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以下兩個部分:

第一部分是當年圖集。

第二部分是一位「前知青」的告白:《我們希望怎樣看待知青?》。

第一部分:

以下圖集來源:最美藝術(微信id:yishuchaxun)、壹號收藏(微信id:www1shoucangcom)

今天,“下鄉、插隊”已經永久地成為了歷史,而對於那些“上山下鄉”的知青來說,他們背井離鄉,把大好青春都傾注給了一片陌生的土地,那段難忘的下鄉之旅,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是他們一生都無法忘卻的記憶。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知青出發前,在北京站門口留影紀念

每代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青春故事。

成長於紅旗下的第一代人,最難忘的,莫過於轟轟烈烈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

的經歷,讓他們不得不在人生的黃金時期,便開始了艱苦卓絕的奮鬥歷程。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親人到車站為參加知青的兒女們送別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為了解決城市中的就業問題,從50年代中開始就組織將城市中的年輕人移居到農村,尤其是邊遠的農村地區建立農場。早在1953年《人民日報》就發表社論《組織高校畢業生參加農業生產勞動》。

1955年毛澤東提出“農村是一個廣闊的天地,在那裡是可以大有作為的。”成為後來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口號。

從這一年開始,共青團開始組織農場,鼓勵和組織年輕人參加墾荒運動。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列車帶走了一代人的青春

60年代中期,繼續響應毛澤東發出的“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很有必要”的口號,廣大城市知識青年陸續奔赴農村,參加農業生產勞動,知青下鄉成為那個時期特殊的記憶。

據統計,從1950年代到1970年代末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的總數估計在約1200至1800萬之間。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中國的第一批知青

在1952年,一批雲南省昆明市的青年學生,在政府部門的感召下組織起來,進入西雙版納的熱帶雨林,開創了一種與以往截然不同的生活,成為中國的第一批知青群體。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首批上山下鄉的知青

當一大批青年奔赴邊疆荒野,充實到生產建設兵團的隊伍中時,知識青年依然處在待成熟階段,但其影響卻正如錢塘大潮的第一個峰頭,讓人看到了波瀾壯闊之勢。

波瀾壯闊的知青大潮

真正大規模的知青運動是在“文革”中開始的。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1966年,在文化大革命的影響下高考停止,許多中學畢業生即無法進入大學,又無法被安排工作;此外1966至1968年文化大革命的動亂使得中共領導機構意識到,需要尋找一個辦法將這批年輕人安置下來,以免情況失去控制。

為了解決青年學生的出路,毛澤東在1968年12月發出了當時被稱為“最新最高指示”的戰略性言論: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當時,北京、上海、天津、重慶、廣州、南京及各個大中小城市的火車站、汽車站、碼頭,擠滿了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和送行的親朋好友,鑼鼓喧天,口號不斷,慷慨激昂。

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董必武等都有晚輩上山下鄉,就連紅極一時的陳伯達,也將兒子送到內蒙古草原。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知青返鄉

1977年高考恢復後,大多數在農村的知識青年想方設法要回到故鄉。到1980年5月,根據當時“撥亂反正”的決策,各地知青們才被允許回到故鄉城市。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知青在雲南版納朱克家

而此時的知青群體已經錯過上大學的機會,有的在農村也已經娶妻生子,選擇留在農村;有的則考進大學,繼續求學,投身於新的社會主義建設。

三不滿意

關於中國內地的知青運動,鄧小平在1978年曾說,國家花了三百個億買了三個不滿意,知青不滿意,家長不滿意,農民也不滿意,據說李先念還加了一個不滿意,叫國家不滿意。

1981年10月,國務院知青領導小組起草了一份《二十五年來知青工作的回顧與總結》對知青上山下鄉運動的起因、發展、失誤、教訓等若干重大問題給出了基本看法。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知青聽老農講故事

第一,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是五十年代根據我國人口多,底子薄,就業難的國情提出來的,是我們黨解決就業問題的一次大試驗。

第二,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本來是一個就業問題,但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中,當成政治運動去搞,指導思想偏了,工作上有嚴重失誤,至此歷時25年的城鎮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在無聲無息中畫上了句號。

