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補教產業醜聞:繳錢培訓變成「被貸款」,多個知名教育機構涉案

本文來源:新浪財經、界面新聞

記者:戴夢馨   

編輯:李怡彭

姓名、身份證信息、電話,劉恩會把自己的個人信息用微信發給課程銷售,再掃描三個二維碼並確​​認以後,被告知已完成了課程報名,並走完了分期付款流程。

讓她沒想到的是,這筆僅需幾分鐘的6465元貸款操作,卻是一個無法撤銷的決定。

職場競爭的激烈,讓英語、職業技能等課程成為不少在校學生和職場新人的需求。但如今水漲船高的培訓費,對年輕人們帶來了不小負擔,分期付款成為分散學費壓力的選擇。

然而,有不少學生向界面新聞稱,被銷售誤導甚至騙取個人信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辦理了分期貸款。儘管按照合同可以退款,但不少公司故意拖延辦理,導致學生退款無門。

原本用於減輕財務壓力的分期貸款,成為不少教育培訓公司“設局”的完美套路工具。面對具有法律效力的合同、影響個人徵信的還款,許多人找不到解決方法,最終只得背上貸款,按時償還。

掃碼三次貸下學費數千元

最近,學英語成為了劉恩會心中的大事,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尚德機構(NYSE: STG)的推廣後,她毫不猶豫地點了進去。9月23日晚,一名尚德的銷售與她取得聯繫,不到半個小時,劉恩會就購買了“英語專科AI不過退費班”的課程, 並完成了銷售推薦的分期貸款。

劉恩會向界面新聞記者講述了辦理貸款的全流程。

銷售要求劉恩會提供身份證信息、姓名、電話,然後發來第一個二維碼,掃描後出現了尚德機構的支付定金頁面。

支付了718元定金後,銷售發來第二個二維碼,用於下載“百度有​​錢花”App。

下載後,銷售發來第三個二維碼,使用百度有錢花App掃描後出現付款頁面,確認支付即完成了總額為6465元的學費貸款。

將貸款金融服務附加到銷售中,或許不過是為了促進售賣使用的常規套路,但虛度背上“教育貸”的學員在事前並不清楚。

鄧多告訴界面新聞記者,自己在向達內教育(NASDAQ: TEDU)求職時,對方以招聘的名義獲取了她的個人信息,自己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就背上了一筆2萬多的貸款。

2017年,鄧多畢業找工作時,山東省青島市的達內分公司打電話邀請鄧多前去面試。據鄧多回憶,一名自稱人事負責人的女士告訴她,達內是上市的大公司,福利待遇好、工資高,但是鄧多沒有互聯網工作經驗,需要接受前期培訓。

“我有點懵,覺得自己沒經驗肯定做不好,她告訴我培訓三個月以後就在達內工作,工資至少五六千,培訓費不多,且可以從工資扣除,算是達內出錢。”我覺得是大公司,就可以試一下。”鄧多說,這位負責人告訴她,達內怕碰到培訓完就走的“老賴”,所以需要在網上通過第三方簽一個合同,這樣大家都有保障。

鄧多向界面新聞強調,全程都沒有人提過貸款,對方向鄧多索要了百度賬號和密碼、個人信息、身份證、住址等,然後用這些信息自行完成了合同的填寫。

“我一直以為是去達內工作之前的培訓,也沒有索要合同。”鄧多說。

直到有一天,她收到了銀行卡的扣款通知,扣款信息裡提到了”百度有錢花”,她才感到有些不對勁。

鄧多下載了百度有錢花App,登陸賬戶才發現裡面有一筆總額23312元、分期20期的貸款,商戶名稱顯示“達內青島山東路社招”。

鄧多突然意識到,這位人事填寫的所謂“協議”,其實就是在百度有錢花App辦理貸款。“我以為貸款會很複雜,怎麼都沒想到這樣我就辦了貸款。”她說。

鄧多向界面新聞記者提供了百度有錢花App裡的相關協議。

根據《百度有錢花教育分期服務用戶協議》,出借貸款的是上海百度小額貸款有限公司、重慶百度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申請貸款只需要年滿18周歲且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並提供姓名、手機號、照片、身份證、學歷證明、銀行卡等必填信息。

