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物流陣營之間,象徵「最後一公里」的快遞櫃戰爭。

中國物流陣營之間,象徵「最後一公里」的快遞櫃戰爭。

本文來源:中國青年報、每日經濟新聞

記者:王林、方玉瑤 

這幾年,一些居民小區內設置了不少快遞櫃。這些快遞櫃在方便居民“買買買”的同時,也攪動了我國萬億快遞市場。

2018年6月,申通快遞、韻達股份相繼發佈公告稱,其全資子公司轉讓參股的“豐巢科技”全部股權,交易完成後二者子公司均不再持有豐巢科技的股權。

專注快遞櫃生意的豐巢科技,由中國市值最高的快遞公司順豐速運控股,曾獲多家快遞公司參股。

而在完成這一交易前,圓通、中通、申通等民營快遞企業宣布向浙江驛棧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驛棧)增資31.67億元。

而浙江驛棧是菜鳥網絡旗下的全資子公司,以快遞櫃等快遞配送為主業。

至此,在快遞櫃市場中,順豐、菜鳥兩強格局逐漸清晰。

在以快遞櫃為焦點的“最後一公里”競爭中,順豐、菜鳥等企業追逐的不僅是行業“小伙伴”,還有一線快遞員和消費者的認可,以及快遞數據的未來潛力。

而他們面臨的挑戰,不僅有快遞櫃的盈利壓力,還有個人信息保護、政策法規等方面的問題。

申通韻達退股豐巢,快遞櫃兩強格局初現。

數字背後,快遞業務的壓力被轉嫁到最一線的快遞業務員身上。

在攬收、運輸、分揀、配送四個環節中,配送的“最後一公里”是最讓快遞員頭疼的。

北京市東城區韻達快遞的業務員康萌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每天要花費五六個小時穿梭於各個小區,基本是免費地為用戶配送快件,而可以賺取提成的攬收快件時間,則只有三四個小時。

藉著電子商務的東風,快遞物流在近些年迅猛增長。

國家郵政局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郵政業務收入累計完成6622.6億元,同比增長23.1%;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400.6億件,同比增長28%;2012至2017年間的快遞業務量驟增605 %。

於是,這幾年,提高配送效率的快遞櫃發展迅速。

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目前全國快遞櫃數量大約20萬個,預計到2020年快遞入櫃率有望達20%,對應快遞櫃格口需求約為7600萬個,市場潛力巨大。

目前,快遞櫃市場逐步呈現“兩強爭霸”格局。6月14日晚,申通快遞、韻達股份相繼發佈公告稱,其全資子公司“申通有限”“福杉投資”“雲韻投資”與“深圳瑋榮”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分別轉讓其所持有的“豐巢科技”全部股權,交易完成後,二者子公司均不再持有豐巢科技的股權。

對於此次轉讓的原因,韻達和申通方面均在公告中表示,為優化資產配置結構,實現合理投資收益,是“基於商業考慮”。

中國物流陣營之間,象徵「最後一公里」的快遞櫃戰爭。

▲豐巢智能快遞櫃圖片來源:CFP

工商資料顯示,“深圳瑋榮”控股股東為深圳明德控股發展有限公司,明德控股是順豐控股的實際控股股東。本次股權轉讓後,“深圳瑋榮”將持有豐巢科技接近一半的股權,第二大股東蘇州普洛斯所佔股份則僅有將近7%。

除申通、韻達之外,中通快遞也從豐巢科技的股東名單中漸漸隱去。在豐巢科技的A輪、B輪融資中,中通都未增加投資。B輪融資後,中通所持豐巢科技股份也低於申通、韻達。

而在此次申通、韻達從豐巢科技退股之前的十幾天,圓通、中通、申通等民營快遞企業於5月31日宣布向浙江驛棧增資31.67億元。當時,這幾家快遞企業稱,這一投資致力於提高末端派送時效,拓展多元化派送渠道。

此外,快遞櫃市場的另一家企業速遞易在去年7月獲得菜鳥網絡、中國郵政集團的投資,中國郵政旗下的中郵資本實現控股。

去年9月,豐巢科技則以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中集電商的全部股權。成立於2014年的中集電商主要運營“e棧”快遞櫃,已入駐超過4000個小區。

快遞櫃盈利難,“最後一公里”尋多種解決方式。

雖然快遞櫃企業所獲得的融資很多,但與市場需求相比還遠遠不夠。而且,因為需要大量前期投入,所以快遞櫃企業在當下也面臨盈利難題。

根據上述申通快遞公告透露的信息,截至2018年5月31日,豐巢科技的資產總額為63.11億元,負債總額為17.32億元,淨資產為45.79億元,今年1~5月的營業收入為2.88億元,淨利潤為-2.49億元。

快遞櫃這門生意不好做。順豐控股2017年年報顯示,豐巢科技已在社區、寫字樓安裝智能快遞櫃約7.5萬個,覆蓋國內80個城市。巨大的投放和運營成本是快遞櫃企業盈利難的重要原因。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營收方式不明晰。

在獲中郵資本等參股之前,速遞易的母公司成都三泰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披露的財報顯示,其快遞櫃的收費模式主要有五種:

一是向快遞員收取派件費,也就是快遞員使用速遞易快遞櫃投放快遞時需根據快遞櫃大小繳納一定費用:大箱0.6元/件,中箱0.5元/件,小箱0.4元/件;

二是用戶寄件收費;

三是向用戶收取超期使用費;

四是廣告業務收入;

