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拿到網路賣基金牌照,至此BATJ四巨頭到齊,中國互聯網基金銷售生態變革在即。

百度拿到網路賣基金牌照,至此BATJ四巨頭到齊,中國互聯網基金銷售生態變革在即。

本文來源:財聯社、騰訊新聞

記者:姜樊

2018年8月22日,證監會北京監管局的一則消息,波動了基金行業的從業者的神經:在基金行業牌照批覆收緊的當下,百度終於拿到了基金代銷牌照。

根據證監會北京監管局發佈公告顯示,已核准“百度百盈”證券投資基金銷售業務資格。該公司成立於2016年8月8日,註冊資本2000萬元,法人代表為張旭陽,百度100%控股的子公司。

持牌經營下的選擇

度小滿金融(原百度金融)相關負責人表示,獲得基金代銷牌照後,將攜手金融機構更好地開展基金銷售業務。

這意味著以後將會有更多的基金產品,將入駐在今年剛剛拆分獨立的金融子公司度小滿金融。

自去年開始,尤其是今年,監管多次重申“持證經營”,意味著只有拿到自2017年變得十分難產的銷售牌照,才可以銷售基金相關業務。這也是基金銷售牌照價值升溫的原因之一。

實際上,在拿到代銷牌照之前,百度已經擁有了基金支付牌照,以及基金電商許可。登陸度小滿理財app的基金投資板塊,目前僅有工銀、交銀、易方達等幾家公司的少量基金產品。

根據中國證監會公示數據,截至2016年,擁有基金銷售的獨立基金銷售機構107家。然而,自2017年開始,這個曾經“十分便宜、好拿”的牌照審批開始趨嚴,當年僅發放一張牌照。而今年僅年初將牌照發放給了騰訊。

與此同時,監管層反復強調金融行業“必須持牌經營”,才讓基金銷售這種稀缺牌照變得炙手可熱,此前有媒體調查顯示,目前基金銷售牌照市場價普遍在8000元人民幣左右,擁有場景和客戶基礎的基金銷售牌照可賣到1.5億元人民幣。但與審批一樣,監管層還進一步收緊了牌照的收購流程。

接近監管的人士告訴財聯社記者,此次審批未來基金銷售牌照審批和核查標準應該會更加嚴格,此次百度新牌照的獲批,並不意味著第三方基金銷售牌照開閘。

背靠AI技術和精準客戶

一位國內大型基金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百度雖然是BATJ中最晚拿到基金銷售牌照的平台,但是百度的龐大的流量對基金公司而言是最具有吸引力的價值,“其實BAT等巨頭在客戶群體上我們當然願意加大銷售渠道。”

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百度的AI技術或也將成為其基金銷售的重磅賣點。

“百度的AI未來將運用到基金銷售層面上,比如可以自動識別各個產品適合的投資者,以此來提高購買率和服務體驗,這對於基金公司而言十分具有吸引力。”上述業內人士表示。

實際上,如今AI技術在基金銷售上的體現已有先例。螞蟻金服曾表示,AI技術讓入駐財富號的基金公司平均效率提升70%,綜合成本下降50%。

而在百度內部,AI技術則是最重要的競爭力之一。今年8月份,百度董事長兼CEO李彥宏在財報內部信上指出,今年第二季度,憑藉AI創新驅動,“搜索+信息流”雙引擎繼續增長良好,通過對用戶體驗持續不斷的提升,百度APP在6月平均日活1.48億(峰值突破1.5億),比去年同期增長17%,用戶使用時長更是同比增長超過30%。AI技術在搜索之外的業務同比增長超過150%。

與此同時,百度二季度財報顯示,百度的研發支出同比增長28%至40億元人民幣,百度在相應技術上的投入持續加碼。

有金融業內人士猜測,百度的AI技術未來很有可能還會應用在智能投顧的研發上,這也可以進一步提升百度的客戶粘性。“如果未來監管層放開針對基金行業的智能投顧平台,百度大概率會繼續申請。”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年4月,《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發布,科技金融被明文納入監管範圍,對從事智能投顧的資質提出了要求,並對非金融機構假藉智能投顧進行資產管理的行為進行了嚴格禁止。業界猜測,此後監管層或將對有資質的機構下發牌照。

不僅如此,前海開元基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向財聯社記者表示,百度拿到基金銷售牌照,將會加大互聯網基金銷售的佔比。“儘管當下熊市行情下投資者的投資率較低,但如此佈局或將在牛市中獲得大量客戶,並從中獲益。”

有銀行分析人士也認為,百度此時獲得牌照,正值佈局基金市場的好時機。“當下市場已經跌至底部,在這個階段銷售基金相對而言風險較小,而上升空間較大,對於有客戶基礎的百度來說,很容易借助此時市場情況,加強客戶粘性。”

互聯網基金銷售未到競爭時刻

近年來基金銷售的佔比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最為主流的銷售渠道依舊是銀行,但是其銷售佔比正在逐年降低。而更關注於80後、90後“網絡原住民”的互聯網平台,銷售佔比正在逐年攀升。有數據顯示,目前互聯網基金銷售市場規模達數万億。

一位曾在銀行任職的人士直言,幾年前基金公司幾乎是求著銀行代銷基金,一些基金往往銀行僅安排一天的銷售時間。但自從第三方基金銷售平台入局之後,銀行業代銷的壓力與日俱增。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一直以來,中國的基​​金銷售以銀行渠道為主,並在長期以來佔比高達九成。

但是,自2012年2月22日,中國證監會正式批准眾祿投顧、好買、諾亞、東方財富網4家機構成為首批獨立基金銷售機構之後,第三方基金銷售渠道就開始大幅上升。如今,互聯網銷售佔據三分之一,基金直銷佔比2-3成,銀行佔比縮減至三分之一,券商依舊是6%-8%。

BATJ巨頭均已入局,搶灘互聯網基金銷售也成了大勢所趨。

螞蟻金服自2015年便以大比例入股的形式間接獲取基金銷售牌照,佈局基金銷售業務。2017年6月,螞蟻聚寶升級為螞蟻財富,並推出“財富號”,以開放似的方式引入基金公司。至今年6月,財富號已有27家基金公司入駐。

去年4月獲得基金銷售牌照的京東金融,則推出京東行家,至今與京東行家合作或者入駐的金融機構,已經涉及保險、券商、基金、養老金、銀行等。而騰訊也在今年年初拿到牌照時表示,騰訊理財通已與超過30家基金公司建立合作,未來還將連接進更多平台和機構。

巨頭紛紛佈局第三方基金銷售,也曾挑起基金代銷的價格戰。去年,市場上大部分第三方銷售機構曾將基金申購(認購)大部分基金低至一折。價格戰也壓低了讓不少基金銷售平台的收入,加上當下市場不佳,銷售基金變成了一件苦差事。

楊德龍表示,百度入局之後,BATJ等互聯網巨頭全部加入競爭,這或許將蠶食其他互聯網基金銷售平台的份額,也會加大行業競爭。

不過,業內人士認為,互聯網代銷基金還遠未到競爭的地步。

“當下中國A股正在經歷變革,未來市場上將有越來越多的機構投資者進入,並逐漸成為市場主導,這意味著基金行業的崛起,增長空間仍然巨大。”上述業內人士認為,當基數不斷增大,互聯網代銷平台的發展空間也就隨之增大。

而相比於其他渠道而言,擁有各自迥異客戶群、更懂用戶的互聯網巨頭,勢必將在這場基金變革中,獲得比銀行等其他基金銷售渠道更廣闊的市場。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