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務陰影之下,中國影視產業遇冷,「橫店」危機來了。

本文來源:新浪娛樂

作者:葉子

近日,有媒體曝出橫店各影視工作室收到的東陽市稅務局通知:

不符合個體工商戶稅收定期定額管理條件的影視工作室,要於2018年6月30日起終止定期定額徵收方式,並需在45天內補繳稅額,否則稅務機關將依法處理。徵收方式將改為查賬徵收。

自6月初,在崔永元曝出影視業“陰陽合同”,國家稅務總局介入調查後,“稅務嚴查”、“影視產業鏈即將被嚴厲整治”的傳聞便日漸塵囂至上。

首先是包括華誼、唐德、歡瑞在內的九成影視股股價持續下跌,市值縮水。

隨後“補交今年1-6月份的稅款”“所有影視工作室稅率一刀切高達42%”等傳聞引發了一波行業震動。

關於明星片酬的相關政策也開始進擊,如“片酬不得高於製作成本的40%,主演片酬不得超過總片酬70%”。

8月,優愛騰三大視頻平台和400多家影視公司,先後發起抵制高片酬的聯名倡議,首次給明星片酬明碼限價5000萬。

限古令、稅政、片酬限價三管齊下,這些政策最早產生效應的地方,就是1996年建立、與中國影視業共生20餘年的亞洲最大影視城橫店。

有傳聞稱,以古裝劇拍攝為主的橫店“50%影視劇項目已停工”,武行、服化道等基層人員以及群演工作量大大減少,飲食住宿等周邊產業也一片蕭條。

靴子還未真正落地前,“橫店進入寒冬”的傳聞已經瘋傳。

在那一紙蓋著東陽稅務局紅戳的通知發出前夕,新浪娛樂曾對橫店——這個中國影視行業最受影響、最受衝擊、最受關注,也最具有反作用力的地方,進行了為期一周的實地探訪,並對話橫店眾多影視從業人員,與影視業休戚與共的周邊人士,以及身處漩渦中心的橫店影視城官方,試圖釐清還原這場聯動、滲透了整個影視產業鏈的“橫店危機”。

儘管橫店影視城有限公司董事長桑小慶否認了外界傳言的影視城營收下降42%的新聞,但橫店之外,整個影視產業鏈的蝴蝶效應已經產生。

橫店、無錫、霍爾果斯等影視稅收優惠地區開始調整稅收政策,一些需要補繳大量稅款的中小影視公司受重創甚至倒閉。

明星們和影視工作室面臨查稅和片酬佔比難題,合同不敢簽,很多項目不得不停工來觀望。部分產業鏈下游的影視營銷公司也因為新戲減少,業務量下降。

到底這個“ 冬天” 會持續多久?

50% 影視劇項目停拍?橫店網劇網大多而大劇少

沒有地方比橫店更能感知到中國影視行業的風吹草動。

限古令、稅政、片酬三管齊下,“50%影視劇項目停拍”的傳聞不脛而走。

有爆料稱,目前在國內最大的影視基地橫店拍攝的劇組不到十個,而往年會有四五十個,最多的一次記錄是將近六十個。

相比於去年多部古裝大劇齊拍,今年的橫店影視城大劇組稀少。

負責橫店所有影視拍攝相關事務的橫店影視城管理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陳明英,和副總經理林小良對此爆料表示否認。

不過,橫店影視城官方對新浪娛樂提供的2018年1—8月份劇組明細顯示,這28個劇組裡還包含“中國司法之路”“博物館宣傳片”“重慶特殊團”等幾部紀錄片,其他的劇組,也是一溜儿網劇和網絡大電影:《九天玄鳥》《未來唐伯虎點秋香》《魔道白骨衣》《黃飛鴻之獅魂覺醒》《青衣道士》《黃花塘往事》《寶塔鎮河妖3》《奇門斗法》《皇家龍虎豹》《混世魔猴》《九宮密碼》《天書》……

