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稻城亞丁景區將實施「有償搜救」制度,按區域收費最低人民幣1.5萬元起。

四川稻城亞丁景區將實施「有償搜救」制度,按區域收費最低人民幣1.5萬元起。-微信上的中國

本文來源:中國青年報

記者:王鍾的

近日,稻城亞丁景區管理局公佈《甘孜州稻城亞丁景區有償搜救制度》,表示將針對在亞丁景區範圍內從事非法登山、非法穿越等戶外活動及未按規定線路、區域旅遊而發生事故的人員,實施有償搜救制度,視搜救路線收取不同費用,最低1.5萬元。

實際上,從2014年10月起,稻城亞丁景區就開始實施有償搜救,從一開始起,這項措施就存在爭議。如今,景區管理者將有償搜救制度化並公開價目,顯示了將其繼續推進的決心。

稻城亞丁多年來是戶外運動愛好者的熱門目的地。儘管此前亞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發佈公告,禁止在保護區內進行非法穿越活動,但是前往此地的戶外運動愛好者並未絕跡。

亞丁保護區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氧氣稀薄,山高坡陡,極易出現險情。據此前報導,保護區近年來年均接到救援電話超過100起。

戶外徒步者在規定線路以外違規行動,由此遭遇危險,確實應當承擔主要責任。明知保護區禁止進行非法登山、非法穿越,依舊我行我素,已是缺乏規則意識的表現。況且,既然參加了高風險的戶外運動,就應當對危險有清醒的意識,對自己的安全負責。

景區搜救力量最重要的職責是保護遊客安全。換言之,景區救援隊主要是為購買門票在規定路線內游玩的遊客服務的。就算景區救援力量應當體現一定的公益職能,也不能與其保護遊客安全的本職工作相違背。在非遊覽區開展搜救行動成本巨大,搜救人員自身也面臨著巨大風險,如果一律實施免費救援,確實會擠占景區正常的安保資源。

更大的爭議在於,實施有償搜救,是否意味著見死不救?2016年10月,稻城亞丁景區就發生了一起因遇險者未選擇有償搜救導致救援延誤的事件。當時,由景區派出所組織的搜救隊伍找到遇險隊伍時,遇險者已經因為高原反應死亡。亞丁景區負責人當時接受媒體採訪表示,景區搜救隊對地形更加熟悉,“能提前半個小時接受治療,完全可能是另一種結果”。

不過,即便在上述悲劇中,公共部門也並沒有袖手旁觀。派出所接到報案後,積極開展救援行動,甚至為運送遇難者遺體全員出動。當然,來自政府部門的兜底,必然跟更專業、更有效率的有償救援服務存在差距。

面對高風險、高難度的救援需求,以政府救援為代表的公共救援力量力不能及,是一種常態,也是國際慣例。

比如,在被譽為“徒步者天堂”的尼泊爾喜馬拉雅山區,徒步者遭遇險情時,最快捷的救援方式是呼叫直升機。但是,直升機救援收費動輒數万元人民幣,不要說在經濟極度不發達的尼泊爾,就是在發達國家的公共開支中也難以覆蓋。

其實,探索戶外探險營救商業化,也能有助於營救體系的健全。仍然以尼泊爾為例,雖然尼泊爾是典型的窮國,境內連像樣的大型機場都沒幾個,直升機救援卻是呼之即來。這就是因為頻繁的救援需求,激發了商業救援力量的壯大。

反觀國內,因為商業救援匱乏,在偏遠山區遇險,就算懷裡揣著大把錢,也不知道怎麼尋求更高效的求助。如果商業救援完善了,針對高風險戶外運動的商業保險也會跟進,有需要的遇險者未必會為救援付出太多。

稻城亞丁實施的有償搜救,跟真正意義上的商業救援,恐怕還有很大的差距。既然景區搜救隊明碼標價收費,那麼應當對搜救服務的水平和質量有所承諾。

另外,如果搜救結果不盡如人意,由此引發糾紛,是否有公正合理的仲裁,也是維繫這一制度生命力的關鍵所在。何況,亞丁景區管理局作為事業單位,如何兼顧公益性和商業性,也需要慎重的考量。

人命關天,面對複雜的救援需求,最重要的是探索出務實的解決方案。實施有償救援,當然有助於緩解有限公共資源與極端救援需求之間的矛盾,但探索不能到此為止,建立高效、現代化的戶外救援體系,從來不是收一筆錢那麼簡單。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