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宋朝古畫放大100倍,再看明朝《清明上河圖》,細節太有趣了

本文來源:國畫教程大全

微信id:meishu210

宋畫

中國繪畫史上的一座高峰

在他們的作品中,自然與藝術取得了完美的平衡。

藝術史家高居翰曾讚歎宋畫之美:

「他們使用奇異的技巧,已達到恰當的繪畫效果,但是他們從不純以奇技感人。」

「一種古典的自制力掌握了整個表現,不容流於濫情。」

大多數宋畫尺幅不大,但這並不影響他們對於畫筆的運用和意趣的表達。

當我們把這些畫放大,細細品味這些作品的局部時,一種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踏歌圖》 馬遠 191.8 x 104.5 cm 北京故宮博物館藏

宮廷畫家馬遠,作品多是「高大上」的題材,比如參加皇帝宴會的《華燈侍宴圖》、與文人墨客相聚的《江亭望雁圖》……

偶爾,他也畫幾張「農樂」題材的畫,比如《踏歌圖》。

主題是「踏歌」,人物佔的比重也並不大,但他們在整幅畫中卻極為引人注目。

也正是田埂上尺寸很小的帶著幾分醉意的4 位老農,將「踏歌」這種古老的歌舞形式表現的淋漓盡致。

▲《踏歌圖》中的4位老農

畫中的老農寥寥數筆,但卻生動至極。

4 位老農手舞足蹈,彷彿正踏著一致的節拍正在歡快前行,下面是根據馬遠的這件作品做出的踏歌動圖,你可以體驗一下。

▲《踏歌圖》動圖

在馬遠的作品中,最具風格特徵的當屬《寒江獨釣圖》。

在這幅不足半米的作品中,四周除了寥寥幾筆的微波,幾乎全為空白。

然而,就是這片空白,表現出了煙波浩渺的江水和極強的空間感,並且更加突現出了一個「獨」字。

▲《寒江獨釣圖》 馬遠 26.7 x 50.6 cm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當我們將畫面中心的那一葉扁舟放大,細節更是驚人。

身著長衣的漁翁,身體並不舒展,而是團坐在船的一角,江上寒意蕭瑟的氣氛、渺遠的意境和想像餘地躍然紙上。

僅憑漁翁的這一個動作,「寒江」的冷已是觸及皮膚。

▲《寒江獨釣圖》局部

由於漁翁坐在船的一端,故爾船尾微微上翹。

天氣雖有些寒意,但漁翁仍保持謹慎。

馬遠呈現的是他的側面,不過畫面放大後,我們還是可以從漁翁的眼角與神態,感受到他的全神貫注。

▲《寒江獨釣圖》局部

▲《江帆山市圖》 佚名 28.6 x 44.1 cm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江帆山市圖》未署名,很難考證作者是誰。但據筆墨畫風分析,應是接近北宋燕文貴時代的作品。

整幅畫用色清雅,兩峰迴抱,山寺、野店隱現其間,廟宇坐落山坳,依山而築。

谷間雲霧裊繞,飛鳥陣陣,一派繁忙景象。

▲《江帆山市圖》局部

這件作品的尺寸也不大,但畫中的景物用筆極其細膩,寫實嚴謹。

凡船隻結構,山寺、野店等建築,無不描繪精確,栩栩如生。

▲《谿山行旅圖》 范寬 206.3 x 103.3 cm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谿山行旅圖》是北宋畫家范寬的作品,此圖是他傳世的唯一真跡,也是台北故宮的天字號重寶。

打開《谿山行旅圖》,一座大山矗立眼前。

和山水一起映入人們眼簾的,還有不少收藏者的題款,而這些題款,就成了揭開名畫流傳千年的唯一線索。

▲隱藏的范寬簽名

這幅畫最有趣的就是畫家的簽名。

范寬的簽名相當隱蔽,如果不是將這件作品放大10 倍,那隱藏在「運輸人」右側樹叢中的簽名,恐怕不會被人發現。

▲局部

除此之外,放大後的《谿山行旅圖》的也經得起審視,甚至每一個局部圖都可以是一件作品。

▲《雪景寒林圖》 范寬 天津市博物館藏

范寬作為北宋的繪畫大師,作品特色鮮明,不過存世作品不多。

《雪景寒林圖》是現存於大陸的唯一一件,另一幅國寶級作品《谿山行旅圖》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