看這些貌似志奇志怪的作品名稱,便知八九不離十是投資不大、陣容不強的班底。

新浪娛樂探訪橫店影視城的幾大景區,包括清明上河圖、明清宮苑、廣州香港街、秦王宮、華夏文化園、紅色旅遊城以及一些景棚、外景地時發現,幾乎每個景區都只有一兩部戲在拍。

肉眼可見,絕大部分是網劇和網絡大電影。

劇組最多的明清宮苑有3部戲在拍,分別是網絡大電影《虎門鏢局》《錦衣衛神探》和貌似網劇的清宮戲《深宮之步步殺機》。

林小良不避諱地對新浪娛樂展示,下屬們向他報告橫店影視城各大景區每天在拍劇組名單的微信群,他回復了其中一個匯報:“沒什麼大劇組。”

他對此解釋道:“其實前兩個月殺青了一些大劇組,比如《陳情令》《江山紀》《白髮王妃》《聽雪樓》《慶餘年》《絕代雙驕》《大明皇妃》,現在因為政策的影響,確實大劇組比較少,但這和橫店的管理是沒關係的。”

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大劇組。

新浪娛樂實地探訪發現,橫店目前有兩部頭部古裝大劇在拍,一部是去年的爆款古裝劇續篇,一部是兩位電影咖主演的古裝神話劇。

或是由於敏感時期,這兩部劇幾乎沒有任何宣傳,後者尤甚,連很多業內人士都不知道其已經開機。

林小良也坦承:“確實有一些劇組要求我們不要將他們放到公開的劇組名單上。”

饒是如此,對比去年6-8月份橫店有《香蜜沉沉燼如霜》《延禧攻略》《巴清傳》《扶搖》《鳳求凰》《朝歌》《芸汐傳》《夜天子》《深宮計》《天下長安》《獨孤皇后》等大古裝劇在拍,前年同期有《大軍師司馬懿》《楚喬傳》《擇天記》《大唐榮耀》《遠大前程》《獨孤天下》《孤芳不自賞》《軒轅劍之漢之雲》《射雕英雄傳》《龍珠傳奇》《櫃中美人》。

今年的橫店劇組從數量到體量、咖位來看,確實弱勢些。

“因為古裝劇受到製約以及稅收、片酬問題,大家都在觀望,這錢投下去好不好?以及演員的片酬稅由誰來負責?如果是演員負責,有的演員可能就不來了。如果是投資人負責,那投資人的成本就增加了,他們也要重新考慮劃不划算。”

陳明英對此並不諱言,不過她也強調,“有些大組停拍了或延後了,但是這不影響我們整體的營收,也不是像外界所說的\’慘淡\’,這個我們完全有數字可以說話的。”

根據他們提供給新浪娛樂的數據,橫店影視城2018年前8個月的劇組數量是263個,2017年同期是205個,2016年同期147個,2015年同期101個。

▲(注:以上數據均不包含廣告片)

對於這份逐年遞增的劇組數據,新浪娛樂對比劇組清單發現,相較於2018年,前兩年“志奇志怪”的作品名極少。

有業內人士猜測:“這可能是因為以前網絡電影都沒有資格列入橫店劇組名單,但現在情勢所逼,不得不列入名單。”

陳明英向我們展示與各劇組對接的微信紀錄,“你看,很多劇組都只是延後了,他們都繼續在橫店籌備。很多劇組跟我們合同都簽了,已經看好景了,場景的押金都打給我們了,房間也都訂好了。那現在他們押金也沒有要回去,並不是說不拍了,等條件好了,他們還是會來橫店。”

據橫店影視城統計,目前在橫店籌備的劇組約54個,其中大劇組18個,“這些劇組9月開始將陸續開機,有的劇組可能需要十來個攝影棚、最少兩萬平方米。”

