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溫哥華住了六年回到北京定居,說說工作、生活和孩子的教育。

在溫哥華住了六年回到北京定居,說說工作、生活和孩子的教育。

本文來源:留洋派(Creader.com)(微信id:liuyangpie)

作者:一多

回流,是出國的人給自己生活埋下的一個巨大伏筆。

從出去的那天起,就時不時追問自己一句,然後隨時準備點題呼應。

人們總是在海歸與歸海之間掙扎,面對“到底哪裡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這樣一個永無止境的話題,希望尋找一個地方,得到一個答案,然後從此內心平靜,永世安好。

但是,這對於出國的人來說,似乎是個奢望。這邊看著那邊好,住在這頭惦記那頭是很多人的老問題、新常態。

  那些硬要回中國「幹一番事業」的海歸們,一年後還硬嗎?

溫哥華生活六年,回流北京五個月,當久別重歸的新鮮感褪去,當朝九晚五成了生活的主旋律,我想,或許可以針對這個話題說那麼幾句,給正面臨選擇的人做個參考。

首先,關於工作。

回到北京,不用擔心找不到工作,在北上廣這樣的大城市,如果你不奢望日進斗金,那麼工作機會永遠不負有心人。

當然希望創業並上財富排行榜的另當別論。

不是曾經的人脈,曾經的積累真的就都在數年後煙消雲散,無跡可尋。

同學、朋友、家人,可以給你幫助的資源只比異國他鄉多,不比異國他鄉少,除非你格外挑剔。

我回到北京,基本是過度了一個國慶長假,然後就上班了,從開始的一周三天,到後來的一周五天。

我採取了一個漸進的適應過程。

回國之初,如果立刻就開足馬力投入工作,我覺得有一定難度。畢竟,在溫哥華的六年裡,我不是休養生息,而是以另一種方式在忙碌,那種疲憊感需要時間來修復。

回國後,被職場節奏驅趕的生活有另一種充實。不是我覺悟高,而是忙裡偷閒的快樂和無所事事的無聊,我都有過切身的體會和比較。

國內職場節奏比較快,但沒有傳說中那麼可怕,偶爾的加班會有,但不是天天夜以繼日。

所謂的職場傾軋,人際關係複雜,我至今沒有感受到,你也不必讓杜拉拉等職場白領小說嚇怕。

只要自己保持一顆平常心,不必思慮太多,就不會自尋煩惱。

麻煩的人在哪裡都麻煩,給別人添亂,給自己添堵,學會復雜問題簡單化,不那麼錙銖必較、不那麼寸理不讓,一切就都會順利度過。

在溫哥華住了六年回到北京定居,說說工作、生活和孩子的教育。

北京的朝九晚五,路上會擁塞不堪,開車不手疾眼快,就會被不停地加塞,三個紅燈你也過不了一個十字路口,跟在你後面的車已經出離憤怒,將喇叭按到地動山搖;

地鐵人流滾滾,出站、換乘你走得慢了都擋別人的路,如果不是要跑著上電梯,最好老老實實靠右站,免得被罵沒眼力。

寫字樓電梯口的電視裡,每天播放著創新產品廣告,目不暇接的同時,覺得好多新概念讓自己雲裡霧裡。好在有辦公室的80後、90後天天給我做空白填補和知識普及。

在這樣的生活節奏裡,基本沒有時間“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不是說這樣的生活一定就好,有時候會覺得喧囂中沒有時間面對自己,因為喧囂的確是一種離心靈很遠,卻離感官很近的情緒催化劑。

不必拿著溫哥華的人口與空間的溫和比例,對比北京人潮洶湧中的冷漠擁擠,在這樣龐大的都市裡,在馬不停蹄的節奏中,你不踩著主調的節拍,內心永遠都找不到和諧的片刻,找不到能讓自己在這裡努力的理由,並待得心安理得。

其次,關於生活。

有人總擔心國內的空氣、飲食和水。

政府層面的東西我懂得不多,我只說作為芸芸眾生自己所能應對的法則。

抱怨僅限於發洩一下不滿的情緒,紓解一下憂憤的心理,如果你把這些作為評判回流與否的重要選項,那我告你根本不用考慮,繼續待在溫哥華的好山好水裡,比在國內每天做食品甄別和霧霾抗擊要愜意。

既然海歸與歸海都是選擇,或者還有各種情非得已的無奈,那就意味著你權衡了得失與利弊,不論是兩害相權還是兩利相權,作為選擇,你都有所放棄,都不能苛求完美。

如果你讓各種患癌比例、各種極端案例嚇住了,那麼超市沒有哪種食品可以放心入口,市場上的純淨水也沒有哪種可以包你滿意。

當你吃著色香味美的家鄉菜,還在心裡質疑有沒有地溝油,那在中國生活只為多掙些錢基本就失去了回流的意義。

你可以說你不習慣賣場裸放的各種肉類堆頭,你也可以不習慣熙來攘往擠擠挨挨前心貼著後背的排隊人流,這些可以作為你抱怨生活的細枝末節;

但如果你認為這些已經影響了你追求生活品質的主調,那麼真的勸你,多掙的那些工資不值得你為整天抑鬱的情緒付出如此之多,還是不要回流,不要挑戰自己回國之後的承受能力。

儘管,我沒有更好的辦法能讓自己在哪裡都如魚得水地自在,但是,我始終覺得,該面對的就不再躲在昔日溫哥華的體驗裡去逃避。

既然自己不可能乾坤挪移,那就不如腳踏實地。

“既來之,則安之”不是安慰人的雞湯話和知音體,確實做到不容易,但既然選擇了一種生活,就得能面對棄選項中包含的誘惑。

在溫哥華住了六年回到北京定居,說說工作、生活和孩子的教育。

第三,關於孩子的教育。

相對於我們投奔的北美教育(其優點無需贅述),國內教育也並非一無是處。

我自己的孩子在國內讀完小學,建立起學習的基本習慣和規矩,堅實的基礎對他適應溫哥華的中學教育很有裨益。

而溫哥華中學教育的開放性和多元化,培養了他的獨立和對北美社會以及高等教育的高度適應。

但據孩子說,他就讀的專業,有幾個超級學霸都是來自國內的留學生,臨近期末,大多數學生自顧不暇的時候,這些學霸居然開課給人補習,孩子說感嘆他們創收的同時更嘆服他們的實力。

關鍵這些國內出來的學霸,不是傳說中只會學習不問世事的書呆子,他們還是社團的核心人物,組織活動風生水起。

溫哥華優秀的孩子比比皆是,北京的中學裡也是人才濟濟。

家中12歲的外甥女就讀北京重點中學,英文誦讀,讓我嘆服那毫無瑕疵的輕重緩急和無可挑剔的發音。中文作文更是文筆流暢,文采飛揚。

從她身上,看到國內重點中學的孩子既有著自信滿滿的優越感,也有著非常強烈的進取心,他們關注成績,關注排名,自己很能push自己努力。這點和溫哥華很多孩子的隨遇而安,享受生活的狀態大相徑庭。

沒有好與不好的評判,不同的環境陶冶出不一樣的性情。

所以,不必過分糾結,哪種教育就會毀了孩子,哪種教育就一定能讓孩子成為精英。

孩子的成長路徑,尤其是幸福體驗,更多時候是我們作為家長一廂情願的臆想。

他們的未來不是我們能規劃出來的,家長的心寬了,孩子的路也就寬了。

閱讀原文

  那些硬要回中國「幹一番事業」的海歸們,一年後還硬嗎?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