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內容劇變半年記:監管趨嚴,安全第一,中國各大互聯網企業紀實。

本文來源:刺蝟公社

作者:石燦

人們面對山河湖海時,總是充滿了征服感,回歸平常,卻也總是被一些普通的道理絆倒。

內涵段子沒了,“皮皮蝦”來了;

“快抖”日活過億了,秒拍卻被無限期下架了;

B站上市了,A站卻被賣身了;騰訊市值跌了一萬億,頭條最新估值卻到了750億美金;

暴走漫畫剛剛宣布電影版權賣了三千萬美元,轉眼卻迎來大封禁……

對了,誰還記得直播答題?

短短半年間,就像那句話說的,“有人住高樓,有人在深溝,有人光萬丈,有人一身銹。”

產品興衰的此起彼伏,如潮起潮落,來自監管層的“處理決定” ,讓人目不暇接,回望2018年上半年,真不像只過了半年。

就像狄更斯在《雙城記》寫到的: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人們面前應有盡有,人們面前一無所有。

直播答題來如露,去如電

王思聰真是一個願意犧牲自己的人。

1月3日,他在微博給“沖頂大會”開路。當天晚上,他要發十萬元獎金。“只要你答對12道題,就能拿錢,隨時提現,非常簡單”。

瞬間,這條消息引爆微博,人們奔走相告,王思聰“撒幣”,他很樂意。無數人在各大應用商店下載沖頂大會,湧入答題直播間。

王思聰團隊對自己投資的互聯網產品一直保有“憐憫”,他們也一直相信一則營銷法則,在熊貓TV、在行問答、IG戰隊身上都用過,屢試不爽:當一個新事物進入風口期時,讓王思聰這個極具爭議性的年輕化公眾人物,以任意一種角色參與到慾望爆棚的場域中,製造噱頭,聯合媒介傳播,這個新事物的知名度會大增。

沖頂大會被人熟知,就是這麼來的,而它也一度被冠上了“2018年直播答題開拓者”的名號。事實上,YY直播在2017年底就衝進直播答題賽道,並做了內測產品,推出來後,只在YY圈層盛傳,一直不溫不火,鮮有外人知曉。

在一個月的時間裡,360、映客直播、今日頭條、百度、微博、網易等大公司也來搶風口,用周鴻禕的話說是“大撒幣”,巨頭們搶著給人們發錢。王思聰、周鴻禕、奉佑生等一眾大佬爭當“撒幣俠”。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不完全統計,僅1月21日一天,各大平台直播答題總場次51場,總獎金額達3749萬元,單場參與人數最高突破400萬。

這時,人們發現上班是一件很扯淡的事情,明明可以在家做題掙錢,憑什麼要去公司坐班衝KPI?

後來,真有人辭職,掙起了直播答題的錢。有人還研究出了外掛,他們像先知一樣,題目出現的前一秒,就知道了答案。有人在微博控訴外掛者違反常規,影響了他掙錢,不得好死,外掛者回應:互聯網從來就沒有既定的規則。

直播答題看上去本就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我答題,你給錢,有錢就是能這麼“為非作歹”。

是啊,規則是什麼?

可還是有職業產品經理,用產品規則去評測因直播答題誕生的直播產品,認為它並不是一款好的用戶導向型產品,而是從資本需求出發的階段性誕生物。

他們在乎的是錢嗎?一點都不是,他們在乎的是獲客成本。

這些年來,移動互聯網人口紅利已盡,2017年是移動互聯網進入下半場的起始年,互聯網玩家想繼續玩下去,得有用戶買單,前提是,你要有一定數量的用戶基數。

就在眾生狂歡時,花椒直播旗下一個直播答題平台出現了內容審核紕漏,隨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出通知,內容平台要繼續做直播答題,得要拿到視聽節目直播資質了。

此後……此後還有人在玩直播答題嗎?

