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多個城市陸續批准蓋地鐵,城市強弱分化更明顯。

中國多個城市陸續批准蓋地鐵,城市強弱分化更明顯。

本文來源:財經主張(微信id:tttmoney9)

作者:小鵬王

2018年8月28日,據深圳特區報報導,雄心勃勃的深圳,規劃於2022年地鐵軌道交通總里程達580公里,至2035年將建成33條線路、總里程達1335公里的軌道網絡。

在新一輪基建潮的背景下,深圳市只是一個縮影,最近地鐵審批再開閘,陸續有城市獲得地鐵審批,屆時城市強弱分化加強,遠離中心城市的你,小心成為韭菜。

為何爭著搶著建地鐵?

長春、蘇州新一輪地鐵獲批,並不感到意外,早在一年前,長春、蘇州、瀋陽、昆明四城就遞交了申報,只是因為發改委叫停了審批而被擱置。

其實不僅僅這四個城市,排在後面等著審批的城市多了去了,為何這些城市都做著同一個“地鐵夢”?答案是:地鐵對一個城市的影響實在太大了。

對交通的影響:中國城市一般呈現土地少、人口多、密度高、交通擠、發展快等特點,在建設地鐵之前,城市交通系統主要依靠公交車和出租車,而隨著人口數量的提升,人們出行時間又比較集中,出行壓力變得越來越大,尤其是早高峰和晚高峰。

建設地鐵之後,城市交通環境得到改善,傳統路上交通通過地鐵得以分流,由於地鐵的便利性和快捷性,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乘坐地鐵作為主要的出行方式,地鐵大大的改善了城市交通環境,提高了城市生活和工作的效率。

對經濟的影響:雖然建設地鐵需要大量的資金,但是在建成之後,它所節約的成本和帶來的經濟效益,卻很難用金錢去估算。

比如,地鐵的交通便利會大大增加房地產的銷售量,其周邊的房產升值潛力更高;四通八達的地鐵線路不斷擴大人們的活動範圍,人們更喜歡在地鐵沿線開設商舖,買房;跨省、跨市地鐵還會帶動周邊城市的發展,如崑山花橋,深惠地鐵等。

對文化的影響:地鐵是一種快速、準時、方便、安全、舒適的交通工具,促進了人們對時間觀念、生活方式、思維方式、競爭意識和文明禮儀的發展,對傳統觀念、傳統社會有重大衝擊作用。

總體上講,修建地鐵可以提高效率,擴大城市規模,進而增加土地規模,使周邊土地升值,最後實現拉動經濟、提升政績的效果。

地鐵不是你想建就能建的

“地鐵是錢堆出來的“,這句話毫不誇張。

地鐵成本平均每公里達7億元左右,整個行業最缺的就是錢,而修建地鐵的資金主要由兩部分組成,其一,政府財政資金;其二,地鐵公司銀行貸款。

一些城市如果要修建地鐵,政府必將面臨巨大的資金壓力。

在去槓桿、防風險的背景下,如果這些城市錯誤的估計了自身實力,資金落實不到位,會在一定程度上加重地方債務的負擔,造成金融風險的可能。

2017年11月,包頭地鐵開工不足百日便被叫停;2018年1月3日,內蒙古自治區黨委表態,堅決叫停包頭地鐵項目和呼和浩特地鐵3、4、5號線項目。這些叫停的背後,是地方政府存在財政問題或資金達不到標準無法承擔地鐵的建設。

中國多個城市陸續批准蓋地鐵,城市強弱分化更明顯。

2018年7月13日,國務院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城市軌道交通規劃建設管理的意見》(國辦發〔2018〕52號,提高了申報建設地鐵和輕軌的相關經濟指標及申報審核要求。

52號文中提到:申報建設地鐵的城市一般公共財政預算收入應在300億元以上,地區生產總值在3000億元以上,市區常住人口在300萬人以上。 

按照這個要求,已批復建設規劃的43城市中,13個城市或不符合新規。

  【鄉下要有鄉下的樣子】中國申建地鐵的城市標準上調三倍,要有錢、人口300萬以上。

地鐵審批重新啟動

從長春的8條地鐵項目獲批,到蘇州的4條軌道交通項目獲批,表明自包頭地鐵叫停後陷入停滯的地鐵審批已正式重新啟動。

為何去年“叫停“,今年馬上又“重啟”?

上半年基建投資增速有所放緩,在國內外環境下,國家經濟下行壓力增大,需要加大基建投資力度“穩增長“。7月23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加快今年1.35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和使用進度,在推動在建基礎設施項目上早見成效,同時有效保障在建項目資金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國家雖然大搞基礎建設,重啟地鐵審批,但是絲毫沒有降低要求。

對於GDP不達標,人口不達標的城市,投資建設地鐵可能也無法吸引人才,無法實現人口增長,地鐵使用率不高,屬於無效投資,而且還承擔著金融風險。

因此,未來能大建地鐵的還是那些資金雄厚,產業發達,人才濟濟的國家中心城市,一線城市或強二線城市,而三四線城市只能坐觀垂釣者了。

你的城市將被割韭菜

在大基建的背景下,地鐵時代來臨,大城市將會是受益者,而大城市大建地鐵,提高城市效率,促進經濟發展,土地和房產還會進一步升值,這是一個良性循環。小城市和大城市的差距將越來越大。

在《天下無賊》中的一句話“21世紀最貴的是人才“似乎已經成為了現實,各省的搶人才大戰就是例子。

當下的中國人口結構失調,人口出生率低,未來的年輕人是比石油和黃金更珍貴的資源。

而大城市越來越強,小城市發展緩慢,年輕人為了更好的發展,會離開原來的城市,去更大的舞台。信息交流的高效和交通設施的完善,更是加速了大城市對小城市的抽血。

西班牙村鎮人口加速流失就是一個例子,根據西班牙省市聯合會編制的2017年人口分析,西班牙8,100個城市中,有一半居民人數不足1千人,這些不足1千人的城市面臨著中、長期滅絕的危險。

不光是西班牙,中國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下圖是河南省各地區人口變化,採用的是不參加政績考量的在校小學生人數,它比官方公佈的常住人口更能準確反映人口變遷情況。

中國多個城市陸續批准蓋地鐵,城市強弱分化更明顯。

▲圖片數據來源:城市新財經

我們再來看看四川:

中國多個城市陸續批准蓋地鐵,城市強弱分化更明顯。

▲圖片數據來源:城市新財經

較發達的廣東省也是這樣:

中國多個城市陸續批准蓋地鐵,城市強弱分化更明顯。

▲圖片數據來源:城市新財經

在以地鐵建設為代表的大基建背景下,城市間的馬太效應將越來越強,人口加速向中心城市流動,而缺乏年輕血液的小城市經濟增長會極為緩慢,甚至出現下滑,小城市的房產由於沒有人口和經濟的支撐,也會土崩瓦解,到那時,小城市的你將成為韭菜。

閱讀原文

  醒醒,中國社會韭菜們的三大幻覺。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