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場生存學】「學長你好大的官威」事件技術分析

2018年10月1日,這張截圖成為網路熱門話題,大陸網民稱為「學長你好大的官威」。

(圖中「自己沒點數」為網路流行語,就是要人「心裡有數」的意思)

網民議論紛紛,逼得校方於10月2日發表聲明,坦承對學校幹部的教育管理不到位:

以下內容來源:六神磊磊讀金庸

微信id:dujinyong6

作者:六神磊磊

原標題:學生會官迷事件的技術分析

(原文因違規已遭刪除。六神磊磊作為一個大V,挺敢寫,過去已有多篇被刪。)

今天,一所叫做成都航院的學校的學生會上頭條了,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了。

事情是這樣的:在這個學生會的群裡,有一名幹事大膽僭越,居然直接@了學生會主席,而且還錯誤地稱之為“學長”,詢問7號是不是開會。

結果這個幹事被部長痛批,提醒他注意身份,學生會主席是不能隨便@的,也不能蔑稱為“學長”,不可再犯。

我想說,這一段對話非常有意思。

雖然它是出自一群屁娃,但其實裡面大有學問,是一個活生生的官場小劇,裡面反映出了官場裡各色人等的種種心態。

大家要是有以後有志於仕途官場的,不要錯過這個學習機會,你可以從中悟到很多規矩和注意事項的。

下面我就給大家來詳細拆解一下。

這段精彩的對話涉及四個人:

1、祁雪桃,基層幹部,外聯部試用幹事。

2、袁顯棟,副部長,中層領導。

3、劉穎,副部長,中層領導。

4、楊溢,學生會主席,最高領導。

先來看事情的起因。祁雪桃在群裡問了一句話,這句話是這樣的:

“7號要開會嗎。@楊溢學長”

這句話,可以說是問題很多,很不妥當。

就憑這句話,幾乎可以斷定祁雪桃同學不成熟,沒有培養前途,不適合學生會這樣可敬而崇高的組織。

比如一點:稱呼領導,職務上要就高不就低,稱呼他最高的職務,或者是最有實權的職務。

好比叫常凱申,就叫委員長,因為他是國防最高委員會委員長,最有實權的職務。你叫總裁、總統也可以。

(常凱申=蔣介石,這是北京清華大學的誤譯事件,從此被當成蔣介石的戲謔式稱呼。)

如果是和他有特殊淵源和私人親密關係的,可以選擇一些更親密的稱呼,比如叫他“校長”,顯得親切和忠誠。

一般人可不能這樣亂叫。比如他還是三民主義青年團團長呢,你叫他一聲“團長”試試?

祁雪桃同學就相當不成熟,像學生會主席這麼大的幹部,叫人家“學長”。楊主席不給他處分、不責令他深刻檢查,已經是非常寬容了,非常愛護基層幹部了。

在此提醒一聲,對於大領導的稱呼,如果是吃不准的,一般可以用“首長”,是符合規範的,絕不會錯的。以後校園裡同學們見到楊溢主席,敬禮喊首長,楊溢主席肯定不會不高興的。實在連首長都不會叫,叫爸爸總會吧?

接下來說袁顯棟部長。

在基層幹部祁雪桃直接@了楊溢主席之後,他震怒了,迅即對祁雪桃進行了嚴厲斥責和深刻教育。

隔著屏幕,我們都能感受到他的官威,彷彿看見了他一把攥扁易拉罐、可樂迸流一手的畫面。

袁顯棟部長之所以生氣,有幾點原因,下面仔細分析一下。

首先,作為一個中層領導,最敏感和最忌諱的是基層工作人員越級匯報。

科長一有事就直接去找局長,處長一定不爽。中層領導最需要的是存在感,尤其是新提拔的、或是無實權的、或是自感威望和管理能力不足的尤其如此。

你要辦啥事情,如果只和大領導打好了招呼,忘了給中層打招呼,那對他們是最大的侮辱和蔑視。比如上廁所,你和所長說好了,忘了和手紙管理辦主任打招呼,那他可能把手紙吃下去都不給你。

一個學生會的群,人人都能去@楊主席,那袁部長的處境就尷尬了,就沒人再把他當幹部了。更何況他給自己的人設是強勢領導、鐵腕人物。

所以他異常惱怒,第一時間出手彈壓,怒斥祁雪桃,說:“我不想看見第二次”。

這句話非常誘人,讓我很想知道:如果讓袁部長看見了第二次,會怎麼樣?