微信的中年危機

從2011年上線,一直都有人問:下一個取代微信的產品是什麼?

誰也沒有答案,微信依然堅挺,只是在這個變動不居的時代,一款7年屹立不倒的產品,太罕見了。

很多內容創業者都特別感謝張小龍,因為,如果沒有他,這些人可能很難找到重新選擇人生賽道的機會 ——微信的公眾號,這是內容創業最富足的沃土,而且它是平等的、普惠的、去中心化的,誰都能在中間找到機會。

但微信公眾號在2012年出現後,卻遭遇了逐漸發現內容價值的互聯網平台“圍攻”,頭條號、百家號、大魚號……乃至同屬騰訊系的企鵝號,都試圖去瓜分微信公眾號土壤裡生長出的內容創作者。

另外,直播、短視頻等新的內容形態迅猛崛起,也在挑戰著微信公眾號原來不可撼動的地位。

習慣了變化的移動互聯網子民們,對一直保持淡定的微信反而不習慣:直播火了,公眾號裡會不會接入直播?短視頻成新的潮水方向,公眾號會不會為短視頻改版?信息流大行其道,公眾號會不會改成信息流?

人們都期待進入成熟期的微信能發生改變,卻又多少擔心它大變。

這種外界的期待,映射到微信身上,確實起到了作用。2018年上半年給人的感覺是,微信在不斷改版。數據也映證了變化之頻繁——3月份以來,微信改了20多次,涉及40多處變化,還上線了一款新App。

對於公眾號,最大的改變,如果只有一個,那麼一定是信息流展示,如果可以說兩個,那麼,朋友留言可見功能也可以入選。

刺猬公社針對“朋友留言”功能做了一份201人的樣本調查。數據顯示,20人喜歡這一功能,114人不喜歡這一功能,67人持觀望態度,分別佔比10.0%、56.7%和33.3%。

沒過多久,微信悄悄把這個功能下線了。

不久後,在iOS版微信上線信息流展示公眾號功能,有人喜歡,有人討厭,中途撤下又上線。有數據顯示,這一功能讓很多頭部公眾號的閱讀量增加了,但也讓很多公眾號被取關了。

微信的中年危機從去年開始就顯現出來了。2017年,微信公眾號數量超過兩千萬個,月活用戶接近10億。但有數據顯示,微信公眾號的內容打開率一直在走低。與此同時,抖音、快手、今日頭條的使用時長一直在增加,它們都採用了智能推薦技術。

微信讓智能分發技術深度介入話題廣場、搜一搜、看一看等信息流場域,打破傳統的訂閱式流量入口。也是在這場技術闖入微信的窗口期裡,微信向外界展示了它無限的開放性。

微信一直都說它不會自己做直播,是啊,因為它開發了一套比直播插件更高級的基礎操作系統,人們可以去這個系統裡開發直播產品,順帶免費享受微信十多億用戶紅利。

 

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創業者放棄開發獨立App,選擇搭建小程序了。“創業前期你幹嘛非得去開發獨立App和它爭奪用戶,腦子有毛病嗎?坐上那艘船不挺好的嗎?”一位互聯網創業者對刺猬公社說,用戶在那兒,錢也在那兒,力量也在那兒。

張小龍是有遠見的,在移動互聯網增量時代,給了創業者提供了一套獲取增量價值的解決方案,拼多多、微盟、轉轉……一系列新物種都搭上了小程序的第一波浪潮。聽說,微盟已經提交IPO申請了。

有人問張小龍,小程序跟App之間是一個什麼樣的關係?

