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降級下的上海青年

消費降級下的上海青年

本文來源:許戈財經(微信id:xugecj)

1

近期,關於房租和物價上漲是熱點,我一直認為,這個社會對財富的收割有二條線:

從企業到個人,從中產階級到下層。改革開放後的財富積累,所剩無多….

高房價是消滅中產階級的利器,一套房消滅一個中產階級;

高房租是“降維打擊”,盯上買不起房的租客;

王狗蛋,村高中畢業後,以縣裡第一名考上名牌大學,

畢業後,在陸家嘴外資銀行工作,有個洋氣的英文名:Gordon Wang,

職級VP(副總裁),月入3萬,七稅八金,到手2.1萬,

自從貸款買了套房後,去掉月付貸款,加上必要的交通、通訊、餐費和其它的一些雜費,月餘不足2000元。

消費降級下的上海青年

老家同學,陳二狗,初中肄業,在鄉里有一幢樓。年前去城郊的“富士康”,月入5500,當地消費不高,日子過得比王狗蛋滋潤得多。

年前,廠子邊上開了個夜總會,他是常客,每次路過,都惹得門前的姑娘花枝招展一番,象領導檢閱,好不威風。

老實說,王狗蛋,除了一張燙金的畢業證和頗為洋氣的英文名,日子過得不比二狗好。

王狗蛋還有一個同事,Flower Li, 中文名:李翠花,最近心事重重,她生性樂天,每兩週要出去旅遊一趟,積不下錢,所謂“人生不過百,金樽滿對月”

但上週,那個骨瘦如柴的房東告訴她,下個月房租不續,等她哈爾濱旅遊回來,趁早打包滾蛋,除非漲30%……

或者看在她是老租客面子上,房東伸出雞爪一樣的瘦手,快速地摸了一把flower,眼神迷離,驚得翠花六月象跌進了冰窖…

其實,房東對Flower還是滿意的,因為她經常旅遊,對房子使用率不高。

買的起房的王狗蛋,被高房價收割了一次,由富轉貧;

買不起房的李翠花,面臨每月被收割一次的厄運,忍不住別過頭,只能在心裡默默地咒罵房東。

消費降級下的上海青年

2

Flower li (翠花),是習慣了大城市生活的小鎮姑娘。

按“ 消費不可逆理論 ”,回小鎮,是不敢想的,不逞論七大姑八大姨關於親事的每日問候,就在小鎮,也找不到符合她要求的工作。

繼續待下去,房租得多交30%,所以哈爾濱之旅,就泡湯了,交了40%的違約金,省下的錢正好付多出來的30%的房租。

同時,她也取消了每週二次的“閨蜜小聚”。本來,星巴克和鼎泰豐沿窗的位子,是她最喜歡坐在那裡發呆的地方。

現在,她是坐在“鼎泰豐”對街的“西安六號”,吃著12元一個的肉夾饃,喝一碗黏稠的“糊辣湯”……師傅勺湯的時候,她要在邊上喊一嗓子

“攪一下,攪一下……”,生怕勺稀了,不划算。

她還是喜歡坐在沿窗第三張桌子邊上,只是對面是“鼎泰豐”,喝著辛辣而粘稠的湯,她常會想到一個詞:消費降級

如今,中國的經濟正在放緩,消費也隨之降溫。

股市暴跌、貨幣貶值、房價高位運行、工廠關門。

而對岸的川建國每天一變的新政策,讓許多中國人感到無比悲觀。

然而中國之前培養起的消費文化並沒有停止。

但在街頭和中國的互聯網上,人們談論的是如何從大大小小各個方面減少開支,並想盡辦法去如何薅更多羊毛。

做為陸家嘴的金融狗,翠花知道,明明每年M2的發鈔量超標,明明她年前加了工資,明明新聞聯播裡說城鎮居民收入提速……但是,為什麼,她的日子越來越難過。

“西安六號”空氣裡,永遠混雜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是惆悵,是茫然,還是看不到希望失落……

和Flower Li一樣,在這個一線城市,許多鮮衣怒馬的年輕人,看似行動矯健,思維敏捷,頂著種種光環,但一想到這個問題,都像霜打了的茄子。。。

消費降級下的上海青年

錢去了哪裡,路又在何方?

