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頭條》,剛剛兩歲的「資訊界拼多多」,也要在爭議中上市了。

本文來源:刺蝟公社(微信id:ciweigongshe)

作者:張鐵林

關注資訊社交平台、泛媒體領域

微信號:2470810968

添加時煩請註明姓名、機構、職務

差不多在半年前,移動內容資訊平台趣頭條開始走進大眾的視線,並且成為唯二的兩款明星下沉產品。

一款是創始人差點比產品還紅的拼多多,一款就是有“資訊界拼多多”之稱的趣頭條。

前幾天,趣頭條更新了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的招股書,消息稱其將於9月14日在納斯達克掛牌交易。據財聯社報導,今年8月,趣頭條剛剛已經引入包括人民網旗下基金在內的戰略投資者,投資額近8000萬美元,投後估值達27億美元。

更新的招股書顯示,趣頭條預計在美國IPO發行1600萬份ADS,發行價7.00-9.00美元/ADS。該公司表示,其在美發行的1600萬ADS大約等於400萬該公司A類普通股。按9美元最高發行價計算,趣頭條將通過IPO募集1.44億美元資金。

和此前公佈的最大籌資額3億美元相比,此番其募資額大幅跳水,接近“腰斬”。

或許是為IPO做準備,上市前夕的趣頭條,數據欣然向好。

APPstore新聞類免費排行中,趣頭條當前的排名僅次於今日頭條。

另外,招股書顯示,2018年7月,趣頭條月活躍用戶數達到4880萬,日活躍數為1710萬,每個日活用戶每天花費在平台上的時間平均約55.6分鐘。

一個可以參考的數據是,官方透露,2017年底,趣頭條的月活用戶接近3000萬,日活超過1000萬。單純從數據來看,去年底到現在,趣頭條的用戶數據仍然在增長。

對於很多沒有接觸甚至沒有聽說過這款產品的人來說,趣頭條的出現,就跟拼多多一樣的突然,忽然一天,刷屏朋友圈,並且帶著席捲一切高齡家屬的強勢做派。

在媒體投以關注目光以前,趣頭條到底在影響哪些人?此前,刺猬君專門做過一期用戶調查——《為了收徒弟紅包,媽媽把“趣頭條”推薦給了我》,介紹了那些真正在接觸並且使用趣頭條的用戶。

在一二線城市生活的80後、90後,回家一看,50後、60後的父母們正陶醉在趣頭條的收徒機制中不可自拔,只要按時閱讀、分享,收更多的徒弟,就有機會把平台上的幣兌換成現金。

處於金字塔尖的人,可以幾乎每個月都可以收到可觀的收入。

趣頭條用戶A100899以25萬的總收入排名第一,其單週收入排行同樣第一,達到1.5萬左右。

得益於自帶推廣效果的用戶傳播機制,趣頭條只用了一年半的時間,日活就順利破1000萬。當時有分析認為,把錢分給用戶,讓用戶進行自傳播拉新的成本遠低於購買流量渠道的價格。

但讓趣頭條獲得高增長的“收徒”機制,也在隨後引來爭議。

“ 收徒模式對於用戶增長肯定有作用,但是這類的用戶群是有一定量的,而且當前市場上也不是趣頭條一家這麼做的平台,如果光靠收徒模式,只能吸引用戶,但留不住用戶的。”

一家同樣用過“網賺”模式的內容平台工作人員告訴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說句實話,趣頭條的內容還沒法留住有質量的用戶,如果沒有收益這個東西,同樣是看內容,我為什麼不選擇內容更豐富,質量相對更高一點的今日頭條呢?”

趣頭條創始人譚思亮早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今年3月,譚思亮在一次專訪中表示,拿到融資以後“最主要的還是內容建設,內容和算法層面的建設肯定是最核心的事。之前在內容這塊我們一直在投入但還不夠,總體對長尾的和專業的內容還需要加強”。

招股書顯示,與去年上半年相比,2018年上半年,趣頭條用於研發的費用確實有了較大幅度的提升,但於此同時,銷售和營銷費用(市場費用)仍然佔據著整個費用支出的大頭。也就是說,有了收徒機制的趣頭條,仍然需要花重金為平台購買流量渠道。

相對廉價的收徒機制也面臨成本上升的問題,新註冊用戶越多,趣頭條承擔的負擔也會加重。上述工作人員也在懷疑一個問題,“你有錢去做,就有用戶,那如果沒錢了呢?用戶會不會極速流失?”

當然在短期內,趣頭條不會降低“收徒”這種拉新方式的權重。打開趣頭條,彈出來的第一個內容就是紅包,用戶點擊紅包後,就需要進行註冊。和半年前不一樣,當初被詬病有傳銷嫌疑的“師徒機制”,現在改為了“邀請好友”。

“師徒機制”的本質,實際上就是換著花樣給用戶錢,錢成為了用戶“註冊、閱讀、分享”內容的原動力。在趣頭條上,閱讀時政類信息以外的內容,都可以獲得金幣,所謂的閱讀就是在點開一條新聞以後,停留一定的時間,並且滑動屏幕。

這或許就是今日頭條和趣頭條之間的本質差別。總有人說,同樣受到下沉用戶歡迎的今日頭條是趣頭條未來的方向。

今日頭條的起家,靠的是用技術把內容更高效的推送到用戶手中,本質上,註冊今日頭條的用戶,依然是內容的消費者。但是趣頭條的推薦機製到底有多成熟,用戶是在刷幣還是真閱讀,都需要打一個問號。

被詬病的問題沒有解決,趣頭條還是選擇打起精神赴美上市。

“IPO是件很正常的融資行為,如果公司有故事可以講,那IPO就更容易,國外一般是團隊有點眉目了, 就可以尋求上市融資,主要就是看公司缺不缺錢。”某證券公司從業者表示,“他只要覺得現在上市能募到讓他滿意的錢就行。”

對於趣頭條來說,有了錢,才有機會保持增長,一方面可以把錢發給用戶,讓用戶幫助平台完成拉新任務,或者用錢去購買流量;從另一方面來看,趣頭條在內容建設上的壓力,並不那麼急迫,畢竟平台上的用戶,並不是奔著內容來下載APP。

拿到騰訊投資的時候,譚思亮非常坦白的表示,“我覺得最終還是數據。當年做這個產品確實也遇上了時機,我們找准了市場,發展速度足夠快。三線及以下的用戶從前兩年開始還是有一個相對的紅利期,跟一二線的競爭不太一樣,有一個比較大的成長空間。”

對於趣頭條來說,也不需要等待一個更成熟的時機,再將公司推出去融資,資訊平台的天花板是很容易碰到的,現階段,趣頭條仍然保持著高速增長,這是最好的招股書。

閱讀原文

阿里和騰訊雙雙跌出了全球十大市值公司

xxx

狂飆十年的中國互聯網光環不再(穩),我想去國企

xxx

讓騰訊蒸發3800億人民幣的那篇官媒文章已經刪了

xxx

除了罵裁判,中國互聯網八大平台都是怎麽看奧運會的?

xxx

在中國互聯網行業,戴字節跳動(抖音)的工牌能光宗耀祖嗎?

xxx

中國的B站正在日本走紅,但走紅的路子和我們想像的不一樣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