他說,小程序跟App是兩種不同的應用組織方式,我們並不認為小程序是要來取代App的,相反小程序是要去豐富App的很多場景。

誰能想到呢?在10.4億用戶的微信生態圈裡,含著金鑰匙出生的100多萬小程序,現在已經分割了4億用戶數,每日激活了2.6億用戶。

你要知道,在1月份,微信生態圈裡只有58萬個小程序、1.7億日活用戶。後來,百度、支付寶都發力做小程序,可熱度沒有微信的高。

頭百大戰,然後是“頭騰大戰”

1月23日,前媒體人@羅昌平稱,百度有個“打頭辦”,百度回應,並不存在“打頭辦”。

沒過多久,今日頭條暗指百度對其下黑手,雙方正式開啟戰鬥模式,史上號稱“頭百大戰”第二季。

這一季,戰局升級。其標誌是:

1、今日頭條從1月29日到2月1日,連續三天在微信官方賬號上發聲明,全部針對百度。

2、今日頭條宣布起訴百度,先是稱針對“百度不正當競爭”提起訴訟,2月1日,又聲稱要追溯百度造謠。

3、今日頭條的高層張利東和趙添開始加入戰局,並且直接點名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及其夫人馬東敏髮指令“打頭條”和“黑頭條”。

過年回來後,他們停火休戰,沒有了後續,當今日頭條再次被人們想起它好鬥性格時,對手已經是騰訊了。

5月8日,抖音Tik tok在第一季度的蘋果商店下載榜中排名全球第一,張一鳴在朋友圈發了條動態:celebrate small success。

隨後,他在該條動態下感慨了一句:“微信的藉口封殺,微視的抄襲搬運擋不住抖音的步伐。”

這句話是故意的,因為他的朋友圈有馬化騰等諸多科技大佬。

“可以理解為誹謗。”馬化騰不爽,懟了張一鳴。

張一鳴回:“前者不合適討論了,後者一直在公證,我沒想有口水戰,剛剛沒忍住發了個牢騷,被我們PR批評了。材料我單獨發給你。”

“要公證你們的太多了。”馬化騰更不爽了,他的口吻,沒有半點忍讓後輩的意思。

那組對話成了“頭騰大戰”的重要標誌,接下來的日子裡,今日頭條與騰訊的公關戰,貫穿了整個5月。微信封殺抖音、火山小視頻、西瓜視頻等多款短視頻鏈接,今日頭條委屈叫囂,公關互懟,互相起訴,一地雞毛。

移動互聯網內容生態裡,這兩家公司的直接競爭態勢越加明顯,而且是全面競爭。用戶在騰訊那裡放棄的時間,很多都轉移到了頭條這邊。對於騰訊來說,在短視頻賽道已無望,最近西瓜視頻的動作表明,今日頭條又要在長視頻領域發起猛攻。

到了8月,騰訊的股票大跌1萬億港幣,今日頭條的最新估值劇增到750億美元,此消彼長,這裡面是不是有互為因素的地方,恐怕很難否認。

對於“頭騰大戰”,有一種聲音認為,騰訊承平已久,很久也沒有站在前線赤膊肉搏,現在蹦出了一個今日頭條,它還有打戰的慾望嗎?

監管越來越嚴,內容安全成第一安全

你們可能都忘了那個叫天佑的人。

人們最後一次在熒幕上見到他,他早已經不是呼天喊地、稱霸天下的喊麥之王了。他是“劣質藝人”。

2月12日晚,他以負面形象登上了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欄目,節目揭露了網絡直播中存在的亂象,其中,提到天佑在直播中,用說唱形式,詳細描述了吸毒後的各種感受。

誰都知道,吸毒會帶來嚴重的社會、經濟甚至政治問題,有關部門一直在嚴厲打擊各類毒品犯罪活動。這幾年沾毒的明星全都被封殺,不讓其再公開出現在各類節目和影視劇中。

MC天佑在直播中涉毒的說唱,真的是“自尋死路”。一些人以為真能得意忘形,呼風喚雨,但在監管的暴風驟雨前,他可能才會驚覺自己只是顆小苗而已。

天佑遭遇的這一切都是有預兆的。

2018年1月底,有媒體報導稱,YY官方發布緊急通知:所有主播暱稱和直播標題都不允許帶MC、喊麥、文玩、交友、兩性、校園等字眼。

2月,與他一起被封殺的遊戲直播大V,還有盧本偉,這位曾經叱吒遊戲直播圈的男人。

在《焦點訪談》播出這期節目之前的一個夜晚,多個頭部直播平台和相關部門在北京舉行了一次會議,各平台被要求對多位主播禁播,其中就包括了鬥魚主播盧本偉及天佑等人。

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了,原本以為盧本偉永遠都不會在微博出現,但最近,風聲鬆了,又看到他戴耳機玩遊戲的場景了。

