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高法院發布大數據報告:網約車案發率,遠低於傳統計程車。

中國最高法院發布大數據報告:網約車案發率,遠低於傳統計程車。

本文來源:中國之聲、新浪新聞

記者:孫瑩

數據和圖表來源:《網絡約車與傳統出租車服務過程中犯罪情況司法大數據專題報告》

2018年9月20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網絡約車與傳統出租車服務過程中犯罪情況司法大數據專題報告》。

中國司法大數據研究院社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李俊慧告訴記者,他們通過對人民法院大數據管理和服務平台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刑事一審審結案件的數據進行統計,首先對提供服務中犯罪總體情況進行分析,發現網約車發案率遠低於傳統的出租車。

傳統出租車司機萬人案發率為0.627,網絡約車司機萬人案發率為0.048 。

李俊慧說,2017年網約車司機每萬人案發率為0.048,這裡需要說明的是,網絡約車司機包括順風車司機和官方認定的網絡約車司機。

其中,77.78%案件的侵害對象為乘客。

而同期同種情形下,被告人為傳統出租車司機的案件量為170多件,傳統出租車司機每萬人案發率為0.627,其中,46.26%案件的侵害對象為乘客。

中國最高法院發布大數據報告:網約車案發率,遠低於傳統計程車。

網約車司機多發故意傷害罪;傳統出租車司機暴力犯罪和涉毒犯罪佔比高。

李俊慧指出,在提供服務過程中,由網絡約車司機實施的犯罪,排名靠前的罪名近四成是故意傷害罪,交通肇事罪佔16.67%, 強姦罪和強制猥褻罪合計也是16.67%。

由傳統出租車司機實施的犯罪,排名靠前的罪名近三成是故意傷害罪27.43%,走私、販賣、運輸、製造毒品罪佔16%,交通肇事罪佔14.29%,盜竊罪佔9.14%,危險駕駛罪佔8%,強姦罪6.86%。

中國最高法院發布大數據報告:網約車案發率,遠低於傳統計程車。

犯罪誘因:傳統出租車司機司乘合謀佔比高;網絡約車司機多因口角。

李俊慧說,數據分析顯示,在服務過程中,傳統出租車司機犯罪案件多為司乘合謀犯罪,司機提供運載工具,佔比三成,而網絡約車司機犯罪案件多為司機與乘客或他人發生口角,佔比四成。

在提供服務過程中,兩類司機與乘客發生口角的首要原因為車費,其中,網絡約車司機涉案佔比更高。

在網絡約車司機犯罪案件中,行車路線和遲到引發口角分別位居第二、第三原因。

在傳統出租車司機犯罪案件中,因瑣事和拒載引發口角位居第二、第三原因。

中國最高法院發布大數據報告:網約車案發率,遠低於傳統計程車。

▲注:此處內圈為傳統出租車司機,外圈為網絡約車司機。

數據分析同時提示,在提供服務過程中,由網絡約車司機實施犯罪的案件,61.11%的案件為臨時起意,而由傳統出租車司機實施犯罪的案件,這個比例是49.71%。

李俊慧說,這說明傳統出租車司機犯罪有預謀的比重,略高於臨時起意。

中國最高法院發布大數據報告:網約車案發率,遠低於傳統計程車。

犯罪地點多為車內,高峰時段為夜間。

數據顯示,在受害者為乘客的犯罪案件中,傳統出租車司機實施犯罪地點中,車內佔比最高,佔比45.68%。網絡約車司機實施犯罪地點中,起止點沿線地點佔比最高,佔比57.14%。

夜間是案件高發時段。

中國最高法院發布大數據報告:網約車案發率,遠低於傳統計程車。

在提供服務過程中,網絡約車司機實施犯罪的時間段為夜間的佔比50%。傳統出租車司機實施犯罪的時間段為夜間的佔比29.71%。

李俊慧說,這說明夜間無論對網約車出行方式還是傳統出租車出行方式,都對乘客有較大的安全隱患,尤其是網約車,私密性比傳統出租車更加明顯,因此需要不斷提高平台的安全保障能力和意識,提升乘客出行的安全保障能力。

網約車案件中暫無醉酒情節

“飲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提供服務過程中,由傳統出租車司機實施犯罪的案件,15.43%的案件中有醉酒情節。

乘客醉酒佔比51.85%,司機醉酒佔比48.15%。

中國最高法院發布大數據報告:網約車案發率,遠低於傳統計程車。

李俊慧介紹說,特別是在傳統出租車司機侵害乘客的案件中,有醉酒情節的佔比20.99%,其中乘客醉酒佔比83.35%,司機醉酒佔比16.65%。數據同時提示,網絡約車司機案件中暫無醉酒情節。

傳統出租車司機有前科記錄的雖然多於網絡約車司機,但侵害乘客案件中有犯罪前科的佔比,較網約車司機低7個百分點。

在司機侵害乘客案件中,傳統出租車司機案發時年齡,較網絡約車司機明顯偏高,有前科記錄多於網絡約車司機。

中國最高法院發布大數據報告:網約車案發率,遠低於傳統計程車。

不過李俊慧指出,傳統出租車司機犯罪案件中有犯罪前科記錄的佔比6.18%,其中,侵害乘客的有犯罪前科記錄的司機佔比7.32%。

網絡約車司機犯罪案件中,這兩個比例分別是11.11%,和14.29%,都比傳統出租車高。

中國最高法院發布大數據報告:網約車案發率,遠低於傳統計程車。

李俊慧特別強調,這些數據提示相關部門和相關平台運營企業,確實需要加強從業司機背景篩查,嚴格落實營運准入許可規定,以確保乘客出行安全。

閱讀原文

  滴滴暫停夜間服務後發現:一家獨大的「壟斷」有多可怕?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