《百度有錢花教育分期服務用戶協議》規定稱,無需當面驗證即可辦理分期貸款受訪者供圖

根據這份協議,百度有錢花App使用百度賬號就可以登錄,並不需要單獨開通權限、註冊賬號。

該協議第五部分第一、三、四條還規定稱,百度提供服務無需當面驗證身份,申請人使用相關密碼的行為,就被視為有法律效力的簽章行為,構成電子簽名,申請人不能用任何理由否認或拒絕。

退費艱難,為免影響徵信必須還貸

辦理貸款1小時以後,劉恩會就後悔了。原本尚德的銷售人員告訴她,可以零基礎學英語,保證學會,還能拿到浙江師範大學的畢業證、贈送教師資格證培訓課程,但當她辦完貸款下載了尚德App以後,看到的卻是“完善協議並投保”頁面,裡面並沒有銷售所承諾的內容。

劉恩會立刻提出退課退款要求。銷售卻在不斷推諉。

“他們說已經排期了,退費要到12月。”劉恩會說,在她的多次要求下,這名銷售人員給出的解決時間是10月10日,要求“十一假期以後再說” 。

根據尚德App頁面的《網絡培訓服務協議》,課程在報名7日後即不能以任何理由終止受訪者供圖

但是,根據合同內容,一旦拖到10月,辦理退款將面臨合同違約。劉恩會向界面新聞記者提供了尚德機構的培訓協議顯示,在完成報名24小時之內申請解除協議,可以全額無息退費;7天之內申請退款則僅退還學費總額75%的培訓費,另25%作為註冊費不予退還。如果超過7天,劉恩會就不能用任何理由解除協議。

無奈的劉恩會想到了百度有錢花App,希望能解除這份貸款。然而,《百度有錢花教育分期服務借款協議》第七部分顯示,退款需要教育機構和用戶協商一致。百度有錢花判斷的標準是“服務商戶向百度發送退款通知”。

儘管尚德機構、百度有錢花在各自的協議中,均表示貸款和培訓是兩份合同,彼此不承擔任何責任,但這一條退款認定標準,實際上是把兩個合同“綁”在了一起。根據這條規定,退款的主動權完全在教育培訓機構手中,必須由教育培訓機構發起,貸款協議才能解除。

鄧多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她曾聯繫百度有錢花要求退款,“百度有錢花說必須達內同意才能退款,達內公司說要去百度那邊申請,最後告訴我不能退。”

截至界面記者發稿時,尚德機構仍未就劉恩會的訂單向百度有錢花發送退款通知,這意味著劉恩會必須按時還貸。按照百度有錢花App《風險告知書》第五條,劉恩會的還款記錄將報送至中國人民銀行全國個人徵信系統,一旦違約將被記入徵信記錄,可能在今後辦理信用卡、房貸、車貸等方面受到影響。

教育、金融公司緊密合作,成消費金融重要市場

教育分期貸款已經成為多家教育培訓公司提供的服務,一些公司把分期貸款描述為“助學金”等利於用戶的服務。對於教育培訓公司來說,分期貸款大大降低了學費門檻,促售作用十分明顯。

在實際的課程售賣中,部分銷售人員會故意混淆分期付款與貸款的區別,一些學員在報名交費前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貸款。

在銷售的推薦下,張湘俊在今年6月26日購買了英孚英語“兩年經典小班課程”,共810課時,課程時間為27個月,學費共計10999元。在實際付款時,銷售推薦張湘俊辦理了總額9899元、24期的貸款。“銷售打電話、微信電話教我辦理,根本沒說是貸款分期,就說分期付。我著急去考試,看的不仔細,辦的特別倉促。”張湘俊向界面新聞記者說。

作為大四學生,張湘俊的每月生活費是1200元,而英孚英語這筆培訓貸款需要每個月還款412.45元,超過生活費的三分之一。張湘俊感到自己買的課時過多,當她向英孚英語的銷售Grace提出退費時,對方回答說: “絕大部分同學都上不完的。” 並催促讓張湘俊盡可能多上課。