如果有一天盧本偉回來做直播,一定會被人問到:你怎麼看待陳一發兒被禁的事?天佑也可能會被問:美國社會搖是大俗,還是大雅?

大俗大雅只涉及道德風尚,二更食堂就是在做惡了。5月11日,該賬號在頭條推送《託你們的福,那個殺害空姐的司機,正躺在家數錢》一文,作者以小說手法編造李某某遇害細節,具體事實並未經過警方確認。文中用詞媚俗、誇張、露骨,不顧逝者尊嚴與家人情感,勾勒起與李某某相關的軟色情畫面。

公眾憤怒,任何引發社會負面輿論的內容,都很有可能被主管部門及時整治。在這一事件中,浙江省網信辦行動非常迅速,不僅立刻做出定性,而且很快展開約談。

之後就是二更食堂團隊解散的消息了。

隨便數一下,內涵段子、抖音、快手、知乎、豆瓣、暴走漫畫、嗶哩嗶哩、秒拍、波波視頻、56視頻、好奇心日報……數十家內容公司都因為內容安全被列入了“處理名單”中。在2018年上半年,內容“觸雷”的消息,跟P2P“爆雷”的消息一樣多。

快手的護城河與抖音的高光時刻

4月初,快手被整頓,是從央視曝光多個平台上有未成年媽媽視頻內容開始的,類似內容違反社會道德。

快手CEO宿華髮出致歉信,向公眾承認錯誤,並宣布整改。這封致歉信被知名科技評論作者keso評論為“誠懇到宿華這樣的道歉,真的沒見過”。

這件事發生後,快手內部形成了一個共識:媒體和監管部門提出的問題確實存在,那些問題也是“長久以來我們一直沒能重視的問題”。之後,快手上線家長控制模式,封禁了5.6萬名違規用戶。

快手最大的護城河是什麼?

“是1.2億的DAU,還是超過1小時的平均在線時長?我覺得都不是。最大的護城河,應該是社交關係鏈的沉澱和平台內容的豐富程度。”快手商業生態總監潘兵偉說。

四月,算是今日頭條的至暗時刻了。4月10日,誕生六年的內涵段子被責令永久關閉,張一鳴發公開信說,“我一直處在自責和內疚之中,一夜未眠。”“產品走錯了路,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接受處罰,所有責任在我。”

在內涵段子之外,今日頭條App、火山小視頻、西瓜視頻也被責令下線整改。

唯一能給他安慰的,恐怕也只有抖音了。有數據顯示,抖音的用戶增長一直呈上升趨勢,目前已經突破1.5億日活用戶了。

可能很難看見一款內容向的產品,日活能在短時間內有如此狂飄突進式的增長。

抖音市場總經理支穎說,親友之間的社交傳播是用戶了解抖音最主要的來源。抖音的自增長已經很高了,與微信之間的糾紛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

