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虧損將近80億人民幣,中興通訊的「災後重建」才剛剛開始。

本文來源:深響(微信id:deep-echo)(中國財經自媒體)

作者:亞瀾

本文要點:

· 美國製裁究竟給中興帶來了多大的傷害?

· 除了罰金以及業務暫停的損失,還有哪些“看不見”的災難?

· 中興如何“災後重建”?

一個沉重的時刻。

中興發布2018年半年度財報,淨虧損78.24億元,同比由盈轉虧。

這是首份體現美國出口禁令陰影的財報。

2018年上半年,中興通訊營業收入394.34億元人民幣,同比減少26.99%,財報稱主要是運營商網絡、消費者業務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減少所致。

實際上,這裡的收入減少正是“美國416禁運”導致公司業務中止暫停造成的。而淨利潤狂減的另一個因素是支付了對美國10億美元罰款。

同時,「深響」發現,在美國對中興發布禁令後,公司資產減值損失、信用減值損失均大幅提高:由於公司在遭受制裁期間大量存貨無法實現銷售,導致公司資產減值損失與上年同期相比增加2億元;同時由於公司整體信用大幅下降,公司金融工具發生信用減值,公司計提信用減值損失約16.6億元。

半年虧損將近80億人民幣,中興通訊的「災後重建」才剛剛開始。

▲圖:中興通訊2018半年報主要數據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興在4月27日公佈的一季報。

第一季度財報顯示,中興通訊保持強勁增長勢頭,實現營收288.80億元,同比增長12.18%;淨利潤16.87億元,同比增長39.01%。營收和淨利雙雙創下歷史新記錄,對此,路透社評價為中興“史上最佳”一季度財報。

反差太明顯。

半年虧損將近80億人民幣,中興通訊的「災後重建」才剛剛開始。

儘管美國方面已經於7月暫停執行禁售並達成和解協議,但之前的風波足以帶給中興災難性的打擊。

“災後重建”徐徐展開,市場信心的重拾也需要時間。

就在本週,中興通訊新任董事長李自學在股東大會上表示中興通訊生產任務已恢復正常:“到今天為止,主營業務已經完全恢復,8月份的生產任務已恢復正常,研發工作還在快速恢復當中,5G網絡測試已經跟上進度。”

與此同時,中興剛剛還在柏林IFA國際消費電子展上正式發布了中興首款“劉海屏”旗艦AXON 9 Pro。

半年虧損將近80億人民幣,中興通訊的「災後重建」才剛剛開始。

都說89天是中興的至暗時刻,財報冰冷的數據也透露著這一記重創的力度。

那麼,暴風過後的中興將如何開啟重建的道路?元氣大傷之後又能如何恢復?和解協議會帶來哪些副作用?5G會是中興的新轉折點嗎?中興能否吃一塹長一智?財報預測,第三季度或盈利2419萬元至10.24億元,這是否說明中興正在回血?

01 

被狂風吹過的夏天

把時間拉回4月。

美國商務部在4月16日宣布,未來7年將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通訊銷售零部件、商品、軟件和技術。禁售理由是中興違反了美國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國技術的製裁條款。

4月17日早間中興通訊A、H股同步停牌。隨後中信保誠基金和長信基金率先大幅下調中興通訊估值。僅僅過了兩天,又有30多家基金公司下調中興通訊估值。事實上,中興通訊一直是基金持倉重點,截至去年底,共有653隻公募基金持有中興通訊,合計持有32659萬股。

一時間基金一片哀嚎。

4月20日,哀嚎得到了實錘。中興通訊在深圳總部舉行新聞發布會,中興通訊前任董事長殷一民發表講話稱,美國的製裁使公司立即進入休克狀態。

半年虧損將近80億人民幣,中興通訊的「災後重建」才剛剛開始。

▲圖片來自新華視點

而美股市場上,中興的供應商概念股也出現大幅重挫,

輿論上關於中興事件的探討則更加激烈。從中興芯片軟肋延伸到國產芯片危機,甚至有媒體講此事件上升到國仇家恨的地步。

這魔幻的一切持續了整整89天。

直到6月12日晚間,中興通訊公告:美國商務部已於6月8日(美國時間)通過《關於中興通訊的替代命令》批准協議立即生效。根據協議,中興通訊將支付合計14億美元民事罰款。公司將更換公司和中興康訊的全部董事會成員,並將與公司和中興康訊的現任高級副總裁及以上所有的高層領導解除合同。公司A股將於6月13日上午開市起復牌。

