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夜間暫停服務的黃金五天,其他網約車平台把握機會拼命追趕。

本文來源:高街高參(微信id:gjgc168)

作者:青木

網約車整改使滴滴面臨著巨大的壓力,隨著司機和乘客的雙重流失,滴滴運力的下降使更多消費者重新認識了其他網約車平台,一場反撲大戰悄然開始……

過去一周,網約車市場暗潮湧動。

9月11日,距離滴滴恢復深夜服務,還剩最後5天。網約車平台因此進入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追趕賽道。

深夜無車可打、高峰期打車困難的人們開始漸漸脫離對滴滴的依賴,將視線轉移到了滴滴以外的平台。

從近一月的變化來看,滴滴似乎正在喪失部分用戶的忠誠度。

或者說,這一周(9.8~9.14)終將會讓網約車市場中的眼光高瞻者發覺,用戶忠誠的不是一家平台,而是“用手機打車”的便捷本身。

反撲:突現敏感期

昔日落後滴滴的網約車平台,怎麼會放棄這個反撲的黃金時機。

首汽約車趁此機會迅速搶占了大塊的C2C市場,嘀嗒出行藉此擴大了市場影響力,進一步鋪開了出租車業務,美團出行、曹操專車、易到、神州專車都迎來了不同程度的業務提升。

它們都很默契的開始圍剿滴滴。為此,我們聯繫了市場上幾家主流的網約車平台,但只有兩家給出了極其謹慎的書面回复。

並不是他們不想打這場仗。而是早已有所預料的政府多部門聯合入駐檢查,將這個黃金時機變成了最敏感的時期。

9月12日,交通運輸部發了公告:即日起,由交通運輸部、中央網信辦、公安部等多部門組成的網約車、順風車安全專項工作檢查組將陸續進駐首汽約車、神州專車、曹操專車、易到用車、美團出行、嘀嗒出行、高德等網約車和順風車平台公司,開展安全專項檢查。

所以,整改期低調、低調、再低調,使得這些網約車平台都不敢高調談業務,最多是向外部輸出各自的“安全”能力。

間接,也讓滴滴多了口喘息的機會,畢竟原本各大網約車平台圍剿滴滴的黃金五天,突然因為監管的介入,在業務打法上多少有點收斂,此時的激進萬一給日後埋下危機,那將得不償失。

眼看著滴滴正在“滴血”,但面對滴滴的弱勢期,各大網約車平台卻又帶著一絲謹慎和膽怯(監管整頓期)。

不過腥味誘人,這肉還是要狠狠的咬下去。

蛋糕誘人,機不可失

安全檢查是重中之重,這一點毋庸置疑。

但隨著滴滴平台上大量不合規的司機和車輛被清退,滴滴的運力缺口必然將進一步擴大。

不僅如此,滴滴六年來仍然無法實現盈利的壓力導致其不斷提高司機端的佣金比例,如今這一比例已經提升到快車30%、專車20%的程度,加上輿論影響,大量司機抱怨出走。這又是一個運力缺口。

作為中國出行市場上份額最大的平台,滴滴擁有著4.5億的用戶。放眼場內的任何一家平台,都沒一家擁有過億的用戶。

但是,拐點很快就會到來。隨著滴滴的運力下降,大量打不到車的用戶便會轉向其他平台。

在滴滴關閉9月8日至9月15日的深夜服務後,“滴滴消失的第一夜“開始竄上熱搜榜,大量深夜無車可打的人們不得不重新面對黑車和部分議價、拒載的出租車。

但這個夜晚上演打車難的不止是北京城,還有廣州、長沙、深圳等一線城市,充分暴露了城市公共出行系統夜間存在運力缺口的問題。

眼光毒辣者此時應該瞄準時機上場。

其中,首汽約車對滴滴的打擊最具針對性,其APP端映入眼簾的第一張廣告就直戳滴滴痛處(如圖):

滴滴夜間暫停服務的黃金五天,其他網約車平台把握機會拼命追趕。

與此同時,首汽約車還同步推出了針對司機端的獎勵政策,吸引大批司機入場。

打開首汽的APP可以看到,排在最前面的是夜間出行保障的活動,其次就是司機的獎勵政策。

該活動稱,在9月1日至9月30日期間,首次加盟成功的司機在1~7天內完成7單且訂單總流水大於或等於200元,獎勵220元。完成更多訂單,獎勵也更高。

滴滴夜間暫停服務的黃金五天,其他網約車平台把握機會拼命追趕。

▲首汽約車的司機獎勵政策

很明顯,這項政策瞄準了目前市場上流動的司機資源。再看其他平台,雖然陸陸續續出了一些很小的動作,比如首次乘車優惠、充值獎勵等,但基本不足為道。

要知道,在出行市場上,運力即競爭力。在供不應求的出行市場上,要想搶占市場,先搶占“供應”——即司機資源。

易到、神州、曹操、嘀嗒在動作上雖然表現得十分低調,但仍然能從線上線下的變化中窺見一斑。

易到方面表示,正在調整司機的佣金比例至業內最低。神州專車開始在官網、貼吧、APP 端著重宣傳司機招募政策。

嘀嗒出行則主打出租車和順風車兩塊業務,不需要招募大量司機,但這兩天我們上街走訪發現,杭州地區的大量出租車貼上了“嘀嗒出行“的標誌,側面反映了嘀嗒出行在拓展出租車市場方面的動作。

