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2018年9月17日,澎湃新聞報導,山西有關單位因輿論壓力,已宣布青蓮寺塑像修復暫停施工,山西省文物專家仍在評估中。

▼2018年8月,四川安岳石窟的唐宋佛像慘遭毀容式修復。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本文來源:敦堂文化( 微信id:duntangwenhua)

作者:趙大谿

原標題:我在山西毀文物

2018年9月11日,微博網友 @六椽栿_古村 又貼出照片,展示了全國重點文保單位山西晉城青蓮寺宋代彩塑的最新修復成果。

青蓮寺內有彩塑數十尊,尤其是其中的唐宋彩塑,是中國古代泥塑的上乘精品。

寺中的釋迦殿內佛壇上現存宋塑4尊,釋迦佛居中,兩側分別有二弟子、二菩薩,是典型的一鋪五尊布列方式(東側迦葉像缺失)。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佛身著通肩袈裟,頭飾螺髻,面相方圓,大耳垂肩,左手垂放膝上,右手已失,結跏趺坐於蓮台上,蓮台下為八角束腰須彌座,束腰間柱內塑有負重力士。佛後未設背光而利用扇面牆作為屏牆,繪有花鳥古畫。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脅侍菩薩像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阿難像

這些珍貴造像雖經後代重妝,但衣飾、造型仍不失宋塑風格。

另外,寺內還有觀音閣,中納觀音像及脅侍童子還有十六位尊者像。

十六位尊者像高約為1.4米,姿態表情各有不同,且大多栩栩如生,具有寫實的特點,不但比例得當形態生動,臉上表情無一雷同。

其精彩程度,幾乎相當於長治市長子縣的崇慶寺宋代羅漢。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十六尊者

對於這些羅漢的製作年代,學界存有某種爭議,最後的公論是:此塑像群為宋塑,是經過後來移動並加以金裝彩繪而成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十六尊者

早在2005年,相關單位就完成了《青蓮寺彩繪泥塑及壁畫保護修復方案》的編著。

通過這些年對青蓮寺彩塑的修復保護工作,現在它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大殿中央的大佛正在被重塑金身。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金粉均霑,觀音殿的尊者待遇也不差。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看起來,山西的修復比四川安岳石窟那個,還是要高明的,畢竟沒有流於農家樂。

不過,這裡涉及到一個修復界爭論很久的問題,那就是應該“ 修舊如舊 ”還是“ 修舊如新 ”?

有人覺得山西這次修復原型沒動,復原了彩漆;而彩漆本身不是現代審美的隨波逐流。

憤怒的人嘆的是古味不在,惜的是歲月痕跡,個人審美得不到滿足。

但滿足了又如何?任造像從此隨風而逝?

但是文物不是藝術品,不是體現當代審美的地方,它的價值在它的歷史信息,所以修復的原則也是最大限度保存原有歷史信息。

彩塑作品有些掉落的殘塊一定要找到合適位置復原,實在缺損補塑,工作人員要有泥塑造詣,和對古代彩塑時代及地域特徵了解的知識。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修復前後

非要“ 修舊如新 ”完全沒問題,而前提就是你知道一千年前它原來的樣子是怎樣的,或者根據現有情況,經過科學考證出它的原始狀態,否則不要嘗試。

現在看修復前後的照片,完全是兩個狀態。

日本人修復奈良唐招提寺內的一尊千手觀音佛像時,修復師講了一段很雞湯的話,說「佛像身上保留的江戶時代的技術,以及過去時間留下來的痕跡,也是需要守護的一部分。」

所以,維修中沒有用金箔將佛像完全覆蓋,而是將天平時代的黑漆、金箔與江戶時代的紅漆、金箔有層次地保留下來。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千手觀音佛像

這個案例被很多人提起過,導致有些國人看到很不滿,說中國人網上吹日本人修復怎樣好,真相其實很不堪,並舉例金閣寺如今也被弄得金光閃閃的樣子,但這人不知道,金閣寺在1950年就被人給火燒了,三島由紀夫還根據此事創作了著名小說《金閣寺》。

現在的金閣寺是重建,而不是修復。

所以日本人修復千手觀音的理念,真的沒有問題啊!