基層人員周邊產業被沖擊?更重視發票都在觀望 

除了開不了機的大項目,影視行業較為基層的工作人員以及旅遊業等周邊產業,同樣在切身感受著這一輪衝擊。

石可道具庫是橫店乃至全國最大的道具庫之一,拍出的影視作品數不勝數。

道具庫有兩棟大面積樓房,每棟都有好幾層,每層都分類整齊地擺放著各式唐漢、明清、歐式等不同類型的家具、生活用具和裝飾品。

老闆的女婿對我們一一“指認”了最近熱播的兩部清宮戲《延禧攻略》《如懿傳》所用過的龍椅、屏風等物件,“這兩部劇都挺捨得花錢的,很多東西都是定制的。”

不過,偌大的道具庫有些“人氣不足”。在我們探訪的二十來分鐘裡,僅有一輛劇組貨車在往外運輸道具。在一排排滿滿噹噹的貨架之間​​,只有零星幾個劇組美術師在挑道具——這情況顯然與這家道具庫巨大的存貨量不相匹配。

一位工作人員小聲告訴我們:“多少還是有影響的,畢竟劇組少了。”

在橫店拍攝網絡大電影《后宮》的武術導演王亞龍稱,目前橫店劇組尤其是大古裝戲劇組少,對武行們影響頗大:“有的兄弟可閒了,可能一個多月沒接著活兒的都有。別說跟組了,跑外圍(接散活兒)都難。普通武行本來工資就不高,很多人十幾天接不到戲,可能就沒法兒養家了,心裡就挺著急的。”

曾經在張紀中版《神鵰俠侶》中給黃曉明、劉亦菲當動作替身的武術導演郭亞莎告訴新浪娛樂,橫店外圍武行的工資一般是300一天,技術好一點的400、500一天的也有。相對於跟組平均月薪八九千,辛苦且危險係數高的武行跑外圍多是無奈之舉。

目前,郭亞莎正在橫店拍攝網劇《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他表示,因為這部劇在政策傳聞巨變前就已經開拍,且陣容以新人為主,故受政策影響不大。

但他也透露,如今劇組更加注重發票了。

“這樣在賬目上會更清楚。這個很正常,我覺得也不是說刻意地在開發票上嚴格,這就是一個正常的手續。”

橫店華星餐廳的老闆駱先生也透露,如今劇組人員確實更注重發票了。

“今年崔永元那事兒發生後,影響挺大的,劇組的人來吃飯就開始很講究了。以前那些人吃什麼,或者請吃飯,根本不會記賬,都無所謂的。現在每天吃飯都要發票。他們很多人有自己的公司,需要報稅。”

十年前,在香港生活二十年的駱老闆回到家鄉,在橫店開了第一家茶餐廳大城小廚。因為地道的港味,大城小廚和後來開張的華星餐廳先後經歷劇組人員常光顧的輝煌時期,周星馳、徐克、爾冬升、趙麗穎、林更新、陳偉霆等都曾來這裡用餐。

從去年年底開始,生意漸漸不再火熱。“生意差不多減少了一半,因為開銷大,現在收入最多可能是一萬五到兩萬一個月,只相當於一份工資,還得冒風險。”駱先生苦笑說,如今店裡只留下了基本的人手,“以前20個人,現在才12個人。”

相比大城小廚和華星餐廳,橫店另一家網紅茶餐廳憶廟街算是近兩年的後起之秀。老闆表示自己的生意並未受到影響。“劇組肯定是變少了,但是有很多劇組在觀望,就還是在橫店籌備,所以我的客人還是沒有少。 ”

“我可能只是一個外人,但是我知道他們每天聊什麼,就是大家怎麼去解決,怎麼去處理這個問題。目前的狀況只是暫時性的,你該籌備還是籌備著。我覺得我這個信息表達得是很準確的,因為我這裡可以說是橫店劇組最集中的地方”,老闆篤定說。

