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群星探天天在找「網醜」,就算是做壞事出名,「有紅」就行。

本文來源:懂懂筆記(微信id:dongdong_note)

作者:木子

編輯:秦言

8月21日, G334次列車上,一名孫姓男子態度囂張地霸占了某女乘客的座位。該視頻事後在網上曝光,孫姓男子隨後遭到了網友的口誅筆伐,並送其稱號“座霸”。

  那個在濟南高鐵奇葩霸座,被肉搜成網紅的男子道歉了。(附影片)

然而半個月之後,有細心的網友發現,該孫姓男子的微博通過了官方認證(大V),認證信息顯示其為“高鐵\’座霸\’事件當事人”。

更令人不齒的是,9月1日此人坐在輪椅上嬉皮笑臉調侃佔座一事的一段視頻流出,更是引發了公眾的憤怒。

有不少網友感慨到,原來壞事做多了,也是能成為“網紅”的,估計接下來會有不少廣告主聯繫上“座霸哥”,洽談代言宣傳業務了。

“(微博)給他留言了,但並沒有得到回复,還得想想其他辦法。”一直在聯繫“座霸哥”的,還有自稱是職業網紅星探的王華(化名)。

他告訴懂懂筆記,網紅星探之間收入差距不小,精明的星探,每天的工作職責就是挖掘有資質成為網紅的人物。

找到之後,簽約、包裝,再輸送給有需要的MCN機構,以此賺取可觀的佣金。

而最近,除了“座霸哥”之外,王華還盯上了“髮際線男孩”等好幾位具有爭議性的“特型網紅”,他預感到只要能和其中一位合作成功,就能獲得高額的提成。

“你說他們是網醜也行,但是他們有流量呀!”

  那位杭州剪頭毛被坑的小吳表情包,至於理髮廳,已經涼了。

那麼,在網紅臉逐漸失去市場關注後,不整容、純天然、自帶話題的網紅(網醜)後市場,這些星探又是如何運作的呢?

星探,是網紅出名過程中的“關鍵推手”

“我是兩年前接觸(網紅)星探這一行的。”

王華告訴懂懂筆記,2016年他本來是計劃跳槽到廣告行業的,卻沒想誤打誤撞,進了如今的這家文化傳媒公司。

而這家公司主要從事的業務,就是幫部分中小規模MCN機構挖掘、包裝、推薦具有培養潛質的網紅新人。

為了能夠及時發現熱點事件中的爭議人物,他每天都要看查看大量的信息流應用,關注任何一個有可能引起廣泛熱議(爭議)的新聞事件,隨後進行篩選、記錄。

“也不是每一次都能聯繫上那些熱門事件的核心人物,要靠運氣。”王華表示,就以“座霸哥”或“髮際線男孩”這類已經紅到發紫的新聞人物為例,一般都會有大量網紅星探在主動與之接觸和聯繫。

對方是否願意合作,成為一名網紅人物是一回事,和哪一家機構合作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同時聯繫上該事件人物的星探機構實在太多,那麼拼的就是實力和條件了。

“像我們公司這樣實力一般的,(太出名的)就只能是碰碰運氣。”他坦言,就連一些區域熱點事件裡的小角色,都會有不少星探主動出擊挖掘和包裝,更何況那些已經人人皆知且自帶流量的爭議性人物。

據王華透露,當事件特型人物被挖掘之後,星探機構還將對進行一番包裝,包括梳理背景事件,還原事件前因後果,評估其當前的影響力等等。如果影響力稍有欠缺,那麼還會為其增加新的曝光機會,也就是持續炒作。

因此,當提及“座霸哥”後續還爆出了“輪椅”視頻時,他便質疑在其背後,要麼已經有機構推手開始包裝和炒作,要麼就是此人想變“紅”想瘋了,不顧一切輿論抨擊要把“惡俗”進行到底。

他們這些星探機構,每向MCN機構、泛娛樂平台推荐一名具有培養潛質的網紅,並成功簽約,公司層面都可以得到一筆上萬到數万元不等的佣金。而具體到星探的提成,則是這筆佣金的三到五成。

“過程和中介有點類似,運氣好的時候,我每個月都能推薦四、五個(簽約網紅)。”他告訴懂懂筆記,加上微薄的底薪,他那幾個月的收入都在兩萬元以上,有時甚至超過了三萬。但他也坦言,自己這在行業內只能算是中下游水平。

與明星星探類似,網紅星探也僅是網紅“成名”初期的推手之一。在對網紅苗子進行提煉、包裝之後,小網紅在內容機構、泛娛樂平台的手裡,才會產生更大價值。

那麼,如今的MCN機構都需要星探幫忙挖掘什麼類型的潛質網紅呢?

只要自帶流量,“網紅”、“網醜”都行

中國有群星探天天在找「網醜」,就算是做壞事出名,「有紅」就行。

“以前光靠顏值就能成網紅,現在很難了。”

在深圳某MCN機構從事運營工作的黎舒(化名)告訴懂懂筆記,如今想要將一位普通的帥哥美女,從零到一培養成為具有特殊價值的網紅,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今的網紅呈現出多才藝發展趨勢,會唱歌、會搞笑、能吃喝已經不算是一項吸引用戶關注的標籤技能了。因此,類似“有機女神”、“炒飯西施”、“美女售票員”等有故事、有背景的網紅形象更受用戶關注。

“尤其是我們中小規模的MCN機構,更需要自帶流量的角兒。”黎舒表示,所謂自帶流量,即指該人物是某些熱點事件中的核心人物,為人熟知、具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力。

