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一男子扶起摔車男反被訛,監視器證明清白後提告求償一元,輿論支持「這次必須好人有好報」。

做好事反被訛,導致很多人不願幫助別人。

以下過馬路這篇文章,有一段駐馬店的視頻,女子被撞倒後,兩旁人來人往恍若未見,如此荒謬的畫面當時成為熱議話題。

  網路熱議/除了素質問題,中國人過馬路為什麼這麼難?

浙江一男子扶起摔車男反被訛,監視器證明清白後提告求償一元,輿論支持「這次必須好人有好報」。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評論員西蒙

做好事反被訛,類似的新聞記不清有多少回了。

讓好人有好報,讓訛人者付出法律的代價,社會才不會糾結“扶不扶”。

  中國「好人法」10月起施行,路上攙扶、救人,不受誣告不怕碰瓷。

浙江金華的滕先生好心扶起身後騎車摔倒的男子,卻被對方說成是被自己撞倒,幸虧交警通過附近監控查清了真相。

據澎湃新聞報導,9月14日上午,金華市婺城區法院受理了滕先生的訴訟請求,原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在當地媒體刊登致歉聲明,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元。

如果做好事都要冒著道德和法律上的風險,誰還願意“路見不平一聲吼”呢?

也正因此,每當類似事件發生後,輿論都要把“彭宇案”以來的各種令人心寒的案件歷數一遍,控訴訛人者沒有良心,缺乏底線,同時也只能對被訛者報以同情。

但發生在金華的這起事件,卻讓我們看到在道德譴責之外法律維權的可能性。正如滕先生所說,“起訴並非為了賠償,希望為自己討個公道”。

不少訛人者之所以敢突破底線,反咬一口,就是因為他們自以為這樣做沒有風險,即使真相大白,最多也就是言語上的批評,而多數人也有一套“自辯”的方法,起碼能讓自己不被追究更多責任。既然突破底線的成本這麼低,那些缺乏道德觀的人就很容易作出訛人的事。

從道德譴責到法律懲處,不僅是一個懲戒量度的變化,也是案件關注度、重要性的巨大差異。從某種意義上說,正是因為過去類似事件太多了,但訛人者卻很少被追究法律責任,才縱容很多人毫無底線、繼續為惡。此案最終判決結果不論如何,必將起到警醒世人、匡正世風的意義。

滕先生起訴訛人者,絕大多數網友表示支持。在我看來,這是對此前多起做好事反被訛事件情緒的集中宣洩,是輿論對“好人必須有好報”最樸素的情感表達。

從法院受理情況看,被告將面臨登報導歉和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兩重處罰。

這小小的1元錢,主要是法律懲處意義上的賠償。按照法律精神,精神損害撫慰針對的是客體精神利益的損害,但可能不涉及更大的權益損害,因而在賠償金額上較低。

不過這卻明確了案件的性質:涉及賠償金額,就意味著侵犯了他人的合法權益,就要進入法律程序,而不僅是道德上的譴責。

目前針對見義勇為反被訛的問題,還沒有專項法律來應對,但隨著輿論對類似案件關注度上升,以及被訛者維權意識的不斷提升,司法介入的情況會越來越多。期待法院作出公正的裁決。

閱讀原文

  網路熱議/除了素質問題,中國人過馬路為什麼這麼難?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