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大學數據調查報告:中國兒童販子最常走的10條路,重慶、成都是「兒童的噩夢」。

本文來源:Sohu數字之道(微信id:foxgirlnews)

孩子丟失是家庭無法治癒的傷口,偌大的中國,茫茫人海,他們能被賣去哪兒?

武漢大學王真課題組發表於Nature Sustainability的論文,揭開了兒童販賣的複雜路徑,密集的路線織成一張大網,每天都在伺機捕捉孩子。

其中,重慶、成都、莆田等多個城市,可謂是“兒童的噩夢”。

8個淨販入兒童的省市

以武漢大學王真為第一作者的5位學者(以下簡稱“王真課題組”)於2018年5月在英國Nature Sustainability 期刊(譯為《自然·可持續發展》),發表了學術論文Child trafficking networks of illegal adoption in China (譯為《中國非法收養的兒童拐賣網絡》),分析了寶貝回家網站的22531條省級數據和22139條市級數據,詳細描繪了中國的兒童販賣路線和重點地區。

武漢大學數據調查報告:中國兒童販子最常走的10條路,重慶、成都是「兒童的噩夢」。

王真課題組按照一個地區“兒童販入人數與販出人數比例”,對全國34個省(區、市)分析後發現,河南、河北、山東、天津、北京、重慶、福建、廣東等8個省市為兒童淨販入地,即“買入”超過“賣出”,新疆和台灣的兒童販入與販出人數大致相等,全國其他地區為淨販出地。

就絕對數量來看,王真課題組同樣發現有8個省份最為猖獗,按照“買入+賣出”計算,最猖獗的是河南,其後是江蘇、山東、福建、河北、四川、廣東、安徽,這8個省份“賣掉”的兒童佔走失兒童總人數的66.3%,“買入”的兒童人數佔全國的52.9%。

值得注意的是,除福建以外,河南、江蘇等7省均為人口大省,“男孩能傳宗接代”的陳舊觀念在許多地區仍然存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兒童販賣的猖獗程度。

王真課題組的研究還表明,四川為全國最大的兒童淨販出地,山西、江蘇緊隨其後。

小小年紀就像物品一樣被買來賣去,命運被徹底改寫,可能遇到善良的買主,也可能被虐待、被施暴。

這些孩子們究竟從哪裡來,又到何處去?兒童販賣的源頭和終點在哪兒?

10條人販子最常走的路

王真課題組在完成大數據分析後發現,全國有10條“人販子最常經過的路段”,而這10條關鍵路段中有8條都在500km以下。

武漢大學數據調查報告:中國兒童販子最常走的10條路,重慶、成都是「兒童的噩夢」。武漢大學數據調查報告:中國兒童販子最常走的10條路,重慶、成都是「兒童的噩夢」。武漢大學數據調查報告:中國兒童販子最常走的10條路,重慶、成都是「兒童的噩夢」。武漢大學數據調查報告:中國兒童販子最常走的10條路,重慶、成都是「兒童的噩夢」。武漢大學數據調查報告:中國兒童販子最常走的10條路,重慶、成都是「兒童的噩夢」。武漢大學數據調查報告:中國兒童販子最常走的10條路,重慶、成都是「兒童的噩夢」。

我們通常認為“人販子會把孩子賣到很遠的地方”,但王真課題組研究表明,58.2%的兒童販賣為省內販賣,即在同省城市間或同城販賣,因而兒童販賣主要以短途為主。

重慶、莆田當地兒童失踪總數的69.2%和63.4%是同城販賣。

2018年5月,貴州遵義一對夫妻時隔31年見到被拐賣的兒子,發現兒子原來一直在遵義,和自己僅相隔十幾公里,而且還經常去親叔叔開的小吃店。

被販賣的孩子大多年齡較小,許多尚在襁褓之中,外貌變化比較快,即使在同一座城市也不易被察覺。

我們知道了這幾條最常走的路段,就能把孩子找回來嗎?

國內的兒童販賣分散性很強,全國有成百上千條路線,兩個城市之間經常有多條可選路徑。

上圖數據中走的最多的這10條關鍵路段也只佔販賣路線總數的2.2%,還有許多孩子在被賣掉時沒有走這幾條路,等待他們的又是怎樣的命運?