兩件作品雖南北兩隔,但卻共同體現了范寬的趣。

與《谿山行旅圖》相似,《雪景寒林圖》的簽名也被隱藏了起來。

畫中最前面的樹幹中,隱約可見「臣范寬制」的字樣。

由此說明,這件作品可能是范寬隱居前所做,並且極有可能是其專為宮廷所做。

▲樹幹中隱約可見的「臣范寬制」

觀范寬的畫作,可知其性格。

能畫出如此氣勢磅礴的作品,其人一定心胸寬闊。

因此有人說,之所以稱呼他為范寬,是因為其為人性情寬和(范寬,名中正,字仲立)。

而在如此的高山大川中,只有偶爾的一家小院或幾個貨郎出現,又說明了范寬生性疏野。

▲《雪景寒林圖》中的雪景小院

▲《雪景寒林圖》中的唯一一人

實際上,畫過《谿山行旅圖》的不止范寬一人,南宋初年的朱銳也曾有一幅不足30 厘米的此類題材的小畫。

朱銳的《谿山行旅圖》雖沒有范寬那雄強的氣勢,但卻更顯雅緻。

▲《谿山行旅圖》 朱銳 26.2 x 27.3 cm 上海博物館藏

在這麼一幅小畫上,人物的神態、動態刻畫的十分微妙。與范寬不同,朱銳的「行旅」更加突出的是旅途中的勞累,騎毛驢的文人身體鬆垮,目光有些渙散,趕路的辛苦一覽無餘。

▲《谿山行旅圖》局部

下圖請橫屏觀看

▲《寒雀圖圖卷》 崔白 23.5 × 101.4 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崔白擅長畫花鳥,他以非凡的才藝推動了當時的花鳥畫發展。

雖是宮廷畫家,崔白卻個性散漫。他不願每天在宮中等候差遣,想辭去公職,宋神宗見此狀況,特許他非御前有旨無需聽差。

每天「閒逛」的崔白,激發出了無限潛能。

《寒雀圖圖卷》是其代表作之一,作品描繪的是隆冬的黃昏,一群麻雀在古木上安棲入寐的景象。

畫家在構圖上把雀群分為三部分:

左側三雀,已經憩息安眠,處於靜態;

右側二雀,乍來遲到,處於動態;

而中間四雀,作為此圖的重心,呼應上下左右,串聯氣脈,由動至靜,使之渾然一體。

▲《寒雀圖圖卷》局部

畫中的7 只麻雀形態各異,生動異常。

這種自然生態中的景象,不是從靜止狀態下能觀察到的,畫家必需具備精湛的繪畫描寫能力,而且時常到郊野觀察。

在偶然中見到此種生動有趣的一幕,然後以精練的技法憶寫稍縱即逝的景象。

實際上,可以被放大的宋畫並不僅限於這幾幅。

宋人的繪畫來自於對自然細緻的觀察,他們每次拿起畫筆,就像生平第一次接觸到了自然,以驚嘆而敬畏的心情來回應自然。

他們視界之清新,了解之深厚,是後人無可比擬的。

宋畫在哪裡?

保存至今的上千件宋畫,散佈在中國、美國和日本等地的200多個所在。

即便是終身研究宋畫的80歲耶魯學者班宗華(Richard Barnhart),或前任台北故宮博物院院長石守謙,都不曾見過現存宋畫的全部。

宋畫好在哪裡?