抖音從生活到藝術,再從藝術到生活,從小哥哥到小姐姐,再從小姐姐小哥哥互撩,它總能讓人笑起來、燥起來、抖起來。

而它的效仿者騰訊微視,一直沒有做起來,還被捲進了微視達人欠薪風波里。

原本短視頻陣營的領先者秒拍就沒這麼好運了,不僅被無限期下架,同屬一下科技的另一個短視頻平台波波視頻一同被下架,何時上架還沒有音訊。

抖音和快手的征途尚未結束,接下來,它們還會不斷地進入公共話題中心。

愛優騰承包綜藝,第二集團不見踪影

《偶像練習生》的9名練習生從100名練習生中脫穎而出。出道前,他們已經通過4個月的封閉訓練、舞台比拼。

4月6號那天,“老母親們”哭成一片,辛苦幾個月,終於“送崽出道”。之後,全員前往美國進行為期二十天左右的集訓,期間全員還參加了Coachella音樂節。5月5日在上海展開首場巡演,一票難求。

出道不意味著一帆風順,樂華娛樂總喜歡整么蛾子,既不想放棄樂華七子,又不想丟掉NINE PERCENT。在8月18—19日的微博粉絲嘉年華上,NINE PERCENT不能成團出席了,他們被拆開了,“老母親們”別哭,否則王冠會掉,爾晴會笑。

儘管NINE PERCENT的男孩子都很漂亮,也掩蓋不了《偶像練習生》抄襲的事實。

據國際IP保護協會FRAPA在戛納電視節發布數據稱《偶像練習生》抄襲相似度達88分(滿分100),抄襲相似度刷爆世界記錄,成為史上抄襲之最。震驚,惋惜。

地獄空蕩盪,王菊在土創。《創造101》製造了新的話題,蓋過了《偶像練習生》的臭名。

而《創造101》第一次逆風翻盤,是因為王菊,她的出現和逆襲,滋生了一群叫“陶淵明”的人,他們將一整套嚴肅的投票模式解構,與常規邏輯產生強烈的錯位反差感,賦予“萌、逗、驚、醜、怪”的意義。

“陶淵明”將《創造101》帶出了圈,讓那些生活在一個物質非常豐富年代的年輕人們,在上學吃飯之餘,有更多的事兒可做。

在這場社會化的娛樂實驗裡,新偶像是一個產品,創造偶像就是一個產品定位的過程。該怎麼唱,該怎麼擺造型,該怎麼取悅他人,該怎麼表達自己的價值觀,現在,未來,一切都被安排好了。

有機會出道的那11個人,在未來兩年的時間裡,全約簽在企鵝影視,她們只接受企鵝影視的管理,接受企鵝影視所有的經紀約的執行。企鵝影視和原公司會有一個合約上的合作,一起享受收益。

6月23日,《創造101》總決賽,走過了升旗儀式、大合唱、團體表演秀等匯報演出後,“火箭少女101”出道。

48天后,樂華、麥銳單方宣布終止合約,讓他們旗下藝人獨立出來,不坐火箭了,要自己飛。

騰訊一紙公告暗稱:誰與他們合作,我就要搞skr人,讓你們see see誰才是爸爸。

《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分別在愛奇藝和騰訊視頻播出,優酷的《這!就是街舞》也掀起了不小的動靜,愛優騰承包了上半年的綜藝話題,他們的繁華熱鬧背後,以前多少有些聲響的搜狐視頻、PPTV、樂視視頻,基本沒有動靜了。

這還只是一個半年的劇變,卻像是歷盡滄桑,有人面前應有盡有,有人面前一無所有。

誰知道接下來怎麼變呢?

-END-

(鐵林、楊雨晨對此文亦有貢獻)

石燦

關注資訊社交平台、泛媒體領域

微信號:S1468002343

添加時煩請註明姓名、機構、職務

閱讀原文

當段子手來介紹現代金融術語,就成了趕考書生和小姐的故事。

xxx

在經濟上,本次疫情應該不會有什麼「受益者」

xxx

企業無休止加班的真正原因找到了

xxx

Facebook承認向華為等中國公司提供數據訪問服務,涉嫌違反美國國家安全法令。

xxx

知乎十年終上市,投資人李開復獲600倍回報,接下來的盈利模式在哪裡?

xxx

被獵豹拖累?知名手機測評APP安兔兔被Google封殺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