在抽成比例上,首汽對加盟車的抽成比例在20%左右,曹操專車為10%,對比滴滴的20%~30%的抽成政策,確實存在較大的優勢。

C端的搶奪悄無聲息

早期網約車市場瘋狂砸錢補貼用戶,不惜一年燒掉數十億培養用戶習慣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

或許滴滴之外的所有網約車平台,都應感謝滴滴猛砸巨額資金將國民的用戶習慣培養到位。

現在已經鮮少有人會站在路邊向出租車揮手,一個打車難的時代終究是過去了。

對於現在的網約車平台而言,用戶習慣已然養成,那就是一個賣方優勢的市場。

只要做好司機端資源的吸引和留存,做好風險控制,那麼c端的一點小動作就能撬動大市場。

這也是為什麼,在這最有意思的五天裡,只有首汽針對性地推出了夜間服務和夜間禮券的活動,而其他平台的c端動作都微不可聞的重要原因。

有動作自然有所收穫。9月11日,首汽約車回應虎嗅·高街高參的採訪稱,“近期夜間的業務量的確有明顯的變化,許多消費者仍然願意選擇網約車尤其是合規的網約車作為夜間出行的首選方式。“

但動作小也並不意味著沒收穫,有時候市場的風往這方向吹,你只要拿個籮筐站在那,就能收到不少掉下來的餅。在乘坐曹操專車時,問及業務變化,司機告訴我們,“近期訂單量確實有些變化,要比平時多跑兩三單吧。”

“燙手山芋”順風車

此次網約車整改,最嚴的方向自然是屢屢出事的順風車。交通部和公安部聯合發出的那份整頓通知中明確指出了:

“要加強乘客信息保護,關閉順風車平台的社交功能,屏蔽乘客信息,防止洩露個人隱私……”

在8月25日的順風車重大安全事件之後,滴滴宣布無限期下線整改順風車。

與此同時,高德也宣布下線剛佈局不久的順風車業務。

自此,順風車業務成為各大平台不敢輕易觸碰的“燙手山芋”。

但是,根據2016年6月滴滴對外公佈的順風車數據顯示,自2015年6月1日業務上線至2016年5月31日的一年時間裡,滴滴順風車平台共運送2億人次出行,總行駛里程達到29.96億公里,使用乘客數突破3000萬人,覆蓋城市已經達到343個。

這是一塊不容小覷的市場。就在滴滴面臨整改的熱搜評論下,一片罵聲中仍然有不少用戶詢問,“滴滴順風車何時恢復運營?上班很不方便。“隨後這一評論得到了大量用戶的附和,大家對順風車的需求不一而足。

滴滴關閉順風車業務之後,這塊蛋糕漸漸流入了市場份額僅次於滴滴的嘀嗒出行手中。

雖然嘀嗒出行並未對外公佈順風車的業務數據,但打開嘀嗒出行後可以看到app上的公告:

“近期車主認證人數較多,為保障安全,人工審核需要5~20個工作日完成,請您耐心等待。”

滴滴夜間暫停服務的黃金五天,其他網約車平台把握機會拼命追趕。

▲嘀嗒出行app 端公告截圖

這一公告也從側面反映了順風車需求的剛性程度——哪怕存在安全風險,仍有大量用戶對順風車有所依賴。

同時,這一公告也反映了嘀嗒出行在順風車業務上的明顯增長。在滴滴關閉順風車服務之後,許多消費者和車主都開始轉移到此前不溫不火的嘀嗒出行平台上。

在走訪中,被問及“為何順風車接連出事你還敢坐”時,一位消費者回答道,

“我家離公司有二十公里,公交車要轉兩趟花一個半小時​​,堵車的話就要花更長的時間,太耽誤了,順風車很便宜,而且點到點的很方便。“

“在城市裡順風車的風險就低很多,平時遇到的車主都是上班族,順路捎上賺點油錢而已,城際的順風車我可能就不會坐了,有很多跑城際的順風車其實就是做這個業務的,不是順路捎的,風險比較大。”

從共享的定義來看,順風車屬於真正的“共享出行”,可以充分利用社會上的閒置車輛資源,成本和價格的優勢使其在未來仍然存在很大的市場空間。

畢竟,哪裡有需求,哪裡就會有市場。

最後五天,網約車市場或將改變局面

這場針對網約車的整改,毫無疑問是史上最嚴格的。

風波過後,滴滴或許仍然是場上的“老大”,但其他網約車平台或將藉此機會贏得更多的市場。

接下來,出行市場需要面對的是“合規和運力需求如何平衡”的問題,畢竟高峰期痛點依然存在,供不應求的市場或將更加供不應求。

人民日報也發文稱,“網約車的整改,不是為了讓市場回到黑車氾濫的時代。”

可以預計的是,市場的運力需求的問題最終會分散到各個網約車平台上,有望逐漸從滴滴“一家獨大”轉為多平台拉扯競爭的局面

因此,各大平台要如何抓住這波機遇,做好差異化服務,提高短期內湧入的用戶的留存率,是接下來要面臨的戰略重點。

在這一點上,只做出租車和順風車兩大業務的嘀嗒,在眾多平台中就顯得十分亮眼。

還剩最後五天,機不可失。

-end-

閱讀原文

  滴滴暫停夜間服務後發現:一家獨大的「壟斷」有多可怕?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