群演無戲可接?不少人選擇離開終成“ 路人甲 

橫店群演,也稱橫漂,曾在爾冬升電影《我不是路人甲》中進入職業的高光時刻。但作為整個橫店影視產業鏈中個體最不具不可替代性的職業,在大環境的巨變之中,有傳聞稱橫店群演們也集體陷入無戲可接的窘境。

2003年橫店影視城為了對混亂的橫漂生態進行統一管理,成立了演員公會,群眾演員需持證上崗。

從去年年底開始,公會進一步規範制度,要求每個群演只能加入一個由公會管理人員作為群主的微信群,群演們可以在微信群裡有序認領劇組通告。

不過,在橫店國防路上的演員公會演員服務部裡,新浪娛樂發現依然有不少群演圍坐著等通告。

剛來橫店兩個月的群演小李告訴我們,兩百多人的通告群裡通告並不多,運氣好的時候一天來兩個劇組通告,大多是小劇組,一般只需要十幾二十個人,只要一發出來,就會被秒搶光。

“來了後發現需要的群演並不多,大古裝戲不讓拍了,那種戲需要的群演才多。我們來這裡等著,是為了碰碰運氣,比如有的劇組拍戲臨時換場次需要群演了,會開車來服務部里拉人走。”小李解釋稱,來了橫店兩個月,沒搶到幾次通告。

和很多橫漂一樣,小李的朋友大飛當初是因為看了爾冬升那部《我不是路人甲》而來到橫店,如今已經駐紮在橫店兩年。

他說,從去年年底到今年,活兒確實是變少了。

“我現在也就跑跑相熟的領隊私下留給我的名額,不過也不多了。戲荒的時候,我就賺點外快過生活。”

似乎比小李和大飛幸運的是特約演員小馬。28歲的小馬曾經是一名軍人,來橫店的兩年時間裡,他跑著群演的活兒,主業卻是運營一家名叫傾城國際的青旅。他最近跑過通告的大劇組是7 月份殺青的張新成主演的《大宋少年天團》。

▲《枕上書》劇組在面試特約演員

傾城國際前台的姑娘告訴我們,為了不影響其他客人的居住質量,以前店裡會將長住的群演的接待人數控制在 10人以內。

“但是這兩個月,很多群演沒戲拍,不少人離開了橫店。這個走在街上就能發現,以前自備小板凳以方便在片場休息的群演很多,現在就比較少了。 ”

住在傾城國際的21歲姑娘英子是一名大三英語系學生。因為此前偶然在像山影視城被選為《極限挑戰》第三季某期節目中孫紅雷的配戲搭檔,並見到了愛豆張藝興,她冉冉升起了當演員的夢想。

“現在就是戲少呀。我的室友沒戲拍已經在床上躺半個月了,另外一個群演室友前幾天錢花光了沒戲拍,也離開橫店了。”

橫店影視城提供給新浪娛樂的數據顯示:橫店目前累計註冊群眾演員6多萬人; 2017年,全年輸送劇組的群眾演員共69萬人次,同比增長21%;2018年1-6月,輸送給各劇組的群演人數約33萬人次,同比持平。

與這數據形成反差的是,有媒體報導因為如今大量群演無戲可拍,“橋洞底下躺著的又多了幾個。”

橫店影視城有限公司董事長桑小慶不諱言,確實存在群演通告減少的情況。

影視城收入下降42% 是錯誤報導巨變是杯具還是洗牌? 

新浪娛樂走訪至桑小慶位於萬盛街58號橫店影視城鐘樓的辦公處時,他第一句話便說:“最近關於橫店的報導很多,也有其他媒體來了橫店,但是你們是第一家來找我們的。”

他一邊說一邊掏出手機,指出近期某篇關於橫店的報導中的一句話“一位橫店影視城的內部人員表示,\’今年影視城的收入下降了42%”

“之前也有好幾篇是這樣,首先他們也沒有到過我們公司採訪,這些數據我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而且這些數據信息都是錯誤的信息,我們公司營收怎麼就下降了42% ?我們還上升了呢。”桑小慶表示無奈。