五是增值服務收入。

但相比耗費巨大的前期投入,這些盈利方式捉襟見肘。

而且,很多地方的快遞櫃收費標準不一,有的地方快遞入櫃就收費,不足24小時收費1元,超過24小時按每24小時收取1元累加計費;有的地方實行48個小時內免費,有的地區可免費存放12小時。

這給一線的快遞員和用戶造成了困擾。尤其是對快遞員而言,將包裹放進快遞櫃或代收服務站,可以省去大量等待時間,數倍提高效率,但承擔額外的費用意味著利潤的再次削減。

湖北十堰的圓通快遞員楊文軍(化名)最近很苦惱。在他負責的區域,有些小區使用的是速遞易快遞櫃,用戶取件時需要多交1元/件,快遞員收取快件則不需繳費。但他認為這種模式也不是長久之計。

“客戶的錢也是錢,一塊錢雖然不多,但長期下來,有些客戶就不願意了。”

中國快遞業協會原副秘書長、驛永智庫創始人邵鍾林認為,經過多年發展,快遞業的競爭焦點已經從攬收、運輸、分揀轉移到了配送環節,“下一步(競爭)就是為’最後一公里’的配送體系,這個體系包括區域共同配送,以及智能(快遞)櫃等等。”

在他看來,由於大量基層快遞網點都是加盟模式,採取哪種配送方式也取決於一線快遞員,所以無論是快遞櫃還是其他配送形式,“最後一公里”一定不會被某一種模式所主導。

“每個城市、每個小區都有自己的特點,具體是哪種模式,一定是由當地的快遞網點和消費者來選擇的。”

“如果人工費用大於櫃子費用,還是快遞櫃更好用。”快遞物流諮詢網首席顧問徐勇認為,未來“最後一公里”的配送方式將是物業代理、菜鳥驛站、自助快遞櫃等多種形式的結合。

而眼下快遞櫃領域的競爭還未見勝負。

在徐勇看來,目前快遞櫃領域的競爭基本還是延續了移動互聯網的“套路”——先燒錢跑量,佔據市場主導地位後再收費擴大盈利規模,而快遞櫃市場“還要再燒兩年才行”。

“數據戰爭”要注意保護個人信息

盈利難,但為什麼快遞櫃這門生意還是不斷吸引各方持續不斷地投入?末端配送的快遞數據或許是答案之一。

邵鍾林分析,以菜鳥、四通一達為代表的“電商派”快遞相關企業,之所以如此看重快遞櫃這門虧錢的生意,還是看中其數據價值。

菜鳥等企業基本控制了大多數電商快件從攬收、運輸到分揀的數據,如果在配送環節通過快遞櫃能獲得更加全面、準確的用戶數據,可以更精準地了解用戶,從而挖掘營銷、電商等多方面的價值。

“最後一個派送環節是最難解決的,也是最複雜的。可如果不能在最後這個環節做好,前面幾個環節的努力都沒有成果。”邵鍾林說。

事實上,快遞櫃市場雖然呈現兩強格局,但無論順豐還是菜鳥陣營,都沒有停止與快遞公司在業務和數據方面的合作。

豐巢科技此前曾披露2016年各家快遞公司使用豐巢快遞櫃的情況,其中中通使用量佔比22%、圓通佔比18%、申通佔比14%、韻達佔比14%、百世佔比10%、順豐佔比6%,京東、EMS、天天快遞等也會使用。

另據記者向豐巢科技內部人士了解,雖然申通、韻達不再成為豐巢科技的股東,但還將繼續保持業務合作,快遞櫃費用也不會改變。

不過,兩大陣營間圍繞快遞數據也曾爆發“正面戰爭”。

2017年6月初,菜鳥和順豐因為快遞數據“掐架”:菜鳥稱順豐主動關閉了豐巢快遞櫃和淘寶平台物流數據信息回傳;順豐回應稱,菜鳥以安全為由單方面切斷豐巢的信息接口,並指責菜鳥索要豐巢的所有包裹信息(包括非淘系訂單),認為菜鳥有意讓其從騰訊雲切換至阿里雲。

  中國官方介入調解,菜鳥、順豐停戰恢復數據傳輸,還捧紅了【豐巢快遞櫃】。

而此前,雙方關於豐巢快遞櫃的合同已於2017年3月到期,經過近2個月的溝通,雙方無法就信息安全所需要的數據連接達成共識,遂中止了合作協議。

企業間圍繞快遞數據的競爭,也引起了公眾對其中可能涉及的個人信息安全的擔憂。

此前,一些地方也發生了基層快遞網點人員倒賣個人信息的事件。今年5月,江蘇宜興市人民法院就開庭審理了一起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案件,被告人張某利用從事快遞工作的“優勢”,將收、寄客戶雙方的信息“第一時間”拍照售賣。

關於信息保護,徐勇認為,目前《快遞暫行條例》、《快遞市場管理辦法》等法規,對可能洩露用戶隱私信息的行為已經有比較嚴格的監管措施,而且隱形面單在不斷推廣,通過快遞櫃洩露個人信息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假如某些快遞員或網點故意蒐集某些用戶個人信息,也會因為數據量不夠大、缺乏匹配數據而難以形成價值鏈。

邵鍾林認為,除順豐、EMS等少數企業之外,大多數快遞企業在末端都是加盟製網點,因此在執行信息保護的要求時可能會打折扣。

他呼籲,在包括快遞櫃在內的“最後一公里”市場競爭中,快遞相關企業應該注意保護用戶的個人信息,尤其是加強對末端網點的管理和規範。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