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西二旗碎嘴文】網路股價跌跌跌,中國互聯網人的一個午後。

【北京西二旗碎嘴文】網路股價跌跌跌,中國互聯網人的一個午後。

北京西二旗,中國互聯網公司群聚區。

這裡的日常就是十萬計的互聯網從業人員進進出出,為一道形象鮮明的風景線。

  拍案叫絕的【京城地域歧視指南】,了解北京群眾分布。
  在中國互聯網菁英群聚的北京西二旗,月入人民幣五萬活得像月入五千。

騰訊股價在2018年1月份創下最高點以來,已經累計下跌25%;

2018年8月15日收盤價336港元,累計下跌29.35%,最新市值3.2萬億港元,蒸發近1.3萬億港元。

本文來源:西二旗名媛(微信id:xierqi2018)

圖片攝影:肖翊

西二旗地鐵站往西100米,輝煌國際大廈停車場的外面,橫七豎八停著一二十輛百度、美團、餓了嗎的外賣車。

車裡裝載的是剛剛從西少爺肉夾饃、勾魂涼皮、蘭州拉麵和嘉禾一品粥等拿到的外賣午餐,把小車的車身壓得很低。

這些外賣車被摩拜、ofo以及哈羅單車包圍著,一排一排地,填沒了上地十街人行道所有的空隙。

【北京西二旗碎嘴文】網路股價跌跌跌,中國互聯網人的一個午後。

輝煌國際大廈的底商,招商銀行門前,中午刺眼的太陽光從頭頂上射下來,落在銀行外面晃動著的幾副眼鏡上。

那些戴著眼鏡的程序員朋友,從附近的鵬寰、神碼、聯想、百度、網易、新浪、滴滴等辦公大廈出來,聚到一起,透一口氣,談論著各自的命運。

“騰訊348港元,跌!阿里巴巴172美元,跌!百度股價218美元,跌!新浪75美元,跌!

網易208美元,跌!京東33.8美元,跌!小米16.5港幣,跌!”

“什麼!”眼鏡朋友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滿的希望突然一沉,一會兒大家都呆了。

“在六月裡,百度的股票不是到了260美元嗎?”

“最高也到了280美元,還別說260美元。”

“新浪微博股價最高也到142美元,市值超過300億。”

“網易也牛逼過啊,最高時候市值將近500億美元呢!”

“想想騰訊吧,最高476港元,市值蒸發萬億港元了。”

“哪裡有跌得這樣利害的!”

“現在是什麼時候,你們不知道麼?中美貿易戰打得如火如荼,中概股跌成一片,過幾天還要跌呢!”

【北京西二旗碎嘴文】網路股價跌跌跌,中國互聯網人的一個午後。

剛才在辦公室努力幹活兒的一股勁兒,現在在每個人的身體裡鬆懈下來了。

趙建國忙了一上午,連頭也沒抬,一直在處理“雪白”圖片搜索的問題。

廠裡的弱雞公關一直在群裡bb,不停往群裡扔網友吐槽的截圖。王建國心想,你搜的“黑”不是眼前的黑, 你說的“白”是什麼“白”,難道自己心裡沒有點B數嗎?

李曉東則一直盯著微博熱搜榜,生怕哪個明星又宣布分手或者哪個明星又爆出軌。

渣浪微博的服務器一直是群嘲對象,一碰熱點就癱瘓。之前信誓旦旦地說,服務器可應對三個明星出軌,但是在鹿晗公佈戀情時,立刻被打臉。

後來,微博工程師以“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精神,“打通全鏈路的最後一塊拼圖”,增強了服務器的抗壓能力,理論上可以” 同時支持八個明星併發出軌” 但是,萬一呢?

遊戲運營經理王磊磊上午一直在關注一條新聞。由於收到大量舉報,才剛剛在鵝廠旗下WeGame平台上線的視頻遊戲《怪物獵人:世界》就被下架。有人就把矛頭指向了豬廠,認為豬廠是“卑鄙的告密者”。還有人直接向丁三石求證。

幸好豬廠廠長直接回應了:“我明確地告訴大家,不是網易遊戲的行為。就這麼個簡單的事情,居然短時間內有大量黑公關借題發揮,以網易遊戲舉報的角度對我們大潑髒水,嚴重損害網易遊戲形象,對此,我們絕不姑息,一定會追查到底。”

【北京西二旗碎嘴文】網路股價跌跌跌,中國互聯網人的一個午後。

西二旗、上地一帶向來是北京上風上水之地,圈內逐漸有句切口:“不來西二旗,公司有問題。”

自百度率先在這一片安營扎寨之後,新浪、網易、小米、滴滴、騰訊等都接連進駐。

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新浪微博從幾十億美金成長為最高300億美金,網易也是從搬家前的100億美金,最高衝到500億市值,而小米8年奮鬥,也最終成為超500億美金市值的公司。

一個反例是,一直在五道口不動的搜狐,卻始終徘徊在10億美金的路口。

36氪最近的一篇報導中,說了一句特別刻薄的話:“如果不是7月30日股價大跌,搜狐這家公司都幾乎快被媒體遺忘了。”

好風水,終究抵不過壞形勢。

股價跌跌不休,讓西二旗人心裡拔涼拔涼的。

為了新一季度財報好看,西二旗各公司的員工也是蠻拼的。

這一季度的財報都頗為亮眼,一畝多收這麼三五斗。

誰都以為,手裡的股票會漲一漲,緊巴巴的手該鬆一鬆。哪裡知道臨到最後,卻得到比上一季更壞的課兆!

