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負責人柳青、程維道歉後獲企業家同學聲援,消息曝光引來更多砲火。

滴滴負責人柳青、程維道歉後獲企業家同學聲援,消息曝光引來更多砲火。

▲柳青、程維

2018年8月24日,滴滴命案,中國社會輿論圍剿滴滴。

民怨之下,滴滴順風車總經理黃潔莉遭免職,但許多人劍指最高主管,也就是近年來名氣響亮的執行長程維,以及中國IT教父柳傳志愛女、當年主導滴滴吃下uber、現任滴滴營運長的女強人柳青。

聲討聲中,8月28日滴滴發布程維、柳青聯名道歉信。

但是大眾並不買單,特別是在湖畔大學學員為柳青打氣的截圖曝光之後,新一輪的批評已經開始。

湖畔大學是名為大學的私人補習班,類似於企業家交朋友用的EMBA,創辦人是柳傳志和馬雲等知名企業家,每年馬雲開講常成新聞話題

柳青是湖畔大學第四期學員,近日引起批評的正是同期同學對柳青的聲援。

以下內容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張豐(澎湃特約評論員)

滴滴順風車司機強姦殺人案幾天後,公眾終於等來了滴滴公司負責人程維和柳青的道歉。

滴滴負責人柳青、程維道歉後獲企業家同學聲援,消息曝光引來更多砲火。

但是,昨晚朋友圈流出的一個微信群聊天記錄截屏,卻讓這個道歉的效果大打折扣。

滴滴負責人柳青、程維道歉後獲企業家同學聲援,消息曝光引來更多砲火。

這個微信群叫“湖畔第四屆”,顯示群成員有64個人。截圖中最上端的發言是這樣的:“剛看了滴滴的道歉信,心疼@柳青,請加油,會越來越好的!滴滴仍然是出行首選。”

或許正是這第一個人的“定調”,接下來為柳青加油的聲音此起彼伏。

一個企業家微信群裡,在著名群友遇到困難時進行鼓勵當然也是正常的,但是考慮到滴滴此次遭遇的風波,涉及到鮮活生命的喪失,這裡的“心疼柳青”就讓人很不舒服。

這可能也是有群友不惜違反群規,截圖外傳的原因。

在微信群的利益和社會利益發生衝突的時候,到底是維護群友,強調圈子關係,還是站在公共價值一邊,這個群或許也有爭論,只不過我們局外人沒有機會看到而已。

以下是影片:

“心疼柳青”“柳青加油”,透露出一種冷漠。

某種程度上這讓人想起深圳等地的“滴滴官方群裡”那些司機們,面對惡行,他們卻為犯罪嫌疑人打氣、給受害者潑髒水,有群友已經因此被警方行政拘留。

當然,湖畔校友群裡的發言要文明得多,在程度上和司機們不可同日而語,也不觸犯法律,但是兩者確實也有共同點:一個女孩的死,並沒有觸動他們的內心。

想起鄭州空姐遇害後滴滴的反應,那時,又何嘗不是真誠道歉、積極賠款呢,不過,人們等來的是再一次教訓。有網友發現,滴滴後來的官方微博上刪除了那次道歉聲明,或許是考慮到這對公司的影響畢竟是負面的。正是因為如此,公眾才擔心,滴滴在事後的道歉,都是一種“公關”,並未發自內心認識到自己責任,甚至會有委屈或不以為意。

因為他們有一種“更高級”的價值觀:人活一世,最重要的是不斷成功,對一個公司也是這樣。如果說判斷人的成功標準還比較模糊的化,公司或者事業成功的標準則是相當清晰的,不斷擴大公司規模,不斷做大公司利潤。對他們來說,這個價值是壓倒別的一切價值的。

想一想我們這個社會很多所謂的“創新”吧,順風車,P2P,網貸,租房貸……哪一個不是想盡一切辦法獲取利潤呢。

追求利潤沒錯,但是如果到了為利潤而不惜“犧牲一切”的程度,或者說利潤大於生命、大於公共利益的程度,最終整個行業都會陷入瘋狂。

湖畔大學是一個創新型的社會學校,首任校長是馬雲,發起人包括馬雲、柳傳志這樣傑出的企業家,學校的初衷,應該是激發學員的創新思維,為中國企業提供智慧。

但是就這些湖畔校友的表現來看,湖畔大學可能忽視了一條最基本的價值,那就是企業家的責任問題。

有學員為柳青打氣說:“心力的增長,必定會帶來企業的增長。”“心力”可能是他們想鍛造的某種個人能力,這個詞披著禪意的外衣,包括的意思比較廣泛,定力,忍耐力,思考力——但是看起來,它並沒有包括善。

當心中缺乏基本善意的時候,他們在“創新”路上的狂奔,對我們來說就是傷害。他們越成功,我們就越害怕。

閱讀原文

  馬雲在全球最難進的大學【湖畔大學】,到底講了什麼?