的確,橫店影視2018年半年報顯示,其上半年營業收入14.654億,去年同期收入12.416億,同比增長18.02%,淨利潤同期增長13.14%。

對於限古令、稅改和片酬限價所帶來的行業動盪,桑小慶將之形容為“洗牌”。

“可能對某個明星,某一個影視公司,這一陣會比較難過,甚至有些公司可能以前不規範,現在還不一定熬得過去。但是我覺得對整個行業來講,納稅也好片酬限價也好,都太正常了。哪個行業能靠偷稅漏稅發展壯大的?我們內部開會,也覺得片酬限價不是壞事,意味著劇組有更多的錢花在製作上面,才有錢租得起攝影棚,才用得起好的景。否則一部劇還沒拍,兩個主演就把50%的錢先拿走了,這不正常,全世界也沒有這樣的先例。”

桑小慶還提及最近熱播的《如懿傳》《延禧攻略》,“它們有一個共同點,都是在製作上肯花錢。特別是於正,我們知道他在演員上不大願意花錢,但製作上的錢他絕對不省的,他一千多萬搭個景是很正常的事情。”

《如懿傳》製片人黃瀾也曾在新浪潮論壇上聲援“平台限價”,稱這一舉措能過濾掉特別浮躁的投資。

“這兩年圈子的確發展得太快了,很多不成熟的都被拔苗助長了,但在這個過程中,泡沫也會過濾掉,能留下真正有演技有追求的人。沒有任何一件事可以滅絕真正的熱愛,如果你以前片酬一千萬,現在五百萬你就不干了嗎,這也不見得。我們應該敞開懷抱去觀察未來會怎樣發展,大家會更好的反思究竟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值得你付出風險和成本,也許我們會因此變得更好,製作會更集中,出來的作品也許會更棒,拭目以待。

當被問及當下古裝劇政策、稅政以及片酬政策對橫店影視城的影響,桑小慶並未否認目前橫店不少大劇項目停拍、網劇網絡電影居多,但他也樂觀強調,“寒冬”是不存在。

“橫店影視城做的不是個別公司的業務,也不是做某個題材的業務,更不是做半年的業務。我們做的是一個理論上具有持續的行業業務。我們不會把這種短期政策性的,甚至逃稅個案性的情況,來作為一個行業興衰的標準。而且老百姓的精神文化需求是長期的,不管是電影、網絡劇還是電視劇,只是平台不同,對他們來說都是作品。”

桑小慶表示,橫店影視城領導層正在研究方案,如何去幫助真正有困難,長期優質合作而且確實比較優秀的影視公司。“比如我們願意拿出一些資源,比如給一些銀行的優惠,或是拍攝的優惠政策等,大家一起\’過冬\’嘛。”

“幫助他們度過最多半年或一年時間,我相信這個時間不會長。這個時間不可能長的,因為從根本上來看,只要老百姓看影視作品的需求不改變,這個行業就始終還在,就始終還是會有一批影視公司存在。”

行業將停擺?整個產業鏈蝴蝶效應已產生 

8月底,新浪娛樂實地探訪橫店影視產業實驗區時看到,園區門口的一整面牆上,貼著紅色的“2017年度東陽納稅百強影視企業名單”。名單中除了橫店影視股份有限公司,還包含華誼、天娛、青雨、唐德、天意、正午陽光、新麗、歡娛、歡瑞、東陽美拉、樂視花兒、夢幻星生園、拉風等國內影視製作行業龍頭公司。相比於近幾個月影視行業的愁雲慘淡,這張喜慶的名單略顯“祥和”。

不僅僅是橫店,這場大地震波及甚廣

早在8月初,編劇余飛曾告訴新浪娛樂,雖然並沒有相關政策條文發布,但自己和不少編劇的工作室已經接到通知:從2018年1月1日起,作為一般納稅人的工作室個人所得稅取消核定徵收,全部改成查賬徵收。如果按查賬徵收,總體稅率大概在收入的42%左右,工作室還需補交2018年1月至6月的稅費。