金彩並用的古代彩塑,有彩繪的地方就好好保留,不要重繪;缺失的地方可以補泥,參考其他部分上色,並作舊處理,使之協調。

如果塑像原來貼金部位還有,只是顏色變暗,就不應該重新貼金覆蓋,如果已經脫落,露出粗泥,應該局部補好,可以貼金,但是要做舊處理,使之協調。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巴西國家博物館被火燒了,現在全球徵集照片保存記憶,咱們這邊倒好,太平盛世,也得看看以前拍的那幾張質量還不算好的照片,才知道這批彩塑從前的樣子。

而且各位有沒有發現?這種事情一直在發生!時不時就能看到新聞報導。

四川安岳石窟那個是相關部門管理不夠,民間愚昧信眾私自上色;而青蓮寺彩塑則是相關部門重重審批,走正規流程修復成這個樣子。

看來,不管不行,管也不行,真是要完!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閱讀原文

以下內容來源:旃檀精舍(微信id:ZHANTANJINGSHE)

作者:閆鑫

一,青蓮寺為何地?

1、青蓮寺在宗教界地位

青蓮寺在山西省晉城市,古稱澤州。位於太行山南端。是一個歷史悠久,文化和經濟都很發達的地區之一,也是華夏文化的發祥地之一。

這裡的古建築星羅棋布,遍布全市各個村落。其中宋金遺構之多,居三晉之首。

晉城青蓮寺無論是寺院規模、建築時代,還是寺內所遺存的彩塑及碑刻等藝術珍品,均為晉城地區古建築之代表。

青蓮寺,初名硤石寺。坐落於晉城市區東南17公里的硤石山腰,青蓮寺分上下兩院,坐北向南,依山面水。考方志、碑文及寺內現存遺物,兩院同為北齊天寶年間創建。

下院彌勒殿內現存唐寶曆元年(825)《硤石寺大隋遠法師遺跡》碑載:“硤石岩岩,靈氣膺候千載之□不□。詳其志,自北齊週隋物接耳。遠公之居,以成其道”。

清《澤州府志·寺觀》載:“青蓮寺,在城東南三十五里硤石山。北齊建,宋賜名福岩院”。

《山右石刻叢編》所錄,金大定三年(1163)

《硤石山福嚴禪院(鐘識)》載:“始自北齊天保年中,曇始禪師創立道場,距大定之歲年將六百”。

這些文獻資料中,可知青蓮寺始建年代至少為北齊,並且,1991年,在青蓮寺還出土一件明確雕有大齊乾明元年公元560年的佛座殘件一塊,雕刻內容為十二夢王兆夢圖,不僅是國內現存最早密教實物,更是青蓮寺作為一座千年古寺提供了有力的佐證。

1988年因厚重的歷史,珍貴的文物遺存,重要的史料價值,青蓮寺被列為第三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出土北齊乾明題記佛座殘件)

2、青蓮寺彩塑在雕塑史價值

關於晉城古青蓮寺彩塑,大家和各位學者主要關注和研究的是,上寺大雄寶殿內的五尊宋代彩塑以及左右觀音殿,地藏殿的宋代彩塑,還有下寺前殿佛壇及兩山牆下尚存殘缺的宋代及晚期彩塑12尊,以及下寺正殿釋迦阿難迦葉、文殊、普賢、供養人6尊整體的唐代彩塑(柴澤俊先生認為下寺正殿為山西省最早唐代彩塑,風格可能上溯唐代初年,唐代寺觀彩塑全國僅存三處,為佛光寺,南禪寺,青蓮寺)共計整66尊之多!