知青下鄉的珍藏老照片: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知青下鄉批准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南昌市知青下鄉批准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天津市下鄉上山乘車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南京市革命青年下鄉上山批准書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自貢市知青下鄉上山登記表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1973年8月,兵團一團天津知青張淑賢(左)、鶴崗知青張桂香下連放電影。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1973年12月,哈爾濱知青、參謀劉東輝與兵團一團司令部參謀長王福增一起學《毛選》。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兵團一團宣傳隊女知青在演出中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1975年1月,北京青年姜大明(毛主席像左面)等人歡呼四屆人大召開!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1976年,上海知青徐杭州(右二)與北京知青李華、李秀研在跟老農工學打馬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1974年,兵團一團直屬單位團代會上,哈爾濱知青曲秀珍在主持選舉議程。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排練中的兵團一團宣傳隊隊員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1972年,兵團一師一團六營三十八連戰士在巡邏。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1972年,山溝連隊農工看電影的場景。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上海知青在黑土地的插隊生活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1972年,一群女知青每天勞動之前,在地頭學習毛主席語錄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上海赴黑龍江遜克的插隊知青擺拍照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為學習針灸,知青之間互相扎針刺實驗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上海知青在黑土地的插隊生活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上海赴黑龍江的插隊知青擺拍照:積極向上的文藝生活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一群知青在地頭學習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圖集 / 那個傳說中的【知青下鄉】

第二部分

以下是一位「前知青」的文章,發表於2018年7月13日。

來源:兵團戰友

作者:何偉

原標題:我們希望怎樣看待知青?

我1968年5月初中畢業,無可選擇地回父母所在的農墾單位種地。

當時不叫知青,填的表是“職工子女就業登記表”。

到那年年底才有知青提法,我自然被整編為知青了。

其實,關於知青的定義,早期官方沒有明確過時間邊界、知識邊界、出處邊界,也沒有做過知青資格的甄別。政府也沒有對知青的作用有所評判。所以,現在的年輕人對知青的認識是模糊的,甚至是矛盾的。

有的把知青與紅衛兵、義和團、小刀會相提並論,是搞破壞的。知青群體則自恃聽話、受害、有功,卻無力辯解。

知青運動結束後,由於計算工齡工資,官方才界定了“下鄉知青”和“回鄉知青”的差別。至今這兩個群體養老金仍有差別(工齡起點不同),很多人還在不斷上訪。

關於知青的人數也有很多種說法,“1400萬”“1700萬”“2000萬”“3000萬”。人們把文革期間幹農活兒的青年人都叫知青,這是錯誤概念。

我退休7年了,為了對知青有完整的認識,通過學習交流,有一些粗淺體會,欲告之未來。

1、什麼是知青?知青群體的內部結構?知青占同齡人的比例?

什麼是知青?

知青是文革中從事農林牧業的初高中畢業生,全稱叫知識青年。

要了解知青就要了解文革。文革使大學12年未統一招生,政府3年未例行徵兵招工。這等於中學生職業大路中斷了。

1968政府為了安排幾百萬城市青年就業,想起共青團開闢的一條小路,就是下鄉種地,可以緩兵。於是知青運動開始了,持續到文革結束後(慣性拖後3年)。

鄧小平說知青運動有三個不滿意:孩子不滿意,家長不滿意,農民不滿意,給知青運動畫上了句號。

知青還有一個渾名“老插”,就是插團、插隊落戶的意思。他們之間一說“老插”,就像戰友一樣親近。

下鄉知青是指有城鎮戶口的中學生,被分派到農場或農村去的。回鄉知青是指回家種地的中學生。回鄉知青的概念當時沒有,數字是運動後估算的,誤差很大(超過100%)。他們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知青。

知青有多少?

互聯網“國家數據”顯示,下鄉知青有17764800人,回鄉知青有12432200人,總數是3019萬人。

知青發生(派遣)的年代是1968–1979。知青運動前期(1968—1971)下鄉的知青有953萬人,佔下鄉知青53%。知青出生的年代是1946—1960,共15年。

為什麼派遣差3年?因為1968年當年打發了3屆初高中生畢業,俗稱老三屆。

什麼是老三屆?

老三屆實際上是6屆,即,66、67、68屆初高中畢業生(1946—1952生)。其中,初中畢業生867萬,平均每屆289萬。高中畢業生134萬人,平均每屆45萬人。那時大學每年招生約15萬人。文革前普及小學教育,考初中考高中的淘汰率很高,都在80%以上。

老三屆的同齡人有多少呢?有9500萬人。初中生占同齡人9%,高中生佔1.4% 。比起現在大學生占同齡人56%來說,老三屆叫“知識青年”是準確的。有知識是個相對概念,不能用現在的標準去評判50年前的人有沒有知識。老三屆下鄉回鄉的比例最大,磨難最多,人才最多,建樹頗豐(復旦錢文忠教授言)

知青隊伍結構是怎樣的?

知青整體3019萬人占同齡人2.3億的比例是13.2% ,因此,不能說知青就是在那個時代的青年主體。知青以外的青年主體是小學畢業生和運動後期直接當兵、上學、招工、蝸居的。

知青運動分前期後期,老三屆之後1969年始,普及初中和高中(九年制),沒有升學考試了,初中必須都上。再加上後期人口基數大,後期的知青總量也不小,儘管他們的留城分流機會多。後期的知青“知識”就有點水分了。

知青定義的後遺症。

若干年後,知青下鄉經歷計算工齡(社保計算養老金)。知青回鄉經歷不算工齡。因為當時界定不清,現在養老金工齡計算問題就出在這塊。一起工作的同學同事,退休時工齡差了七八年,養老金差了1000元,能不上訪嗎?