新浪微博公佈的第二季度財報顯示,營收4.266億美元,同比增長68%;淨利潤為1.409億美元,同比增長92%。月活躍用戶數比上年同期淨增約7000萬,達到4.31億,平均日活躍用戶數較上年同期淨增約3100萬,達到1.90億。

看起來相當不錯的一份財報,然而財報發布當天,微博股價卻跌了4%。

而且今年以來,微博股價已經從最高142美元大跌超過40%,到目前已經跌破80美元,市值也縮減到目前不足200億美元,跌去大約900億人民幣。

網易第二季度財務業績也不錯。淨收入為133.76億元,同比增加49%;淨利潤為29.72億元,同比增加9.2%。

在經歷連續三個季度利潤下滑後,網易終於實現利潤正增長,且增速達到9.2%。

網易遊戲表現良好,遊戲收入再次突破100億元,達到100.6億元。( 2017年第一季度,網易遊戲收入曾經達到108億元,為歷史最高。)

但是財報發布後,網易股價重挫近11%,市值跌破300億美元。去年11月,網易股價曾經創下近377美元新高,市值接近500億美元。此後,網易股價開始走熊,一度跌至222美元,跌幅為41%。

騰訊才是股價最大的loser。半年時間,騰訊股價比今年1月底創下的高點跌了26.6%,市值蒸發12000億港元。

【北京西二旗碎嘴文】網路股價跌跌跌,中國互聯網人的一個午後。

中概股拼命的跳水,美國科技股卻不斷創新高,現在的行情已經和價值投資關係不大了,政治環境惡化帶來的暴跌每個人都要承受著。

“還是不要賣的好!”從簡單的心裡噴出了這樣的憤激的話。

然而,西二旗人,很多計劃都是做好的。

王磊磊一直暗戀著市場部的實習生Julia,自從那個刷遍朋友圈的《入職第一天,網易爸爸教我學做人》h5之後,這戲精小丫頭就成了豬廠一枝花,也在王磊磊心裡長了草,魂牽夢縈都是她。

但是Julia一夜成名,眼光也高了。幾次約著到大西二旗地區最高大上的西餐廳,聯想大廈下面的牛排店,都被婉拒了。

【北京西二旗碎嘴文】網路股價跌跌跌,中國互聯網人的一個午後。

前兩天看Julia的朋友圈,曬了一張包包圖,一副求之不得的可憐樣。眼見七夕將近,王磊磊原本尋思著下個狠心、出個重手,給Julia買了。

但是這股票跌成狗樣,心情難免糟糕起來,連求偶的心思也沒了。而且,都說苦日子要來了,還是把錢攢著賣房要緊。

【北京西二旗碎嘴文】網路股價跌跌跌,中國互聯網人的一個午後。

趙建國,作為T9的工程師,收入聽起來相當不錯,稅後月薪大幾萬,但是老婆不上班,生了兩兒子,父母都是農村的,開銷都得自己出。

今年父親做了個心臟大手術,一下花去近20萬。大的孩子馬上要上小升初,想趕著政策變化前在中關村買套學區房,基本上得1000萬。

本想著賣出2000股,按280美元賣出,能賣到到380萬。但是現在實在跌得肉疼,不到220,一股跌去60美金,2000股就相當於虧80萬,實在是虧得慌。但是政策趕著,賣房的也催得緊,割肉也是迫不得已了。

李曉東也有自己的打算。公司股價最高的時候沒有捨得出手,總覺得股票還能漲一漲。但是現在看來是等不及了。

在北京五年好不容易排了個電動車的牌照號,眼看牌照就要過期了。這車不得不買。買個比亞迪吧,總覺得有點寒磣。買個特斯拉?總是有朋友慫恿,但是最低配置也要50多萬。

算一算,一半的股票沒有了!奮鬥這麼多年,就換來一輛車,心裡有些悲涼。

下午1:30,散亂的談話也該結束了,大家各自回自己的廠裡。

喧鬧的上地十街變得冷清清地。

美團、餓了嗎的外賣小哥,把盒飯送到了百度科技園、網易、新浪、滴滴、聯想、神碼的員工手裡,然後就又回到街道的樹蔭下面。

這些外賣車被摩拜、ofo以及哈羅單車包圍著,一排一排地,填沒了上地十街人行道所有的空隙。

【北京西二旗碎嘴文】網路股價跌跌跌,中國互聯網人的一個午後。

(關於外賣,西二旗公司之間,也有不少槽點。)

外賣小哥們或者低頭刷著抖音,或者靠在外賣車上準備午休。

突然,手機上彈出一則消息:“騰訊市值今年已蒸發1500億美元,股東財富縮水規模全球第一。

”小哥看了一眼,嘀咕了一句,“關我屁事”。然後拉下小紅帽的帽簷,打起盹來。

【北京西二旗碎嘴文】網路股價跌跌跌,中國互聯網人的一個午後。

閱讀原文

  拍案叫絕的【京城地域歧視指南】,了解北京群眾分布。
  在中國互聯網菁英群聚的北京西二旗,月入人民幣五萬活得像月入五千。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