復牌之後中興通訊股價一路走低,連續7個一字板跌停,股價最低至11.85元/股,較停牌前股價下跌逾60%。

半年虧損將近80億人民幣,中興通訊的「災後重建」才剛剛開始。

▲中興通訊A股走勢

半年虧損將近80億人民幣,中興通訊的「災後重建」才剛剛開始。

▲中興通訊港股走勢

6月29日,中興通訊在總部召開延緩已久的2017年度股東大會,中興通訊一日之內通過股東大會選舉產生了新一屆8人董事會,董事會又迅速選舉出李自學出任董事長。中興通訊原董事長殷一民、總裁趙先明等共14名原董事同意立即辭去董事職務以及所擔任的董事會下設各專業委員會職務。

7月2日,美國商務部發佈公告,暫時、部分解除對中興通訊公司的出口禁售令,有限條件下解除對中興通訊公司的出口禁令。

這讓中興通訊的股價開始連續大漲。

7月5日晚間,中興通訊公告聘任徐子陽為公司總裁,聘任王喜瑜、顧軍營、李瑩為公司執行副總裁,聘任李瑩兼任公司財務總監,原在職人員離職,至此中興通訊根據協議做出的人事調整全部完成。

7月14日,在根據協議完成整改後,中興通訊開始全面恢復全球業務。中興通訊總部研發大樓一樓大廳的LED屏幕上打著,“解禁了!痛定思痛!再踏征程!”的紅色標語。

半年虧損將近80億人民幣,中興通訊的「災後重建」才剛剛開始。

02 

痛定思痛

中興真的痛定思痛了嗎?

彼時,包括《人民日報》在內的主流輿論認為這輪風波或將激發中國產業界自強心態,不計成本加大在芯片產業的投入,變挑戰為機遇。

“可以預見,從現在開始,中國將不計成本加大在芯片產業的投入,整個產業將迎來歷史性機遇。”

但「深響」(id:deep-echo)發現,中興在2018年1-6月的研發投入金額不增反降,同比減少了24.2%。這讓人不禁疑問,既然已經在核心技術上吃了大虧,為什麼還不加緊投入研發?

別忙,繼續往後看。

雖然研發投入下降,但研發投入的資本化金額大幅上升45.93%,達到9.7億元。公司方面解釋,這是因期內公司持續進行5G無線、核心網、承載、接入、芯片等技術領域的研發投入並在市場中得到廣泛應用所致。

根據會計準則,企業內部的研究開發項目分為研究和開發兩個階段。研究階段的支出,應當於發生當期歸集後計入損益(管理費用);開發階段的支出在符合特定條件時則可以確認為無形資產,即資本化。

有券商人士告訴「深響」,研發支出資本化的標準比較嚴格,但也常被​​一些公司當成業績調節利器。如果會計賬面上資本化的研發支出高企,企業很有可能在粉飾報表。

半年虧損將近80億人民幣,中興通訊的「災後重建」才剛剛開始。

不過,也不能單從研發費用的多少來判斷中興在技術上的決心。

值得慶幸的是,中興通訊核心研發人才沒有流失,員工離職數量與去年維持相當的水平。公司在禁令解除後,迅速投入5G網絡的內場、外場測試以及國家測試。截至目前,中興通訊5G測試全部追趕到國家測試要求。

而另一個問題是,中興的業務遭到了多少損失?現在真的在恢復了嗎?

目前,中興有三大主要業務:

第一,運營商網絡。聚焦運營商網絡演進需求,提供無線接入、有線接入、承載網絡、核心網、電信軟件系統與服務等創新技術和產品解決方案。

第二,政企業務。聚焦政企客戶需求,基於“通訊網絡、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等產品,為政府以及企業提供各類信息化解決方案。

第三,消費者業務。聚焦消費者的智能體驗,兼顧行業需求,開發、生產和銷售智能手機、 移動數據終端、家庭信息終端、融合創新終端等產品,以及相關的軟件應用與增值服務。

半年虧損將近80億人民幣,中興通訊的「災後重建」才剛剛開始。

對比來看,中興的政企業務並未收到影響,收入不降反升。其實,中興通訊在政企領域已有十多年耕耘,這塊業務主要是ICT(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信息通信技術)解決方案。

1997年,中興成立專網部,負責行業通信市場。2012年年初,明確了全球政企戰略,加大對政企業務投入,政企業務成為公司三大戰略性業務和公司重要的業務增長引擎。

我們可以看到中興政企業務的一些典型案例——北京地鐵7號線通訊系統、深圳地鐵3號線、獲嘉縣中醫院信息化建設、泌陽縣中等職業技術學校校園網、南京智慧城市管理系統等等。