其中尤其是下寺大殿內的彩塑,柴老曾在南殿宋塑作分析研究,並與南禪寺、佛光寺遺存的唐塑作比較後認為:

「此寺後殿彩塑應是隋末或唐初作品,堪稱山西現存寺觀彩塑中最古之物。」楊秋穎在《晉東南地區古代彩繪泥塑製作特點分析》一文中,不但認為正殿是唐塑,而且還肯定地說:

「彌勒坐佛坐像為我國現存唐代彩塑中唯一的一尊垂腿式彌勒,這66尊彩塑無一例外均具有極高的歷史、藝術及科學價值。」

當然學術界對於大殿內是否為唐代彩塑還有爭議,在這裡,我個人不予討論。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上個世紀50年代拍攝的老照片)

還有要說的是,因為青蓮寺下寺大殿內彩塑為整個晉城長治一代至古彩塑,因為對於整個山西晉東南一代產生了深厚並且明顯的影響,在學術界甚至還提出了“晉南流派之說”,因此青蓮寺雕塑的價值有著重要的意義和地位。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下寺前殿宋代彩塑組合)

二,青蓮寺彩塑現狀概述

青蓮寺塑像修復工程方案於2007年2月2日經國家文物局文物保函(2007)120號文件批复,2010年3月30日通過公開招標,中標單位西安文物保護修復工程有限公司,為文物保護施工一級資質。監理單位為陝西省古建設計研究所,為文物保護工程監理甲級資質。

15年修復工程短暫結束後,於今年(2018)重新開始對彩塑進行正式“彩妝”。

1、上寺釋迦殿的變動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面部塗施明顯,已無瓷光色,瓷光色為高嶺土摻有大量明膠乾燥之後特有的顏色和光澤,唇部重新塗色明顯,髮髻重繪上色。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菩薩髮髻結節出原本無紅色繫帶,最近一次維修突然修補一條紅色繫帶,並且垂於身旁,顏色俗艷,顯得極為突兀!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普賢菩薩右腿缺失補齊右腿並重塑腳踏蓮台一朵,蓮台顏色媚俗不說,工藝與原作相比更凸顯做工粗糙,毫無古意。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八十年代拍攝的佛壇,並未看到菩薩腳下方出現有蓮台跡象,同比晉東南一代出現自在座形象的彩塑可知,當地腳踩蓮台的作法雖然存在,倒是並未出現蓮台製作在地面,而且懸空在佛座之上>

不知陝西文保中心負責方如何能推斷出蓮台是從地下長出,而不是懸空呢?

根據佛經描述,這堂彩塑描繪的是華藏世界,釋加牟尼佛和文殊普賢菩薩講華嚴經的場面,所有的蓮花都是從海洋裡湧出,並不挨著地,人們行走在無邊妙華光香水海的大蓮華之上。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南禪寺高蒂蓮台,佛光寺高蒂蓮台,青蓮寺高蒂蓮台)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圖1法興寺宋,蓮台懸空,圖二,圖三,青蓮下寺普賢菩薩蓮台塑於佛座之上,圖四法興寺圓覺殿蓮台懸空)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上寺主殿大佛全部貼金,原有彩繪部分重繪,大家都知道,中國古代彩塑所用顏料均為礦物質顏料,青蓮寺顏料分析結果表明,除羅漢堂顏料層中內部的綠色顏料無法識別外,其他均為無機礦物顏料,包括鐵黃、鐵紅、鉛丹、硃砂、氯銅礦、鉛黃、蘇麻離青等。

筆者在14,15年走訪青蓮寺玉皇廟修葺時,還見到修復人員採用的市面上最為廉價的“瑪麗”顏料重繪彩塑,這真滑天下之大稽。

我個人認為,此次追究責任,一定徹查顏料,塗抹在上千年彩塑身上的顏色怎麼能用如此廉價的學生顏料?是否存在剋扣修復成本,定要徹查此事,檢測彩塑表面顏料是否為礦物質顏料,真是糟踐國寶!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2、上寺觀音閣的變動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觀音殿內塑像全部裝鑾一新,原有彩繪部分重繪。

