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垃圾分類,我一直沒看懂。

本文來源:上流UpFlow

微信id:heyupflow

作者:吳丹妮

編輯呆羊

原標題:港真,中國的垃圾分類我一直沒看懂

考大家一道題:

面前的垃圾桶上分別貼有“ 廚餘垃圾 ”、“ 可回收垃圾 ”、“ 有害垃圾 ”、“ 其他垃圾 ”四種標籤。

如果你的垃圾袋裡有用過的餐巾紙香蕉皮過期的化妝品礦泉水瓶,它們分別要扔到哪個垃圾桶裡?

怎麼樣,這種熟悉的懵逼感,是不是每回扔垃圾的時候都要經歷一次?

心裡想著要做好分類,可卻實在不知道標籤上的概念具體是什麼含義,該怎麼對號入座,於是忐忑猶豫半天,最終還是隨便找了個垃圾桶扔進去

人們總覺得垃圾分類多此一舉   

2018年7月,“ 2017年度北京市民公共行為文明指數”公佈,在一眾喜氣洋洋攀升的指數之中,“垃圾分類處理”這一欄顯得尤其刺眼 —— 較2016年下跌9.4%,創下各項數據之最

然而,就在2017年,北京其實剛剛開啟了新一輪“乾濕分離”的垃圾分類推進工作,五花八門的試點措施在各條胡同和街道裡輪番上演。

▲北京市垃圾分類宣傳

有的小區將標著“廚餘”、“可回收”、“其他”字樣的三類桶,變成了“其他垃圾”和“廚餘垃圾”的兩類桶

但是經過簡化的分類,實際取得的效果依舊很小—— “廚餘垃圾”桶裡的垃圾五花八門,而本應該放置乾垃圾的“其他垃圾”桶,則混雜著果皮、菜葉、剩飯等廚餘垃圾。

▲綠色小垃圾桶專收以廚餘垃圾為主的“濕垃圾”,“乾垃圾”則扔到另外兩個大垃圾桶

有些小區嘗試了“ 垃圾不落地 ”的方式,直接拿掉公用垃圾桶,每家每戶的垃圾都由師傅專門上門來收

比如史家胡同,它不再像一般住宅小區那樣擺放不同顏色的垃圾桶,而是把垃圾桶裝上小型垃圾車,分揀員在各家各戶收垃圾時,就順手分揀垃圾。

想法雖然好,然而事實上胡同裡至少有半數居民,根本不會事先把垃圾分類

這可苦了垃圾分揀員們,24名專配的分揀員成了胡同裡的“分揀大軍”,每天分揀員大約要分揀各種垃圾5至10噸

有的時候,好不容易小區居民們想著要做到“垃圾分類”,家裡特地買好了不同的小垃圾桶分裝垃圾、出門扔的時候也套了不同的袋子,反而是社區工作人員,根本就沒把“垃圾分類”當回事兒,只是應付應付檢查。

▲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更尷尬的是,這些辛辛苦苦分揀出來的垃圾,其實只有廚餘垃圾有完整的回收鏈,其他的又會被重新混成一團拖走燒掉,這也讓居民們對於垃圾分類提不起興趣,覺得完全是多此一舉,毫不在乎。

▲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一年多就落這麼個成效,實在是讓人哭笑不得,不過北京倒也不是獨一份,算是全國各大中城市的一個縮影。

垃圾粗暴處理成了城市的頑疾,分類“治療”總是失敗,問題出在哪兒了?

永遠在變的垃圾分類法 

首先要背這口大鍋的,是永遠在變的垃圾分類法

大部分人了解到的都是“ 紅綠藍黑垃圾分類法 ”,紅綠藍黑四種顏色的垃圾桶分別代表有害垃圾、廚餘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具體分類依據大致如下:

敲黑板,現在文章開頭的那道題就有答案啦——

用過的餐巾紙屬於其他垃圾、香蕉皮是廚餘垃圾、過了期的化妝品是有害垃圾、礦泉水瓶是可回收垃圾。

好不容易記清了分類,然而當你理論聯繫實際、準備一展身手的時候,就會發現……咦,這咋不太一樣了?

事實上,關於垃圾分類的方法,不同的城市、同一城市的不同時間都不一樣

在深圳,你看到最新的垃圾桶可能是這樣的:

在上海,從2000年開始到現在,已經至少換了5個版本

2000年的分類方法為有機垃圾、無機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垃圾

2002年開始實行“ 一市兩制 ”,在焚燒廠服務的地區,垃圾分類比較簡單粗暴,為可焚燒、不可焚燒、廢玻璃和有害垃圾四種;其他區域則分為可堆肥、不可堆肥、廢玻璃和有害垃圾四種。

2007年,分類標準又變了,改為可回收物、廚余其他、廢玻璃和有害垃圾

到了2011年,上海又啟動以乾濕分類為基礎的2 X模式。也就是說,鼓勵大家先把乾濕垃圾分開,其他的可以根據處置能力再分。

2014年,2 X中的X又被細化為了有害垃圾和可回收物,並且一直推行到了現在。

瞧瞧這一套套的分類標準和花樣百出的分類名詞,光看字面,實在讓人頭大。

乾濕垃圾是靠水分區別嗎?

有機垃圾和無機垃圾又分別是什麼?