26個兒童販賣的關鍵城市

在分析了所有路線後,王真課題組發現了26個關鍵城市,每個都與超過100個城市有兒童販賣往來,這26個城市中有16個為省會城市或直轄市,就“買入”和“賣出”的兒童總人數來看,莆田、重慶、上海的情況最嚴重。

武漢大學數據調查報告:中國兒童販子最常走的10條路,重慶、成都是「兒童的噩夢」。

“賣掉”兒童最多的4個城市是上海、成都、重慶、福州,每個城市均超過524起,其後是莆田、南京、西安,各自均有超過435起販出兒童的案件。

莆田、徐州、重慶、邯鄲是“買入”兒童最多的城市,每個城市均有超過544起,其後還有成都、鄭州,兩地均有超過420起販入兒童的案件。

有一個城市很特殊—— 莆田,這個東南沿海的四線小城,除了造鞋、開男科婦科整容醫院以外,童養媳的現象曾經非常普遍。

這些女孩中的許多人共用一個名字“阿樂”,她們在年少時被從福州長樂區“抱來”,運氣好的可以受到疼愛,運氣不好的在買主家裡充當著勞動力、出氣筒、生育機器。

每年都有兒童像快遞一樣“被發貨”、“被轉運”、“被簽收”,只可惜這一份份“快遞”的背後是一個個家庭的破碎和絕望。我們應該打擊“賣家”和“買主”,同時需要警惕連接二者的“橋樑城市”。

6大兒童販賣的“橋樑城市”

王真課題組發現,國內的兒童販賣網絡呈現明顯的地域性,分別以東北、華北、華中、華東、華南、西南的城市為主要構成(原文用數字1-6表示,對應下文的6種顏色),但地域劃分並不絕對,例如地處華東的上海與中西部城市鄭州、西安等屬同一犯罪網絡。

不同的犯罪網絡之間也有往來。

許多販賣路線從北京、上海、廣州、泉州、重慶、成都經過,它們對自身所處的犯罪網絡有著重大影響。

武漢大學數據調查報告:中國兒童販子最常走的10條路,重慶、成都是「兒童的噩夢」。

相比之下,經濟較落後的西北、東北、西南的對販賣網絡的影響偏弱,但有2個城市非常特殊,它們不僅本身就是買賣兒童的關鍵城市,而且還承擔著整個西南地區被拐兒童的“橋樑”,它們就是重慶和成都。經過成都的販賣路線,占到全國販賣路線總數的7.1%。

時至今日,中國仍沒有關於兒童失踪、販賣的年度數據和報告,公安部打拐辦自2007年成立至今,已經幫助很多孩子重返父母的懷抱。2018年最高檢主管的《方圓》雜誌數據顯示,目前全國範圍內的拐賣兒童案件,已經下降至一年不到100起。

那些被拐的孩子們過的如何?我們再也無法得知他們當時到底經歷了什麼,當人販子牽著他們的手走上那一條條罪惡的路線,他們那時可曾害怕過?

參考資料:

Wang, Z., Wei, L., Peng, S., Deng, L. & Niu, B. (2018). China-trafficking Network of Illegal Adoption in China, Nature Sustainability, Vol 1, 254-260. https: //doi.org/10.1038/s41893-018-0065-5

武漢大學新聞網《王真課題組基於大數據分析中國兒童拐賣網絡相關成果在<自然•可持續發展>發表》

寶貝回家網站(http://www.baobeihuijia.com/Index.aspx)

新華網《中國每年20萬左右兒童失踪信息孤島成打拐攔路虎》

觀察者《媒體稱“我國每年約20萬兒童失踪” 公安部打拐辦主任闢謠》

方圓雜誌《10年打拐!公安部刑偵局副局長陳士渠揭秘拐賣兒童不為人知的真相》

貴陽晚報《苦尋31年的兒子,竟和自己相隔不過10來公里!兒子常去的牛肉粉店,正是親叔父開的》

武漢大學數據調查報告:中國兒童販子最常走的10條路,重慶、成都是「兒童的噩夢」。

閱讀原文

  深圳有間「尋子店」,開業十多年「警世」。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