以下是旅居日本的媒體人、亞洲通訊社社長、中國經濟新聞發行人徐靜波的公開信:

滴滴創始人程維先生、總裁柳青小姐:

我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讀到了你們的道歉信。雖然發表的略微晚了些,但是,依然為你們能出面道歉而鼓掌,因為你們終於知道,作為企業的最高負責人,必須為企業的一切,承擔最終的責任。

我也是你們的客戶,每次回國,我都會使用你們的軟件,叫上一輛車。雖然快車的價格比計程車貴,但是,讓我體驗到了一種叫車的便捷。所以,你們所做的事業,確實為許多人的出行,提供了一份便利。而這一份便利,是中國社會從未有過的服務,無論是賦予「科技服務人類」的含義,還是「互聯網共享經濟」的概念,一切的一切,都源於這一種「隨叫隨到」的快感,讓大家感到滿足,也因此造就了「滴滴」的成長。

但是,在你們的成長過程中,始終伴隨著一份「原罪」——以強大的資本消滅一切對手,以壟斷市場為快感。

而另一份「原罪」,是攪亂了整個中國的計程車市場,把政府的法規視為廢紙。也許你們會認為,這是一場偉大的革命,但是,當你們雇傭無證的司機在搶奪有證的計程車司機飯碗的時候,你們不是陪計程車司機流淚,而是在辦公室裏歡笑。

你們是成功的,在短短的5年時間裡,靠一個軟件和一個思路,把一家無名的派車公司,做成了全國老大。

但是,在你們的成功背後,卻有黑暗,因為你們沒有一年是盈利的,一直是靠資本的燃燒,在照亮自己的光輝。你們一直靠不斷的增資,而不是盈利,幫自己的企業增值。你們一直夢想著有一天,以千億美元的市值實現上市,讓自己一夜間變成千萬億富翁。

其實你們已經不缺錢,我理解你們更多的是期望通過這一種「挑戰」,來體現自身的價值。這沒有錯,也很值得贊賞。但是,你們忽略了一點,那就是,計程車、快車是運載生命的工具,而不是拉貨車。

正如你們在道歉信中所說的那樣,「激進的業務策略和資本的力量一路狂奔」,讓你們迷失了方向。在鄭州空姐李明珠和溫州女孩趙培辰面前,你們的一切虛名都失去了意義,因為你們事實上已經成為這兩位美麗女孩被害的「幫兇」。

你們一定不喜歡聽到「幫兇」這兩個字,但是,假如你們的女兒搭乘她們信任的汽車回家,卻在半路上遭到蹂躪殘殺,你們有沒有拿起菜刀奪門而出的沖動?如果你連這一種沖動都沒有的話,那麽請伸出你的手,拿起你的刀,在自己的手腕上狠狠地砍一刀,你會體驗到,那兩位女孩慘遭殺害時是多麽的慘痛與絕望!

所以,我建議你們:

第一,舉行一次公開的記者招待會,向受害者家屬,向全社會道歉。這是拯救你們的靈魂、拯救你們的企業的最善機會。不然,滴滴會垮,你們會抬不起頭來。

第二,前往溫州,去參加趙培辰小妹妹的葬禮。記得要穿一身黑色的西服,記得戴一朵白花,哪怕她們的親屬拒絕你們,你們也應該在她的葬禮會場外,三鞠躬或磕頭。假如你們沒有勇氣前行,請告訴我,我陪你們去!

第三,回到北京,暫時放棄上市的計劃,不再玩資本的遊戲,專心致誌地做好企業,以正常的盈利去印證企業的真實價值。

我想,絕大多數的人,不會希望你們倒下。同時,絕大多數的人,都希望你們能夠真正地吸取教訓,做一家誠實守法、安全安心的企業,讓滴滴成為大家的朋友,而不是潛在的兇手。

最後想說一句話:人的價值,不在於財富,而在於口碑。你們正年輕,有燦爛的未來。中國的發展,需要你們這樣的挑戰者。但是,一定要回歸「用科技的力量讓出行更美好」的初心,並以你們的決心,來改變中國社會「資本為上」的狂亂,靜心事業、靜心實業,助推中國經濟的健康發展!

徐靜波

2018年8月28日夜於東京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