而這樣的人物,如果通過簽約的方式加入公司旗下成為藝人,將能節省大量培養、推廣所需的成本。而且常常是一經推出就會帶來龐大的市場反饋,短時間內聚粉無數。

她坦言,由於發展規模有限,公司目前沒有專業的經紀團隊。因此發掘網紅新星的工作,都需要與第三方星探機構合作,這也免去了新人條件初篩、背景調查等繁瑣的流程,“一般要求(推薦)健康形象,像意外走紅的學霸、唱霸、農民歌手之類的人物。”

但在實際操作中,形象正面的特型人物數量有限,且大多數害怕出名。因此,一些能夠帶來流量、關注、影響力的輕度負面的“網醜”形象,MCN機構也會關注,甚至是花力氣培養一下。

“這一行現在是流量為王,為了流量什麼底線都可以拋棄。”黎舒無奈地說,有部分MCN同行為了爭奪流量與關注,連一些“竊·格瓦拉”式的社會不良分子,也都敢簽入麾下,“想和頭部MCN機構競爭,就只能彎道超車、另闢蹊徑。”

據艾瑞諮詢發布的《2018年中國網紅經濟發展研究報告》顯示,大型的、進入市場時間較早的機構,匯集了大批早期初代網紅,並分食了絕大多數資源,佔據了70 %的市場份額。

儘管新興MCN機構成長速度迅速,但在體量上、網紅的影響力上依舊難以與頭部機構抗衡。因此,作為後起之秀,一些中小MCN機構就只能在自帶特殊標籤的特型網紅身上下功夫,期盼著有朝一日能夠培養出一顆業界“巨星”。在黎舒看來,業界再造一些類似鳳姐這樣的爭議人物,不是沒有可能。

但讓黎舒略感失望的是,在與幾家星探機構合作的這一年時間裡,公司一直沒能在推薦簽約的數十名特型網紅中,找到一位頭部“巨星” 。反倒有六、七名“扶不起的阿斗”,因為人氣實在太低,幾個月後被公司勸退。

或許對於眾多MCN機構來說,只要能夠帶來流量、影響、關注的就是網紅,其形象特性到底正派與否,是否具有正能量,內容應該傳播什麼樣的價值觀,都不是機構關心的問題。

而為了幫“三觀不正”的MCN機構找到足夠吸引眼球的特型網紅,星探們如今可謂是費盡心思、高招頻出。

星探“人肉”網紅,僅需需一張照片

中國有群星探天天在找「網醜」,就算是做壞事出名,「有紅」就行。

對於普通人來說,想要知道另一位陌生人的個人資料,幾乎不可能。然而這對於網紅星探們來說,這似乎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且成本極低。

在抖音上傳了一段“妖嬈舞”之後,從事設計工作的陳鎮(化名)成了朋友們心目中的小網紅。然而,本以為只是好奇玩玩的他,卻不斷接到自稱是網紅星探的來電。

“大多問我願不願和和他們合作,成為一名能賺錢的網紅。”陳鎮告訴懂懂筆記,讓他感到驚訝的並非星探的來電,而是對方能夠準確說出他的姓名、年齡、所在地等個人信息。

而且這些信息,他並沒有在抖音賬號或者個人微信上公開過。在搜索引擎上查找,也並沒有顯示任何相關的信息。

“其實,想知道一個人的信息,也沒那麼難。”在黎舒的介紹下,懂懂筆記聯繫上了另一家從事網紅星探業務的機構,負責人“張哥”表示,僅憑一張圖片,就能在社交平台上通過“懸賞”,得到某個人的大致信息。

這其中包括了常駐地、就職單位、就讀學校、大致年齡等信息。價格給到位了,還能得到真實姓名和單位(學校)的聯繫電話。

星探機構會通過這些信息,致電單位、學校,聲稱尋找該人,要求提供相關的聯繫方式。如遇部分單位、學校以個人隱私為由,不予提供,則會用債務、犯罪、調查等看起來“正當”的名義進行質詢。

“對於搜尋難度比較大的人,他們還能通過搜索引擎,整理(該人)部分平台賬號,再利用黑客技術,破解賬號查看電話等註冊資料。”而“買通”平台“家賊”為星探機構提供個人信息,也是這些人慣用的做法之一。

“張哥”表示,除非從事特殊行業,不然的話普通人通過以上途徑,很大機率可以獲得聯繫方式以及姓名、出生年月等相關的個人信息。

且不管通過哪一種方式,“人肉”一條帶聯繫方式的個人信息,成本均不足200元人民幣。再用互聯網上有償的信息查詢平台,幾塊錢即可驗證所得信息是否準確、匹配。

“這時再打電話過去,和對方談談是否願意合作。”張哥笑了笑說,一般能夠準確說出部分個人信息的,的確能夠將對方嚇一跳。而一些爭議人物,往往也都樂意通過“出名”的方式來賺錢。

表面看,網紅星探是以挖掘潛在特型網紅為目標。但深究下去卻是一條涉及個人信息洩露、買賣的灰色產業鏈條。在為泛娛樂機構、平台輸送“人才”的同時,也已經侵犯了個人隱私,觸犯了相關法律法規。

或許在互聯網泡沫泛起的年代,想要讓一個人紅很容易,有出格的行為即可。

但我們也要反思,為何這樣的人越來越多地出現網絡中,並越來越多地受到關注?

中國有群星探天天在找「網醜」,就算是做壞事出名,「有紅」就行。

閱讀原文

  一條抖音漲粉500萬,【成都小甜甜】到底為什麼火了?
  《創造101》火了,中國終於有了自己的偶像產業嗎?飢渴的市場引來無數經紀公司豪賭青春。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