如果一件垃圾同時歸屬兩個類別,應該扔到哪裡?……

本來知識更新的速度就永遠追不上垃圾桶變化的速度,再加上每當新的分類辦法出台,除了在本地新聞裡看到通知,最多不過是在小區裡看到幾個張貼海報、分發手冊的志願者,很少有人真的去了解過該怎麼分。

要知道,垃圾分類從來不只是在居民小區擺幾個分類的垃圾箱就算完事的,它其實是一個很複雜的全鏈條行為。

垃圾分類中的四大環節,投放、收集、運輸、處置,猶如四個相互咬合的齒輪,任何一環被卡住都會讓整個鏈條無法運轉。

如今的情況是,市民的在分類投放上的不配合讓後續的分類收集、運輸和處置工作停滯不前,而這反過來又加深了市民對分類投放必要性的懷疑。

鏈條的每一環都被卡得死死的,這使得垃圾分類工作在中國城市裡舉步維艱。

更糟糕的是,中國垃圾分類的某些方面甚至還在退步。

過去,許多家庭還有收集廢紙箱、飲料瓶,然後賣給廢品回收師傅的習慣

有報導稱,2008年前後,北京再生資源綜合回收率甚至達到30%,這也算是在源頭上完成了一部分垃圾分類的工作。

可如今,騎著三輪車穿梭在大街小巷間的收廢品師傅,逐漸銷聲匿跡

以北京為例,2008年北京最大的廢品回收區“東小口廢品回收集散地”曾聚集上千人,他們分工明確,整車的廢紙、塑料等被運至河北等地。

但是在2012年,“東小口”被拆遷疏解,理由是“加大對廢品回收市場等低端產業的清理”。

2014年,昌平區決定有序清退廢品回收、建材、小商品等低端市場,廢品回收市場大面積萎縮。

▲當北京完整的垃圾分類製度還沒形成時,真的該讓收廢品師傅們“消失”嗎?

利潤斷崖式下跌也加劇了行業的萎縮。廢品回收價格大不如前,面對著越來越低的利潤和不景氣的市場,許多廢品回收站關門倒閉

而對於精打細算過日子的家庭來說,一方面囤了廢品找不著人來收,另一方面廢品也賣不了多少錢,到頭來,越來越多的廢品和生活垃圾一起被丟進了街頭的垃圾桶裡。

想追上國外的腳步,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相比於中國垃圾分類仍然處於初級階段,在國外,許多國家已經開展了很長時間

有的國家將垃圾分類作為學校教育的一部分,還有的國家用了將近一代人的時間來讓人們養成這種習慣。

▲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日本為了推行垃圾分類,直接將垃圾桶從街頭撤走,讓人們只能把垃圾帶回家分類處理,在源頭上杜絕民眾隨意丟棄的可能。

但是,如何保證每家每戶都願意並且正確地把垃圾分類呢?

靠的是定點定時回收

每戶家庭的牆上都貼有兩張時刻表,一張是電車時刻表,另一張就是垃圾回收時間表。每週7天,回收垃圾的種類每天各不相同。

▲日本某地的垃圾回收時間表

居民需要在垃圾清運當天早晨8點前,把垃圾堆放到指定地,不能錯過時間,否則就要等下週,而如果垃圾沒有正確分類便會被拒收。

大件垃圾如舊電視、舊冰箱,則需要提前打電話給當地的垃圾管理科,不僅要約定回收時間,還要支付相應的費用

當然,如果沒有相應的保障措施,這套分類體係也是無法成功運轉的。

日本制定了《廢棄物處理法》,市民如違反規定亂扔垃圾,會被警察拘捕,並且處以3萬—5萬日元的罰款。

▲日本工作人員回收垃圾

從小到大成體系的教育,也是日本居民垃圾分類意識比較好的原因所在,家裡父母會教,學校裡老師也會進一步普及垃圾分類的方法。

日本政府還編制印刷了非常詳細的垃圾分類手冊,這類手冊一般動輒三四十頁,附錄裡甚至還有垃圾分類大辭典,居民們能夠按照五十音圖的順序檢索各品種垃圾的分類方法,保證處理垃圾時有據可循。

▲京都政府印發的中文版垃圾分類手冊中的一頁

日本在垃圾分類上堪稱處女座的極致,比如一個香煙盒,整體的紙盒、外包的塑料薄膜、封口處的鋁箔要依次被分為紙、塑料和金屬,分三類丟棄

來自家庭、學校、社會全方位的影響也讓垃圾分類投放成為他們的自覺行為,如果有人沒有嚴格地執行垃圾分類的話,是會被社區其他人瞧不起的。

相比較之下,中國街道上的垃圾筒經歷一番走馬燈式的變換,樣式層出不窮,卻都沒有成功引導人們分類投放垃圾。

如今,400多個大大小小的垃圾場已經逐漸將北京城包圍,成為了傳說中的“七環”,一點點蠶食城市的土地和空間,建立有效的垃圾分類回收系統的需求越來越迫切。

2017年3月,有關部門又提出要到2020年底基本建立相關法規,形成可複制、可推廣的生活垃圾分類模式。

不過,是不是真的能從過去豐富的失敗經歷中總結經驗,成功從這場垃圾戰中突圍成功呢?

emmm……留給大家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