其中只有一部分人是按政策變“回鄉”為“下鄉”的。即,農村“兩半戶”“下鄉戶”的回鄉知青,約有上百萬人。

在知青運動中,裹進了156萬城鎮居民到農村落戶,成為“下鄉戶”。文革後落實政策,下鄉戶及其子女都允許返城。

還有一點說明,下鄉的城鎮知青並不是純指大城市的,還包括縣、鎮、鄉的城鎮戶口插隊知青。這部分佔下鄉知青約15% 。其下鄉經歷基本不超過3年。

2、下鄉知青的三種生態,導致三種結果(回鄉知青概念是追認的,在這裡忽略)

知青們都退休了,殊途同歸,安度晚年。聊起“老插”的經歷,我發現歸納有三種經歷和心態。

青春無悔,津津樂道型。

這部分是1968—1971到15個農墾兵團“插團”的160萬知青,佔當期知青17%。特別是黑龍江兵團的55萬知青。

其生態特點:

國營全民所有制、每月發工資(32元)、宿舍食堂管理正規、全細糧不定量、環境文化先進、機械化作業、定期放映電影、經常組織文藝匯演、每年有探親假、領導是轉業軍官和現役軍官、有軍墾關心培養人的優良傳統、與農場職工融洽、知青幾十人集中生活、回家探親可以帶木耳豆油黃豆豬肉木材(做成包裝箱)、政治地位高(農場只有老職工沒有貧下中農)、黨團組織完善、軍事紀律嚴明、下鄉持續時間最長(10–12年)、有成就感、技術骨幹、爭當先進、有軍事訓練等等。他們的生活水平高於在城裡工廠的同齡人。

連營團領導崗位都有他們的位置。他們之中出的名人最多,故事最多。多年來只要談到“插團”,他們就津津樂道,如數家珍,儼然像老革命一樣。退休後,他們年年組團去故地重遊,與留守職工聚會。

在北京上海,他們的聚會和演出成了當地的人生夕陽風景,令人羨慕。當時他們最大的問題是看不到前途不敢結婚,如果再不返城,可能心理會崩潰。現在兒孫滿堂也就不計較了,剩下的都是美好回憶。

臥薪嘗膽,絕地逢生型。

這部分是1968—1971到人民公社“插隊”的近800萬知青。

其生態特點:

集體所有制、計工分年底分紅(也就掙個飯錢已預支了)、集體戶10人左右、自己輪流做飯、很少吃細糧、有的地方吃不飽、政治地位低(有貧下中農教育)、沒有激情燃燒、精神生活貧乏、地方組織渙散、環境文化落後、管理水平低下(自己管自己)、沒有探親福利、純體力勞動、回家泡病號的多、放任自流、各行其是、與農民交集少等等。

這部分知青按人數是知青運動的主體。

他們的生活水平與城裡人比反差極大,用“臥薪嘗膽”來描述恰如其分。

正因為如此,1969年恢復招工後的名額年年對準了他們。他們在農村基本沒有超過5年的,表現好(主要是出勤)的先走。

像習近平那樣幹了6年,又當了大隊書記的,真是像奧運冠軍似的極少,令人佩服!

1975年後知青隊伍中出現一個詞叫“轉插”,就是插團的調頭千里去插隊,為的是招工。其時插隊者已所剩無幾,但招工名額還源源不斷。

為什麼不去兵團招工?因為政府認為兵團是國營全民的企業,知青早已是國家職工了。特別是黑龍江和雲南兵團,隊伍基本保持完整。

其實,知青運動對插團知青是一個騙局,1969年從農村招工起,知青運動就結束了,變成了去農村待業的運動。

只有插團知青蒙在鼓裡,被招工邊緣化,最後才醒。

現在插隊知青很少提及他們苦不堪言的的蹉跎歲月,他們大多數人選擇忘記,但不抱怨。因為畢竟他們是返城的先成功者,後來的路也比較平穩。

例行公事,到此一遊型。

這部分是運動後期(1972—1979)的830萬知青。

後期政策上不再遠地輸送,實行就近安排,基本都是“插隊”的。

輸送單位(街道企事業)要派人帶隊下去,實行送收單位雙重管理。運動後期的知青實際上就是到農村待招工,走過場。

可以經常回家,插隊而不落戶,大部分人沒吃苦,沒有家庭和社會使命感。關於知青打架鬥毆、偷雞摸狗的傳說就是後期知青的個別現象。

後期知青大部分是高中畢業生(九年制),後來恢復高考時上大學的比較多。他們對知青的經歷和評價無所謂,每每提起下鄉,就覺著好玩。

3、文藝作品中的“知青”