3

無論“東方之珠”的香港,還是“東方明珠”的上海,房價的泡沫是顯見的。

像“王狗蛋”這類先知先覺的金融民工,趁在房價飚漲前,趟進最後一波渾水,有了自己的房,但失去了潛在購買力,淪為同輩中“高學歷,低購買力”之徒;

象“李翠花”這類,面對高房價,守身如玉,誓死不從,但最終仍屈身於“高房租”的“小鎮自強少女”。

無論是誰,均無處可逃。

過去可以不買房,自己租房。

現在,隨著房租的上漲,把所有人都逼進角落,你總要有一個住的地方吧,那怕不屬於你的……

而且,房租上漲是大概率事件,從近期大批專家的“吹風”看來,“房價租售比”是一個利器。 消費降級下的上海青年

“房價這麼高,房租這麼低,明顯是崎形的,房租的上漲,符合國際比例。”這是資本的聲音……

資本是沒有溫度的,他們靠攫取翠花“鼎泰豐”的生活為樂,攫取之後,連聲“謝謝”都不說……

消費降級下的上海青年

  【帝都的秋】租房的人相信,用雙手創造的明天會更好。

4

如果按專家們的觀點,“租售比”中,從房子的總價來看,如此低租金是畸形的,但他們是不會質疑分母的:房價本身是畸形地高,已經完全超過普通民眾的承受力?

但這永遠不會是資本的思路。

中國經濟大部分的癥結,都會回到房地產上。

地價高,企業成本上升,許多企業外遷;

地價高,實業利潤稀薄,企業炒房為樂;

房價高,民趨利而避害,炒房團遍全國;

房價高,擠壓出購買力,民皆消費降級;

房價高,房租水漲船高,城市人才流失;

…..

從歷史上看,房價的解決,無非二種:一種所謂“硬著陸”,即像日本地產泡沫的破滅,房價斷崖下跌,經濟失去二十年。

期間股市從38900點,最低跌到次貸後的7000點:

消費降級下的上海青年

另一種,俄羅斯方式,維持房價不變,但通脹快速上行,吞噬即有財富,極端的情況,當月入30萬人民幣時,當下的任何城市的房價,均無可言高。

後一種方式,稱軟著陸,消融即有財富,緩慢過度。

5

從近期房租的快速上漲,且專家的基本觀點“房價租金”論上看,似乎通脹上行的可能性更大,伴隨著貿易戰的陰影,人民幣匯率下滑。

則可能的情況是:

對外人民幣貶值,對內物價上行,對沖高房價對經濟的衝擊,因此,無論中產階級與高淨資產者,未來最大的敵人,可能是二個:

  • 人民幣匯率
  • 人民幣購買力

講真,中產階級與高淨產者,必須從現在起,認真面對這二個問題,通脹的快速上升,並不是不可能…..  (可以參考下土耳其、津巴布韋、委內瑞拉)

尾 聲

再過數年,人們發現,翠花還是出現在“西安六號”沿窗第三張桌子邊上,她的級別已經由VP(副總裁)上升到MD( Managing director董事總經理),終於月入20萬了。

透過濃稠厚味的空氣,她嫻熟向盛湯的小哥喊了一嗓子:來份肉夾饃,一碗湯,不要放香菜(太貴了),要稠的,1500,掛帳. …

勺湯的小哥沒應答,斜對面傳來一聲渾厚的男中音,王狗蛋說:來二個饃,一個打包,晚上吃,800….

透過迷漫在”西安六號”中的濃稠空氣,翠花與狗蛋四目相望,泯然一笑,相忘於陸家嘴的江湖….

-END-

消費降級下的上海青年

閱讀原文

  【放不下的城市夢】這個夏天,在北上廣深租房得百般隱忍。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