不同的專家給人不同的指點,有的叫人如墜五里迷霧,有的讓人思接千載、有所意會。

中國國家文物局2001年主持編纂的教材《中國書畫》中寫道:「宋代的遺存遠勝以往任何朝代……因而在感覺上,宋人離我們就不像唐代那樣的遙遠。」

畫家黃賓虹(1865—1955)自題山水道:「北宋畫多濃墨,如行夜山,以沉著渾厚為宗,不事纖巧,自成大家。」

藝術史學家高居翰(James Cahill)在《圖說中國繪畫史》一書中讚嘆宋畫之美:

「在他們的作品中,自然與藝術取得了完美的平衡。」

「他們使用奇異的技巧,以達到恰當的繪畫效果,但是他們從不純以奇技感人。」

「一種古典的自製力掌握了整個表現,不容流於濫情。」

「藝術家好像生平第一次接觸到了自然,以驚嘆而敬畏的心情來回應自然。」

「他們視界之清新,了解之深厚,是後世無可比擬的。」

過去大家熟的是宋詞,現在熱的是宋畫。

宋畫之美,不是唐代「滿城盡帶黃金甲」的得意絢爛,而是簡單、含蓄、謙卑、輕柔的文藝態度。

畫家認真對待一截枯木、一片殘雪、一個船工、一段羈旅。

在困頓中浪漫,在缺憾中讚美,於山川小景、人物花鳥中輕叩生命的價值。

宋代是「中國的第一次文藝復興」

從960年趙匡胤在陳橋驛發動兵變建立宋朝,到1279年陸秀夫負帝昺投海而死,兩宋將近320年。

在其全盛之時,GDP總量佔世界一半還多。

雖歷經戰亂,家國幾度沉浮,文化藝術卻獲得了空前的繁榮。

北宋初年,宮中即設翰林圖畫院,舊時西蜀和南唐的畫家都是其中骨幹。

《圖畫見聞志》和《畫繼》記載的北宋畫家有386人,《南宋院畫錄》記錄的畫院畫家為96人。

法國漢學家謝和耐(Jacque Gernet)有言,宋代是「中國的第一次文藝復興」(《中國社會史》)。

歷史學家陳寅恪也說,「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於天水一朝」(《鄧廣銘〈宋史職官志考證〉序》)。

2000年,美國《生活》雜誌評選「第二千年百大人物」(Life’s 100 Most Important People of the Second Millennium),宋代有兩人入選:朱熹排第45位,范寬排第59位。

強調「存天理,滅人欲」的理學,影響了兩宋藝術,使其呈現出理性克制之美。

顏色、形狀、質感的單純素樸,是宋代的美學特徵。

白牆黑瓦、原木本色、單色釉瓷、水墨淡彩。

「宋畫惟理」,極簡、不炫技,卻表現精湛,形成了影響至今的雅緻風尚。

很難說宋代畫家畫的是親眼所見還是腦中所想,他們不再像前朝畫家那樣費力描寫一棵樹或一塊石,而是將筆墨用在表現一種統一又真實的境界上。

關於這種畫法,范寬的領悟是:「吾與其師於物者,未若師諸心。」(《宣和畫譜》)

加州大學聖巴巴拉校區教授石慢說,李成的山水畫帶他進入了一個世界,「一方面是寂寞的,一方面又是壯觀的」。

「紙壽千年」,今天就連宋畫因為年代久遠而紙絹發黃的樣子,也成為一種美學樣式。

如果有誰把照片拍出昏黃的韻味,朋友們會說:這是馬遠。

宋畫作為一種美學基因,已植入中國人的文化傳統。

看了宋畫

再看看明仇英的《清明上河圖》就更震撼了

在仇英的《清明上河圖》中,最有意思的應該屬於下面這個部分——休息中的勞工、生意不太好的店主、發呆的橋上人…

形形色色的描繪,生動至極。

▲船夫與搬運工——姿態妖嬈偷懶中的體力勞動者

▲肉店與租車店——何以解憂,唯有發呆

▲哺乳者——對面的那位同學不知是其丈夫還是看客…

▲橋上的人——與其他行色匆匆的人相比,橋上的這個人尤其引人注目,我不禁要問:他是誰?他在想什麼,他在看什麼?他從哪裡來,他要到哪裡去?