對於佛像貼金的修復案例,大足石刻千手觀音就是最好的例子,號稱花費了4年,幾個千萬所做的修復項目,不僅當地老百姓無法接受,參觀者無法容忍,最重要的受到了行業內的巨大質疑。

因此,大足石刻二期修復工程則是盡可能的保持歷史原貌,而不是還原歷史原狀,陝西文保中心專家想必也知道大足修復帶來的巨大輿論,為何一意孤行,為這些珍貴的宋代彩塑重塑金身呢?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大足石刻千手觀音修復對比)

兩旁羅漢像,全部裝鑾一新,原本塑像雖然殘破,但是塑像細節明顯,造型生動。

而後補塑的羅漢像,衣紋處理籠統,節奏拖沓,裝鑾之後最重要的失去了原有的彩繪,大大失去了宋代彩塑應有的流暢之美,色彩之美!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3、下寺大殿彩塑的變動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下寺大殿內佛壇上原有兩尊供養菩薩,胡跪而坐,姿態優美,雖臉部殘缺,覺不失韻味之美,這是時間留下的痕跡,更是一種殘缺的美,不可言述。

歷來,國外的博物館對於此類文物更是視為享受,如斷臂的維納斯,無頭的勝利女神像,不僅沒有形像其造型之美,更給參觀者添了一分神秘的聯想,這尊殘缺的供養菩薩讓我想到了洛陽博物院的殘佛面,被譽為中國最美的殘缺。

可氣的是,這尊供養菩薩竟然被完整了補充了起來,這是最讓人痛心,也是最讓人惋惜的!

如今,這尊塑像眉眼俱全,髮髻高聳,但是,已不是它閱盡千年該有的姿態了,變成了一張尷尬的面具……

(因特殊原因未能拍攝到,筆者親眼所見,目睹國寶被今人拙劣工藝濃裝豔抹,不禁淚流)

如今再也看不到這張千年美菩薩了。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50年代下寺大殿內原有兩尊供養菩薩,而如今卻只剩一尊,查閱相關資料也為找到,實地走訪也沒看到另外一尊供養菩薩,不知,青蓮寺能否給一個說法?另外一尊唐代供養菩薩究竟到哪裡去了?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50年代尚存兩位供養菩薩,如今,為何只剩一尊?

綜上所述,青蓮寺如今上寺下寺彩塑修復,均已經造成不同程度不可逆的損傷,並且丟失了眾多歷史信息,亦消失了歷史原貌,完全違背了“修舊如舊”的文物修復原則。

不然,如果青蓮寺作為如今修復的範例,那麼,下一個就可能是佛光寺,南禪寺了!

三,關於官方出面解釋的疑問?

昨日,陝西文保在官方媒體上發布了一個極不考究的公報,那麼,就此公示,我也向陝西文保各位專家團隊提出我的問題。

1、關於下寺北殿脅侍菩薩像臉部修復後過白的問題

陝文保的解釋:脅侍菩薩造像的臉部通過檢測分析為高嶺土材料,白度c達到普通A4紙的白度。我們僅對臉部的表面污染物、有害物進行了清除,未做臉部整體塗白處理。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我問:既然陝西文保重申僅對臉部的表面污染物、有害物進行了清除,未做臉部整體塗白處理。那麼,原本缺失的手,足,腿的重塑和上色也在修復方案中嗎?國家文物局是否批示可以如此修復?

2、關於羅漢堂十八羅漢貼金問題

陝文保的解釋:

通過青蓮寺彩繪泥塑古代製作工藝和保存現狀研究,經過現場勘察,羅漢堂塑像原均為通體貼金,但金箔殘缺、脫落嚴重,部分塑像胎體殘損缺失。

經清洗除塵後發現,羅漢造像原有金箔已大部分剝落,表面色彩斑剝凌亂、泥塑胎體外露。保護修復方案也要求對胎體缺失部位進行補塑和補繪貼金。

羅漢堂塑像現已完成上述工程內容,保護修復正在實施過程中,後期還將對補繪貼金進行做舊處理,以達到整體協調。

原有羅漢彩裝袈裟上使用了瀕臨失傳的撥金點翠工藝,本次修復期間,我們通過長達五年的研究和傳統工匠的努力實踐探索,使這項傳統技藝得以挽救、恢復和傳承。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公主寺撥金工藝

