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變借錢?北京多部門對蛋殼公寓之類「租房貸」展開調查,嚴查中介資金來源和去向。

租房變借錢?北京多部門對蛋殼公寓之類「租房貸」展開調查,嚴查中介資金來源和去向。-微信上的中國

本文來源:北京青年報

記者:朱開雲

北京多部門啟動調查“租房貸”

8月17日,北京市住建委聯合市銀監局等部門集中約談自如、相寓、蛋殼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賃企業負責人,明確要求住房租賃企業:不得利用銀行貸款等融資渠道獲取的資金,惡性競爭搶占房源。

8月23日,北京市住建委相關負責人重申,市住建委已經會同市銀監局、市金融局等調查“租房貸”,將嚴查這些中介機構的資金來源和流向,一旦查實將從嚴處罰。

昨日,據媒體報導,杭州的一家名為“鼎家”的長租公寓公司宣布破產,據租客反映,鼎家曾許諾租客用押一付一的方式繳納房租,實際上是讓租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使用了“租房貸”,租客“莫名其妙背負了一筆貸款”,違規“租房貸”成為輿論指責的焦點。

昨日,北京也有市民反映類似的情況。對此,市住建委相關負責人表示,市住建委已經會同市銀監局、市金融局等啟動調查“租房貸”,將嚴查這些中介機構的資金來源和流向,一旦查實違規行為,將從嚴處罰。

缺口400萬間?與事實不符!

中國房價行情網給出了一份全國主要城市租金情況的數據,7月全國主要城市房租同比漲幅排名中北京居於第六位。各方對租金的上漲已經沒有了疑問,但“到底是誰推動了租金的上漲”成了爭論的一個焦點。

有聲音認為,北京的拆違是房租上漲的主要推手。

有自媒體引用官方數據稱,“2016年之前,北京每年的拆違任務是1500萬平方米左右,2016年拆違完成量是2979萬平方米,2017年的計劃是4000萬平方米,實際完成是5985萬平方米,2018年計劃拆違4000萬平方米,前4個月就完成了1640萬平方米,而北京國有土地上的所有住宅建築面積也就不到5億平方米,最近北京拆掉的幾乎八分之一,這顯然對房租的上漲是有刺激的。”

而一些機構發布的數據更是把兩者聯繫在一起:“僅北京而言,租賃人口共800萬人,目前租賃房源量約為350萬間,面臨著400萬間以上的租賃缺口。”

對此,昨日北京房產中介協會會長李文傑表示,違建拆除是理所當然的,這些建築本身俱有較大的安全隱患,不適合居住。

北京近幾年拆除的違法建設中,80%是非居住類違法建築,北京拆違的規模還不及上海。拿拆違總量的數據來說事,明顯不客觀。

這其中確實會新增一部分需求,特別是一些針對低價租賃住房的需求,北京推出和發展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就是幫助他們解決居住需求。

針對“北京存在400萬間以上的租賃缺口”的說法,李文傑表示,簡單按人均一間房的測算缺口並不科學。根據中介協會等調研數據顯示,成套住宅大約每套租賃人口為3.6人,而每套房屋平均有2.3個房間。

中介協會:拆違不是本輪租金上漲主要因素

李文傑介紹,2017年以來拆除的違法建設合計7625萬平方米,80%屬於非居住類,僅有20%、1525萬平方米左右作為居住使用,按人均租住建築面積估算影響人口近60萬人。這部分人,有不少已經流出北京。

據了解,2017年以來同期北京常住人口淨流出在10萬人以上,其餘的轉化為衍生租賃需求,就近搬入周邊合法的居民村民住房租住。租賃總需求減少的同時,住房供應在不斷增加。

據統計,2017年本市新增住房9萬套、今年以來新增7萬套,累計新增16萬套,按套均可住3.6人計算,可吸納租賃人口57.6萬,這些住房68%分佈在租住較為集中、租金較低的郊區,租賃市場供應總體有保障。

需求和供給一減一增,供求關係實趨改善,“可以說,拆違帶來的需求增加不是這輪租金上漲的主要因素”。

李文傑表示,北京的住房租賃市場確實存在供需矛盾,所以加大供應仍是目前需要重點發力的方面。為此市住建委已經提出了明確的措施,迅速開工建設、分配、收購轉化、改建一批租賃住房,多種渠道增加租賃房源供給。

北京將嚴查中介機構資金來源和流向

有自媒體曝出,有租客通過長租公寓租房時,租房中介表面上承諾“押一付一”,實際上在裡面嵌套了一個第三方租房貸款。甚至有媒體曝出,一些房產中介一手撮合房東和租客,另一手用租客的信用向銀行貸款,轉手再用從銀行貸得的資金批量高價圈佔更多房源。

“租金貸”已經成為一些長租公寓擴展規模的利器之一,通過小貸公司獲取租客一年的租金,為公司拓展房源提供資金。一些觀察人士直言:“資本直接推動了本輪房租的上漲。”

但資本也不認為自己是推動租金上漲的主要因素。蛋殼公寓創始人兼CEO高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公寓機構沒辦法操控價格,因為沒有定價權,所有公寓佔租房比例不到2%,怎麼能有定價權?”万科總裁祝九胜日前在中期業績會上回應“資本推高房租”時稱這可能是個誤會。他認為資本才剛剛進入這個行業,滲透率還很低。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認為,近期多家機構承諾的供應市場、不漲價的12萬間房,就佔整體市場租賃房源比例接近8%。多位業內人士認為,長租公寓企業搶奪房源不僅直接影響了租金的走勢,也抬高了業主的心理預期。

而“金融加長租公寓”的模式,也引發了市場的警覺。

“長租公寓爆倉,一定比P2P爆雷更厲害。”近期,我愛我家前副總裁胡景暉關於長租公寓的一番言論引發了市場的熱議。

日前,杭州的一家名為“鼎家”的長租公寓公司宣布破產,據租客反映,鼎家曾許諾租客用押一付一的方式繳納房租,實際上是讓租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使用了網絡貸款。如今,鼎家的辦公場所已人去樓空,可憐的只是業主和租戶。

8月17日,北京市住建委聯合市銀監局、市金融局、市稅務局等部門集中約談自如、相寓、蛋殼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賃企業負責人,明確要求住房租賃企業:不得利用銀行貸款等融資渠道獲取的資金惡性競爭搶占房源;不得以高於市場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搶占房源;不得通過提高租金誘導房東提前解除租賃合同等方式搶占房源。

昨日,北京市住建委相關負責人重申,市住建委已經會同市銀監局、市金融局等調查“租房貸”,將嚴查這些中介機構的資金來源和流向,一旦查實將從嚴處罰。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