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成都、杭州、西安…都在搶「會打遊戲的年輕人」。

從去年LGD戰隊宣布主場落戶杭州、OMG遷往成都、Snake佈局重慶,到最近頂級豪門戰隊RNG宣布落戶北京、被譽為“電競皇馬”的WE回歸西安……

之前主要聚集在上海的各大電競俱樂部,正逐漸分散到全國各大城市。

本文來源:城市進化論(微信id:urban_evolution)(每日經濟新聞旗下)

記者:楊歡、黃名揚

2018年8月18日晚上,印尼雅加達亞運會拉開帷幕。

本屆亞運會,在中國體育代表團之外,還有一支“電競國家隊”將參加一項表演賽的角逐。這是電子競技第一次登上亞運會的舞台。

早在2003年,中國第一檔電競節目《電子競技世界》在CCTV5播出。當年11月18日,電競被國家確定為正式的體育競賽項目。

之後發展幾經波折,直到2011年金融危機退去,資本開始大量湧入電競市場。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電子競技產業規模達到770億,今年預計將突破880億,用戶規模將達到4.3億人。

電子競技,正躍升為數字內容領域新的經濟增長點,關注這一產業不再只是相關從業者、電競愛好者,還有尋求特色經濟發展的各個城市。

你也許已經注意到了,不僅是線上的微博、朋友圈,甚至生活的城市中,遊戲、戰隊的存在感越來越強,從體育館電競比賽,到遊戲產業園,再到地鐵專列。

電競之都,誰能C位出道

此前,國家發改委、文化和旅遊部曾在《關於印發促進消費帶動轉型升級行動方案的通知》、《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產業發展規劃》等文件中,明確指出舉辦全國性或國際性電子競技遊戲遊藝賽事活動、推進遊戲產業結構升級、大力發展電子競技等新業態的發展。

國家政策的傾斜,被各地政府視為風向標,不少地方都看到了帶動城市發展的新機遇。

作為國內電競產業起步最早的城市,上海從去年起,就將電競產業作為區域功能規劃產業發展和經濟提升的重要引擎之一,並提出打造“全球電競之都”的產業藍圖。“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表示,電競產業潛力巨大,上海要為國內著名電競企業落戶紮根營造良好環境,依托龍頭標杆企業打造特色產業園區,推動電競產業實現更好發展。

同樣將電競提上日程的還有川渝地區。今年LPL正式步入聯盟化與主客場時代,在成都成立的OMG選擇回到成都,Snake落戶重慶。與此同時,《王者榮耀》的誕生地成都還是KPL除了上海之外的第二主場。

早在2017年3月,成都市政府就與騰訊簽署協議,其中提到,騰訊將重點在成都佈局遊戲電競產業,圍繞成都團隊開發的“王者榮耀”打造電競之都。同年,重慶忠縣也提出要打造電競小鎮,初期建設預計投入14億元,後續計劃投入40億至50億元。

其他還有北京、杭州、西安等城市也在加速發展電競產業。以騰訊的電競業務為例,據相關負責人侯淼介紹,僅2018年上半年,就有超過15個城市主動與騰訊電競進行聯繫,討論電競產業落地的合作事宜。

為什麼城市扎推搞電競?

對於這些歡迎電競戰隊進駐的城市來說,他們需要的可不僅僅是新建一個專業的電競場館來舉辦比賽這麼簡單。所以,城市扎堆發展電競,到底打的什麼算盤?

首要的是搶占數字文化產業市場。作為數字文化領域新的經濟增長點,電競憑藉自身年輕的特點和強大的吸金能力,創造出了高額的產值。同時,圍繞著電競產業鏈,大量的就業機會虛位以待。

不少地區正是看中了這一點,陝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王永康就曾表示,大力發展電競產業,帶動“文化 ”與科技、金融、旅遊、生態、體育、娛樂等領域深度融合,是西安文化產業追赶超越的新航向。

上海、成都、杭州、西安…都在搶「會打遊戲的年輕人」。

▲圖片來源:攝圖網

再來就是城市品牌宣傳。現如今城市的營銷方式層出不窮,營銷做得好,城市品牌的價值和魅力才能真正得以體現,也才能對地方經濟的發展起到積極的帶動作用。

無論是風靡一時的旅行青蛙,還是最近流行的抖音營銷,城市正試圖通過更接地氣的方式來和年輕人溝通,打造自己開放、不沉悶的城市氣質。而電競作為年輕受眾最為廣泛的行業之一,自然不應該被錯過。

以上海為例,根據今年5月發布的《全力打響“上海文化”品牌加快建成國際文化大都市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未來三年,上海將重點聚焦電競產業發展,引入國內外頂尖的電競賽事,打造能夠代表上海水平、上海風格、上海形象的戰隊。

一夜暴富神話結束了

小米創始人雷軍早先曾提出過一個飛豬理論,說的非常形象: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但如果風口過去了呢?

根據調研機構伽馬數據提供的資料顯示,今年上半年,我國遊戲市場銷售收入增速僅有5.2%,而2015年~2017年上半年,遊戲市場銷售收入增速還分別高達21.9%、30.1%和26.7%。增速放緩的背後,是風口已過,產業紅利放緩,一夜暴富神話的結束。

在本月初舉辦的第十六屆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China Joy)現場,有遊戲公司的掌門人直言,“以前過來游戲公司們都討論,今年做了什麼遊戲,又做了什麼爆款,賺了多少錢。今年大家見面聊的都是天氣怎麼樣、吃什麼、住哪兒,避而不談公司。日子都不好過。”

上海、成都、杭州、西安…都在搶「會打遊戲的年輕人」。

▲每經記者張建 攝

告別野蠻生長,接下來電競產業如何精耕細作?對於城市而言,首先是要加大政策力度,提高遊戲產業自主研發的積極性。一款具有生命力的原創遊戲IP不僅可以帶動國內市場,還能輻射到海外。

在上海,隨著政府長年鼓勵扶持政策的深入,已經形成了大量遊戲產業孵化器,十二五”期間上海自主研發遊戲銷售收入達到427.4億元,佔國內自主研發網絡遊戲收入的36.1%。

同樣操作的還有成都,作為中國遊戲產業重要研發基地,70.4%的成都遊戲公司為研發企業,研發佔比全國第一。以天府軟件園為例,銀河帝國、王者帝國、斯巴達戰爭、三劍豪、帝國塔防3、花千骨、忍者萌劍傳、戰地風暴等月流水過千萬的手機遊戲產品都是在這裡誕生的。

此外,還要聚焦人才的培養。騰訊電競2017年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電競產業存在著26萬的人才缺口,電競從業者中擁有專業經營管理經驗、專業技術經驗、具備良好職業素質的人員更是鳳毛棱角。

雖然國內已經有不少高校都開設了相關課程,但由於電競選手的職業生涯較短且多在23歲以前,高校的電競教育相對滯後等原因,行業對電競人才的需求可能無法被滿足。

完美世界教育投資公司董事長王雨蘊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現在電競還不能叫做是產業,若想變成產業,就需要有更多專業化的人才去推動。

未來,怎樣使電競行業實現健康可持續的發展,讓它在數字文化產業這條路上走的更遠,對於這些正在崛起的“電競之都”而言,這或許才是更需要思考的問題。

上海、成都、杭州、西安…都在搶「會打遊戲的年輕人」。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