有關知青的文藝作品極少。

知青運動有12年曆史,三千萬人的隊伍,涉及億萬家庭,其社會影響面堪比三四十年代的兩場戰爭,但作品數量不及其萬分之一。

為什麼不出作品?原因就是,知青運動是文革的組成部分。文革是被官方徹底否定的、是人們深惡痛絕不堪回首的一段歷史。

得病的社會只能有痛苦的呻吟才符合邏輯,就像當年的傷痕文學一樣。

但那樣的素材在知青生活中實在難找。再說了,知青是共和國​​的同齡人,始終是在黨的領導和關懷下成長的。如果埋汰知青,作家的角度手法難以拿捏,結果可能是有作品不能出,白費勁。

4、就那點可憐的有關知青的作品,都片面,不成功。

若作品描寫知青陽光、勵志、刻苦、學習、奉獻、成長肯定不行。因為不符合官方口徑。

若描寫知青遭罪、被害、搗亂、性亂、破壞、消沉、頹廢更不行。因為不符合實際,沒人認可。

像梁曉聲的作品就是兩頭不落好。知青說他是叛徒,不寫激情正面。官方說他不講政治替知青說話。還有些人發表言論,不許知青表現自己表現過去。甚至連“知識青年”這個名詞都改成文盲。

這些人貌似否定文革,實質是仇恨黨的領導。

5、知青們希望得到社會怎樣的評價?

分清知青和知青運動。

知青運動是文革的組成部分,剝奪了青年受文化教育的權利和城鎮就業的權利,應當徹底否定。

否定的對象是此項決策和決策的政治家。他們對知青運動的產生和失敗要負全責。

運動和參與者是兩回事,這點是黨中央多次強調的。文革中不是還有兩彈一星嗎?1949年人民推翻了幾千年的封建社會,但舊社會的故事不是說不完聽不夠嗎?中國舊社會不是培養了5個諾貝爾獎和21個兩彈一星的科學家嗎?我們說的社會性質或運動性質屬於政治範疇,只涉及政治家。

而任何性質社會的人群中,都有善惡美醜喜怒哀樂仁義禮愛智勇真假。

為什麼知青運動期間多面人性就不可以如實描述呢?老百姓的生活為什麼非要牽強地去做政治運動的註腳?

運動不是生活的全部,每個知青都閃爍過青春的光彩!

知青是有成就有貢獻的。知青是響應國家號召、服從社會需要(主觀上)、激情燃燒、理想飛揚的一代純真青年。

他們是知青運動的受害者。他們和全國其他青年一樣,是愛國者、建設者、奉獻者。他們是民族振興不可或缺的承前啟後者。他們曾經的農村事業仍在蓬勃發展,面目一新。

比如,北大荒已是全球現代化農業的先進榜樣。在那裡,知青的伙伴們不會忘記他們的豐功偉績,不會忘記同甘共苦的兄弟情誼。後期的知青沒功勞有苦勞,顧全大局聽話服從,被犧牲幾年青春,這本身就是奉獻。

關於“苦難”的認識。

知青都吃過苦,因此有人做文章,煽動不滿情緒。

中國有句老話“艱難困苦,玉汝於成”,吃苦是中國人傳統美德。吃苦才有新中國、吃苦才有現代化、吃苦才能保和平。

將來還需要吃苦精神,否則,邊防誰守?地誰種?樓誰建?煤誰挖?鋼誰煉?很多知青說,那幾年的經歷影響一生,使我們不怕困難,珍惜生活。

至於有些人說的“吊打幾百人”“隨意強姦”,說得跟地主劉文彩萬惡的收租院似的。我不相信。收租院是謊言,你也是謊言!

我在黑龍江兵團41團沒聽說過一起這種事。兵團的管理團隊是現役的和轉業的軍官,他們是突出政治、紀律嚴明、以身作則、技能熟練、意志堅強的典範。是我們敬仰的老一代革命者。

3000萬人的12年曆史,出幾個罪案我們是知道的,沒那麼誇張,發案率不會比現在高,也不會高於當時沒有知青的地方。

希望得到尊重。

任何人都珍惜生命,生命包括來日也包括過去。知青們退休了戀舊,這是人之常情,希望得到社會的尊重。另一方面,國家百業待興需要服從,知青志在四方需要光榮。我們期待著光榮和尊重!

( 於遼西2018.7.13)

閱讀原文

  圖集 / 1966年5月,文革拉開序幕,珍貴影像帶你重返當年的中國。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