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鎖品牌相繼關門,北京便利店市場是藍海還是死海?

連鎖品牌相繼關門,北京便利店市場是藍海還是死海?

本文來源:經濟十一人(微信id:caijingEleven)(《財經》雜誌旗下)

作者:吳瓊、馬霖、余樂

本月以來,全時便利店的兄弟品牌“全時生活”相繼關停門店。

從鄰家、131,再到全時生活,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北京地區已有三家連鎖零售企業爆出危機。

  最大金主被查,帳戶凍結,北京《鄰家》便利店168家門店宣布破產、全面關停。

全時生活定位為瞄準社區的生鮮超市,經營模式與盒馬鮮生類似,集零售與餐飲為一體。門店與“真真小吃”、“D5廚房”等餐飲品牌合作,同時設有零售區與就餐區。

據大眾點評網上的信息,目前全時生活在北京至少有5家已開業的門店。

《財經》記者走訪位於百子灣的全時生活門店發現,店門口同時掛有“真真小吃”和“全時生活”的招牌,但店內已經看不到全時生活經營過的痕跡。

門上貼著的告示顯示,“真真小吃正常營業,全時生活館內部經營調整”。真真小吃的店員稱,全時生活於本月上旬撤出店面,店內原本屬於全時生活的售貨區域已經全部改成就餐區。

據北京商報報導,除百子灣店以外,全時生活的天通苑、宋家莊、百子灣等多處門店或閉店或調改,均處於非正常營業狀態。

全時生活與北京地區最大的連鎖便利店——全時便利店同屬全時集團,全時生活的母公司北京復華卓越商業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復華商業”)此前傳出資金鍊緊張的消息,或與本次全時生活的突然關店有關。

截至目前,全時生活的停業風波還未影響到全時便利店,北京地區的全時便利店運營正常。

全時便利店方面回應《財經》記者稱,全時生活歸復華商業直接管理,他們無法回應與全時生活相關的問題。記者同時採訪多位全時便利店店員了解到,全時便利店目前沒有拖欠員工工資的行為。

全時生活的突然撤出不免讓人聯想到,今年8月北京地區的168家鄰家便利店一夜之間全部關門。9月18日,幾個月前剛獲得4000萬元投資的“131便利店”也因資金周轉困難而無法正常營業。不少業內人士關注,北京地區的便利店行業究竟怎麼了?

“藍海”變“紅海”

便利店是近年來被資本炒作過的“風口之一”。根據中國便利店發展報告,2016年,便利店門店數量增長3.7%,而2017年,這個數字達到了13%。

2017年2月,便利蜂獲得斑馬資本3億美元融資,11月,武漢Today便利獲得2億融資。

今年4月,紅杉資本2.4億元投資見福便利,春曉資本4000萬元投資131便利。以天貓、京東為代表的電商近兩年也紛紛佈局線下零售,爭奪“夫妻店”資源。

北京地區的便利店在一兩年前更是被投資界普遍視為市場廣闊的“藍海”,多個品牌的便利店在資本的助力下快速擴張,甚至高價爭搶門店資源。

去年10月,擁有200多家店的北京傳統連鎖便利店品牌代表好鄰居以84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5.59億人民幣的價格被綠城物業服務集團有限公司等三家企業全資收購。此前鄰家突然關店,空出許多地段不錯的店鋪,也曾引起其他競爭對手極大的興趣。

但是,在激烈的競爭之下,北京地區的便利店市場已有從“藍海”變為“紅海”、甚至“死海”的趨勢。

《財經》記者在北京中央商務區(CBD)附近看到,僅大成國際中心的一層樓內就密集分佈著全時、便利蜂、711、優康四家便利店。其中最不出名的優康便利店已全部搬空,停止營業。

“便利店是體量越大越安全,關係到採購成本效應、供應商資源、供應鏈成本、品牌效應等。”廣州雲客數字技術有限公司副總裁嚴軍對《財經》記者表示。該公司是便利店整合營銷服務商。

“北京的便利店,店數還是太少了,都是幾百家,不如華東與華南,大的玩家都是以千為單位。”

與全家、711,還有石油系便利店等“大玩家”相比,全時與鄰家的體量都不算大。

據中國連鎖經營協會今年5月發布的《2018年中國便利店發展》報告,全時在10座城市的門店數量為600家,排名第23,而鄰家今年在北京全面停業前的門店數量為168家。

快速擴張隱藏風險

全時生活負責人曾公開表示,2018年計劃在北京開30家新店。

規模的擴大對便利店建立競爭優勢非常重要,全時生活的兄弟品牌“全時便利店”、競爭對手“永輝生活”等都奉行高速拓展的模式,積極提高門店分佈密度。

然而快速擴張畢竟隱藏著風險,如果供應鏈能力支撐不上,經營質量非常容易下降。

去年11月,《財經》曾報導過全時便利店的困局。當時一位便利店高層對《財經》記者表示,全時16年財務表報顯示虧損較嚴重。在持續尋求資本一年多後,全時決定加速擴張:11月23日,全時宣布啟動“百城百萬”計劃,投資百億元五年覆蓋“100個城市,100萬個終端”。

業內高層透露,全時已在全家等多位競爭對手處用雙倍以上的薪金挖中層以上的管理層。這意味著,進入擴張期的全時總部成本攀升,虧損狀況可能更重,但迅速擴大的規模能作為其估值支持。

今年2月,全時集團宣布收購了四川狗狗超市連鎖有限公司(GOGO便利),以進軍西南市場。

一位生鮮便利界人士向《財經》記者透露,鄰家便利店和131便利店出問題後,供應商都在思考下一家誰會出問題,變得非常謹慎。

“不給錢就不給貨,推遲給錢就推遲給貨,給多少錢就給多少貨。”

然而全時開新店又需要大量鋪貨,這就形成了外生和內生的資金周轉壓力,導致了全時的困境。

類似的困境隨時有可能降臨到另外一家連鎖便利店頭上。

“便利店的盈利週期較長,而目前整體經濟形式又不景氣,造成融資困難、資金鍊不繼、人力房租成本上升等問題,”嚴軍說。

“北京的便利店困難相對會更大一些。包括城市佈局,氣候,城市管理等對便利店均有較大影響,但是我相信北京的便利店未來仍會有很好的前景。”

連鎖品牌相繼關門,北京便利店市場是藍海還是死海?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