我問:拔金點翠工藝確實極為罕見,如今能夠看到拔金工藝的實物寥寥無幾,但是這種工藝無一例外出現在明朝時期,如公主寺彩塑,公輸堂彩繪,大同善化寺諸天像上均有此類裝飾手法,並且你方也明確說這種工藝幾乎失傳,那麼,國內另存的幾處拔金工藝為何你就要重新在原物上實驗?

這不僅是一種對古人留存下來的珍貴史料的摒棄,更是傲慢無知對歷史蔑視的自信,難道如今的工藝就能赶超古人嗎?難道作為幾處拔金工藝留存下來的實物,不能重點保護起來作為學習範本研究之用嗎?

結果被你方美名其為保護和修復,實則,是對古人創造出來拔金工藝的蔑視和侮辱!就這樣,珍貴的一處拔金工藝實物就這樣消失了,這不需要出來做解釋嗎?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拔金工藝修復後,圖案完全和古人所做不同

3、關於修復千手觀音像的疑問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這尊千手觀音及其塑壁,對我們研究宋代彩塑樣式極為重要。

從事雕塑藝術的都知道,在唐代雕塑史上有一位著名的雕塑家楊惠之,他與吳道子同師法於張僧繇。

吳道子名噪一時,他則另闢蹊徑苦研雕塑,最終自成一家,創“山水塑壁”。

兩京寺觀多有吳道子壁畫及楊惠之“山水塑壁”,均堪稱天下第一。時有“道子畫,惠之塑,奪得僧繇神筆路”之說。

據史仲文先生主編的《中國藝術史》所言,楊惠之對雕塑的貢獻有三:

一是創造了山水塑壁形式,二是首創了佛教中的千手千眼觀音的造型,三是寫有《塑決》 一書。

目前整個山西晉東南一帶唐宋代寺觀彩塑來看,山水塑壁與千手觀音同為一體的還僅有此地一處,它的彌足珍貴之處在於唐代楊惠之所創造的雕塑樣式在宋塑中找到了遺存。

而你方無任何同時代作品做比較和補充,就盲目修復如此珍貴宋代彩塑,是否草率了些?是否匆忙了些?

四,最後的話

山西曆史悠久,文物特色鮮明。風霜雨雪,四季輪迴。大量的文物不可避免地留下了歲月的痕跡。

或殘缺,或磨損,或腐朽。

文物保護工作者肩負著尋找遺珍本來面貌、使文物延年益壽的重任,換句話講,文物修復工作者的任務,就是扶著這些百歲,千歲的老人,讓他們能更緩慢的離開我們;而不是把它打扮成一個濃妝豔抹的大姑娘,在他消失的最後時間成為“土味”文物而蒙羞。

此次青蓮寺文物修復一事,正凸顯了文物修復保護工作者承擔的責任重大,山西文物保護工作任重而道遠,這不僅是山西的事,這更是全中國的事,全人類的事。

附錄

9月12日,針對網絡疑問,該項目的承擔單位陝西省文物保護工程有限公司陝西省文物保護研究院 ,通過微信公眾號“陝西文保”聯合作出說明。

關於山西青蓮寺彩繪泥塑保護修復情況的說明

近日,網傳青蓮寺彩繪泥塑保護工程項目中存在的修復問題,作為該項目的承擔單位,我們高度重視,立即召集項目組相關人員就網上對青蓮寺彩繪泥塑修復現狀進行核查,現就相關質疑回復如下:

一、項目基本情況

青蓮寺彩繪泥塑是我國現存唐、宋時期文化藝術瑰寶,具有很高的歷史、藝術和科學價值,這一點毋容置疑。項目在實施前期開展了大量的病害勘察、古代製作工藝、保護修復方法的研究,編制完成了《青蓮寺彩繪泥塑及壁畫保護修復方案》,並於2007年審批通過,2013年該項目啟動實施。在項目實施過程中,進行了大量的現場保護修復實驗,科學檢測分析,傳統工藝研究等工作。主要修復工作包括表面清洗、起翹脫落部位的加固與回帖、局部的補全、傳統工藝恢復等內容。