英孚的銷售人員表示絕大多部分同學都無法完成課程受訪者供圖

在明知無法上完課程的情況下,銷售仍然推薦自己家買下高額的套餐,張湘俊感到自己被騙了。

一名已從某在線教育公司離職的銷售柯里告訴界面新聞記者,銷售需要判斷客戶是否有付費能力,而分期貸款有利於將支付能力不足的人也納入到潛在客戶當中,擴大可能的銷售機會。“有的銷售迫切希望成單,所以push(推動)學員買課的時候會直接說’學費可以分期’。”柯里說。

利用教育分期貸款,教育機構獲得了更大的潛在客戶群,提供貸款的小額貸款公司則是另一個獲益者。新媒體“一本財經”推送的文章《“教育分期”風雲錄:兩龍頭廝殺,小玩家險全軍覆沒》中提到,2016年曾有30餘家貸款公司瞄準了教育分期市場。百度金融的離職員工趙新葉也在該文中透露,百度金融的教育分期部門因為業績表現優秀,在2016年底的年會上被授予了一個公司級別大獎。

劉恩會、鄧多、張湘俊使用的百度有錢花App,正是度小滿金融(原百度金融服務事業群組)旗下的金融產品。百度在2015年12月成立金融服務事業群組,而教育培訓分期貸款一直是金融事業群組著重佈局的市場。

根據中國經濟新聞網的報導,截至2016年四季度,“百度有錢花”以75%的市場份額領跑教育信貸領域,合作教育機構近3000家,環比增長約80%,服務學生數環比增長約45%。鳳凰網的報導稱,在今年9月2日舉辦的第三屆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會上,度小滿金融CEO朱光發表主題演講時表示,度小滿金融累計已為114萬人發放教育分期貸款,超過130億元。

教育貸款隱患浮現,防止“被貸款”需增強法律意識

教育貸款引發的問題已經引發了監管部門的關注。9月14日,上海市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下稱消保委)發布《2018年1至8月教育培訓類投訴分析》,認為惡意包裝、審核寬鬆、資金風險等教育貸款隱患凸顯。

消保委發現,貸款消費的消費者近八成通過手機下載軟件辦理,貸款過程僅需幾分鐘,有些培訓機構通過引導推薦、涉嫌強制等方式,或者把貸款包裝成“免息”、“分期付款”等福利,對貸款限制性條款及風險卻隻字不提,導致有些消費者“被貸款”。

另外,消保委認為教育培訓機構的部分合同缺少公平的退費規則,並未把口頭承諾和福利寫入合同,這都為消費者事後維權帶來隱患,一旦發生爭議,消費者容易陷入被動局面,退款難以索要。

“(類似的事情)我見的太多了,對學生是恨鐵不成鋼。”京衡律師事務所律師餘超說。他告訴界面新聞記者,教育培訓貸款很像“套路貸”在教育領域的變種,“比如有些教育培訓機構可能知道學生會(容易)退費,所以故意用貸款增加退款障礙,拖延辦理退款。這就類似’套路貸’的一個套路,還款時故意讓你找不到人,直至拖到違約。”

餘超表示,與“套路貸”受害者面臨的問題類似,學生對教育分期貸款的投訴很難舉證,即使提起民事訴訟,培訓機構、小額貸款公司掌握了完整的證據鏈,幾乎找不到任何問題。因此,大學生、職場新人必須提高警惕,在簽訂任何合同之前都要看清合同與協議條款。

面對部分教育培訓機構故意設下的陷阱規則,不少學生、年輕人缺乏合同、法律意識,也成為踏入分期貸款困境的原因。

在接受界面新聞採訪的投訴人中,絕大多數人並未保存合同、協議,甚至沒有意識到合同的存在。唯一注意到合同的劉恩會,直到接受采訪時才仔細閱讀合同,發現退費、貸款的相關條款。鄧多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全班接近50人只有1人向達內公司索要了合同,“我們手上什麼證據都沒有。”鄧多說,最終由於缺乏證據,學生們只能放棄退款、索賠。

張湘俊和劉恩會至今也沒有告訴父母自己背上了貸款。劉恩會向界面新聞表示後悔:“我不敢,我一個人都沒敢說,我怎麼那麼傻,我怎麼就被騙了。”

(應採訪對像要求,鄧多、柯里為化名)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