id:diqiuzhishiju)

作者:酸奶沒泡沫

校稿:貓斯圖

編輯:酸奶泡

觀察美國社會,有時候會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

那些被白人居民稱為「黑人」的人,很多看上去一點也不黑,非但與非洲的黑人毫無相似之處,甚至可能比我們還白。

但在美國社會的話語體系里,這些人就是不折不扣的黑人,和其他白人不可同日而語。

這事關美國社會曾經有過的一個畸形潛規則「一滴血法則」,讓很多人的黑人身份來得不明不白。

而這,有時也被作為美國種族融合不力的一個例證。

事實究竟是怎樣的呢?

黑人的「新世界」

1619年,20名黑人被一位荷蘭船長帶到了詹姆斯敦,成了第一批到達新英格蘭地區的黑人。

與很多人認知不同的是,他們並不是第一批黑人奴隸,相反,在抵達北美後很長一段時間里,他們的身份和白人契約工相當。

▼窮人不分黑白,但窮人之間也分黑白

在殖民地的草創時期,「人多力量大」是一句真理,而人一多就不好管理,用奴隸制這種剝奪人性的集中管理方法是最簡單粗暴的。或許,也是最有效的。

殖民者從非洲大量收購黑奴讓他們成為主人的財產,等同於法律地位上的「物」。

▼寧有種乎?

1783年獨立戰爭結束後,北美十三州擺脫英國殖民統治獲得獨立,但奴隸制和黑人地位的問題並未得到解決,最終觸發了南北戰爭。

雖然北方為了占據輿論制高點發布了《解放黑人奴隸宣言》,但黑人直到戰後也並未得到與白人同等的權利。

相反,美國當局在「廢除「了奴隸制以後又出台一系列法規限制黑人權利,甚至從法律上確立了種族隔離政策。

▼白人區域,黑人與狗不得入內?

談及美國的種族隔離,「一滴血法則」是繞不過去的話題。

1865年,佛羅里達州率先宣布跨種族通婚為非法行為,並定義了「有色人種」的概念:任何人,只要是有八分之一及以上的黑人血統,就被認為是有色人種。

這也就是「一滴血法則」的最初版本。

到了南北戰爭戰後重建時期的幾十年,「一滴血法則」被眾多州寫入法律(多是南方州),對人種的劃定標準也更為嚴苛。

1924年,弗吉尼亞州的《種族完整法》甚至規定,對白人來說,只要自己祖上有一丁點非白人血統,那他就不是白人;對黑人而言,只要他身上有一丁點黑人血統,那他就是黑人。

在這種文化和法律環境下,跨種族通婚當然是被鄙夷的。

▼《種族完整法》

當時美國人堅定信仰的,是保護白人血統的純潔性不被其他「次等血統」污染,否則怎能算得上高貴的美國人?

但這種堅持,自然有著現實的落地困難。

二戰後,受到亞非國家民族獨立運動的鼓舞,加上工業化的發展,大批黑人流入美國城市,但為數眾多的黑人卻居於一個「半人」的尷尬地位,這樣的社會結構早晚要出事。

1955年,蒙哥馬利市黑人為反對種族隔離大規模抵制乘坐公車,為平權運動打響了聲勢浩大的一炮。

而後,運動採取抵制、靜坐、遊行、和平進軍等方式,於1963年達到高潮。

在民權運動的巨大壓力下,國會於1964年通過了《美國權利法案》,1965年通過《選舉權利法》,正式結束美國黑人在選舉權方面受到的限制和種族歧視、種族隔離制度,「一滴血法則」也於1967年被判定違憲。

▼非裔美國人一直在為能享受《權利法案》中的權利而奮鬥

但社會認知卻不是那麼容易清除的,即使沒有法律的干擾,種族區分也仍舊遍布各個角落。

「一滴血法則」忽視個體的成長環境,生活經歷和自我認知,影響了太多黑人移民。

即便他們中的大多數在自己的國土不會被認為是黑人,在美國社會卻完全被當作黑人看待。這也就誕生了美國街頭很多一點也不黑的「黑人」。

不黑的黑人

美劇《越獄》的帥氣男主「米帥」溫特沃斯·米勒的父母都畢業自耶魯大學,是高知家庭的後代。

他的父親有牙買加、英國、德國血統,母親是白人,有俄國、法國、敘利亞、黎巴嫩和荷蘭血統。從理論上來說他是個酷炫的八國混血。

▼八國混血吊炸天

但父親的牙買加血統導致了一些問題。

令米勒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當他少年時期的女友得知他的家譜時,大吃一驚並對他說「滾回你的農場去吧,黑鬼!」這是他第一次因自己的血統受到極大的傷害。

在他的成長過程中,因為身世受到的歧視讓米勒一度偏激異常,對自己的認同感很低。

在2003年的電影《人性污點》中,米勒飾演了主角的青年部分。這個一生都無法認同自己種族身份的角色讓具有相同種族背景的米勒產生了極大的共鳴,表演出色、贏得四方好評也是順理成章了。