二、關於下寺北殿脅侍菩薩像臉部修復後過白的問題

脅侍菩薩造像的臉部通過檢測分析為高嶺土材料,白度達到普通A4紙的白度。我們僅對臉部的表面污染物、有害物進行了清除,未做臉部整體塗白處理。

三、關於羅漢堂十八羅漢貼金問題

通過青蓮寺彩繪泥塑古代製作工藝和保存現狀研究,經過現場勘察,羅漢堂塑像原均為通體貼金,但金箔殘缺、脫落嚴重,部分塑像胎體殘損缺失。

經清洗除塵後發現,羅漢造像原有金箔已大部分剝落,表面色彩斑剝凌亂、泥塑胎體外露。保護修復方案也要求對胎體缺失部位進行補塑和補繪貼金。

羅漢堂塑像現已完成上述工程內容,保護修復正在實施過程中,後期還將對補繪貼金進行做舊處理,以達到整體協調。

原有羅漢彩裝袈裟上使用了瀕臨失傳的撥金點翠工藝,本次修復期間,我們通過長達五年的研究和傳統工匠的努力實踐探索,使這項傳統技藝得以挽救、恢復和傳承。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釋迦殿珞珈山千手觀音修復前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釋迦殿珞珈山千手觀音修復後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羅漢堂羅漢缺失部位補塑前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羅漢堂羅漢缺失部位補塑後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原有撥金點翠工藝部位

山西青蓮寺塑像修復爭議,到底該「修舊如舊」,還是「修舊如新」?

▲缺失部位補繪後撥金點翠工藝

四、關於文物保護修復中的“度”的問題

青蓮寺泥塑由於年久失修,表面附著了大量的積塵、積垢、油煙等附著物,通過清洗污染物和有害物質,顏料和金箔在色度上難免有“新”的感覺;缺失部位補全後,貼金部位與老金箔也難免有新舊差異。

目前該項目還處於未完工程,後期還有很多工序需要完成,非最終保護修復效果。當然最終的修復效果要兼顧社會公眾的審美習慣,也能夠讓業內專業人士認可,是我們竭盡努力想達到的最高目標。

由於文物保護項目的複雜性和特殊性,在修復中“度”的把握,目前沒有嚴格的統一標準和技術規範要求。在如何理解把握文物保護修復“度”的問題上,不僅公眾有不同的審美角度,即使業內人士在具體項目實施過程中也有差異。

文物保護修復越來越受到社會公眾的關注和關心,我們有責任嚴格按照保護原則、程序和規範實施青蓮寺泥塑項目,在保證文物安全、文物價值、傳承傳統技術工藝的基礎上,通過保護修復減少文物的病害,是文物保護修復工作的職責。

本項目在前期和修復過程中也有專業團隊參與,在科學檢測分析、保存狀況研究、傳統工藝研究等方面提供技術支撐。同時現場實施的技術人員均為長期從事彩繪泥塑保護修復的專業人員,有著豐富的實踐經驗。

保護修復青蓮寺泥塑這樣珍貴的文化遺產,我們不僅依靠原有成熟的技術,同時也以認真嚴謹、高度負責的態度,懷著對文化遺產的敬畏之心,本著文物保護修復從業者對文物的珍惜和情感,盡最大努力做好本職工作。

感謝媒體和社會各界對青蓮寺彩繪泥塑保護修復項目的關注和關心,我們非常歡迎業內外人士對我們工作的監督,提出意見和建議,我們將認真嚴肅對待,並以此為動力提升我們的保護修復水平,把青蓮寺彩繪泥塑保護修復項目做的更好。

陝西省文物保護工程有限公司

陝西省文物保護研究院

2018年9月12日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