9 月7日,有新聞爆料稱,除了明星工作室稅收稅率從6%提高到42%外,政府口頭傳達要求各路明星10月份必須要補繳完稅收,“政府的要求是,你先去補繳,到了10月底再抽查,所以現在明星藝人都在忙著去補稅。”此爆料一出,“一、二線明星以及整個娛樂圈將面臨大洗牌”等聳動標題擴散至全網。

不過,將工作室註冊在江蘇新沂的某北京影視營銷公司的負責人Alice對此爆料表示存疑。她告訴新浪娛樂,雖然政策還未正式下達,但自己公司已經收到了相關部門口頭通知:累計年收入超500萬的一般納稅人工作室從今年10月開始改成查賬徵收,但不用補稅。“ 反正我們公司註冊的園區是不用補了,但每個園區不一樣。”

至於藝人被要求10月份補繳完稅收的傳聞,Alice透露自己的公司也給很多藝人做財務,目前都沒有被要求補繳。“每天的傳聞都不一樣,還是要等紅頭文件。”

國內某一線男演員也有工作室註冊在東陽,其宣傳人員並未透露工作室或藝人是否需要補繳稅款,不過他們也承認,因為目前沒有明確的稅務政策落地,但卻有各種傳聞,導致演員雖然與劇方達成合作意向,但遲遲未能簽訂合約。

“兩方都疑惑,片酬稅到底應該哪方承擔?如果劇方承擔會不會出問題?是應該按舊稅制還是新稅制來繳稅?需不需要補繳?都是問號。簽合同的事已經拖了一個月。”

慈文傳媒副總裁趙斌則告訴新浪娛樂,由於橫店目前沒有工作室在橫店,旗下也沒有頭部藝人,所以公司受到的新稅政和片酬政策的影響比較小,也沒有新戲像很多項目那樣停拍。

不僅僅是影視製作公司、藝人方和影視工作室們頭疼,不少影視營銷公司也表示“不好過”。

營銷公司處在電視劇生產播出的下游位置,據新浪娛樂打探,有的營銷公司在電視劇快殺青或快定檔時接到營銷案,也有的是在電視劇拍攝期甚至開機前提早進入,以對劇集進行營銷點的提前預埋或籌備。

在第二種情況下,當電視劇因為限古令、稅務、片酬等問題停拍或延遲拍攝時,營銷公司就倒霉了。Alice透露,自己一個朋友的營銷公司主要做電視劇營銷,“確實是受到影視劇項目停拍影響,業務沒有以前那麼多了。”

北京某家新興影視營銷公司的宣傳總監李子表示自己的公司並未受影響,但長遠來看,情況似乎也不容樂觀:“電視台網站積壓的劇目很多,就算製片方因為稅務拍片量減少,營銷公司也還能從平台接。至少這些待播劇播完之前,營銷公司應該影響不大。但長期來看,拍片的都少了,那營銷公司劇的項目變少是早晚的事兒。”

北京某頭部影視營銷公司的宣傳小星有類似觀點:“我和同事們都表示,目前還沒有感覺到業務減少,但明年可能會是\’小寒冬\’。”

有行業聲音說,“ 行業停擺已成為大概率事件”。

當新浪娛樂將製片人黃瀾“擠壓泡沫”的觀點轉述給《如懿傳》導演汪俊時,他表示並不認同。

“不可能說擠出去了就擠出去了。我去台灣見那麼多以前的製片人、大佬,都是拍過瓊瑤劇的,一個個在飯桌上抹眼淚,說我們太慘了,我們一部戲的投資才50萬人民幣!還不夠你們一個演員的片酬。

我們可能會走這樣的路。當然我們人口基數大,可能沒那麼快。那天我們在吃飯時候,演員都開始說“冬天”了,只有泡沫才能繁榮,沒有泡沫怎麼繁榮?我對未來非常悲觀。”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