▼舉手投足都是戲

流行偵探類美劇《美少女的謊言》中,飾演主角之一Spencer的氣場女神特莉安·貝利索里奧在鏡頭前可以白得發光,但也逃不了黑人的身份。

她的母親是非洲人和克里奧爾人的結合,他的父親則有義大利和塞爾維亞血統,她白人血統很多,但在一些種族歧視者的眼中這位也是「一滴血黑人」。

▼我就是長了張欺騙大眾的臉

打摔角娛樂出身的明星巨石強森也是位黑人。

他的血統異常複雜,多數人想破腦袋也猜不出來,知情者甚至手繪了一幅家族族譜來解釋他的血統。

簡單來說他的父親是非洲裔加拿大人,母親是薩摩亞人,屬於南方蒙古人種和澳大利亞人種的混合類型,也是波利尼西亞人的一支。大概正是這撲朔迷離的身世讓他這麼能打。

同樣因《玩命關頭》名震四方的范迪·塞爾也算是個黑人。他的母親來自歐洲,但他並沒有見過自己的親生父親。由於繼父是黑人,范常說自己是「有色人種」。但他並沒有在公開場合談論過自己的親生父親,也並未確認父親是黑人。

▼兄dei別打了,咱倆都是黑人

世界最暢銷的女歌手之一瑪麗亞·凱莉的皮膚是健康的橄欖色,可能會讓你忽略她的「有色人種」身份。

她的父親是非洲裔美國人,母親是高加索白人,理所當然,她也是位黑人小姐姐了。

▼其實還是比純黑小姐姐白不少

籃球迷可能會知道,NBA「萌神」庫里實際上是個黑人,因為他的父親是黑人。

類似,底特律活塞隊大前鋒/中鋒格里芬也是個黑人。

從膚色來看,雖然他不黑,實際上外貌中還是帶有黑人特徵的—頭髮卷且硬,且顏色介於黃和黑之間。他的父親是一位純種黑人,母親是不折不扣的白人。

除此之外,NBA中膚白的拉文,克萊·湯普森,小里弗斯都是「一滴血法則」下的黑人。

▼我都被自己萌到了

我是黑人我驕傲

米帥少年時的經歷算不得愉快,也讓很多「一滴血黑人」有意識地隱瞞自己的身世。但與此同時也有人堅定不移地說自己是黑人。

比如在介紹前美國總統歐巴馬時,「美國歷史上首位黑人總統」這樣的限定語十有八九會出現。

其實歐巴馬的媽媽是美國中部白人,爸爸是肯亞人,顯然他擁有「半黑半白」的血統,單方面強調他是一個黑人也是不合理的。

但是歐巴馬對外總是自稱非洲裔美國人,社會也認同這一說法,這還是與「一滴血法則」脫不開關係。

▼哈哈我就是個黑人總統

在今天的美國社會,「一滴血法則」中的歧視的成分已經淡化不少。

自民權運動以後講究「政治正確」時代的到來,一滴血黑人在大城市裡甚至成為了一種榮耀的象徵。

這樣一看,歐巴馬把自己、別人把歐巴馬說成是黑人也就很好理解了——這都源於那段複雜的、帶有偏見的歷史所處的、以及所造成的文化環境。

在西方政治正確的輿論大背景下,在涉及到種族、性別和其他「強勢者」與「弱勢者」之間差異的話題上,人們要麼保持沉默,要麼只能站在弱者的立場上說話,否則就有歧視的嫌疑,是「政治不正確」的。

公眾人物尤其要注意這一點,因為社會聲譽是他們的生命線和財富之源。

▼這就是現實

歐巴馬認定自己是黑人,是反向塑造了一個最強大的政治正確立場,連他的對手對他的批評也只能點到為止,說多了還會導致自己聲譽受損。

媒體熱衷於說他是黑人總統,一方面是由於「一滴血」法則帶來的慣性思維,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給自己找到政治正確的立場,提升口碑。

其實如果我們再嚴格一點來看歐巴馬的身世,會發現這位前黑人總統的身份還有更多可疑的地方:

歐巴馬的爸爸來自肯亞,並不屬於若干年前奴隸制桎梏中逃出來的美國黑人群體,當然也並不在「一滴血」的話術體系裡。

▼出門右拐美國夢了解一下?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確實是美國歷史的進步。既然黑人都能當上總統了,還有什麼美國夢不能做到呢?

END

閱讀原文

青島某漁村搬遷到歐式洋房,數百年古漁村改成渡假區;全村放棄捕魚拿錢退休。

xxx

2020中國第七次人口普查究竟在調查什麼?

xxxx

中國大西北農村裡的「趕集」,如今是許多人的鄉愁。

xxx

中國共產黨建黨98周年,媒體刊登黨史

xxx

國際知名的萬豪酒店資料庫被黑,5億用戶開房信息可能外洩

xxx

冬天,別輕易往東北寄快遞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