保證你以後在學校超市再買不到完整的方便麵?

袁部長在拋出了第一段狠話之後,明顯仍然覺得不解恨、不過癮,又追了一句“他媽自己沒點數?”

至此,祁雪桃幹事應該是上了深刻的一課。別拿學生會副部長不當幹部,他們是會捏易拉罐以及問候你老母的。

當然,袁部長的震怒還有一層動機:可以藉機表忠心。

記住,不要錯過任何表忠心的機會,而且要當打頭第一個,第二個就不值錢了。

並且,對敵人越殘忍,就是對領導越忠誠。袁部長第一時間怒斥不懂規矩的同學,是在告訴楊主席:

您的的名譽就是我的生命。打您的屁股,就是打我的臉。

這一點上可以學習金庸小說。你們知道在《鹿鼎記》裡,侍衛們是怎麼向韋小寶表忠心的嗎?:

“他媽的,誰調戲韋都統的女朋友,就好像是調戲我的老娘!我第一個不放過他!”

厲害吧?不聲不響就把兒子做了。

而且,袁部長訓斥祁雪桃幹事的話,每一句都是有用的。

比如“他媽自己沒點數?”這是為領導爆粗。

要知道,領導是喜歡為自己爆粗的人的。大家可以選擇適當的時機爆個粗,一定能收到效果。

又比如“楊主席是你們直接@的?”

這是把領導不好講、不便講的心裡話說出來。

不要以為楊溢主席沒看見,不要擔心楊溢主席不在線。兢兢業業的把忠心表下去,領導會知道的。

最後說一下劉穎部長。很多人都把她忽略了。

在袁部長抓住機會訓了人、表了忠心之後,她也反應了過來,迅速跟進:

“請各位幹事注意自己的身份和說話方式。”

並且@所有人。

劉穎部長的反應就沒有袁顯棟部長快。之前我講了,表忠心貴在第一個,跟風的就不值錢了。

對於這一點,劉穎部長要反思。

但是劉穎部長也有可貴之處——她說的話更有總結性質,並且@了所有人,顯得高屋建瓴。

這也是值得學習的。拍馬屁時,如果你在反應速度上輸了,就可以在深度上、在理論的高度上下功夫。

在這個事情裡面,有一個人才真正是表現嚴重不及格,最最最需要反思的。

那就是外聯部的部長。

闖禍的祁雪桃同學是外聯部的人,犯了這麼嚴重的錯誤,外聯部的部長居然沒有第一時間出聲。

“出了這麼大的事,我作為部長責無旁貸……”然後猛抽自己嘴巴,連這樣基本的表示都沒有。

依我看這個部長當不長,趕快引咎辭職退位讓賢算了。

最後閒敘幾句,從這個事情裡還可以看出一些別的。

比如成都航院的反應,見下圖。

從學生會事件中體現出的,這個學校的生源質量這麼差,大概就和學校的蠻橫和治理水平的低下有關。

這個事裡,最憋屈的大概是成都市了。

本來不關人家啥事,結果因為這個破學校打頭有“成都”兩個字,結果攤上了輿情,搞不好市裡還有同志要加班。

建議以後這類破學校統統不要讓他們掛城市名,就叫西部航校或者西南航校算了,出了糗事也免得城市背鍋。

另外,還有的媒體在報導這件事情的時候,給學校和袁顯棟部長他們打了碼。這個沒有必要,也不應該。

馬賽克這種東西,一直都是給德高望重的女演員老師們打的。袁部長他們就免了,他們用不上馬賽克。

像“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這類評語,也不太好,不準確。

這些都不是王八,是中華鱉精。

  【中國式生存】一首詩《與領導一起尿尿》成了網紅,文學界正經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