▲另一個橋上的人——不知仇英是否有隱喻,一棵牆外開花的樹,一位觀望牆內佳人的人

專車、捕魚、蓋房、打架…

仇英將我們帶入了一個正在進行的畫面中,這些人物並非靜止,他們只是被短暫定格在了這一瞬間,下一個動作,似乎每個人可以預見的到。

▲車——獨輪車與四輪車的不同待遇

▲食——岸邊與船上的飲食

▲打架——扯頭髮,是一種古老的搏斗方式

▲蓋房——請注意那個巨大的鋸

▲捕魚——先進的設施

明代的閒餘生活並不單調,權貴階層們跑馬、品茗、聽戲…;市井階層則是賞雜耍、看台戲、玩蹴鞠…極其豐富。

▲跑馬、射箭與亭台品茶——那個年代,這可是上流社會的活動

▲台戲——台下圍坐的觀眾與樹上的觀眾

▲套圈——如今的集市,這項活動仍很流行,無形中,我們與仇英建立起了某種聯繫…

▲蹴鞠——我們玩了幾百年的運動

▲摔跤與西域雜耍——一項表演,有錢的出錢,沒錢的想辦法出錢…

在明代蘇州城的河兩岸,集合了幾十家的各類商舖,這裡既有常見的青樓、學堂及麵店,也有花店、書坊和折扣店,甚至還有專門的兒童診所,社會分工在明代已經比較精細。

▲青樓與學堂——僅一牆之隔

▲鮮魚麵——旁邊就是河,這鮮魚麵差不了

▲參苓補膏——流傳了五個多世紀的保健

▲藥室——專門的兒科診所

▲花店與南貨——明代人的浪漫不比我們少

▲書坊——這櫃檯的大檯面真棒…

▲傾銷——你別以為只有現在的商家會喊「全場兩元」…

▲《萬樹園賜宴圖》軸

《萬樹園賜宴圖》軸,清乾隆,郎世寧等繪,絹本,設色,縱221.2cm,橫419.6cm。

畫的內容反映了,1754年乾隆在避暑山莊萬樹園接見三策淩的壯觀場面。

畫上氣氛莊嚴肅穆,乾隆皇帝坐在步輦上緩緩進入宴會場地,被接見的杜爾伯特部首領及文武官員在旁跪迎。

乾隆皇帝分別冊封他們為親王、郡王、貝勒、貝子的稱號及爵位,並賞賜金銀工藝品、玉器、瓷器’絹帛等物。

因畫上書款處絹脫落,作畫者已不能確指,但從畫風及檔案記載可知,郎世寧、王致誠及部分中國畫家參加了繪製工作。

對照真人寫生,收集素材,歷時一年才完成。畫幅完成後亦懸掛在承德避暑山莊卷阿勝境殿內,與馬術圖相對,一動一靜。

在看似莊嚴肅穆的場景中,咱們放大圖仔細一看。

▲居然有兩個人在竊竊私語

一人說著什麼,

另一人側耳傾聽。

他們前方的人可能對這個話題

也很有興趣,

紛紛抬眼暗中觀察。

而他們後方的人,

則笑而不語,高深莫測。

同一幅畫中,另外一個小角落

也非常引人注目

他彷彿是黑暗裡的一束光,

用不羈的眼白點亮了整個世界。

這應該也能算上清朝翻白眼的紅人之一了吧~

中國大陸新版歷史教科書,分六段論述文革的背景、過程和危害。

xxx

康熙為何叫康熙?雍正為何是雍正?清朝12帝的年號都有什麼含意?

xxx

網傳慈禧年輕時的彩色照片?北京故宮:不可能

xxx

【壬寅宮變】1542年,那一夜,宮女瘋了

xxx

《如果把中國422位皇帝放在一個群裏》第10集 – 復仇者聯盟

xxx

1900年四次御前會議,南中國集體抗旨。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