顯然,美國的手夠不著這些地方,軟件方面實現平台級構建本身不涉及芯片,而中興在政企業務方面的積累比較深厚,訂單獲取能力很強。

運營商網絡業務和消費者業務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這兩項業務都是向國內和海外運營商提供主設備等通訊設備。

有行業人士曾指出,通信設備企業涉及的元器件眾多,一台基站有1顆芯片被禁運,整台基站就無法交付,而目前基站上的電路板除了幾顆數字基帶芯片是自產的,通信鏈路上RF,PLL,ADC/DAC乃至外圍測量電源電壓的芯片都找不到國產供應商的身影。

因此,由於中興的基帶芯片、射頻芯片、存儲、大部分光器件均來自美國,短期內影響重大。已有訂單的交付、訂單的新獲取都將受到很大影響,預計交付、回款都會受到影響,是否會因為延遲交付導致客戶側的罰款需要根據披露的進一步信息判斷。

中興通訊CEO徐子陽表示,國際業務由於受到拒絕令影響形成了訂單損失,但公司依然處在通信行業的第一陣營。當前訂單情況良好,與去年7、8月份基本持平。

在徐子陽的規劃中,中興計劃在2018年業務恢復的基礎上,2019年運營商網絡業務實現回歸正常增長軌道,繼續位列5G第一陣營地位,2020年把握5G大規模商用機遇並實現快速發展。

03 

利空出盡,

5G能讓中興逆風翻盤嗎?

5G,財報中出現頻率非常高的一個詞,也是大家爭搶的一個關鍵點。

“5G遠不止是​​高速移動互聯網, 它被吹捧為可以支持下一代基礎設施的技術,從預計將在未來幾年上線的數十億互聯網設備到智能城市和無人駕駛汽車……5G可能是特朗普總統承諾的“再次讓美國變得偉大”

CNBC發布報導《中美貿易戰背後的一個主要因素是贏得12萬億美元的技術——5G》如是寫道5G的厲害之處。

“中興會在5G投入中傾注最大資源。”CEO徐子陽表示,公司清晰地看到在2019-2020年,國內和國際5G市場會出現較大增長態勢。因此中興正集結全部資源,針對5G應用、5G核心網、5G傳輸承載等方面進行聚焦投入。

而就在IFA2018上,中興推出了最新的“5G設備解決方案”並表示將在2019年下半年正式推出5G移動設備。

具體來說,中興的5G解決方案有四項核心技術:

第一,天線進程解決方案,這是5G解決方案的核心技術。

第二,5G所需要的硬件架構解決方案。

第三,中興的智能算法,這一算法將會優化各種場景下的手機功耗。

第四,中興還通過不同的散熱材料和實施溫控優化來改善散熱情況。

據《中國5G產業發展前景預測與產業鏈投資機會分析報告》顯示,按2020年5G正式商用算起,預計當年將帶動約4840億元的直接產出和1.2萬億元的間接產出;從產出結構看,在5G商用初期,網絡設備投資帶來的設備製造商收入將成為5G直接經濟產出的主要來源,預計2020年,網絡設備和終端設備收入合計約4500億元,佔直接經濟總產出的94%。

中泰證券分析師吳友文、易景明​​認為,中興過去幾年在5G領域的高投入積累了有目共睹的成績,而工程師紅利仍將是其長期競爭優勢,網絡設備整體實力已穩居第一梯隊,國內龐大的市場體量也將在5G商用階段支撐其快速發展。公司事實上沒有過多參與到3G的海外競爭中,意味著海外市場對其整體份額基本屬於增量。

但5G畢竟還是較為長遠的佈局。

回歸到當下的芯片問題,具體到中興通訊半導體業務戰略子公司中興微電子,徐子陽表示,加大中興微電子在芯片研發的投入,將工作重心放在主要配合中興通訊主設備芯片的研發業務,比如基帶芯片,5G傳輸交換芯片、IP芯片等,這些芯片是核心競爭力關鍵部分。

徐子陽也談到中興通訊芯片業務的發展。“通訊行業的產業鏈上下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關係,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未來會加大投入兩件事,一是加大中興通訊內部對關鍵器件比如芯片的研發力度,同時加大與業界第三方芯片廠商的合作力度,我們認為只有兩條路一起走下去,才是對控制系統風險、維護健康發展的最佳方式。”

而短期來看,因為禁運引發的業務停滯,對下游客戶信心構成負面影響,重建國內和海外運營商重點客戶的信心,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半年虧損將近80億人民幣,中興通訊的「災後重建」才剛剛開始。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